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报》听命于中共 却未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这家总部设在美国的报纸以中国移民为对象 替中共进行宣传

人气 2903

【大纪元2024年04月13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Eva Fu、Terri Wu报导/秋生编译)1989年天安门广场流血事件发生后,美中关系跌入低谷。中共官方媒体在美国遭到强烈抵制,北京当局急于寻找其它渠道来传播自己的言论。

于是,在纽约诞生了《侨报》(The China Press),这是一份由已故董事长谢一宁(Xie Yining)创办的中文报纸,此人号称将促进美中友好关系作为该媒体的使命。

谢一宁曾担任中国新闻社(China News Service,简称中新社,与新华社的职能略有不同,以对外宣为主)驻白宫记者,中国新闻社是中共第二大官方通讯社,美国于2020年将其定为外国使团。

《侨报》总裁游江在2014年一篇概述该报扩张计划的文章中写道,在“中国(中共)的声音几乎无法通过其它媒体传播到海外”的时候,《侨报》以其对中国大陆新闻的报导,受到中共政府的重视。《侨报》在北京设有办事处。

据游江叙述,在《侨报》刚刚起步的时候,中共高层领导人“频频接见”报社负责人,给予报社罕见的独家专访机会,并赠送亲笔题词以示感谢,这些举动“加持无疑有利于《侨报》中国新闻报道权威的树立”。他形容像他这样的海外中文媒体是中共海外宣传的“重要补充部分”。

凭借这些特权,《侨报》蓬勃发展。根据他们自己的说法,中共政权“日益增长的全球影响力”和“中国新移民的日益增多”使《侨报》成为“美国发展最快的中文报纸”。

该报的中文名称“侨报”意思是“华侨的报纸”。中共官员利用这类海外中文媒体加强对华侨华人的控制,称其为侨社“三宝”(即侨团、侨校、侨媒)之一。

中共侨务办公室(Overseas Chinese Affairs Office,简称“侨办”)的一位前新闻官员称,“侨”即是“侨民”,也是“桥”的同音词。侨办是指导中共政府全球秘密影响力行动的部级部门,在20世纪90年代初,该机构在寻找重塑全球话语权的方法时曾把“侨民”当成“桥”来利用。

据这名新闻官员回忆,中共官员说,“这些‘侨/桥’类出版物拥有着‘正规军’不能发挥的力量。”这名新闻官员告诉《大纪元时报》,他们被告知可以利用这些出版物作为桥梁“走向世界”。

于是,《侨报》应运而生。

2018年11月16日,加州阿罕布拉市(Alhambra)的《侨报》大楼内,《侨报》创始人兼董事长谢一宁在出版社办公室内被枪杀。(Linda Jiang/英文大纪元)

目前《侨报》标榜自己是美国唯一使用简体字的中文媒体,并在北京设立了新闻中心,以取悦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该报的标志使用的鲜红色正是中国共产党喜欢的颜色。

目前该报已经进入了美国一些大城市的华人杂货店和报摊,包括纽约、芝加哥、洛杉矶和华盛顿等地区。

该报一直受到中共官员的青睐。在2015年《侨报》创刊25周年之际,时任中共驻纽约总领事章启月在题词中称其为“华文美报,架中美之桥”。

该报高管是在中国举办的高规格媒体论坛的常客,他们曾多次独家采访中共最高领导人,包括中共党魁江泽民、副总理钱其琛、中共驻美大使,以及2007年时任外交部长杨洁篪。

游江纽约办公室的一位要求匿名的前编辑称,游江纽约办公室的墙上挂着江泽民亲笔题词。

随着美国对中共兜售影响力行动的警惕与日俱增,海外媒体作为中共宣传工具的作用也受到了密切关注。

联邦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佛罗里达州共和党籍)告诉《大纪元时报》,“共产中国的影响力肆意泛滥,新闻机构必须警惕中共政府的欺骗手段,它们试图破坏我们的利益和价值观,操纵信息,我们必须保持警惕,坚决捍卫我们的自由免受这些威胁。”

即将卸任的众议院中共问题特别委员会主席迈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威斯康星州共和党籍)去年告诉《大纪元时报》,“应该有一个警示信号”,把该实体明确标注为“中共及其宣传机构的附庸”。

