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建筑史上的重要里程碑——伦敦国宴厅

James Baresel撰文/吴约翰编译
托马斯‧莫尔顿(Thomas Malton)的水彩画作品《国宴厅》(Whitehall Banqueting House),18世纪作。耶鲁大学英国艺术中心(Yale Center for British Art)。(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2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白厅宫(Whitehall Palace)在1698年不幸遭祝融焚毁,唯一幸免于难的是建筑群里最具艺术与代表性的建筑——“国宴厅”(Whitehall Banqueting House)。国宴厅于1622年完工,彼时在近一个世纪的时间里,白厅宫一直是作为英格兰的主要王室住所。白厅宫有一千五百多个房间,是英格兰规模最大的世俗建筑群。

国宴厅是英国建筑史上的重要里程碑。作为英国第一座帕拉第奥式(Palladian architecture)古典风格的建筑,它从此改变了英国人的建筑品味。

接手国宴厅的建造

托马斯‧福斯特(Thomas Forster)的作品《国宴厅正面图》,1672至1722年间绘制。钢笔、棕色墨水、石墨、灰色水彩、米色网纹纸。耶鲁大学英国艺术中心,康乃狄克州纽哈芬(New Haven, Connecticut)。(公有领域)

国宴厅的起源可追溯至1581年,当时为了接待法国安茹公爵(duke of Anjou)多盖了一座简单的木造建筑。后来国王詹姆斯一世(King James I)和王后安妮(Queen Anne)发现这里做为戏剧和假面剧(masques)表演的场所非常合适,于是决定换成剧场使用。只是当时的英国还没有出现杰出的建筑师,且1607年建造的国宴厅让国王很失望,他尤其不满意很多柱子在表演时会挡住多数观众的视野。正好后来发生火灾导致建筑焚毁,恰恰给了国王重建的理由,天从人愿,当时的英格兰刚好有一位建筑师能胜任此项任务。

伊尼戈‧琼斯(Inigo Jones)自1615年即担任国王所有工程的总测量官(Surveyor-General),他是第一位走访意大利各处研究文艺复兴和古罗马建筑的英国建筑师。其实,琼斯早先已任职王室,担任戏剧服装和舞台布景设计师。1607年琼斯在国宴厅工作,与当时正处职涯巅峰的剧作家班‧强生(Ben Jonson)合作。琼斯是最早能创造出精美动人布景的舞台设计师之一,他展现的建筑天赋引领着他迈向成名之路。

琼斯在当时唯一重要的建筑工程是王后宫(Queen’s House),但由于安妮王后健康恶化,于隔年香消玉殒,工程遂于1618年暂停。国宴厅于是成为琼斯完成的第一个重要作品。

安东尼‧凡‧戴克(Anthony van Dyck)的肖像作品《伊尼戈‧琼斯》(Portrait of Inigo Jones),17世纪作。油彩、画布。伦敦英国国家肖像馆(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London)。(公有领域)

古典主义兴起

亨利七世国王(King Henry VII)(在位1485─1509年)统治期间,文艺复兴开始在英格兰产生些微影响,但在16世纪上半叶,占主导地位的是都铎式建筑(Tudor-style architecture),并且从根本上仍然植根于中世纪传统。后来,伊莉莎白一世(在位1558─1603年)和詹姆斯一世(在位1603─1625年)时期的建筑,大量借鉴了中世纪和古典主义风格;后者在詹姆斯国王统治期间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乔治‧谢菲尔德(George Shepheard)的作品《河边的国宴厅》(The Banqueting House, Whitehall, From the River),约1810年创作。耶鲁大学英国艺术中心,康乃狄克州纽哈芬。(公有领域)。

英国建筑历史学家沃恩‧哈特(Vaughan Hart)在著作《伊尼戈‧琼斯:国王的建筑师》(Inigo Jones: The Architect of Kings)中称赞琼斯是首位在建筑中采用达文西的“维特鲁威”(Vitruvian)比例和对称原则的英国建筑师。琼斯取经意大利学习意大利大师的设计,特别欣赏安德里亚‧帕拉第奥(Andrea Palladio),随后将帕拉第奥建筑风格(Palladian style)引进英国。

国宴厅是英国第一座以纯古典主义风格建成的重要建筑物。国宴厅作为王室赞助的戏剧作品演出场所,经常吸引许多社会和文化精英到访。在整个1620和1630年代,琼斯接下的委托与日俱增,都是因为他的建筑风格令人印象深刻所致。例如,1635年琼斯为英王查理一世(在位1625─1649年)的王后亨利埃塔‧玛丽亚(Henrietta Maria)设计的王后宫。他继续担任剧场设计师,更计划彻底翻修白厅宫的其它部分。然而,翻修计划先是因英国内战而受阻,尔后也未能引起查理一世的继任者的兴趣。

伊尼戈‧琼斯的雕刻作品《河岸边的白厅宫》(An engraving of the Palace of Whitehall from the waterside),1748年创作。耶鲁大学英国艺术中心,康乃狄克州纽哈芬。(公有领域)。

室内设计

1629年,英王查理一世委托法兰德斯画家彼得‧保罗‧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1577─1640年)完成他父亲先前构思的一系列艺术品,共有10幅画作用来装饰国宴厅天花板。其中三幅寓言画是向父亲詹姆斯一世国王致敬,他是第一位统治整个不列颠群岛的君主,这三幅画分别是《詹姆士一世的和平统治》(The Peaceful Reign of James I)或称为《詹姆士一世的明智统治》(The Wise Rule of James I)、《詹姆士一世封神》(The Apotheosis of James I)和《英格兰与苏格兰王位联合》(The Union of the Crowns of England and Scotland)。这10幅画作面积超过2000平方英尺,是鲁本斯创作的最大型的艺术品。

