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吴明德:港府增三副司长犹如党委

人气 1384

【大纪元2022年05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张瑛瑜、梁珍报导)中共公布外汇储备连续4个月下跌,4月份跌幅创接近5年半最高纪录,即4个月来失去超过千亿美金。资深银行家兼时事评论员吴明德教授在接受本报《珍言真语》访问时指,外汇减少不像2015年的“金融政变”,由三万九千多亿跌到三万亿那一次,那次是一些权贵撤出,是自己人做的。今次因为疫情,还有控制疫情的政策,加上在俄乌战争站错边,令外资不停地沽货(对该股票做空)。

吴指出“沽货走不是股票,是他的生意,他的生意或者他的员工要撤离又或者他那些投资项目要撤离,所以你要换给人家”,如是者换了一千亿美元出来,加上因为美元兑人民币升值,变成中共手里拿着的其它货币贬值,转成美元减少了。双重的因素令美金计价的储备减少,4个月已经少了一千亿美元,一年下来就是少了三千亿美元。三千亿美元中共当然受不了,才会刹车,例如个人、中国的公司或国企要走出去买东西的,完全没有机会去,证明中共完全不要辅助的外循环。

中共宽松政策、投行外资撤离使人民币贬值

他续指,美元升值时,如走掉一千亿的美元,就应该在市场收回一些人民币,如汇率是6.5,就收回6,500亿人民币,“但是它(中共)又不敢”,因为大陆经济现在瘫痪了,唯有加印钱去刺激,“所以人家在QT(quantitative tightening,紧缩政策),它就在QE(宽松)”,QT就收回过多的美金,但中共的政策就是反过来,变成放宽更多人民币,自然就会贬值了,美元越来越少,调稀了人民币,等于人民币兑美元一直要不停地贬值才能均匀。

除了外资撤离之外,投行的钱也要流走,他说:“那两三年看准你的利息比你国债的利息、比美国的息都高,所以钱就流了进来,这些钱也要流走,就加快了它”。

外汇管理局表示,5月7日之后就不再公布所有离境的美金。吴明德认为,不报的原因是“原来一直报出来的数,外资投行一直看着我走多少钱的,那不岂不是落井下石?”正因如此,中共不报有多少外汇,人民币兑换回美金走的这个数字亦不报,外流的资金也不报了,“就是叫做鸵鸟政策,这个就等于掩耳盗铃,如果用这样的方法的话,你就知道它真的是麻烦大了,所以你看人民币现在市场恐慌起来。”

“(人民币兑美元)6.3元、6.4元一下子你最怕它跌到6.6,真的一下子就跌到6.6,接着下个月从6.6又一下子跌到五月的6.8,也就是说再下个月6.8又一下子下跌到7元”,他估计,如果像2014到2018年的情况,则应该在10月之前跌到最少7.2元。

曾见证银行同出一辙 新增三副司长犹如党委

香港的失业率飙升到5.4%,逾20万人失业,经济预期转差。但同时新一届政府增加的三个副司长,月薪高达36万港元,比美国总统的月薪还高。中港经济都转差,香港高官却有高收入。

吴明德指,新政府变成三司十五局,又增加三个副司长每年增加一亿公帑开支,香港库房加上外汇基金四万多亿“当然养得起啦!”但重点是,以往机场管理局、医管局、金管局等,“里面已经潜入很多人”。

吴称以往曾在金管局工作,发现主权移交后,已经有人从大陆下来,中共元老陈云的儿子陈元,“刚好在(金管局总裁)任志刚的对面占了一间房,只不过人家那时不好意思叫你出工资而已”。

他认为,三个副司长其实要当作是相关部门的党委。“现在用你的钱去请它(中共)的党委来监视你。我们看看所有的省长,副省长是什么人做呢?副省长就是党委做的,第一把手就做副省长,同一个道理。”

吴认为:“中联办的那个才是,在我们香港行政里面叫作副行政长官,而他是党委来的,就是香港市的党委”。中共一直都想摆正副司长,就是用来联系上下,这个副司长都懂将来所有有关向北望的政策,“这个副司长要什么人呢,当然是用港人,不过这些港人一定是那些港漂来的,怎么证明他是港漂呢?很简单的,上次那个洪门宴那些人,那这些人是用来干啥,他不是要酬劳,而是这套东西一早已经在林郑月娥的时候,说要多开两个局的时候就已经一起给上面(北京)批了”。

北京批下来时,要多开三个副司长的位置,监察正司长:“正司长是出来见人的,副司长就是这些司长部门里面的党委,不是管人”,吴明德称很多局长,即政务司司长与财政司司长分别管的局长和局,“这些一早已经全部划出来了,最出名的就是那时,两三年前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叫不动下属,叫不动保安局局长,也叫不动警务处处长,因为警务处处长下面的散仔(低级警员)都去巴结自己的顶头上司。”

他认为安插一个副司长,“教育一下什么叫作政治”,这个人一定很熟悉大陆的事。“加起来的新部门,一年只是多用你一亿,无所谓的,在你每年那几千亿的开支里,是吧?”

吴明德补充,这些“新香港人”职位,是来看着香港人在政治上要正确,就是要重新教育,看一下教育局,“要从娃娃抓起”,“从娃娃抓起你现在香港人哪会懂呢?那它就要找个副的下来坐在那里教你怎么做”。

他见证美国银行的香港业务卖给建行之后,“三年之后就有这些‘副司长’进来了”,这些“副司长”最少都要是共产党员,“如果不是的话你就没得谈”。

责任编辑:杨亦慧 #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港乐手参军 随英军乐队世界巡演
【珍言真语】练乙铮:上海防疫实为派系博弈
【珍言真语】罗家聪:港低税或消失 恐资本管制
【珍言真语】吴明德:忧美制裁 北京严控外汇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河北公安厅长猝死 带走多少黑幕?
【横河观点】上海公安局数据泄漏 史上最严重
【新闻大家谈】严重被低估的“军火大国”
【马克时空】乌克兰撤退战 堪比美国长岛战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