【涛哥侃封神】 第九十回   子牙捉神荼郁垒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 第九十回   子牙捉神荼郁垒。(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10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涛哥侃封神》。

神荼郁垒,这是传统中说的门神,就是在轩辕庙里面,我们通常说的千里眼、顺风耳这两个鬼使跟桃树精、柳树鬼给合在一起。

这部分内容我个人觉得比较简单,都是讲鬼、魅、妖、兽、精这些。它们是害人的。

诗曰:
眼有明兮耳有聪,能于千里决雌雄。
神机才动情先泄,密计方行事已空。
轩庙借灵凭鬼使,棋山毓秀仗桃丛。
谁知名载封神榜,难免降魔杵下红。

“眼有明兮耳有聪”这是指千里眼、顺风耳。

高明、高觉(桃树精、柳树鬼)“轩庙借灵凭鬼使”——轩庙,这是指轩辕庙——庙里面有两个鬼使(千里眼、顺风耳)的泥像。在千里之外出主意、偷偷的要干什么,高明、高觉(桃树精、柳树鬼)凭借千里眼、顺风耳就能看清楚、能知道。

封神演义》里面三次出现“轩辕”。第一次是轩辕洞,妲己(那只狐狸)在里头。第二次是轩辕庙,里头什么都没有,是殷洪藏身的地方。第三次是这次棋盘山上的轩辕庙。

轩辕帝,是“人皇”。从人的角度来讲,当时,正经的庙里却连供奉的神都没有了,只剩鬼和妖,鬼使嘛!叫纣王不能延续血脉下去。这是一个整体的概念。灭佛的活动,其实都与这种概念相通的,所以“命里注定”,人看不明白,但是在神的角度来讲,命运早已经决定。

轩庙借灵凭鬼使 神荼郁垒阻周兵

话说高明、高觉同钦差官往孟津来。行至辕门,传:“旨意下!”旗门官报入中军,袁洪与众将接旨,进中军帐开读。

诏曰:“尝闻将者乃三军之司令,系社稷之安危。将得其人,国有攸赖,苟非其才,祸遂莫测,则国家又何望焉。兹尔元帅袁洪,才兼文武,学冠天人,屡建奇功,真国家之柱石,当代之人龙也!今特遣大夫陈友解汤羊、御酒、金帛、锦袍,用酬戍外之劳,慰朕当贮之望。尔当克勤克荩,扑灭巨逆,早安边疆,以靖海宇。朕不惜茅土重爵,以待有功。尔其钦哉!特谕。”

袁洪谢恩毕,管待天使,又令高明、高觉进见。高明、高觉上帐参谒袁洪,行礼毕,袁洪认得他是棋盘山桃精、柳鬼。高明、高觉也认得袁洪是梅山白猿。彼此大喜,各相温慰,深喜是一气同枝。

正是:不是武王洪福天,焉能“七圣”死梅山。

斩妖、除魔!现在就要开始除这些鬼、怪、精了。

动物是相通的,所以妲己一看袁洪就知道袁洪厉害。

高明、高觉在营中与众将相见,各各致意。次日,袁洪修谢恩本,打发天使回朝歌。不表。

当日,袁洪命高明、高觉二将往周营搦战。二人慨然出营。至周营,大呼曰:“着姜尚来见我!”

哨马报入中军,子牙问左右:“谁去走一遭?”

旁有哪吒曰:“弟子愿往。”子牙许之。

哪吒领令出营,忽见二人步行而来,好凶恶!

怎见得:
一个面如蓝靛腮如灯,一个脸似青松口血盆。
一个獠牙凸暴如钢剑,一个海下胡须似赤绳。
一个方天戟上悬豹尾,一个加钢板斧似车轮。
一个棋盘山上称柳鬼,一个得手人间叫高明。

正是:神荼郁垒诚如此,要阻周兵闹孟津。

话说哪吒大呼,曰:“来者何人?”

高明答曰:“吾乃高明、高觉是也。今奉袁大将军将令,特来擒拿反叛姜尚耳!你是何人,敢来见我?”

哪吒大喝,曰:“好孽畜,敢出大言!”摇手中火尖枪直取二将。高明、高觉举戟、斧劈面迎来。三将交兵,大战在龙潭虎穴。

哪吒早现出三头八臂,祭起乾坤圈,正中高觉顶门上,打得个一派金光,散漫于地。哪吒复祭九龙神火罩,把高明罩住,用手一拍,即现九条火龙,须臾烧罢。哪吒回营来见子牙,言圈打高觉、罩住高明一事,子牙大喜。不表。

且说高明等二人进营来见袁洪,曰:“姜尚所仗无他,俱倚的是三山五岳门人,故此所在侥幸成功,不曾遇着我等奥妙之人,莫说是姜尚几个门人,何怕你有通天彻地手段,岂能脱得吾辈之手也!”

