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打疫苗风险多大 COVID峰会十大呼吁

人气 6557

【大纪元2022年07月31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秋生翻译)“他们在隐瞒什么?”——罗伯特‧马龙博士谈披露出的辉瑞公司文件,以及接种引发心脏毒性、出生缺陷以及全因死亡率(所有死因的死亡率)上升的证据。

罗伯特‧马龙博士说:“现在,我们获得的文件清楚地表明,这些(疫苗的)风险是已知的,而且影响面广泛,但是关于这些风险的信息却被隐瞒。”

今天,我们将采访mRNA疫苗的先驱、国际医师和医疗科学家联盟(International Alliance of Physicians and Medical Scientists)的联合创始人罗伯特‧马龙博士(Dr. Robert :Malone),讨论全球COVID峰会最近发表的关于结束国家紧急状态、恢复科学诚信、惩办反人类罪行的宣言。

马龙博士说:“我们现在在医院看到的病人都是接种过疫苗的。与那些一直“未接种疫苗”的人相比,接种这些产品的针数越多,感染、患病和死亡的风险就越高。”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

杨杰凯:罗伯特‧马龙博士,欢迎你再次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马龙博士:谢谢你的邀请,杨,我记得这是第四次了。

全球COVID峰会:停止接种疫苗等十大呼吁

杨杰凯:就在最近,你在一段视频中发布了全球COVID峰会的第四次宣言,在视频中你发表了一些对科学的看法,那么,请给我们概述一下吧。

马龙博士:这个宣言来自于国际医师和医疗科学家联盟现有的一万七千多名成员,我们联盟拥有的网站是“全球COVID峰会”

我们在团体内部对这个版本的宣言内容进行了长达一个多月的辩论,得出了这些观点。

(观点一是,)数据证实,这些实验性的基因治疗(即施打COVID疫苗)应该结束。原因是我们对不良事件的了解越来越多,同时也看到了随着奥密克戎成为主流毒株,其传染性和致命性远低于之前的变种。通过计算风险效益比,随着我们对(主流)病毒株毒性的了解越来越多,我们看到病毒的风险越来越小。风险收益比不支持继续进行疫苗接种。

(观点二是,)我们宣布,不应该阻止医生去提供旨在拯救生命的医疗服务。这一直是我们的核心立场之一,可以追溯到第二次宣言。

(观点三是,)我们宣布,应立即终止国家紧急状态,因为这种状态为腐败提供了便利,并扩大了大流行病的范围。

这些我们在宣言中使用的语言可谓相当富于刺激性,但是它表达了我们的信念,即政府宣布的这种医疗紧急状态已被武器化,用于政治目的。

就功能而言,相当于美国中止了《权利法案》。他们正在为这些强制性的宣传、审查和诽谤策略等进行辩护,而这些策略应用到了全美国和全世界。其辩称,这些都是等同于宣布战争状态下的合理做法,只不过是在一种医疗紧急状态下。这导致了这个国家得以建立的核心原则被中止。

我们反对这样做,我们没有看到任何证据表明我们仍处于医疗紧急状态下。医院并没有爆满,甚至福奇博士也承认这一点。

(观点四是,)我们宣布医疗隐私不应再被侵犯了,所有旅行限制和社会限制必须停止。

这些涉及大众都曾经历过的情况,我们曾被施加的各种要求。我们现在看到这些骇人的故事出现在新闻中,来源各异,包括来自举报人。我们确实被疾控中心监视,还有其它机构在跟踪我们。有许多侵犯我们医疗隐私的行为,其中最重要的是,雇主要求我们披露我们是否治疗过这类病人。这违反了《健康保险便利和责任法案》(HIPAA)规定的医疗隐私的基本原则。这必须被推翻。在我们看来,这些信息应该从数据库中删除。根据HIPAA,这是非法的。

(观点五是,)我们宣布必须为调查疫苗接种导致的伤害、死亡和痛苦提供资金和展开研究。现在有很多人受到疫苗伤害,却得不到赔偿。没有资金可用于了解他们的病情并找出缓解疾病的方法。

这是一种国家责任。我们已经强迫许多人接种了这些疫苗。他们中有相当一部分人经历了疫苗引起的伤害,他们应该得到赔偿,应该得到治疗。我们应该了解如何治疗他们,我们应该了解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观点六是,)我们宣布,在社区环境中,戴口罩不是,从来都不是,有效防止空气传播的呼吸道病毒的措施。幸运的是,如你所知,我们最近有一个法庭案件,推翻了强制口罩令。但是数据已经出来了,而且非常清楚,如你所知,是的,你可以通过戴上带过滤器的呼吸器(防病毒),这足以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你免受病毒侵害。但是大部分的感染,例如,举个简单的例子吧,发生时是经由眼睛的。然而,我们并没有强迫人们到处走动时戴上防护面罩。这些纸质口罩毫无作用。

