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监察”在英国会发报告:港新闻自由被毁

“香港监察”(Hong Kong Watch)在英国国会发表有关香港新闻自由报告。(文苳晴/大纪元)
人气: 19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2年04月28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文苳晴伦敦报导)2022年4月26日,人权组织“香港监察”(Hong Kong Watch)在英国伦敦国会发表名为“站在抗争前线——香港新闻自由遭受的各种打压”(In the Firing Line: The Crackdown on Media Freedom in Hong Kong)的报告,指出香港新闻自由已被中共摧毁。

报告指出,香港传媒的“自我审查”越趋严重,港府透过不同的方法打压新闻自由,包括拘捕多名记者、干预新闻机构运作、阻扰外国记者申请签证等。

自我审查问题不断

曾任职香港电台英文节目《脉搏》(The Pulse)的资深传媒人韦安仕(Stephen Vines)表示,没有传媒经验的香港政务官李百全去年3月上任(香港电台广播处长)后,只会透过单向讯息对员工发出指令,前线人员再无商讨空间。

前香港电台资深传媒人韦安仕(Stephen Vines)。(文苳晴/大纪元)

他表示,香港电台每个节目的提案都必须得到管理层批准才能实行,即使已完成的节目,高层亦可能在最后一刻要求修改,形容变成具中共央视风格的文宣,“李百全新增了多条‘红线’,但管理层从未向我们清楚说明过。意思就是暗示记者封口和自我审查。”

香港监察”行政总裁罗杰斯(Benedict Rogers)。(文清/大纪元)

“香港监察”行政总裁兼研究报告作者罗杰斯(Benedict Rogers)表示,香港媒体出现“自我审查”现象,《国安法》实施后愈来愈多。另外,香港政府收紧了登记查册,严重阻挠记者调查工作,未来亦计划实施“假新闻法”,认为香港的新闻空间只会每况愈下。

他引述报告中有关前无线电视(TVB)主播王俊彦(Chris Wong)的访问,指在2019年11月,民主党前区议员赵家贤(Andrew Chiu)被一名男子咬掉耳朵,但王被TVB主编要求报导“赵的耳朵是不知为何自然脱落”。原因是TVB不希望报导任何亲中共人士的暴力行为。

罗杰斯:多名记者曾遭受“警暴”

罗杰斯表示,报告访问了多名流亡海外的香港新闻工作者,讲述他们在反修例运动采访期间受到“警暴”的经过。

反修例期间记者遭受“警暴”情况屡见不鲜。图为一名记者被喷射胡椒喷雾后接受救护员治理。(文苳晴/大纪元)

报告引述一名记者,在拍摄防暴警员拘捕一名示威者时,突然被对方喷射胡椒喷雾,全身感到刺痛无比,器材报废。

他又引述一名前《南华早报》摄影记者,指他在反修例运动期间,多次被警方无警告下近距离施放催泪弹,形容“警方对媒体表现出的仇恨令人震惊”。

罗杰斯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和采取行动,并向面临被捕风险的香港记者签发紧急旅游证件及签证。同时,要求释放在囚的新闻工作者。

梁铭康:反修例运动是港新闻自由转捩点

前《明报》记者梁铭康(Matthew Leung)受邀出席会议。他表示,反修例运动爆发前,记者与前线警员关系不俗。但运动爆发后,双方关系每况愈下。“我自2015年起是突发组记者,经常在采访中接触前线警员。大家关系不俗,在现场都会互相配合。”

前《明报》记者梁铭康获邀发言。(文苳晴/大纪元)

梁铭康表示,自己离开香港的原因是看不到从事新闻的工作者在香港的将来。他认为(政务司司长)李家超上任(特首)后,香港的新闻自由只会每况愈下,有更多“自我审查”的情况出现。

他指,自《国安法》实施后,香港新闻自由名存实亡。有认识的记者被不明人士跟踪,甚至被国安部门请去“饮茶”,“《苹果》、‘立场’、‘众新闻’等媒体停运后,很多曾任职相关机构的记者均选择离开香港。”

谈到自己的英国生活,他表示自己正担任交通督导员(香港俗称弓“黄脚立”),“我只是为了生计才从事这份工作,会在适当时候再从事记者工作”。

他认为,每一位在英港人都有义务向本地人讲述香港发生的事,这也是自己的义务,“在黎明未到前,留有用之驱”。

王俊彦:报告非常全面

前TVB新闻主播王俊彦认为,报告非常全面。因为访问了多名香港新闻工作者,事实反映出当下香港的新闻自由情况和传媒工作者所面临的各种问题。

前TVB新闻主播王俊彦。(文清/大纪元)

他形容今天是一个非常讽刺的日子。因为在“香港监察”公开报告的同时,“香港外国记者协会(FCC)”停办人权新闻奖和李家超有关“香港新闻自由不用捍卫”的言论,都体现出香港新闻自由已经荡然无存。

他不敢评论身处香港的新闻工作者人身安全问题。但从区家麟被捕事件得知,当前社会出现“白色恐怖”,“当局以煽动刊物罪拘捕区家麟,但到底哪一部分是煽动?他们一直没有向公众交代。”

责任编辑:陈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