众人俱各欢喜。

问题就是哪吒那东西(九龙神火罩)能打神仙,却打不了这些妖。但是,哪吒反而看不出来。中间隔开了两层生命,所以一点招儿都没了。

它是隔开的,中间隔的是人,人上面是神仙,现在出来的全是妖、鬼、精、兽(是人往下的),打神鞭、九龙神火罩打的是神,表面看起来能弄它,实际上弄不了它。是物质组成的不同。看起来是一回事,但不是一回事。

次日,高明、高觉又往周营搦战。哨马报入中军:“启元帅:高明、高觉请元帅答话。”

子牙问哪吒曰:“你昨日回我灭了二将,今日又来,何也?”

哪吒曰:“想必高明二人有潜身小术,请师叔亲临,吾等便知真实。”

子牙传令,六百诸侯齐出,看子牙用兵。

高明对弟高觉曰:“哪吒言吾等有潜身小术,俱出来一看吾等真实。”

高明能知道哪吒说什么!桃树精、柳树鬼有千里眼、顺风耳的概念。

言未了,只听炮响,见周营大队排开,似盔山甲海,射目光华。子牙乘四不像,来至军前,看见二将相貌凶恶,丑陋不堪,大喝,曰:“高明、高觉,不顺天时,敢勉强而阻逆王师,自讨杀身之祸也!”

高明大笑,曰:“姜子牙!我知你是昆仑之客,你也不曾会我等这样高人。今日成败定在此举也!”

道罢,二将使戟、斧冲杀过来。这边李靖、杨任二骑冲出,也不答话,四般兵器交加。正是四将赌斗!怎见得?有诗为证。

诗曰:
四将交锋在孟津,人神仙鬼孰虚真。
从来劫运皆天定,纵有奇谋尽堕尘。

“四将交锋在孟津”。人、神、仙、鬼交锋,“境界”两回事!

话说杨戬在旁,见高明、高觉一派妖气,不是正人,仔细观看,以备不虞。只见杨任取出五火扇来,照高明一搧,只听得“呼”的一声,化一道黑光而去。李靖也祭起黄金塔来,把高觉罩在里面,一时也不见了。

袁洪同众将正在辕门看高明兄弟二人大战周兵,见杨任用五火扇子搧高明,又见李靖用塔罩高觉,忙命吴龙、常昊接战。

二将大叫曰:“周将不必回营,吾来也!”

哪吒登风火轮来战吴龙。杨戬使三尖刀敌住常昊。四将大战。袁洪心下自思曰:“今日定要成功,不可错过。”把白马催开,使一条宾铁棍来战子牙。

旁有雷震子、韦护二人截住袁洪相杀。怎见得?有赞为证。

赞曰:
凛凛寒风起,森森杀气生。
白猿使铁棒,雷震棍更雄。
韦护降魔杵,来往势犹凶。
舍命安天下,拼生定太平。

二鬼有心施密计 子牙计擒桃柳鬼

话说雷震子展风雷翅,飞在空中,那条棍从顶上打来。韦护祭起降魔杵,此杵岂同小可,如须弥山一般打将下来。袁洪虽是得道白猿,也经不起这一杵。袁洪化白光而去,止将鞍马打得如泥。

杨戬祭哮天犬咬常昊。常昊乃是蛇精,狗也不能伤他。常昊知是仙犬,先借黑气走了。哪吒祭起神火罩,罩住吴龙。吴龙也化青气走了。总是一场虚话。

子牙鸣金回营。杨戬上帐曰:“今日会此一阵,俱为无用。当时弟子别师尊时,师父曾有一言吩咐弟子说:‘若到孟津,谨防梅山七圣阻隘。’教弟子留心。今日观之,祭宝不能成功,俱化青黑之气而走。元帅宜当设计处治,方可成功。若是死战,终是无用。”

杨戬悟性高,他知道先辨别真、伪。

子牙曰:“吾自有道理。”

当日至晚,子牙帐中鼓响,众将官上帐听令。子牙命李靖领柬帖:“你在八卦阵正东上,按震方,画有符印,用桃桩,上用犬血……如此而行。”

又命雷震子领柬帖:“你在正南上,按离方,亦有符印,也用桃桩,上用犬血……如此而行。”

命哪吒领柬帖:“在正西上,按兑方,也用桃桩,上用犬血……如此而行。”

又命杨任:“在正北上,按坎方,也用桃桩,上用犬血……如此而行。”

“杨戬,你可引战,用五雷之法,望桃桩上打下来。韦护,你用瓶盛乌鸡、黑狗血,女人尿屎和匀,装在瓶内,见高明、高觉赶上我阵中,你可将瓶打下,此秽污浊物压住他妖气,自然不能逃走。此一阵可以擒二竖子也!”