我们都知道这一点,这方面的数据很清楚,很难找到(强制口罩令)任何医学上的理由,然而其对社会的伤害、对我们的孩子的伤害,是显而易见和不言而喻的。

(观点七是,)我们宣布,不应该因为不愿打疫苗而剥夺人们任何机会,包括教育、就业、兵役或医疗等机会。在美国,所有的(COVID)疫苗产品仍然是实验性的。制药公司,甚至那些已经获得疫苗许可的公司,都曾拒绝分销和营销这些有许可的疫苗,因为害怕承担随之而来的义务。我们坚决认为,在这个时候,个人不应该被强制或强迫或胁迫使用这些产品,尤其是现在,我们面对的是奥密克戎这种毒株的情况下。

(观点八是,)我们宣布,政府、科技公司和媒体公司对第一修正案的侵犯以及医疗审查应该停止,《权利法案》应该得到维护。

这是基本权利。我们相信宪法。这可不是激进(的态度)。如果我们被视为右翼纳粹分子,只因为相信《权利法案》和《宪法》,那么新闻界对所有这些信息的定位就有严重问题了。

(观点九是,)我们宣布,辉瑞公司、莫德纳(Moderna)公司、生物科技(BioNTech)公司、杨森公司、阿斯利康公司及其推动者,对病人和医生隐瞒了(COVID疫苗)安全和有效性的信息,因此应该被起诉。同样,这是一个无可争议的事实。我们有来自美国政府问责局(GAO)的报告,还有辉瑞公司被迫披露的信息包,该信息包仍在陆续发布中,它揭示了许多强加给公众的关于疫苗功效和安全性的宣传和信息都是欺诈性的。我不知道还能怎样表述。这(“欺诈性的”)个词是一句法律用语,意思是他们的话都是假的。

(观点十是,)我们宣布,必须对政府和医疗机构问责,针对其隐瞒信息、操纵信息、(虚假)宣传的行为,其可怕的、使情况进一步恶化的政策;他们还攻击《大巴灵顿宣言》的发起人,这是最令人震惊的例子之一,并且是有据可查的,必须制止这种行为,这些人必须被追究责任。这些事实都非常清楚,听起来可能相当耸人听闻和匪夷所思,但我们一直在不断遭受审查、压力、诽谤和攻击。

《大纪元时报》是真相讲述者

幸运的是,《大纪元时报》没有这样做。我们作为一个团体非常感谢《大纪元时报》在这种情况下所充当的真相讲述者的角色。我知道,你和你的团队一直在严肃地进行报导,挖掘、收集信息,然后通过你们的报纸和电视媒体发布出来。而且你一直给我施加压力,要求我在采访时要非常谨慎,这样才能确保有据可依。上述十条观点,如果你单独看,每一点都有现存数据的充分支持。

杨杰凯:让我们来谈谈这个问题,这是我还没有机会与节目中的任何人讨论的事情。你已经看了辉瑞公司(被迫披露)的一些数据资料,对吗?而且你看到那里有很多问题。你在其中看到的、感觉最为离谱的事情是什么?

马龙博士:是一份长达9页或11页的不良事件的表格,一行行地罗列出来,(一个个不良事件)连接在一起,用分号隔开。这些事件点不是逐行独立的,而是连接起来的。也就是说,每一行都含有多个不良事件。这一点本身就很令人震惊。

显然,他们不想披露这些信息,因为他们和药监局(FDA)一样,竭力隐瞒这些信息。这些被披露文件中的大部分信息,在药监局作出决定称这些疫苗产品是安全和有效的,并且授予全面许可之前,他们就已经掌握了。

治疗组的全因死亡率比未治疗组高 辉瑞公司在隐瞒

现在我们从这些文件中看到:辉瑞公司知道,自己在严重夸大疗效;他们知道,治疗组的全因死亡率(所有死因的死亡率)比未治疗组高;他们知道,全因死亡率与心脏毒性有关;他们知道,后来披露出现的许多情况,都得是慢慢流出的。如你所知,要从疾控中心那里获得这些信息,是极端困难的,因为他们一直在拚命地隐瞒真相。我们不得不去以色列、英国、瑞典、德国、英国和苏格兰去获取这些信息,将其汇总在一起,关联起来,试图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辉瑞公司知道这一切信息。我想,有许多法律界人士正在调查这个问题,质疑这是否真的符合隐瞒信息的欺诈标准,以及是否能够撕掉保护制药业的法律的面纱。