在2023年12月一个题为“统一战线简介”(United Front 101)的短片中,加拉格尔直接使用了《侨报》的中文名“侨报”。

他说,“一些海外华文媒体是由中共统战部通过中共新闻机构拥有或控制的,其中就包括在美国运营的《侨报》。”

坚决的亲共报导政策

1997年7月,《侨报》曾自诩是唯一获准参加香港回归仪式的海外中文报纸。

它的特别报导提前30天就开始了。在此期间,该报发表了10篇社论,全力支持香港回归。

2020年6月4日,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的1989年天安门广场事件纪念活动中,有人手持著名的“坦克人”(Tank Man)图片。(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在发自香港的报导中,《侨报》记者津津乐道地描述香港首位特首、曾在中共最高政治咨询机构全国政协担任副主席长达18年的董建华(Tung Chee-hwa)如何“潇洒地”撇开有关天安门广场大屠杀的问题,而专注于香港回归的庆祝气氛。

活动前夕,在成千上万的中共军队士兵开进香港之后,《侨报》记者竟然警告美国注意自己的言辞,不要“干涉”北京的事务。

这样的警告对于任何一家中共官方媒体来说都不会让人感到奇怪,然而《侨报》表面上却是一家在美国成立的私营实体。

中国媒体文章和由《侨报》记者撰写的讣告称,谢一宁曾宣布对任何被认为干扰“祖国统一”的事情都要采取绝不容忍的政策。

任何所谓“对中国的负面报道”,他都要求记者“深入调查,要核实”。

中共官员经常在公开场合肯定《侨报》的工作。据中国媒体报导,1997年派往香港的记者、现任《侨报》总编辑郑衣德为一家受到中共高层青睐的中共国营杂志(《中国绿色画报》)担任特邀顾问,并在2019年中共建政70周年官方庆典上担任嘉宾。他对北京当局的溢美之词不时出现在中国主要国家媒体的版面上。

那位要求匿名的《侨报》前编辑说,游江于2020年回到了中国,成为香港一家杂志社(《香港文学》)的副社长,负责安排香港作家到内地进行“文学交流”。

2024年4月8日,《侨报》驻纽约办事处。(Chung I Ho/英文大纪元)

中共是侨报“生命线”

总部位于北京的中共侨务办公室的主要职责是指导中共的“统战”工作,重塑叙事,推进中共当局的议程,压制不同政见者的声音。

尽管《侨报》一直否认与中共侨办有直接关系,但其前员工对此却有不同看法。一名在疫情爆发前回到中国的前《侨报》记者曾在社交媒体上称侨办是他的工作单位。他在领英(LinkedIn)上的工作经历描述中强调,“统战工作”是他在该报社的主要职责。

此外,《侨报》的资金来源也令人生疑。

该报似乎并没有从发行中获得多少利润。它在新泽西州、洛杉矶和波士顿免费发行,在纽约唐人街售价50美分。根据史坦顿岛学院(College of Staten Island)有关该报的报导,截至2018年,《侨报》在纽约市、波士顿和华盛顿DC每天发行7.5万份。

一名前中国官方媒体业务编辑告诉《大纪元时报》,“广告做得少,又没人买,它靠什么挣钱?”由于担心遭到报复,他要求匿名。

他猜测,《侨报》的资金主要来自中共侨办主管的中国新闻社,而且数额不小,这些资金可能不是直接来自中共当局或新闻机构,而是通过其它中国实体来掩盖其来源。

两名前《侨报》工作人员也分别说了同样的话。

该报前编辑告诉《大纪元时报》,“《侨报》不赚钱。它的生命线是中国共产党。”

第二名工作人员是一位前记者,他也表示同意。

他告诉《大纪元时报》,“当国家是出资人时,肯定有办法,他们可以夸大一些交易金额,也可以通过官方渠道,或者从中共领事馆拿钱,根本查不出来,他们可以与设在这里的公司做生意。”