众门人听令而去。子牙先出营,布开八卦,暗合九宫,将桃桩钉下。

正是:设计要擒桃柳鬼,这场辛苦枉劳神。

一物降一物,但是人弄不了鬼。高明能听见姜子牙要干嘛。

子牙安置停当。且说高明听着子牙传令安八卦方位,用乌鸡、黑狗血、钉桃桩拿他兄弟,二人大笑不止:“空费心机!看你怎样捉我二人!”

包括杨戬他们都看不明白,因为他们都在三界里面。鬼使也在三界里面,所以人面对鬼其实是很弱的。只有在三界之外的那些神、那些生命一目了然,一看便知,但是在三界里头没办法。

三界的生命,有他们的利益所在。这是一种难。

次日,子牙亲临辕门搦战。袁洪命高明、高觉出营,大呼曰:“姜子牙,你自称扫荡成汤大元帅。据吾看,你不过一匹夫耳!你既是昆仑之士,理当遣将调兵,共决雌雄,为何钉桃桩,安符印,周围布八卦,按九宫,用门人将乌鸡、黑狗血、秽污之物压我二人。吾非鬼魅精邪,岂惧你左道之术也!”

姜子牙知道这事不好办了!给说破了。

二人道罢,放步摇斧举戟,直取子牙。子牙左右有武吉、南宫适二马齐出,急架忙迎。四将交兵,枪刀并举。

高明逞精神,如同猛虎。南宫适使气力,一似欢龙。高觉戟剌摆长旛。武吉枪来生杀气。四将酣战。

子牙催四不像,仗剑也来助战,未及数合,便往阵中败走。高明笑曰:“不要走!吾岂惧你安排,吾来也!”

兄弟二人随后赶入阵来。刚入得八卦方位,东有李靖,南有雷震子,西有哪吒,北有杨任,四面发起符印,处处雷鸣。韦护在空中将一瓶秽污之物往下打来,那些鸡、犬秽血,溅得满地。高明、高觉化阵青光,早已不见了。众门人亲自观见,莫知去向。

子牙收兵回营,升帐坐下,大怒曰:“岂知今日本营先有奸细私透营内之情,如此何日成功也!将吾机密之事尽被高明知道,此是何说?”

姜子牙起了人心了,他一怒就说了这话。

杨戬在旁曰:“师叔在上:料左右将官自在西岐共起义兵,经过三十六路征伐,今进五关,经过数百场大战,苦死多少忠良!今日至此,克成汤只在目下,岂有这样之理?据弟子观之,此二人非是正人,定有些妖气,那光景大不相同。望师叔详察。今弟子往一所在去来,自知虚实。”

子牙曰:“你往那里去?”

杨戬曰:“机不可泄,泄则不能成功也!”

子牙许之。杨戬当晚别子牙去讫。

这是杨戬独到的地方,他意识到有差错。杨戬悟性好——懂得生命的人,就知道这东西不是那么回事。

且说高明、高觉来见袁洪,言子牙用八卦阵,将钉桃桩的事说了一遍。袁洪具表往朝歌报捷。高觉听的周营子牙与杨戬共议,杨戬要往一所在去,又听见杨戬不肯说。

兄弟二人曰:“凭你怎样寻吾根脚?料你也不能知道!”二人又大笑一回,不表。

高明、高觉进了封神榜,后来成为两门神。

他们两个啥都不怕,其实原因是他们有根脉,根脉连在轩辕庙那两个鬼使身上,所以就不一样,必须得切断。

且说杨戬离了周营,借土遁往玉泉山金霞洞来。

正是:遁中道术真玄妙,咫尺清风万里程。

子牙刨桃精柳鬼根盘 毁泥像

话说杨戬来至金霞洞,见洞门紧闭。杨戬洞外敲门。少时,一童子出来,见是师兄,忙问曰:“师兄何来?”