现在,我们获得的文件清楚地表明,这些风险是已知的,而且影响面广泛,但是关于这些风险的信息却被隐瞒。我们通过辉瑞公司的文件档案——其正在披露出的文件,还有美国政府问责局(GAO)的报告,以及《纽约时报》在总统日的报导,了解到了这些信息。事实越来越清楚,但是政府仍在否认。

我们将继续采访罗伯特‧马龙博士,他是mRNA疫苗技术的先驱,也是全球COVID峰会的主席。

杨杰凯:这个新《宣言》的第一个观点是,应该结束普遍的(实验性基因)疫苗的接种。你们的措辞不同,但我的理解这是该观点的内容。因此我想,这个观点是基于对科学的理解,是你们组织中医生们之间的共识。你能给我概述一下你们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吗?

马龙博士:这不是我们随意地或轻率地提出的,从任何方式、形态或形式而言都不是。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对风险、不良事件和全因死亡率有了越来越多的了解,这是由保险公司披露出来的以及各种数据来源所揭示的。有这样一种奇怪的情况:数据显示,在感染、患病和死亡的风险之间存在(疫苗)施打针数的依赖性关系,这是很矛盾的。这种情况在一个又一个国家被看到,而且现在在媒体上被公开讨论。

杨杰凯:请详细说明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马龙博士:令人震惊的是,我不知道还能怎么说,人们曾以为,人们也是被政府这样告知的,实质上是被政府推销的:这些疫苗将保护我们免于感染、复制和传播病毒,至少有这些功效。随着这些支柱的倒下,数据清楚地表明,这些疫苗在所有传统的疫苗被认为该有效的方面——能够防止感染和传播(病毒)方面——都是无效的。政府的底线立场一直是:它们(COVID疫苗)能保护你免于严重的疾病和死亡的伤害。现在,这些支柱正在倒下。

接种疫苗的针数与增加的风险相关

来自美国、欧洲、以色列、英国和苏格兰的数据,直到他们停止分享数据为止,表明了一个病人接种的基因疫苗针数越多,特别是接种的RNA疫苗越多——我不喜欢使用加强剂这个词,因为即使是第一针疫苗,对于你先前感染上的(在体内)循环的冠状病毒,从技术上讲,都是加强剂,因此,我们应该称它们为针数,因为这与其是否起到疫苗的作用、还是它们是否真的能提供某种预防性治疗无关——而且情况可以归结为、即观察结果是,你接种这些产品的针数越多,你感染、患病和死亡的风险就越高,这是与那些仍“未接种疫苗”的人相比的。

现在关键需要注意的是,有谁还没有接种疫苗吗?因为从功能角度讲,我们大多数人都已经受到了某种毒株感染,特别是在奥密克戎(占主流的情况下)。现在美国75%的儿童有抗体,但其中只有一小部分人接种过疫苗。因此,我们的对照组并不是真的没有接种过的,大多数人都有了自然免疫力。但是,与未接种疫苗的对照组相比,不管它由哪些人组成,来自许多不同来源的数据越来越清晰地表明,所接种疫苗的针数与增加的风险相关,接种的针数,决定了感染、患病和死亡的数量。

我从世界各地的一线医生那里听到的是,我们现在在医院里看到的病人都是接种了疫苗的。人们记得,我们曾经被告知:这是一种未接种疫苗者(才会染上)的疾病。现在,这种论点已经被彻底颠覆,数据不再支持这一论点。

这就是我们所观察到的,也是促使我们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这不只涉及T细胞功能障碍和假尿苷作用在基本原理方面的细微差别,这个问题你在《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涉及到了,是采访瑞安‧科尔(Ryan Cole)时谈到的。

假尿苷具有免疫抑制作用。含有假尿苷的RNA的半衰期为60天或更长,这是前所未有的。这不是我们的天然RNA特性,难以想像。它的行为不像是RNA(病毒造成的)。这一事实发表在《细胞》(Cell)杂志上,是由斯坦福大学的一个强大的小组通过淋巴结活检观察到的,而不是通过细胞培养和培养皿观察到的。

这是在人体的三角肌被注射(疫苗后)并在腋下用细针抽吸取样后发现的。这些RNA在60天或更长时间内坚持继续制造高水平的刺突蛋白。他们的测试没有超过60天。正在产生的刺突蛋白水平远远超过了你在自然感染(病毒)后在血液中观察到的水平。

接种疫苗带来问题:心肌炎、痛经、流产等增加

这种情况,现在通过一些不良事件的资料可以给出合理的解释。令人困惑的事情之一是,为什么你看到疫苗引起的不良事件比感染(病毒)引起的要多?现在,我们有数据显示,接种疫苗后血液中的刺突蛋白水平比感染(病毒)后的水平要高得多。这汇总了全因死亡率、已知的颗粒度越来越大、承认的不良事件的范围越来越广这些情况,并且,我们观察到了心脏中毒的情况。