就算撇开所谓的金钱因素不谈,《侨报》与中共国家实体之间的密切关系也是不容忽视的。

在北京举办的一年一度的“海外华文媒体高级研修班”上,《侨报》及其以广播为重点的姊妹媒体“美国中文电视”(SinoVision)的资深员工都以热心学生的形象出现。

据中共国家媒体报导,在结业典礼上,《侨报》一名高管(赵倩君)发言,中共侨办的一名官员(宣传司司长许玉明)则祝贺学员们完成学业,并表示期待他们成为“中国形象在海外的塑造者、传播者、维护者”。

中国新闻社是与《侨报》合作的众多中国通讯社之一。据《侨报》前编辑称,多年来,这家总部位于北京的新闻机构一直派工作人员到《侨报》纽约办事处工作。他们通常一待就是几个月。

该报也与培养共产主义青年领袖的中国共青团中央团校(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达成了协议。该校记录显示,根据协议,该校研究生也与《侨报》纽约办事处的员工一起工作,并在报纸上发表他们的作品。

2021年7月1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的庆祝中共建党百年纪念仪式上,合唱团成员在演唱。(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中共海外宣传工具 未受美国监督

与《中国日报》(China Daily)等隶属中共政府的官方机构不同,《侨报》的私人机构性质使其免受美国政府的监督。该报没有在美国司法部注册为外国代理人,因此美国司法部没有要求它的活动更加透明。

不过,中国问题分析人士和多年来一直与北京政权打交道的人士表示,实际上,该报是否为私人所有并没有什么不同。

独立研究员、“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智库2022年关于中共全球媒体影响力报告的主要作者萨拉‧库克(Sarah Cook)告诉《大纪元时报》,“如果它看起来像鸭子,叫起来像鸭子,那它就是鸭子。”

那位中共国家媒体前业务编辑现在已经是居住在美国的绿卡持有者。他说,几年前,一名中国人找到他,向他提供了一份工作机会,他可以选择在任何海外中国媒体工作,《侨报》是其中之一。

这位前中共侨办媒体官员在20世纪90年代曾接到命令,定期向《侨报》提供内容,用于该报新设的“宣传中国(中共)国家建设成就”专栏。

专栏的内容与报纸其它版面的字体相同,都来自其它中共国家新闻机构和政府实体,如新华社和中新社。

据(中国江苏)当地国有媒体报导,中国东北部的一个城市因(《侨报》的)一份(关于连云港市招商项目)报导,而收到了来自五家美国潜在投资公司的“二十多份传真”。

这些年来,这一类版面不断扩大。该报的数字版专门报导中国各地的城市和政府。譬如,其中有一篇报导吹捧一个村庄的“神奇”脱贫计划如何“走向世界”。

这名要求匿名的前侨办新闻官员告诉《大纪元时报》,《侨报》就是中共的海外宣传工具。

曾任纽约《世界日报》(World Journal)和香港《明报》新闻编辑的张菁(Zhang Jing,音译)也如是说。

她对《大纪元时报》说,唯一的区别是名称不同,“在像美国这样的自由环境中”,《侨报》可以做很多事情来为中共政权提供帮助,“《侨报》基本上就是北京的氧气管道”。

截图显示,《侨报》并未被列入《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名单。(截图来自《大纪元时报》、美国司法部)

为中共洗白 海外华人“信以为真”

美国的华人社区是亚洲以外最大的海外华人群体。根据人口普查数据,截至2022年,估计有超过540万华人居住在美国。

其中,三分之二的人在家里说母语,三分之一的人英语水平有限,因此依赖中文信息来源。

于是,《侨报》从这些移民人口中看到了机会。

谢一宁控制《侨报》近三十年,直到他在位于加州阿罕布拉的报社办公室因纠纷被一名同事开枪打死。据中新社报导,他曾引用中共国务院发言人赵启正的话说,“你不讲中国的故事,别人就讲中国的故事;你不讲真实的故事,假故事就要流行。”

问题是,谁来决定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在中国的热点问题上,《侨报》的报导紧跟中共政府的说法。当TikTok面临美国要求其剥离中共所有权的压力时,它的社论公开支持TikTok,给参议员卢比奥和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新泽西州共和党籍)等中共政府批评者贴上“反华”的标签。

