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人参加乌克兰志愿军 分享心路历程

乌克兰战事激烈,有英籍港人参加乌克兰志愿军,分享心路历程。图为志愿军使用的车辆。(香港战地记者吴侃臻提供)
人气: 180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2年05月27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文苳晴英国伦敦报导)俄罗斯入侵乌克兰逾3个月,战火狼烟之中有不少外国人决定加入乌克兰外籍志愿兵团。一名参与其中的英籍港人Derrick接受访问,分享前往乌克兰的心路历程,并呼吁欲参战的港人做决定前要三思而后行。

英国陆军服役经验

港人Derrick是80后,是“居英权”(英国政府1990—96年间给予香港指定合资格人士拥有英国公民国籍)第二代,持有英国公民护照。在千禧年随家人定居英格兰,曾加入英国陆军,服役数年,并曾驻守塞浦路斯和直布罗陀,具一定军事经验。

他在2013年曾回流香港工作,任职一间大型保安公司主管。直至2021年,因香港政局问题决定返回英国,从事私人保镳工作。

Derrick离开伦敦的家,准备前往波兰再以陆路方式进入乌克兰。(文苳晴/大纪元)

对一般人而言,亲赴战场是重大决定。但他在3月下旬就决定辞职,联络了乌克兰驻英大使馆后,便打点行装和购买前往波兰的机票。一些同事和邻居听到他的决定都是忧心如焚,异口同声劝阻他。

面对一系列的劝阻,对于Derrick而言是何其熟悉。他也曾参与两年多前的香港“反送中”抗议,穿梭于港警的催泪烟与橡胶子弹之间。当时在英国的亲友都劝他回来,更一度造成家庭关系紧张,“我父母是做餐馆和进出口贸易,口说政治中立,但就是典型的‘两头蛇’,吃尽两家茶礼。所以不想我被捕,节外生枝,影响自己与中国大陆的生意。”

他认为乌克兰从某种意义上就如香港当年那样,人民不愿生活在独裁政权的心情。故感受到切肤之痛,“参军的原因是为自由世界而战、为这个体制贡献一份力。我是有能力拿起枪支作战,总不可能要乌克兰人独自去承受俄罗斯的无理侵略吧?”

“自由”这一词,成了他决定奔赴乌克兰的原动力。

边境曾遇“菜乌”港人 劝对方折返

“距离战争不是很远”。4月8日,Derrick在收到大使馆的回复之后,飞抵波兰第二大城市克拉科夫(Kraków),从相熟渠道取得防弹背心和军用头盔后,便前往波乌边境的志愿军报到处,但却发生一段小插曲。

他表示,在梅迪卡(Medyka)边境管制站遇到一个满腔热忱的香港人打算进入乌克兰参与志愿军。在对话间得知对方仅在保加利亚接受数天的业余枪击训练,却向大使馆讹称自己有丰富的军事作战经验,“他是因《国安法》而申请BNO签证来英国,经历过香港‘反送中’抗议。参战原因是希望用以往保卫港人自由的未竟之志,去帮助乌克兰对抗强权。但我跟他说,香港的是抗议,乌克兰的是战争。他的举动无疑是去送人头。”

最终,在Derrick的劝说下,该名港青经历一番思想斗争后,改变主意,决定折返波兰,协助抵埗的难民,“他眼中只有激情,我跟他说你不能只是对战事感到担忧而走来参战。你欠缺军事经验反而会在战场上成为他人的负担。正如看电影和实际感受,是不一样的。我是在拯救一个生命。”

Derrick在此提醒任何港人,在决定作为志愿者到乌克兰参战之前必定要三思。因为他发现许多前往参战的志愿者很显然对于现代常规军进行战争的残酷现实毫无准备。

合约结束无期 有人坚持有人退却

Derrick表示,参加外籍志愿军人士在进入乌克兰后,先要再经过约两轮面试,被确定录取后,必须签署一份合约,始会获发武器等装备。合约要参军人士同意在乌克兰领土防御部队所属的国际志愿军团中无偿服役,直至戒严令结束,“这意味我一旦签下合约,要履行至战争结束为止。换言之,我没有权利离开乌克兰。”

他表示,众人在收到合约后,不少人大感诧异,有部分人决定离开,形容现场的空气就像凝固了似的,安静到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有一个挪威军人告诉我,没可能做无限期义工。而且护照更被收起,最少应赋予权利能随时退出。由于战争何时结束是未知之数,他最终决定返回波兰。”

