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女传》系列

楚国狂士接舆夫妻明礼尚义

作者:农倚田
明仇英画、文徵明书《孔子圣迹图》之《接舆狂歌图》。(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271
【字号】    
   标签: tags: , ,

春秋时代,楚国有位隐士接舆,行为举止不同于一般人,他狂放不拘,傲岸自大,不顾他人的感受,看起来癫癫狂狂,所以被称为“楚狂”。其实他是个很有智慧的人,与妻子隐居在深山中,过着自耕自种、自食其力的极简生活。

《论语‧微子》中的接舆

在《论语‧微子篇》中记载,接舆曾上演一出名留青史的戏剧性事件:

一次,他发现周游列国的孔子竟游到楚国来了,他追上孔子的车,对着正盼望能一展抱负的孔子,用歌唱的方式劝道:

“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孔子下,欲与之言。趋而辟之,不得与之言。”(《论语‧微子篇》)

他劝诫孔子的大意是:“鳯凰啊,你为何会沦落到这一步呢?过去的追不回来,不要再多想了,未来仍然可追求并可期待。停下脚步吧!现在接触政治的人都很危险呀!”有修养的孔子听了之后就从车上下来,想和他谈谈,谁知他却快速地避走,没法和他交谈。

接舆是很看重孔子的,所以把孔子比喻为鳯凰。鳯凰本是最洁身自重的鸟儿,但为何会流落到为了求取功名利禄而往来奔波的地步呢?所以接舆衷心地劝导孔子。孔子听到他这些肺腑之言,很受感动,就想和他聊聊,向他解释一下自己的理念,但他无意交谈,孔子不能让这位高人了解自己的情操与抱负,或许有些无奈与遗憾吧。

诗人笔下的接舆

历史的漫漫烟尘中,不管时隔多少代,各式借古喻今的形容,让后人对楚狂接舆增添几许好奇和神秘感。像豪放的李白就十分崇拜接舆,《庐山遥寄卢侍御虚舟》诗的开头: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连大文豪韩愈在咏诵《芍药歌》的末尾,也不忘与接舆联结:

“一尊春酒甘若饴,丈人此乐无人知。
花前醉倒歌者谁,楚狂小子韩退之。”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诗佛”王维,是唐朝水墨山水画创始人,他对接舆也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知。阅读古册,接舆的形象行止就已深植王维心中,因此他在《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诗中写道: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
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
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
复值接舆醉,狂歌五柳前。

“复值接舆醉,狂歌五柳前”就是把这难以磨灭的形象转化出来——狂放不羁的裴迪喝醉了酒,在不慕荣利的王维面前高歌。

酒后狂歌的秀才裴迪和隐士接舆的形象重叠,裴迪身上有接舆的影子,接舆的身上有裴迪的影像,如此联结,后人读起王维的这首诗,总觉描摩得相当贴切。

刘向《列女传》中的接舆与其妻

我们接下来再看刘向在《列女传》中,是怎么描绘接舆与其妻的。(注一)

这时的接舆可能已垂垂老矣,和他的妻子住在不知名的山中。接舆仍不脱狂士本色——喜欢开玩笑,当然,对象也只有他的妻子。

一天,楚王派遣使者带着黄金百镒(二十两为一镒),双马拉的车驾去迎请接舆,说楚王希望他能帮忙治理淮南,接舆只是笑笑,但不理不睬,使者因久久得不到回应,只得离去。

那天正好山下有巿集,接舆的妻子带自家产品去换一些生活必需品,回来时,发现家门口有车辙马蹄的痕迹,她心中有数,便对接舆说:“先生,您一向认为我们这样的生活是最行所当行、最安心作自己的,怎么临老却要把它丢失?不然门口这么多深深的车辙痕迹是怎么一回事呢?”

“楚王不知我是个没才能的人,想要我帮他治理淮南,特地派遣使者带着黄金和马车来聘请我。”

妻子问道:“您答应他了没?”

接舆促狭地望着妻子说:“富贵是人人都想拥有的,你为何这么痛恨它呢?我……我答应了。”

妻子不知接舆在开玩笑,就一本正经地说:“懂得义礼、道理的人,对不合乎‘规矩’的事是不轻易去触动的,他不会因为贫穷而改变操守,不会因为卑贱无官职而改变行止。我服侍先生,亲自下田耕种来取得食物,亲手绩麻、编织来制作衣服,我们这样吃得饱、穿得暖,依照义礼来行动,生活的乐趣就足够了。如果接受人家重金厚禄,乘坐人家优美坚固的马车,吃人家新鲜肥美的食物,那我们将怎么去面对这些人呢?”接舆听到妻子义正辞严地说出这番话来,赶紧老实地说道:“哎!我没答应他啦!”