彼得‧保罗‧鲁本斯的天花板油彩壁画《英格兰与苏格兰王室联合》(The Union of England and Scotland)或称《成为威尔斯亲王的查理一世》 (Charles I as the Prince of Wales),1633─1634年创作。油彩、画板;84.5×65.7公分。明尼阿波利斯美术馆(Minneapolis Institute of Art)。(公有领域)
国宴厅天花板中央最大型椭圆画作《詹姆士一世封神》(The Apotheosis of James I),彼得‧保罗‧鲁本斯创作,英国王室收藏(Royal Collection)。(公有领域)
《小天使的列队》(Procession of Cherub)位在国宴厅天花板中央最大型椭圆画作《詹姆士一世封神》(The Apotheosis of James I)的一侧,约1632─1634年由彼得‧保罗‧鲁本斯创作。英国王室收藏(Royal Collection)。(公有领域)

鲁本斯在比利时安特卫普(Antwerp)一间工作室创作,工作室是附近修道院的一部分,有足够的空间摆放画布。如此一来,鲁本斯可以监督助手绘制这个专案中比较简单的部分。他在到访英格兰期间对国宴厅的研究尽管非常彻底,但仍无法取代就近居住的定期造访来得详尽。

请益琼斯有助消弭分歧,却也带来了问题。尽管琼斯和鲁本斯才华横溢,但他俩都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国家虽然都使用“英尺”(foot)作为测量单位,但英国人用它来表示的长度较法兰德斯人短。那么如何完美裁剪画作的任务,于是交给了琼斯和鲁本斯的顶尖助手。这幅画作是画家最浩大的项目,也为建筑师最重要的作品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琼斯与鲁本斯留下的遗产在白厅宫大火中幸免于难,如今在慈善机构历史王家宫殿组织(Historic Royal Palaces,负责维护管理五个重要地方,其中包括白金汉宫、国宴厅、伦敦塔)下受到完善保管。国宴厅现对外开放,不但成为国家纪念馆,也是英格兰建筑成就的文化地标。

国宴厅天花板上的10幅画作,由法兰德斯艺术家彼得‧保罗‧鲁本斯创作。(Shutterstock)

原文:The Banqueting House of Whitehall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詹姆斯‧巴雷塞尔(James Baresel),自由撰稿人,替多家期刊撰写文章,包括:《美术鉴赏家》(Fine Art Connoisseur)、《军事史》(Military History)、《克莱蒙特书评》(Claremont Review of Books)和《新东欧》(New Eastern Europe)等。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站在美国国会大厦圆形大厅(Capitol Rotunda)里可以欣赏到许多艺术。 很多人认为圆形穹顶的视觉体验美到令人摒息。然而,除非游客花时间研究这个广阔空间所呈现的艺术、建筑和雕塑,否则很容易忽略其重要的历史意义。圆形大厅里的饰带(friezs)即是一例。
  • 阿拉巴马州议会大厦(Alabama State Capitol)位于阿拉巴马州的蒙哥马利(Montgomery),其令人印象深刻的门廊(portico)以新古典主义风格设计,是该议会大厦特色。阿拉巴马州议会大厦与其它州的议会建筑类似,都是坐落在小山丘上,俯瞰整个城市。
  • 奥斯陆大教堂(Oslo Cathedral)原名“救世主教堂”(Our Savior’s Church),这座于市中心、弧形一层楼高的荷兰巴洛克风格建筑,以石材与红砖混合而成。大教堂东边是教堂前侧圣坛或称礼拜堂(chancel),钟楼有铜制的圆屋顶,搭配文艺复兴风格的尖塔。大教堂几世纪以来不断在整修与翻新。
  • 雕塑通常用来纪念重要人物或是故事。古往今来,雕塑流行的题材包括神话场景、政治领袖或宗教人物。然而,古典雕塑中有个最特别的主题并不在上述类别里。人物雕塑《斯皮纳里奥》(Spinario)或称《拔刺的少年》(Thorn-Puller)呈现的是一位坐着的裸体男孩,全神贯注地在拔他脚上的一根刺。几千年来,这座雕像给艺术家带来非常深刻的启发。
  • 英国威尔顿庄园(Wilton House)完美融合古典主义与英国美学,堪称独树一格。外墙采用当地石材建造,与英格兰威尔特郡(Wiltshire)乡村融为一体。古典比例、强调对称、矩形特征等设计,符合古罗马建筑师维特鲁威(Vitruvius)和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建筑师安德里亚‧帕拉迪奥(Andrea Palladio)的美学原则。外墙没有石柱,最初的构想是为了让人们可以待在户外,同时还能屏蔽来自地中海炙热的阳光,这样的设计适合北方的地理与气候。
  • 大理石屋(Marble House)静谧地坐落在纳拉甘西特湾(Narraganset Bay)沿岸,它是美国罗德岛纽波特(Newport)第一座大理石豪宅,将原本幽静的木屋改建成富裕的堡垒。取名“小屋”(cottage)是为了对早期木瓦风格(shingle style)避暑别馆的尊重。但事实上,这是一栋“适合王后”居住的顶级豪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