杨戬曰:“烦贤弟通报。”

童子进洞内见玉鼎真人,启曰:“师兄杨戬在洞府外求见。”

真人起身吩咐曰:“着他进来。”

杨戬来碧游床前下拜。

真人曰:“你今到此为何?”

因为杨戬遇到的都是鬼、妖精,所以他的师父玉鼎真人不知道他来干嘛,办什么事?后来,杨戬又去了云中子那儿,去借照妖镜,云中子也问他:“你干嘛来的?”

所以鬼那东西太脏,仙界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是,杨戬一说是什么事,他们的师父立刻明白这个鬼、这妖精是哪儿来的,到底干嘛,他能说清楚。但是具体事他不想说。

杨戬也是,你看,在此之前他去土行孙的师父惧留孙那儿,他都是径直进去的。实际杨戬径直进去,多少有点去找麻烦,就问:“师伯那徒弟(土行孙)怎么回事儿?怎么还给我们找麻烦!”

他现在没有。他到他师父这儿,他敲门,等着。

杨戬把孟津事说了一遍。

真人曰:“此业障是棋盘山桃精、柳鬼。桃、柳根盘三十里,采天地之灵气,受日月之精华,成气有年

“采天地之灵气,受日月之精华,成气有年。”多少年了?好像有千年。妖精、鬼、兽这些动物不是借助人形,它是采日月之精华、用自己的生命,它就可以成功。

它跟我们看到的通天教主那些徒弟不一样,那些仙、练气士是自己主动在修,而且一定借助人的身体。妖精不是(可能是偷窃人的身体),然后,它就靠日月精华这么来的,它是自然形成的。

那些仙是有意修练,而且他们有来处,他们的来处高。这些妖精来的低。

今棋盘山有轩辕庙,庙内有泥塑鬼使,名曰千里眼、顺风耳。二怪托其灵气,目能观看千里,耳能详听千里。千里之外,不能视听也。

高明、高觉是两个妖怪,借助那两个鬼使就能看见、听见了。那两个鬼使的根脉在另外的空间,不在人这个空间,所以就行!

在现在的人间,大家看到有些人有本事,咱们说了它不是人,它是妖、它是鬼。它有本事,就跟这道理是一样的,满脏的。

你可与姜子牙着人往棋盘山去,将桃、柳根盘掘挖,用火焚尽,将轩辕庙二鬼泥身打碎,以绝其灵气之根,再用一重雾常锁营寨……如此如此,则二鬼自然绝也!”

所以,一定都要“去掉其根脉”。所有东西都是找根脉的。找了根脉,毁了它根脉,那个东西就完了。其实,现在“天灭中共”的概念是一样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它也有它的根脉。

杨戬受命,离了玉泉山,复往周营而来。军政官报与子牙,子牙令入中军,问杨戬曰:“此去如何?”

杨戬摇头不语,犹恐泄机。

子牙曰:“你今日为何如此?”

杨戬曰:“弟子今日不敢言,且随弟子行之。”

子牙并依杨戬,不去阻挡。杨戬执定令旗下帐,把后队大红旗二千杆令三军磨旗,又令一千名军士擂鼓鸣锣,恍然有惊天动地之势。

子牙见杨戬加此,不如其故。

杨戬方来对子牙曰:“高明、高觉二人乃是棋盘山桃精、柳鬼。他凭托轩辕庙二鬼之灵,名曰千里眼,顺风耳。如今须用旗,招展不住,使千里眼不能观看;锣鼓齐鸣,使顺风耳不能听察。请元帅命将往棋盘山,掘挖此根,用火焚之,再令将官去把轩辕庙里二鬼打碎。然后用大雾一重,常锁行营,此怪方能除也!”

子牙听说:“既然如此,吾自有治度。”

子牙令李靖:“领三千人马,速往棋盘山,去挖绝其根。”又令雷震子:“去打碎泥塑鬼使。”

这里就有意思了!大家知道,一开始,姜子牙在朝歌算命的时候碰见了那个琵琶精,他一眼就看出是琵琶精,等这个时候他带着队打的时候,他看不出来高明、高觉!?

