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法美肩并肩 中共分化失败

人气 1060

【大纪元2024年06月10日讯】美国总统拜登参加诺曼底登陆80周年纪念活动后,随即开始了他对法国的正式访问。法国总统马克龙在记者会上说,法美是“流淌着鲜血”的“联盟”。双方在重大国际问题上立场相同。针对中共的产能过剩,马克龙说,“必须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5月初,中共党魁曾访问法国,试图寻求分化欧美联盟的突破口,但法国和美国保持肩并肩,中共的企图失败了。

法美是“流淌着鲜血”的“联盟”

6月8日,拜登和马克龙会谈后共同参加记者会。马克龙表示,拜登参加诺曼底登陆80周年纪念活动并访问法国,“充分说明了我们联盟的力量以及美国与法国的联系”,这是一个为“我们各国的自由和独立而流淌着鲜血的联盟”。

80年前的1944年6月6日,以美国为首的盟军从法国诺曼底登陆,开始大反攻。盟军帮助法国摆脱了纳粹的控制。

1940年5月10日,纳粹德国发动闪电战入侵法国,英、法、比利时联军很快被迫撤退到敦克尔克,然后又撤退到英国。一个多月后,6月14日,德军未遇抵抗、占领了法国首都巴黎,法国随后投降。4年后,1944年6月,盟军的反攻解放了法国。

法国以一己之力无法赶走纳粹德国,是美国为首的盟军击败了纳粹。大量美军士兵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为解放法国而战,法美的确是“流淌着鲜血”的“联盟”。

拜登回应说,“法国是我们第一个朋友,现在仍然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之一。”他还说,“我们再次向世界展示了盟友的力量以及我们团结一致所能取得的成就。这就是法国和美国之间关系的例证。”

1775年,美国开始在独立战争中对抗英国殖民者,并获得了法国的支持,法国向美国提供了资金、物资和军队。英国最终战败,于1783年与美国签署了《巴黎条约》,承认美国独立。

美国独立战争也对法国产生了更大影响。1792年,法国爆发大革命,君主制度被推翻,民主制度确立。

1865年,法国提议法美共同制作自由女神像,以纪念美国独立100周年。自由女神像的主体在法国制作,1886年在美国纽约正式落成,成为世界瞩目的游览景点之一。

拜登在记者会上说,“我们两国之间的连结牢固、广泛,植根于最重要的元素:共同的价值观。”他还说,“我们之所以成为一个国家,很大程度是因为法国。”“今天,我自豪地与法国站在一起,支持世界各地的自由和民主。”

法国和美国在各自走向独立和民主的过程中相互影响、支持,两国的联盟关系有历史渊源。中共试图分化这种联盟关系本就难以做到,中共支持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还等于推动了法美联盟进一步强化。

2024年6月6日,美国总统拜登夫妇(中右一、二)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夫妇(中左一、二)抵达诺曼底美军公墓,参加诺曼底登陆80周年纪念活动。(Win McNamee/Getty Images)

法国视乌克兰危机为首要问题

马克龙在记者会上表示,他和拜登首先讨论了乌克兰这一重大问题。他说,“我们集体做出反应,向这个正在为生存和自由而战的欧洲国家提供支持。”

马克龙还“再次感谢美国的承诺”,能“站在我们一边,特别是在这场冲突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因为“我们欧洲的安全与稳定受到了威胁”。

诺曼底登陆80年后,欧洲战火再起,俄乌战争已进行了两年多,对欧洲各国包括法国都造成了极大威胁。二战和冷战之后,法国和欧洲再次强烈需要美国保卫欧洲安全。

中共支持俄罗斯发动战争,实际是一把双刃剑。美国和北约各国援助乌克兰的确是一种巨大消耗,但也令北约瞬间复活,美国在北约的领导地位凸显。中共此时还想分化欧美、分化法美,难度实际变得更大了。

马克龙说,“我相信我们对今天在乌克兰上演的战争有着共同的看法。我们一起做了许多共同的决定。”他还说,“无论如何,在乌克兰问题上,我们的观点是共同的,那就是尊重国际法,尊重人民自决的自由,尊重我们各国的这项基本权利。再次感谢你与欧洲站在一起。”

拜登也称赞了法国和欧洲盟友,他说,“自战争开始以来,欧盟向乌克兰提供了超过1070亿美元的援助”;因为“这不仅仅是乌克兰问题。整个欧洲都将受到威胁,但我们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美国与乌克兰坚定地站在一起。我们与我们的盟友站在一起。我们与法国站在一起。”

马克龙和拜登的坚定表态,应该令中南海很受挫,巨额飞机订单未能撼动法美关系。中共党魁访问法国时,当着法国总统马克龙的面,不得不含糊地口头承诺不会向俄罗斯提供军事援助。随后俄罗斯总统普京访华,中共应该没有做出进一步大力援助的承诺,普京的脸色比较难看。很快,中俄天然气管道项目曝出龌龊,在价格和出货量上难以谈拢。

中共既想继续支持俄罗斯牵制美国和北约,又怕激怒法国和欧洲,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若中共继续在俄乌战争中与美国和北约对耗,实际也在削弱自己。

法美针对中共协调行动

马克龙说,“在经济方面,我们都对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感到担忧,这种行为导致产能过剩。这对全球经济如此重要,我们必须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

