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吳明德:港府增三副司長猶如黨委

人氣 1384

【大紀元2022年05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張瑛瑜、梁珍報導)中共公布外匯儲備連續4個月下跌,4月份跌幅創接近5年半最高紀錄,即4個月來失去超過千億美金。資深銀行家兼時事評論員吳明德教授在接受本報《珍言真語》訪問時指,外匯減少不像2015年的「金融政變」,由三萬九千多億跌到三萬億那一次,那次是一些權貴撤出,是自己人做的。今次因為疫情,還有控制疫情的政策,加上在俄烏戰爭站錯邊,令外資不停地沽貨(對該股票做空)。

吳指出「沽貨走不是股票,是他的生意,他的生意或者他的員工要撤離又或者他那些投資項目要撤離,所以你要換給人家」,如是者換了一千億美元出來,加上因為美元兌人民幣升值,變成中共手裡拿着的其它貨幣貶值,轉成美元減少了。雙重的因素令美金計價的儲備減少,4個月已經少了一千億美元,一年下來就是少了三千億美元。三千億美元中共當然受不了,才會剎車,例如個人、中國的公司或國企要走出去買東西的,完全沒有機會去,證明中共完全不要輔助的外循環。

中共寬鬆政策、投行外資撤離使人民幣貶值

他續指,美元升值時,如走掉一千億的美元,就應該在市場收回一些人民幣,如匯率是6.5,就收回6,500億人民幣,「但是它(中共)又不敢」,因為大陸經濟現在癱瘓了,唯有加印錢去刺激,「所以人家在QT(quantitative tightening,緊縮政策),它就在QE(寬鬆)」,QT就收回過多的美金,但中共的政策就是反過來,變成放寬更多人民幣,自然就會貶值了,美元越來越少,調稀了人民幣,等於人民幣兌美元一直要不停地貶值才能均勻。

除了外資撤離之外,投行的錢也要流走,他說:「那兩三年看準你的利息比你國債的利息、比美國的息都高,所以錢就流了進來,這些錢也要流走,就加快了它」。

外匯管理局表示,5月7日之後就不再公布所有離境的美金。吳明德認為,不報的原因是「原來一直報出來的數,外資投行一直看著我走多少錢的,那不豈不是落井下石?」正因如此,中共不報有多少外匯,人民幣兌換回美金走的這個數字亦不報,外流的資金也不報了,「就是叫做鴕鳥政策,這個就等於掩耳盜鈴,如果用這樣的方法的話,你就知道它真的是麻煩大了,所以你看人民幣現在市場恐慌起來。」

「(人民幣兌美元)6.3元、6.4元一下子你最怕它跌到6.6,真的一下子就跌到6.6,接著下個月從6.6又一下子跌到五月的6.8,也就是說再下個月6.8又一下子下跌到7元」,他估計,如果像2014到2018年的情況,則應該在10月之前跌到最少7.2元。

曾見證銀行同出一轍 新增三副司長猶如黨委

香港的失業率飆升到5.4%,逾20萬人失業,經濟預期轉差。但同時新一屆政府增加的三個副司長,月薪高達36萬港元,比美國總統的月薪還高。中港經濟都轉差,香港高官卻有高收入。

吳明德指,新政府變成三司十五局,又增加三個副司長每年增加一億公帑開支,香港庫房加上外匯基金四萬多億「當然養得起啦!」但重點是,以往機場管理局、醫管局、金管局等,「裡面已經潛入很多人」。

吳稱以往曾在金管局工作,發現主權移交後,已經有人從大陸下來,中共元老陳雲的兒子陳元,「剛好在(金管局總裁)任志剛的對面占了一間房,只不過人家那時不好意思叫你出工資而已」。

他認為,三個副司長其實要當作是相關部門的黨委。「現在用你的錢去請它(中共)的黨委來監視你。我們看看所有的省長,副省長是什麼人做呢?副省長就是黨委做的,第一把手就做副省長,同一個道理。」

吳認為:「中聯辦的那個才是,在我們香港行政裡面叫作副行政長官,而他是黨委來的,就是香港市的黨委」。中共一直都想擺正副司長,就是用來聯繫上下,這個副司長都懂將來所有有關向北望的政策,「這個副司長要什麼人呢,當然是用港人,不過這些港人一定是那些港漂來的,怎麼證明他是港漂呢?很簡單的,上次那個洪門宴那些人,那這些人是用來幹啥,他不是要酬勞,而是這套東西一早已經在林鄭月娥的時候,說要多開兩個局的時候就已經一起給上面(北京)批了」。

北京批下來時,要多開三個副司長的位置,監察正司長:「正司長是出來見人的,副司長就是這些司長部門裡面的黨委,不是管人」,吳明德稱很多局長,即政務司司長與財政司司長分別管的局長和局,「這些一早已經全部劃出來了,最出名的就是那時,兩三年前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叫不動下屬,叫不動保安局局長,也叫不動警務處處長,因為警務處處長下面的散仔(低級警員)都去巴結自己的頂頭上司。」

他認為安插一個副司長,「教育一下什麼叫作政治」,這個人一定很熟悉大陸的事。「加起來的新部門,一年只是多用你一億,無所謂的,在你每年那幾千億的開支裡,是吧?」

吳明德補充,這些「新香港人」職位,是來看著香港人在政治上要正確,就是要重新教育,看一下教育局,「要從娃娃抓起」,「從娃娃抓起你現在香港人哪會懂呢?那它就要找個副的下來坐在那裡教你怎麼做」。

他見證美國銀行的香港業務賣給建行之後,「三年之後就有這些『副司長』進來了」,這些「副司長」最少都要是共產黨員,「如果不是的話你就沒得談」。

責任編輯:楊亦慧 #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港樂手參軍 隨英軍樂隊世界巡演
【珍言真語】練乙錚:上海防疫實為派系博弈
【珍言真語】羅家聰:港低稅或消失 恐資本管制
【珍言真語】吳明德:憂美制裁 北京嚴控外匯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河北公安廳長猝死 帶走多少黑幕?
【遠見快評】新風暴來了 不准星星點燈香港加油
【財商天下】武漢開發商跑光 南京銀行窟窿大?
【橫河觀點】上海公安局數據洩漏 史上最嚴重
【新聞大家談】嚴重被低估的「軍火大國」
【馬克時空】烏克蘭撤退戰 堪比美國長島戰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