在本世纪初,中共对法轮功这一吸引了数千万修炼者的精神修炼功法发动了骇人听闻的造谣运动,以粉饰其大肆迫害法轮功的行为——大规模绑架法轮功学员、强迫劳动、实施酷刑,并活摘器官,并为其镇压辩护。在中共政权迫害法轮功的头两年,《侨报》因数百篇诽谤法轮功的报导而招致诉讼,却得到了北京当局的认可。

现在,所有关于法轮功的报导都已从《侨报》网站上消失,天安门大屠杀或六四等触发(中共审查)事件的报导也不见踪迹。

对于它认为重要的话题,情况则恰恰相反。台湾前领导人马英九以支持与北京建立更友好的关系而闻名,于4月1日开始了他史无前例的11天中国之行。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侨报》就接连发表了十篇涂脂抹粉的报导,都在传达同一个信息:民主自治的台湾应该与大陆统一。

2015年11月7日,新加坡,一名餐馆老板观看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与台湾总统马英九在新加坡会晤的电视直播。(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在2022年北京奥运会和2023年11月在旧金山举行的中美峰会等活动期间,《侨报》变成了中共统战团体展示热情的空间。

整版广告在报纸上连续刊登数日,用醒目的红色大字播报共产党希望听到的内容。

2023年11月的一则广告写着“为亚太和世界注入正能量”,广告中还列出了一百多个亲中共团体的名称。

中共官员投桃报李,或许并不令人意外。

在2012年纪念旧金山《侨报》创刊20周年的讲话中,时任旧金山中领馆总领事高占生称赞该分社“准确、及时、深入报道了中国重大内政外交活动及国际和地区重要事件”。

用此人的话说,该报为海外华人“对祖(籍)国的了解和认识打开了一扇重要窗户”。

那名前《侨报》记者说,即使在《侨报》工作期间他也从不看这份报纸。他说,“这只是一份工作”,最多只是看看自己的文章是否发表。

他说,“很多来自福建的人读《侨报》。”那是一个中国东南沿海省份,来自那里的人在美国的中国移民人口中占了很大一部分。

他说,“他们会信以为真,因为海外华人同胞仍然热爱自己的祖国,他们以为《侨报》的报导是真的。”

他说,这为中共洗白信息提供了方便,无论《侨报》刊登什么支持中共政权的言论,大陆媒体都可以引用,并把它说成是来自美国的信息,说它“代表了美国华人。”

培养“未来的传播者”

《欧洲侨报》(Overseas Chinese Newspaper of Europe)副社长孙玉梅在2022年北京举行的如何传播中国影响力战略会议上说,要落实中共当局“讲好中国故事”的指示,就要有更多的声音“一起讲”。她所在的报社与《侨报》的职能类似。

她特别强调要培养年轻一代华侨华人成为“未来中国故事的传播者”。

《侨报》多年来一直在做这样的工作。

从表面上看,《侨报》为美籍华人青少年提供了一个获得实际新闻技能的机会,但实际上,《侨报》从2013年开始成立了一个“小记者俱乐部”(junior reporter club),每年组织选拔一小批人参加中国之旅。到2019年,这个全国性的项目已经吸引了近200名在美国长大并掌握中文的青少年。

中共政府则扮演着热情好客的东道主角色,给予这些小访客难得的机会和时间与高级官员接触,并鼓励他们去中国“创业”。中共媒体也刊登了参与者热情洋溢的讲话。

《侨报》总编辑郑衣德主持了最早的活动。纽约一所中文学校2013年的新闻稿援引他的话说,他注意到这些华人青少年“体验到了很少有人能体验到的中国”,他们享有的特权甚至连真正的记者都不一定能享受到。

中共国家媒体的报导表明,这种改变青少年心灵的努力正在奏效。

2018年3月16日,阿拉巴马州特洛伊市(Troy)特洛伊大学校园内的孔子学院大楼。(Kreeder13 via Wikimedia Commons)

中共官方喉舌《人民日报》2016年的一篇文章这样写道,“他们接受美国教育长大,但在课堂上勇于向对中国有偏见的老师挑战,告诉同学们一个真实的中国。”