没想到他的妻子更进一步说:“国君派遣使者来敦请,你不答应,是不忠;答应了又反悔,是不义。看来我们倒不如离开这里吧!”

于是接舆背着锅碗瓢盆,妻子带着织布的器具,改名换姓,远远地迁徙他方,没人知道他们到哪儿去了。

有德的君子评论接舆的妻子德行极高,乐于“行道”而远离祸害。能安于贫贱,而在“行道”的路上不懈怠地实践,只有具有最高德行的人才能做到。就像《诗经‧周南‧兔罝》中写的:“肃肃兔罝,椓之丁丁。”(注二)连捕兔的猎户都努力尽本分,而接舆之妻就是这类力行于正道之中而不懈怠的人。

注一:
《列女传‧接舆妻》原文

楚狂接舆之妻也。接舆躬耕以为食,楚王使使者持金百镒、车二驷,往聘迎之,曰:“王愿请先生治淮南。”接舆笑而不应,使者遂不得与语而去。

妻从市来,曰:“先生以而为义,岂将老而遗之哉!门外车迹,何其深也?”接舆曰:“王不知吾不肖也,欲使我治淮南,遣使者持金驷来聘。”其妻曰:“得无许之乎?”接舆曰:“夫富贵者,人之所欲也,子何恶,我许之矣。”妻曰:“义士非礼不动,不为贫而易操,不为贱而改行。妾事先生,躬耕以为食,亲绩以为衣,食饱衣暖,据义而动,其乐亦自足矣。若受人重禄,乘人坚良,食人肥鲜,而将何以待之!”接舆曰:“吾不许也。”妻曰:“君使不从,非忠也。从之又违,非义也。不如去之。”

夫负釜甑,妻戴纴器,变名易姓而远徙,莫知所之。君子谓接舆妻为乐道而远害,夫安贫贱而不怠于道者,唯至德者能之。

《诗》曰:“肃肃兔罝,椓之丁丁。”言不怠于道也。

注二:
肃肃:严密。
兔罝:罝音居,捕兔网。
椓:椓音浊,敲击也。
丁丁:敲击的声音。@#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楚国的狂人接舆唱着歌从孔子的车旁走过,他唱道:“凤凰啊,凤凰啊,你的德运怎么这么衰弱呢?过去的已经无可挽回,未来的还来得及改正。算了吧,算了吧。今天的执政者危乎其危!”孔子下车,想同他谈谈,他却赶快避开,孔子没能和他交谈。
  • 楚狂接舆作歌之事见《庄子‧人间世》及《论语‧微子》篇。《论语》所载较简:“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孔子下,欲与之言。趋而辟之,不得与之言。”
  • 黔娄,鲁国人,战国时齐国的贤士、隐士和道学家。他出身贫寒,从小饱读诗书,励志苦节。施良娣是鲁国世袭太祝的女儿,当时太祝为帝王家掌握鬼神的祭祀之礼,非常受人敬重。出身贵族世家的施良娣不仅知书达礼,而且容貌美丽,她看重黔娄的德才,甘愿放弃荣华,嫁给了家徒四壁的黔娄。
  • 一大早,太阳还没出来,小女孩被喊醒,睡眼惺忪中,一边揉着眼,一边拖着僵困的身子径自向天井(院子,闽南语)走来,坐在仍露湿的石头上,微微有点晨风吹拂而来,轻掠过她尚未完全睁开眼的脸庞。
  • 印象中的这位阿婶仔,年轻时必定是个十分标致的美女,黑白分明的眼睛又圆又大,蛋形脸上满溢谦卑的笑容。虽然岁月不饶人,但以目前近老的年纪来说,仍可称得上“佳人”。
  • 我的故乡后龙曾经有过高达23座的石沪,现在只余硕果仅存的两座。
  • 自吞霄至淡水,砌溪石沿海,名鱼扈;高三尺许,绵亘数十里。潮涨鱼入,汐则男妇群取之;功倍网罟。 ──《诸罗县志 卷八》
  • 明柳如是《人物山水册》,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历代都有特立独行的寒士,往往到深山或偏远的海角天涯去生活,他们在物质方面或许常常是穷困、匮乏的,但在精神上却自有一套丰足的生命哲学。
  • 银叶植物, 心叶牛舌草, 咖喱草, 毛剪秋罗, 甘草植物, 紫花野芝麻, 夏雪草
    好像怕大地的光热不够用似的,太阳把白天拉得足够的长。在灼人的气息和葱茏的绿色包围下,万物的生命呈现出波澜壮阔的宏大气势。
  • 母亲从乡下老家来到城市,她的第一感觉就是城市的拥挤和炎热。街上车辆多,公交车上人多,各类建筑物密密匝匝,让人感觉透不过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