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加国及世界应关闭中共离岸研究中心

人气 948

【大纪元2022年05月29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nders Corr撰文/信宇编译)不久以前,加拿大作出明智决定,最终禁止中共华为公司参与加拿大的5G电信网络建设。华为公司总部设在中国北京,据称它与北京的政权有紧密的军事和情报联系。而这正是加拿大基于国家安全风险防范做出最终决定的主要考量。

即便如此,由于此前由左派自由党执政,加拿大政府发出这个逐客令已经晚了好几年。美国早在2019年就开始限制与华为的业务往来。加拿大是五眼联盟(Five Eyes)中最后一个对华为实施禁令的国家。五眼联盟是由五个英语圈国家组成的国际情报联盟,成员还包括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

加拿大此前与中共电信巨头仍然藕断丝连,允许国内电信行业从华为购买部件,导致目前全国大约有1万个手机站点采用了华为技术。而现在,华为技术相关组件必须剥离出来,即使广大纳税人、消费者和股东因此蒙受带来巨大经济损失也在所不惜。

多年来,加拿大政府推出高达数千万美元的补贴,以支持首都渥太华尽力吸引约6亿加元的华为研究资金,而这些巨额补贴只能由广大纳税人承担。

尽管加拿大政府禁止华为技术参与国内电信网络建设,然而仍有大约1500名华为员工留在加拿大,而这些人大多从事技术研究和开发工作。在这些人员当中,相当一部分人可能是中国公民,直接听命于被外界指责实施极权主义和种族灭绝政策的中共当局。

国际知名期刊《国际商业研究杂志》(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udies)2020年发表的一篇研究论文指出,华为的海外雇员队伍里有不少是加拿大公民,他们的工资是国内同行的两倍之多,华为以这些海外雇员为抓手,从西方剥离最新高尖技术并转移到中国。华为的海外研究人员使该公司在西方各国披上了一层合法的外衣,并为其在西方政府、国际组织和国际标准制定等领域提供了更大的政治影响力,而这正是国际市场成功竞争的一个关键领域。

这篇论文由凯斯丁‧谢弗(Kerstin J. Schaefer)博士撰写,文章还指出,为了在渥太华建立办事处,华为借鸡生蛋,充分利用了2009年申请破产的加拿大大型电信设备供应商北电网络公司(Nortel Networks Corporation)。北电网络公司成立于1895年,2000年价值占多伦多东证300指数的35%,因此公司留有大量的人力和网络资本可供华为利用。

谢弗论文披露,华为“似乎认识到北电破产带来的机遇,马上在渥太华开设了一家工厂,从而能够雇用刚刚从北电失业的整个技术团队”。

谢弗论文进一步认为,华为大力吸收西方高新技术,涉猎目标远不止加拿大境内。华为不仅在渥太华设立研发中心,触角还伸向德国慕尼黑、瑞典斯德哥尔摩,以及美国的达拉斯、圣何塞、圣地亚哥、布里奇沃特和芝加哥等城市。华为的这些离岸研究中心在专利申请和研究成果发表等方面“表现最为活跃和引人注目”。

华为在渥太华和慕尼黑等地专门设立研究中心,目标非常明确,就是紧紧跟随竞争对手的步伐,寸土必争,因为这提供了“在特定地点获得特定技术的现有基础设施,包括从事华为感兴趣高新技术相关研究的大学研究机构”。

谢弗文章透露,如果北电员工有意留在渥太华,加盟华为就是必然选择,因为他们在电信行业几乎没有其它可靠退路。华为提供的薪水是竞争对手的两倍之多,还享有更多的职业自由和利用前同事团队能力等额外福利。

“2009年至2013年,华为开始加大马力扩大其海外研发业务,就在这个阶段的初期,分布于慕尼黑、芝加哥、布里奇沃特和渥太华等地的主要研发中心已经落地生根,开花结果。”目前供职于英国伦敦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的谢弗博士补充指出。“此外,华为设于加州硅谷的多家实验室从2011年左右开始就变得异常活跃。”

自2014年后,华为从西方国家转移吸收高新技术开始发酵,整体收入超过了全球众多竞争对手。

虽然美国政府一直致力于阻止华为进行企业收购,并禁止其参与国家电信网络项目建设,然而,通过进入加拿大、欧洲和澳大利亚的市场,华为进行的海外技术收购和影响运作从未停止。

不仅如此,华为的海外影响力远远超出了上述这些地区。谢弗博士采访的许多北美华为员工“来自印度或南美、中东、北非或东欧各国”。

2020年1月23日,加拿大温哥华,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结束引渡案第四天的短暂上午庭审后,与她身边的安保人员离开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Don Mackinnon/AFP via Getty Images)

华为的领英(LinkedIn)页面显示,该公司目前正在渥太华招聘数十个职位,包括采购和技术招聘,以及C/C++软件开发人员、建筑师和科技领域的工程师,如光学算法、光纤传感、数字验证、性能建模、网络处理器和协议以及实时操作系统等。

加拿大政府和其它民主国家可能仍然对是否关闭华为的离岸研究中心犹豫不决,因为这些研究中心为该国提供了高科技工作。很少有政治人物面对这些工作机会毫不动心,他们大多数人都想大力扶持本地高科技产业发展。

然而华为毕竟不是本地公司,允许中共公司不受限制地吸收西方高新技术,最终破坏的工作机会绝对比创造的要更多。华为不仅限于通过用其研究中心购买转让技术。对于普通公司而言,现在为华为偷窃转让高新技术提供便利,它日换来的可能就是整个公司破产的厄运。就目前而言,华为的电信业务是全球信息流动的纽带,它可能为全球范围的技术盗窃和工业间谍活动大开方便之门,这种长远伤害规模远大于电信技术本身。

因此,我们不应该再允许像华为这样的公司毫无羁绊地自由运作,这些公司听命于北京咄咄逼人的经济鼓声机械前进。世界上任何有尊严的国家都不应该支持中共及其领导人习近平的极权主义统治,他们一直被外界称为世界民主的敌人和全球霸权的追求者。

与此同时,民主国家的公民亦不应该因为与中共政权的冲突不断而失去饭碗。相反,他们可以应聘到其它公司,或参与我们的国家级实验室,在严格的安全检查下,继续从事他们的高精尖技术工作。这样一来,他们就有机会远离世界上最糟糕的独裁政权,通过自身工作支持全球民主建设。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2001年获颁耶鲁大学的政治学学士及硕士学位,2008年荣获哈佛大学的政府管理学博士学位。他是《政治风险杂志》(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尔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总裁,其研究领域广涉北美、欧洲和亚洲等地。他的最新著作是《权力的集中:制度化、等级制和霸权主义》(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 Institutionalization, Hierarchy, and Hegemony, 2021)和《大国大战略:南海的新游戏》(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the New Game in the South China Sea, 2018)。

原文:Canada and the World Should Shut China’s Offshore Research Center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美国应构筑“长城”威慑中共 
【名家专栏】保卫美国西部边界 防中共势力侵蚀
【名家专栏】美国东盟强化合作 对抗中共
【名家专栏】中共新冠清零政策损害美国企业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卢比奥:抗中共威胁 三个关键点
【未解之谜】摸骨高人:是人的不多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