高明、高觉跟姜子牙封神直接相关(人在其中),所以,姜子牙有的时候灵,有时候不灵。再有呢,我以为关键是高明、高觉的根脉深。

那个琵琶精没什么根脉,就它自己。但是这两个是连到了两个鬼那儿去。所以,两个鬼本身的灵气烘托,再加上日月精华,高明、高觉远远超过了琵琶精。

后人有诗叹之。

诗曰:
虎斗深山渊斗龙,高明高觉逞邪踪。
当时不遇仙师指,难灭轩辕二鬼锋。

所以高明、高觉人的这边,就变成是邪的,看起来它的一切都来自于那两个鬼。这对今天的人来讲,很难弄明白。

话说子牙安排已定,只等二门人来回令。

且说高明、高觉只听得周营中鼓响、锣鸣不止。

高觉曰:“长兄,你看看怎样?”

高明曰:“一派尽是红旗招展,连眼都晃花了。兄弟且可听听看。”

高觉曰:“锣鼓齐鸣,把耳朵都震聋了,如何听得见一些儿?”

二人急躁。不表。只见李靖人马去掘桃、柳的根盘;雷震子去打泥塑的鬼使。子牙在帐内望二人回来,方好用计破之。

次日,子牙在中军,忽报:“雷震子回来。”

子牙令至中军,问其“打泥鬼如何?”

雷震子曰:“奉令去打碎了二鬼,放火烧了庙宇,以绝其根,恐再为祟,待周王伐纣功成,再重修殿宇未迟。”

雷震子敢作敢为!因为那个庙里头住的是鬼(千里眼、顺风耳),而且,桃精、柳鬼(托其灵气)办了错事,雷震子砸那个庙就变成正当了。

所以,不懂这些事儿呢,说那边灭佛、砸庙,怎么听都别扭,对不对!说他:“为什么砸庙?”其实就是轩辕庙里头已经不供奉轩辕帝了,而是鬼。

这是随着时代的改变而出现的。

子牙大悦,随在帐前令哪吒、武吉在营布起一坛,设下五行方位,当中放一镡,四面八方俱镇压符印,安治停当。只见李靖掘桃、柳鬼根盘已毕,来至中军回话。子牙大喜。

正是:李靖掘根方至此,袁洪举意劫周营。

莫说孟津多恶战 连逢劫杀损忠良

话说子牙在中军共议:“东伯侯还不见来?”忽报:“三运督粮官郑伦来至。”子牙令至帐前。

郑伦回令毕,交纳粮印。郑伦听得土行孙已死,着实伤悼。不表。

且说袁洪在营中自思:“今与周兵屡战未见输赢,枉费精神,虚费日月。”令左右暗传与常昊、吴龙:“令高明、高觉冲头阵,今夜劫姜尚的营。”又令:“参军殷破败、雷开为左右救应,殷成秀、鲁仁杰为断后,务要一夜成功。”

众将听令,只等黄昏行事。话说子牙在中军,忽见一阵风从地而起,卷至帐前。子牙见风色怪异,掏指一算,早知其意。

真正修行的人都有这种警觉,有时候出现一些事情内心会感应到是善或是恶。

子牙大喜,传令:“中军帐钉下桃桩,镇压符印,下布地网,上盖天罗,黑雾迷漫中军。令各营俱不可轻动。李靖拒住东方;杨任拒住西方;哪吒拒住南方;雷震子拒住北方;杨戬、韦护在将台左右保护。”

这里讲的“天罗地网”不仅仅是人的这一面,是在另外一面,把妖精法术的那一面给它镇住,因为已经把它的根掘了、烧了,那一头已经连不上庙里的鬼了,没了根脉了。

子牙令南宫适、武吉、郑伦、龙须虎等:“各防守武王营寨。”

众将得令而去。子牙沐浴上台,等候袁洪来劫营寨。

诗曰:
子牙妙算世无双,动地惊天势莫当。
二鬼有心施密计,三妖无计展疆场。
遭殃杨任归神去,逃死袁洪免丧亡。
莫说孟津多恶战,连逢劫杀损忠良。

我介绍过:很多姜子牙的人马是“万仙阵”之后死的,都死在这些鬼的手里了。所以这种劫杀,我以为还是以人为中心的。很多人修不成,(高层生命)就利用鬼来毁人。神仙不毁人。

包括“十绝阵”那些阵主也埋汰姜子牙,说:“他根本是一个人,经不住这样的阵法。只要他一进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通常魔不害人的,也不会轻易去伤人。它们起码在它的生命境界中有这个认识。

