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明晰的新古典主义(Neoclassicism)(三)

新古典主义的艺术特质与代表艺术家
作者:谢春华
汉弥顿《布鲁图斯的誓言》(The Oath of Brutus)局部,1763—1764年,汉弥顿,油彩、画布,213 x 264公分,耶鲁英国艺术中心,纽黑文(Yale Center for British Art, New Haven)康州(Connecticut),美国。(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879
【字号】    

(接上文

新古典主义的艺术特质

文艺复兴时期,对古代的向往蔚为风尚;十八世纪中叶以后更因考古的发掘,再度引起人们收藏古董的喜好,和对古典主义的兴趣。这时以罗马为背景描绘表现古人精神的题材也风行起来,人们不仅是欣赏及学习文艺复兴时期艺术,进而试图直接学习希腊、罗马的古典风格。

新古典主义的绘画是以文艺复兴时期的素描为基础,在表现形式上模仿希腊、罗马的古典规则,强调理性的表现,作品单纯而明晰。其构图多呈静态,均衡严谨,画面细腻精密;题材多以古代神话、传说,或表现历史和现实的重要事件为主,借古代英雄的事迹表达勇敢、光辉等高尚品德和历史的大场面。其复古精神不在于直接模仿古物,而在仿效其美的本质,重现古典的朴实风格。因此创作按严谨的学院技法依序完成,讲究考古与逼真写实,从衣着、手势、到肢体动作都十分讲究,所以作品兼具现实感和庄严的戏剧性。目地在使观者在感同身受,以唤醒人们的高尚道德情操,与献身于理念的纯朴美德。

《那不勒斯的国王斐迪南四世》(Ferdinand IV,King of Naples),1760年,蒙斯,油彩、画布,179 x 130公分,普拉多博物馆(Museo del Prado),马德里(Madrid),西班牙。(公有领域)
《德塞将军》(General Desaix),1800─1801年,阿比亚尼,油彩、画布, 115 x 88公分,凡尔赛宫夏托国家博物馆(Musée National du Château,Versailles),巴黎,法国。(公有领域)
《拿破仑在开罗赦免反叛者》(Napoleon Pardoning the Rebels at Cairo),1808年,吉汉,油彩、画布, 365 x 500公分,凡尔赛宫夏托国家博物馆(Musée National du Château,Versailles),巴黎,法国。(公有领域)
《庞巴度夫人》(Portrait of Marquise de Pompadour),1756年,布雪,油彩、画布,201 x 157公分,古代美术馆,慕尼克(Munich),德国。(公有领域)

新古典主义的代表艺术家

绘画

新古典主义的画家有汉弥顿(Gavin Hamilton,1723—1798年,英国)、蒙斯(Anton Raphael Mengs,1728—1779年,德国)、大卫(Jacques-Louis David,1748—1825年,法国)、阿比亚尼(Andrea Appiani,1754—1817年,意大利)、吉汉(Pierre-Narcisse Guérin,1774—1833年,法国)等著名画家,最具代表性的画家是法国的大卫和他的学生。

大卫(Jacques-Louis David,1748—1825年,法国)

新古典主义代表画家大卫出生于巴黎。1765年,布雪推荐大卫给维恩,隔年大卫进入王家绘画暨雕刻学院;1774年大卫获罗马奖,翌年其师维恩就任罗马艺术学院院长时,大卫趁便前往罗马研究艺术,在罗马直到1780年返回法国。在罗马的六年期间,大卫对罗马古代文化发生极大兴趣,期间曾前往那不勒斯、庞贝与赫克拉宁,受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和古罗马文化影响,他研究了考古发掘出的纪念章、浮雕、青铜雕像等等,不仅参观庞贝之发掘作业,与雕刻家、考古学者亦来往密切。(注一)

1780年大卫回到巴黎之后,门生渐多。1781年大卫成为王家艺术院院士;1782年成婚,育有两个子女。1784年大卫被推举为艺术院会员,1785年以呈现理性、明晰、和庄重的《荷拉斯兄弟之宣誓》参加沙龙展,当时受到极大赞赏。若以大卫和其同样得过罗马奖的远亲布歇相较,布歇(注二)1756年的《庞巴度夫人》以清澈的色彩画出玫瑰般色泽的肌肤和精美衣裳的柔软质感,而大卫的《荷拉斯兄弟之宣誓》则以平衡的构图将英勇挺拔的战士与哀伤哭泣的女眷形成阳刚与柔弱的对比,其严谨的笔法和庄重的色彩,单纯有力的表现出古代雕像般庄严站立的英雄,突出了“完成大我、牺牲小我”的高贵主题,突显了英雄为国家献身的情操。以古喻今的《荷拉斯兄弟之宣誓》这幅作品于1758年巴黎沙龙展中,获得“世纪最高作品”之美誉。

《荷拉斯兄弟之宣誓》(The Oath of the Horatii)(局部),1784年,大卫,油彩、画布,330 x 425 公分,罗浮宫博物馆,巴黎,法国。(公有领域)