Derrick带同英国的S10防毒面具,进入乌克兰,以防俄军使用生化武器。(受访者提供)

“几天前的决定,如今即将成为现实,更成为没有确定的终结点。”Derrick明言签约的一刻,自己脑海中闪过很多回忆。但自己没有后悔决定,更笑言在边境看到周遭的景色时,放松好几分钟去享受一下和平世界的最后风景。

他坦言,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但仍要作最坏打算。于是,在出发前的一晚,草拟好遗嘱,向父母亲友交代身后事,“你很难想像咫尺之近的地方会发生二战后欧洲最大规模的战争。而我决定参加志愿军后就做好心理凖备,做人要有交代,所以我在遗嘱中详细写下财产处理等事宜。”

前线资源匮乏 乌东战事激烈

随后,Derrick接受数天的高强度军事训练,有一些志愿军抵不住这波严酷训练举手离开,当中不缺与他在同一个志愿军报到处来的人,“乌克兰军官使用的是北约式训练,部分是取自英军和美军的训练方法。我过往在服役时有相关经验,还能应付开来,只是有点生疏。但一些人根本没办法短时间适应,只好打道回府,避免成为战场上的负担。”

乌克兰东部战事激烈。图为卡尔科夫郊区一名痛失家园的妇女在教堂前痛哭。(香港战地记者吴侃臻提供)

虽然乌克兰已获多个欧美国家援助,但他表示战争当下的乌克兰都是极度匮乏的物资状态,组织工作混乱,军人处境也更加艰钜。自己从训练到抵达第二大城市卡尔科夫(Kharkiv)的交战区,已超过十多天没能换衣服和洗澡,能够喝到一杯暖水更是难能可贵的事,“军用口粮曾经吃到快没有了。我记得有一晚的配给只有一瓶矿泉水和面包。有一些好心的居民拿了一些食物慰劳我们,但我们都婉拒好意。因为平民是最难拿到物资的。”

卡尔科夫是乌克兰东部经济重镇之一,俄乌双方为了争夺城市控制权,爆发了一场被外界描述为这次战争中最致命的战斗。Derrick目睹大量建筑沦为颓垣败瓦,寸草不生,“每天到处都有火灾,消防都因炮击连连无法外出救火。空气中弥漫一般火药和血腥的混合味道,有些建筑周遭更是尸横遍野,已经不知道是俄军、乌军还是平民。”

卡尔科夫的战斗持续到5月14日,余下的俄军被乌军击退,绝大多数被迫撤回至俄罗斯境内。

无悔决定 现身处乌东作战

Derrick进入乌克兰作战后,《大纪元时报》记者持续与他保持连系。但因部队管制手机或地处偏僻欠缺通信而经常失联。目前他仍身处乌东地区作战,表示乌军仍以守势为主,双方经常用炮弹轰来轰去。

至于手机基本上是不允许使用,更禁止使用网络上载任何图片和影片到社交平台,“因为担心被俄军定位发动炮击。这种事已经屡见不鲜,双方都会发生。所以我们尽量不使用这些通讯工具。”


乌克兰东部战事激烈。图为一部被俄军遗弃的坦克。(受访者提供)

Derrick在乌东作战逾一个月,表示整天都是处于紧绷状态,枪支随时上膛,其余装备在睡觉时也不会离身,以防突发状况,“特别是我们这些外国志愿军,都是俄军优先击杀的目标。而且我们不受《日内瓦第三公约》的战俘待遇,一旦被俘很可能性命不保。”

他表示,车辆运送物资都只能在夜间摸黑进行,更不能打开车灯避免成为俄军的目标,“摸黑开车非常困难,但又不能和前车太远距离。但撞车的话有机会造成巨大声响引起敌方注意,非常危险。”

“谁人不想家?”Derrick表示,各国的志愿军在基地会分享自己的家乡故事,又会挂上自己国家的旗帜。自己也在基地一角挂上英国旗和香港旗,慰藉思乡之情外,也让其他人知道有来自香港的前英军与他们一同奋战。

“你说我怕不怕?我怎样会不怕呢?但我无悔进入乌克兰的决定。各个民主自由国家都是用鲜血去建成,我有能力就应该帮助有需要的人和事。”尽管如此,Derrick仍希望战争早日结束,乌克兰在战后可以浴火重生,自由的种籽可以在各处的土壤中发光发亮。◇

责任编辑:陈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