这些青少年唱起(中共)爱国歌曲,感叹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很有技巧地”回答具有挑战性的问题,并记住了孔子学院——一个经常被批评为在西方扩大中共宣传的国家资助项目——是“世界了解中国的重要平台”。

据中共喉舌新华社2017年报导,一名曾两次参加孔子学院之行的学生后来到北京清华大学学习。另一名俱乐部成员是一名九年级学生,他于2020年在《侨报》上写道,虽然中共政权严厉的大流行病封锁在短期内造成了破坏,但“很快就把病毒控制住了,而且能够保护那些身体不是非常好或者年龄比较大的人”。

中共政治战的工具

这场COVID大流行似乎给《侨报》造成了沉重打击。

它的发行量萎缩了。波士顿版的提货点在2019年11月后消失了。这位前员工说,周末版被砍掉,裁员随之而来。小记者俱乐部的活动在2020年的年终颁奖仪式后暂停。

但编辑立场依然存在,中共统一战线网络的明显支持依然存在。今年,从2月28日到3月,统战网络在报纸上刊登了9个整版广告,庆祝纽约各统战前线组织的周年纪念。

这些组织经常与中共领事馆密切合作,有时还与中共官员合作。

那名前《侨报》记者说,“这些广告不是给读者看的,而是给中国(中共)领事馆看的,除了《侨报》,你还能在哪里刊登这样的广告?”

在2023年11月于旧金山举行的中美峰会期间,这些协会的成员头戴红色帽子,挥舞着红色横幅,挤满了习近平下榻酒店前的广场,有些人还袭击了一名记者和中国人权活动人士。

出现在3月份广告中的一个协会“美国长乐公会”(America Changle Association)的两名领导人据称在曼哈顿唐人街管理着一个秘密的中共警察站。2015年习近平在华盛顿期间,其中一人因骚扰法轮功抗议活动而获得中共公安部官员颁发的牌匾。

2023年4月18日,纽约曼哈顿唐人街,人们从“美国长乐公会”旁走过,该建筑被怀疑是北京控制的秘密警察站,用于压制居住在美国的持不同政见者。(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美国检察官说,波士顿地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共同会长梁利堂(Litang Liang)在其上级指示下,向纽约中领馆和中共官员提交了持不同政见者的照片和其它细节。

前《世界日报》(World Journal)编辑张女士说,像《侨报》这样的实体也在为中共发挥着更隐蔽的作用。

她说,中共当局可以从大陆派遣人员到这些总部设在美国的机构工作,以此作为掩护。

一位从纽约一家亲北京中文报纸退休的前高级记者以赵薇(Zhao Wei)的化名向《大纪元时报》证实了这种情况。她回忆说,《侨报》的一名经理承认自己是从中共“派遣过来”的。

据赵女士讲,那人说“我不知道自己能在这里工作多久”,她怀疑此人是中共情报部门的成员。

《大纪元时报》无法独立核实她的说法。

一些国会议员研究过《侨报》的背景,认为它令人不安。

众议员吉姆‧班克斯(Jim Banks,印第安纳州共和党籍)一直在推动采取更有力的措施来遏制中共的影响力行动。他在3月提出了一项名为“反击中国(中共)政治战法案”(Countering China’s Political Warfare Act)的议案,以打击统一战线组织。

他对《大纪元时报》说,“《侨报》是由中共的宣传机构统战部创办的,目的是粉饰中共的罪行和侵犯人权的行为。”

班克斯说,该报“应该受到调查和惩罚”,因为它违反了《外国代理人注册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该法要求代表外国利益的实体披露信息。

他说,这正是他的法案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可以授权行政部门“制裁《侨报》在北京的真正所有者参与针对美国的政治战”。

《大纪元时报》向《侨报》发送了一份问题清单,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原文:‘China Press’ Has Deep Ties to the CCP but Isn’t Registered as a Foreign Agen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声乐】神韵歌唱家分享失传的传统美声唱法(3)
法拉盛雇凶谋杀案 两华裔被判囚终身
纽约松柏之家董事李宗保追思会 上百人出席
华人洛杉矶海滨集会游行 吁勿忘六四屠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