1789年,大卫为路易十六绘制的《侍从搬来布鲁图斯儿子的尸体》在沙龙展出。在此画面左侧、朴素的多立克柱式的建筑门廊前,坐着沉默在阴影中的布鲁图斯(Lucius Junius Brutus)(注三),背后的侍从正搬进来儿子尸体,与右边明亮光线下,激动悲怆、绝望又无力的母亲和女儿们形成对比。这画不只是在描写一个家庭,布鲁图斯为维护共和大义灭亲的故事,更是触及当时大众的价值判断。

《侍从搬来布鲁图斯儿子的尸体》(The Lictors Returning to Brutus the Bodies of his Sons),1789年,大卫,油彩、画布,323 x 422 公分,罗浮宫博物馆,巴黎,法国。(公有领域)

1789年法国大革命之后社会混乱失序。1792年第一共和,大卫被选为国民公会的代表,成为公共教育委员会和艺术委员会的委员,是法国博物馆的奠基人之一。1793年6月马拉(Jean-Paul Marat,1743—1793年)被暗杀,大卫立即着手画《马拉之死》,以深切的感情描绘朴素的英雄形像。9月他被指定为公安委员会的委员,追随罗伯斯比尔(Maximilien François Marie Isidore de Robespierre,1758—1794年)。罗伯斯比尔失势后被斩首处死,大卫在1794年、1795年两度被捕,由于他的学生们奔走而获释。这时期他创作了《自画像》,和唯一的一幅风景画《卢森堡的花园》,那是从监狱窗口看出去的景象。获释后他主要从事教学和肖像画的创作。

《马拉之死》(The Death of Marat),1793年,大卫,油彩、画布,162 x l25 公分,布鲁塞尔王家美术馆,比利时。(公有领域)

1799年,大卫取材自古代历史和罗马传说,创作了结构宏伟的《萨比诺妇女出面调停》(The Intervention of the Sabine Women)。主题取材自古代罗马建国传说﹕罗马人为繁衍人口,曾用计强掳萨比诺族女子为妻。数年后萨比诺人为了要夺回被罗马人劫掠的妇女,向罗马人挑战,而此时萨比诺女人恳求和平,进入双方中调停。大卫在画中特别以古典雕刻般的裸体人物表现英勇战士的气质和内涵(注四)。其画面主要人物埃尔西莉(Hersilia)是萨比诺领袖达狄斯(Tatius)之女、同时也为罗马将领Romulus之妻,她张开双臂站在丈夫和父亲之间,恳切呼吁停战;其他的妇女孩童则在两军厮杀中哀求哭喊,显得格外无辜可怜。大卫用萨比诺与罗马人之间的恩怨情仇,来比喻造成无数无辜受难者的多年内战。作品透露出要求和解的建言和画家对和平的渴望;其严肃的意义和绘画的技巧同样动人。

《萨比诺妇女出面调停》(局部),1799年,大卫,油彩、画布,385 x 522 公分,罗浮宫博物馆,巴黎,法国。(公有领域)

《萨比诺妇女出面调停》在美术馆陈列展出时,大卫要求必须买票才能观赏,这在当时是很不寻常的,但看的人还是很多(注五),这幅画整整展览了五年(1799—1804年)。然后大卫开始创作《雷奥尼达在温泉关》到1814年才完成(1800—1814年)。@(待续)

注释:

注一:《世界名画全集八》,高敬忠着,光复书局,1979年,页九四。

注二:布雪是洛可可时期的代表画家,也是新古典画家大卫的远亲。

注三:布鲁图斯(Lucius Junius Brutus)是公元前六世纪罗马共和国的第一任执政官,布鲁图斯的儿子因参与被罢黜的傲慢王(卢修斯‧塔克文‧苏佩布,Lucius Tarquinius Superbus)之图谋复位,被布鲁图斯依法处死。

注四:人们对于大卫在画中以裸体人物来描述主题内容提出质疑,他陈述他的看法:“……古代的画家、雕塑家、也经常用裸体来表现英雄和神,和一切他们想歌颂的人,像米开兰基罗、达芬奇、拉斐尔等。他们要表现的并不是一个哲学家,他们只在人物的肩上加上一个披肩,他们真正要表现的是被画人物的气质和特点。他们也不是在画一个战士,他们只在裸体战士的身上加上头盔,腰挎宝剑,手持盾牌,脚着凉鞋,但一样让我们感到战士英勇的精神和气质。如果要给人物增加一些美感,那么只要给他披上一个披肩即可……”

注五:《西洋绘画2000年》黄文捷等编译,台北市,锦绣出版社,1999年,页二七。

——转载自《艺谈ARTIUM》https://artium.co/index.php/zh-hant/node/62

(点阅【理性、明晰的新古典主义(Neoclassicism)】系列文章。)

(点阅【艺谈】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