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二二)

扬帆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13日讯】几天以后,我到月坛附近听一个技术讲座,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我打开手机,看到有一条留言,就站在楼道里打电话到业务中心查询,留言是爸爸的声音“我和你妈妈一会儿就去天安门,你们不用惦记我们,自己多保重,”留言时间是上午10:00左右。

虽然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但还是感到有些难过。我下了楼,找到司机李师傅说:“我有一些私事需要马上去办,你先回公司吧。”他一走,我就叫了辆出租车,对司机说“去人民大会堂。”

雨已经停了,天空中布满了乌云,地上还非常湿。我在大会堂下了车,看见纪念碑附近有四五辆警车在游弋。广场上游人不多,穿警服的也没几个,正对着金水桥的旗杆上,湿淋淋的五星红旗无精打彩地耷拉着。我穿过马路,走到纪念碑附近。突然我感到在背后有一种大战前的紧张,心跳也开始加快起来。回头一看,就在离我不到20米的地方,3个外地打扮的中年妇女和一名男子正在展开一面大约3米长的金黄色横幅,上面 “法轮大法好” 五个鲜红的大字夺目生辉。这四个人同时用尽全力喊到“法轮大法好!”

他们坚持了不到10秒钟,已经有7、8个便衣同时向他们冲过去,两个便衣一把扯下横幅,其他的人同时对这四个人拳打脚踢。拳头和皮鞋象雨点一样落在了这四个打不还手的老实人身上,一直到他们被打倒在地,便衣还继续用大皮鞋没头没脸地踢他们。一辆警车呼啸而至,停在了他们旁边。

虽然我从香港翡翠台的录像中已经见过这样的场景,但是当身临其境的时候,我仍然震惊于现场的暴力和血腥。一股怒火一下子顶到了脑门子上,我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喊到“不许打人!”就朝警车方向跑去。突然,脑后狠狠挨了一拳,打得我眼前直冒金星,同时脚下被人一拌,我身体失去平衡,重重地摔在地上,手提电脑也摔了出去。我还没等回头,腰上就又挨了一脚。我听见一个男子的声音恶狠狠地说:“让你XXX多管闲事儿。”

正在这时,我的背后又传来了另外一群人的呐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打我的人转身又朝那边跑去。

我坐起身,看到了那个打我的人的背影,高高的个子,留着寸头,穿着草绿色的裤子,不像警察,倒象是便衣国安的样子。

也许是后来那几个打横幅的人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也许他看我拿着电脑包和手机,身穿西服,不像是来天安门打横幅的人,他也没再回头管我。

我在围观人惊愕的眼光中站起来,捡回了电脑包。

我独自步行到革命历史博物馆东侧,叫了辆出租车回到了家中。镜子中的我头发上和脸上还有在天安门广场地上沾的泥浆,西服也肮脏不堪。我打开热水器,腾腾的热气弥漫在浴室中,模糊了面前的镜子。悲愤从心中油然而生,不能自已。记得在1989年的“六四”事件以后,四十年来一直是中国的老朋友的井上靖曾给中国政府发来电报说:“镇压自己的人民的政府是不能称为人民政府的;开枪射杀赤手空拳的学生的军队是不能称为人民军队的。”当时我不在北京,无从知道在天安门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在今天,我亲眼见证也亲身经历了“人民警察”挥舞向人民的铁拳。

可以想像,警察如果胆敢在天安门的众目睽睽下如此残暴地殴打法轮功弟子,在监狱里又会发生什么。

下午,我没有去上班,坐在椅子上想事情,许多杂乱无章的念头纷至沓来。

(待续)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飞机到达加德满都机场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加德满都机场没有供飞机停靠的廊桥,需要步行到他们的候机楼。外面的空气非常清新,气温稍微有些凉,站在机场就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喜马拉雅山群峰耸峙,山顶上都覆盖着终年不化的皑皑白雪。
  • 吉普车奔行在狭窄而颠簸的公路上。这是我们到达尼泊尔后的第一个周末,当地代理说他要尽一尽地主之谊,把我们拉到了附近喜马拉雅山的一个山峰上。
  • “其实并不少。你知道吗?现在天安门那儿每天都有几百上千的人通过炼功或者举起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抗议。只是他们一般只能坚持几分钟或者几秒钟,就会被警察抓走。”我说。
  • 我四面看了一下,从陈薇办公桌上抓起一把瓜子,撒在我自己的办公桌上,然后说:“当我手里的这把瓜子落在桌子上的时候,我们可以肯定它会在桌子上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形状。”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把瓜子堆成一个正方形,“如果在桌子上的一堆瓜子呈现正方形,那么我们几乎百分之百地肯定,是有人把它整理成这个形状的。上个世纪中叶,德国有一个物理学家提出了热力学第二定律……”
  • 几天以后,我从那个气候宜人的国家回到寒冷萧杀的北京。飞机一落地,我就打开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希望能够听到妈妈的声音,但是电话铃了许久,无人应答。
  • “按你这么说,宇宙的大爆炸也是象进化论一样的假说了?”曹宁问道,“我看现在科学好像证实了宇宙的大爆炸理论。”
  • 我想了一下,接着说,“刘颖的问题很好,在我们师父讲的法中提到过生命的来源,大概有两种。怎么说呢,这个问题比较大。”我沉吟了一会儿,“嗯,我说说我的理解啊,也不一定对了
  • 桑塔纳出租车停在了公司的宿舍楼下,我和同事们下了车,然后从后备箱中拿出了我出差用的箱子
  • 周末回家的时候,我听妈妈讲到了许多牢房中的感人故事。和妈妈关在一起的有一位老奶奶,已经70多岁了,原来多种疾病缠身,五年之内曾做过三次大手术,胃切除了五分之四,甲状腺也几乎全切除。
  • 法律本来的目的是为人服务的,必须体现人道和人性。不能惩恶扬善的恶法只会滋生更多的罪恶和暴行,最后导致整个社会动荡不安。所以那些法西斯战犯一个也没有逃脱惩罚。俗话说,邪不压正,等到法轮功的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那个下令可以打死人不偿命的人自己都难逃公道,他还怎么保证这些警察不被追究责任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