中共党魁习近平访问法国期间,曾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和欧盟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举行三方会谈。中共拒绝承认“产能过剩”和倾销,不断为巨额政府补贴狡辩,这样自然无法解决问题,法国明确表示与美国等盟友针对中共协调行动。

中共试图以法国为突破口分化欧美关系,法国的态度标志着中共的企图正式落空。可以预见,法国和欧盟将跟随美国的脚步,外界正在讨论欧中贸易战,中共的新难题已摆上桌面。

美国总统拜登还强调,“在世界各地,法国和美国正在共同努力加强安全和共同繁荣”;而且“在印太地区,我们共同支持航行自由、透明的政府以及公平的经济实践。”

马克龙也说,“美国和法国之间的这种密切协调延伸到了其它危机领域”;我们“以同样的原则、同样的决心采取行动。”

马克龙还说,“对于伊朗,我们对全面升级策略做出了同样的观察,无论是针对以色列的前所未有的攻击、地区不稳定的演习,或是伊朗的核计划。我们两国决心施加必要的压力来遏制这一趋势。”

这些话语同样令中南海难受,中共党魁的“大国外交”屡屡失灵,与俄罗斯和伊朗这样的准盟友一样,正进一步被孤立。中共三中全会在即,各种外交作秀相继露馅,中共如何对内交代,又是一大头疼事。

法美经济联系中共难以替代

马克龙“向美国在法国投资的重要性表示敬意”,他说,“我们欢迎美国学生、美国研究人员、美国企业家,我们希望有更多这样的人”;他还希望双方在民用核能和太空方面的合作“走得更远”。

美国的投资和高科技,对法国经济同样很重要。法国当然也需要美国市场。马克龙称,“我还很自豪地说,阿尔斯通建造的第一辆美国TGV(高速列车)将于今年底在美国投入使用。”

中共曾购买了多家公司的高铁技术,法国的阿尔斯通就是其中之一。中共学到了高铁技术后,以低价参与国际竞标,但目前无法进入欧美市场。中共获得了其它一些国家的高铁项目,基本由中共提供融资。

马克龙称赞拜登“作为世界领先强国的总统”,是“一个热爱和尊重欧洲人的伙伴”。马克龙说,在重大国际问题以及双边关系上,“我们热衷于与拜登总统一起采取行动,沿着共同的路线图前进,这就是对进步的信心,对投资、复苏和创新的信心,渴望美国和欧洲一起为我们的工人创造就业机会。”

法国不但需要美国的安全承诺,还盼望与头号强国扩大经济合作。美国针对中共增加关税,中共只想着倾销更多产品到法国、欧洲,但这只会威胁欧洲企业,不可能促进法国和欧洲经济繁荣和就业。

美国通过《降低通货膨胀法案》后,中共曾试图挑拨,称此法案影响欧洲经济发展,会导致欧美矛盾。然而,马克龙在记者会上说,“这项立法是有用的”;我们真正的愿望是,“能够在监管、投资水平以及清洁技术、人工智慧和农业等主要领域实现美国和欧洲经济体之间的重新同步”。

拜登则说,“每天,法国人民和美国人民透过经济联系、科技合作、教育交流以无数方式联系在一起。”

法美之间对《降低通货膨胀法案》应达成了相互谅解,这同样是中共不愿看到的。

2024年6月6日,(前排从左至右)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美国总统拜登夫妇、法国总统马克龙夫妇、英国威尔斯亲王和澳洲总督赫尔利在法国诺曼底奥马哈海滩参加诺曼底登陆80周年纪念活动。(Lou Benoist – Pool/Getty Images)

美国的盟友不只是法国

6月6日,美国、英国、法国、加拿大、澳大利亚首脑共同参加了诺曼底登陆80周年纪念活动,这5个国家的士兵曾构成了诺曼底登陆的盟军主力,都是“流淌着鲜血”的“联盟”。

中共党媒对此保持了沉默。二战期间,美国、中国、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在太平洋战区也曾是“流淌着鲜血”的“联盟”;以美国为首的盟军帮助中国取得了抗战的胜利。然而,中共随后发动内战、暴力夺权,曾与美国全面合作的中华民国败退台湾至今。

1949年,中共政权拒绝了美国的橄榄枝,外交上全面倒向苏联,并在1950年替苏联在朝鲜半岛开打一场代理人战争,与美国和联合国军为敌,中共政权长期被孤立。1972年,美国利用中苏反目,成功从共产阵营中策反了中共。邓小平时代,中共眼看与美国合作的国家都富了,也假意与美国合作,获得了全球化的巨大利益后,自以为羽翼丰满,开始与美国叫板。

如今,中美再次走向全面对抗,中共对台湾虎视眈眈,还支持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并怂恿伊朗和朝鲜捣乱。中共以美国及其盟友为敌,自知无法改变美日韩铁三角关系,对美日印澳四方机制也毫无办法,只好挑拨欧美关系,试图选择法国为突破口,但法美联盟不可动摇,中共失算了。

近期,中共还企图在中东继续做文章,却又一次惹翻了伊朗。2024年,中共内政、外交继续走下坡路,败象越发明显,内外众人一同努力,推倒红墙或只在瞬间。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揭秘:中共利用加国大学培养军事科学家
中共海警船进入有争议岛附近海域 日本抗议
雷蒙多谈印太经济繁荣框架与中共倾销便宜货
分析:中共输掉的不仅仅是中美芯片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