心脏科医生正在以越来越细化的方式观察心脏中毒这个问题。此外还有那些传闻,涉及所有高性能运动员、举重运动员等。我得委婉地说,在高水平的体育活动中,他们在场上“自发死亡”的速度似乎是前所未有的。此外,我们现在看到越来越多的数据表明,心脏中毒、心肌炎实际上非常普遍。

根据疾控中心的披露,心肌炎是(接种疫苗带来的)一个问题。我们在之前的采访中讨论过这个问题,媒体在大肆宣传——你还能怎么说?在我看来这就是宣传——传统媒体、主流媒体宣传的信息是,这是轻微的心肌炎,孩子们正在康复,他们不会有问题。现在的数据显示并非如此。

数据显示,这些年轻的男孩——也包括年轻的女孩,只是她们的发病率较低——其中似乎有一个睾丸激素的共同因素,他们并没有康复。正如我一直在说的那样,心肌不会愈合其伤疤。

还有一个问题,出现得越来越多,但是仍然是传闻。很明显,产科医生和儿科医生一直被大力鼓励,这么说吧,不要去报告这些事。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数据出来了。我们不仅看到痛经或子宫内膜异位症,出现了这些月经的改变,还有人观察到绝经后的老年妇女在接种疫苗后突然开始来月经。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发现。这表明卵巢有问题。我们知道这些脂质会进入卵巢,有辉瑞公司的文件作证。

现在我们听到了这些有关(接种后的)自然流产、出生缺陷和产后不久婴儿死亡的报告,这些报告的跟踪率似乎明显高于通常观察到的。

这些都是怀孕期间可能发生的事情,都是已知的怀孕风险,而且它们的发病率非常明确。这一直令人担忧。你还记得吧,尽管在(疫苗的)数据非常少的情况下,疾控中心仍积极鼓励妇女在怀孕期间使用这些实验性质的产品。

现在,数据以多种线索的方式呈现出来了,表明存在生殖中毒问题,这也是我一直在警告的问题,我的许多同事也是如此警告的。你问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要推出这样一个有争议的“我们应该停止这些接种”的声明?我就再读一遍吧,“根据确认的数据,我们宣布COVID-19实验性基因疗法注射必须结束。”

医疗行业腐败 17,000名医师大声疾呼

杨杰凯:马龙博士,采访就要结束,你还有什么最后要说的吗?

马龙博士:是的,杨,如你所知,我总是喜欢以积极的态度结束访谈。我从病人和普通大众那里听到很多事情,其中之一就是各种蛛丝马迹显示,整个医疗行业都腐败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只想在最后说:这不是我观察到的。

我们的组织有17,000名医师和医疗科学家,都在大声疾呼。在我所到之处,都有一些人,医生、护士、医生助理走过来对我说,“谢谢你,我曾感到很孤独。当你和你的同事大声疾呼时,我意识到我并不孤独。”

他们面临这么多严重的制约因素,无论是经济方面还是其它方面,职业生涯受到了影响:导致你无法支付你的抵押贷款;如果你仗义执言,就无法让你的孩子上学;有这么多恐吓和诽谤,对医疗服务提供者构成压力,不让他们说出自己的观察结果。

我请求公众,请不要把这理解为人人都是腐败的。基于我们看到的这些情况,我们很容易觉得这个时代黑暗阴沉。我们确实有一些重大的体制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会很困难。但我知道,我已经看到了,而且我希望你们的听众也会看到,我的行动和行为表明,仍然有许多医生和医疗服务提供者忠实于“希波克拉底誓言”以及一般医学伦理中“病人同意”的基本原则。不要失去希望,我们会成功的,但我们还有一些事情需要解决。如果我们齐心协力,我们就能解决我们必须解决的问题。

杨杰凯:罗伯特‧马龙博士,谢谢你再次接受采访!

马龙博士:谢谢你!杨。

杨杰凯:谢谢大家观看本期《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对罗伯特‧马龙博士的采访,我是节目主持人杨杰凯。

大家刚才看到的是《美国思想领袖》这一集的删节版,要看完整版,你可以访问epochtv.com在Epoch TV上观看,也可以在Roku TV、Apple TV、Fire TV和其它电视平台上找到它。

《思想领袖》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谁在攻击西方文化并推崇马克思?
【思想领袖】美大量资金为何流向中共实验室
【思想领袖】欲称霸世界 中共超限战未停过
【思想领袖】美国如何对抗中共对世界的威胁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Stanley 保温杯亚马逊有优惠 限时限色限14oz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