只有妖精、鬼、兽才害人。我觉得《封神演义》是有这个含意在里头。十绝阵、万仙阵,黄飞虎他们都没有上,姜子牙都让他们堵在后面了。

话说袁洪当晚打点人马劫营,大破子牙,以成全功。才至二更时分,高明、高觉为头一队,袁洪为二队。

鲁仁杰对殷成秀曰:“贤弟,据我愚见,今夜劫营,不但不能取胜,定有败亡之祸。况姜子牙善于用兵,知玄机变化,且门下又多道德之士,此行岂无准备?我和你且在后队,见机而作。”

鲁仁杰是饱读兵书的人,他也能感受到一些东西。他知道妖精再怎么算也算不过顺天意的人。

一旦纣王请妖精来,那就完了!任何时候,人不能请妖精。虽然妖精立马见功,能见到眼前利,但是眼前利是暂时的,扭脸就化为乌有。

殷成秀曰:“兄长之言甚善。”

不说他二人各自准备,且说高明、高觉来至周营,点起大炮,响一声,喊杀进营来。袁洪同常昊、吴龙从后接应。

子牙在将台上披发仗剑,踏罡布斗,霎时四下里风云齐起,这正是子牙借昆仑之妙术,取神荼、郁垒。

不知凶吉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涛哥侃封神】 第九十回   子牙捉神荼郁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那么在《封神演义》里你怎么看天、地、人?周朝的确立,是(象征)“人”;三百六十五个神确立,是(象征)“地”;广成子,包括元始天尊他们那一次净化,是(象征)“天”。所以在“以人为中心”所知道的层面:天,是到老子这一层——人们知道的三界之外最高的神;地,就是三界之内人们知道的这些天神——作为对应的话,“希腊神话”就类似三界里面的这些天神。
  • 第九十九回〈姜子牙归国封神〉,也就是,当周武王继了王位之后,反过来又要敬天地(是有对应天地的成分)。那这件事情姜子牙来做,也就把天地间的一切都重新归正。
  • “人与妖是互为因果存在的”,所以,要想在人中达到真正至善的境界,只能“与神同行”。这是女娲露面(给杨戬“山河社稷图”)暗含的台词。
  • 现在这个环境,妖精、鬼魅、兽,人挺难处理,但是,与神同行的人就没有问题。《封神演义》讲述的也是这个故事。在进入“万仙阵”之后,我就一直跟大家说,后面很多人都死在了妖精手里。死在人手里的就一个:张奎。
  • 纣王跟诸侯们开了一仗,他把南伯侯给杀了,伤了二十六人。他依然表现出一个王者背后具有天意的那种跟别人不同的一点。但是,灭亡就是灭亡,那“时辰到了”之后,无论他多么的强悍,身边没有正经人了——最后剩两个人(飞廉这些)。
  • 当女娲把山河社稷图给了杨戬之后,就证明天下早已经定下来了。女娲在过程中一直没有出现,一直到最后清理妖精,恢复到人本来的环境的时候,祂就出现了。对应了当初纣王——作为人间的王——来到了女娲庙,侮辱了女娲,人间开始出现败落。然后,妖精就来了——讲了一个循环。
  • 当时女娲给了杨戬“山河社稷图”,而“山河社稷图”跟“太极图”有点类似,当时跟大家解释了。但是,山河社稷图收的是妖。因为山河社稷图是对人而言。皇帝才讲社稷,王朝才讲社稷,山河是指国土,所以谁拿了山河社稷图,谁就得天下。这个图可以收妖精,其实,里面还有一个暗语:当女娲给杨戬山河社稷图之后,杨戬把白猿收了,白猿坠入到山河社稷图之后,就“返本归元”,成为猴了。
  • 《西游记》就我个人来讲,其实就是唐僧一个个体者修行的过程。他遇到的妖精都跟他个人修行有关,“九九八十一难”就是他个人的修行。他在取经的路上遇到了各种妖怪,是在一个外部和平的环境下。《封神演义》不太一样。作者简述了至高的境界(被人知道的神的境界),(如)元始天尊、鸿钧道人都出现了,从那个境界一直到鬼和妖。
  • 所有妖怪都说姜子牙他们“妖言惑众”,其实他们自己“是妖怪”。所以,到这关键的时候,凡事都是“反”的!反过来,一切出现“反”的时候,那天下就得变了。
  • 黄山
    “邬文化”出来了,有朋友说是不是巨人族?应该是巨人族。其实在《封神演义》中谈到这种异形怪状的;让人感觉比较吃惊的或者怎么样的,其实是揭示了远古时期是有这样的人的。包括杨任,杨任的眼睛里长了两只手,手里长了两只眼睛,在远古的时候,现在的云贵地区,就有这样的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