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莎士比亚之梦(下)

陈韵琳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24日讯】 没有节制的野心导致的悲剧

“马克白”,是四大悲剧中最后完成的,在性格描述上,比诸前面三大,是更成熟更辛辣更单刀直入。而探讨的主题──一个人是如何从仅只是欲求愿望,到最后会犯下不可赦的罪行的心路历程──也非常的惊心动魄(图为“马克白”,Macbeth,剧照)。

马克白原本是有才有能深被器重的大将军,但是在一次得胜返国的路上,他碰到女巫,女巫预言,他将作考特爵士,不久会作一国之首。

他回国果真发现自己被升为考特爵士。一个预言的应验,让他对另一个预言有所觊觎──作一国之首──他内心深处的野心随即生发,他碰到的严峻考验是:如何处置这预言引发出来的野心!

当马克白碰到女巫之前,他略有所感,不安的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阴郁又这样光明的日子。”的确,野心运用得当,是蓬勃的朝气;运用不当,是毁灭的渊薮。

女巫预言马克白的同时,也预言另一个大将班戈的子孙将世代为王。

马克白问班戈:“您不希望您的子孙作王吗?”班戈毅然决然回答:“你若相信女巫的话,就会想办法把王冠攫到手里。魔鬼为了要陷害我们为恶,先在小事上取得我们信任,然后让我们在重要关头堕入他的圈套。”马克白却无法象班戈一样毅然决然。他犹疑着:“这神奇的预言到底是凶兆还是好兆?是凶兆,为何保证我未来的成功?是好兆,为何我毛发悚然心怦怦跳失去常态呢?”马克白在这时已隐然浮现杀人的妄念。

不幸的是,马克白的妻子比马克白面对罪恶要心狠手辣的多。“你会达到高位,但是你天性忧虑过多、太重人情,有野心,却缺少奸恶,你想用正直手段达到崇高企图,事前顾忌太多……。”于是马克白夫人扮演起催逼马克白的角色。

马克白在一次宴会后暗杀了国王邓肯,邓肯之子逃往国外。

马克白得到了富贵,取得王权,一如预言一般。但他却失去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平安的心。

“究竟怎么回事?一点点声音都吓得我心惊肉跳……大海里所有的水,能够洗净我手上的血迹吗?”“从这一刻起,人生已经失去它严肃的意义,一切都不过是儿戏,荣名和美德已经死了,生命的美酒已经喝完,剩下来的只是无味的渣滓。”心狠手辣的马克白夫人却彷佛无所动:“我手跟你一样染了血,脸却不像你这般苍白!”而这时班戈继续面临预言的试探:“你现在如愿以偿了,女巫的预言都应验了……你得到这种富贵的手段恐怕不大正当……可是据说你的王位不会传及子孙,我却会成为很多君王的始祖……既然预言在你身上成真,不也会在我身上成真,使我对未来生发希望吗……?”但班戈不让自己继续受试探,他让自己的邪念还未生发便扼杀:“闭口!不要多说了!”正是班戈这种抗拒邪恶试探的个性,开始让马克白不安:“他高贵的天性中,有一种使我生畏的东西,他敢作敢为、又有智慧胆勇;除了他,我谁都不怕,只有他的存在使我不安。”马克白作恶以后,开始惧怕正直的人,进而与正直的人为敌。他又想到女巫的预言:“她们说他的子孙会为相继为王。这不是把一顶不结果子的王冠戴在我头上、把一个没有继承人的御仗放在我手里,最终是给班戈所有的好处。所以我作恶,在良心上负着如此巨大的罪咎不安,只是为了让他们登上宝座?不,我不能忍受这样的事。”这段描述马克白心路历程的独白,是多么写实辛辣,道出多少由一点点的试探、到最终走上滔天罪恶不归路的人性幽暗!

莎士比亚还透过马克白与妻子的对话,道出那种得到王位后却不满足的空虚。这空虚,让他们以为是“班戈尚在,事业未成”,所以不满足。这空虚也是他们要杀死班戈的另一个原因。

马克白的妻子说:“我们的目的虽已达到,却还是不满足;感觉一无所得。……你不该忧惧于已经做出来的事,事情干了就算了!”马克白说:“我们不过刺伤了蛇身,却没有把它杀死,未来会有复仇的事……,为什么我们每夜惊恐的恶梦虐弄中睡眠呢?被我们杀死的人在坟墓里永久平安,我们心灵却把我们折磨的没有一刻安息……亲爱的妻子,你知道班戈和他的孩子还在人间。”于是马克白找刺客杀了班戈。班戈孩子逃走流亡国外。

马克白听到班戈孩子没死,预言仍旧有应验的可能,更加烦乱不安:“心病本来可以痊愈,现在它又要发作了,我会继续被恼人的疑惑和恐惧包围拘束……。”罪恶感的侵蚀,与对预言的不安,让马克白几近疯狂。他在跟贵族的宴会上,看到班戈的鬼魂,惊吓不已,语出乱言。竟使贵族们渐都生疑。

马克白终于彻底的堕落。他主动去找女巫,想得知预言的细节,好对抗预言!他再一次确定了班戈的后代将世代为王。

马克白无法约束他惶乱的心,从此以后,展开滥杀无辜的暴君生涯,任何一种可能危害他王位的疑惑,他都势必要铲除,背叛他离去的贵族越来越多。

马克白夫人得了疯病,一种半夜的梦游,嘴里胡乱说出永远不该讲的秘密:“这儿还有一点血迹。”“这两只手再也不干净了吗?”“这儿还是一股血腥气。”“洗净你的手,不要这样脸无人色,班戈已经下葬了,他不会从坟墓里出来的。”“唉!唉!唉!”这种疯狂,不仅侍女都听出:“这叹息多沉重,她心里多凄苦!”医生也摇头说:“她需要教士,不是医生。良心负咎的人,总是在枕边泄漏他们的秘密。上帝,饶恕我们世人!她扰乱了我的心,迷惑了我的眼,我心里想到的,却不敢把它吐出嘴唇。”最终,马克白暴君的滥杀,引发众叛亲离的大战,马克白死于战争。

班戈的孩子果真登上宝座。

马克白那小小的野心,终于酿成无法追悔的罪恶,至终害了自己!

这出戏虽然因女巫预言的戏份,比前面三出戏增加了宿命论的色彩,但莎士比亚着意描述的,不是马克白的反抗命运,而是马克白因野心而堕落,犯错后良心不安,却不肯悔罪反而更加选择堕落的人性幽暗。那种欲求追逐、罪恶感、与更加犯罪好压抑罪恶感的过程,刻画的非常生动深刻。

莎士比亚之梦这四大悲剧,在主人翁性格刻画上,莎士比亚绝对是天才手笔。

但我们不能忽略的,就是莎士比亚把种种性格弱点,置于一个险恶的环境里。因为他知道,太平岁月性格弱点不过是生活中的瑕疵;但在邪恶环境中,性格弱点便成为致命的武器。

于是哈姆雷特面对奸诈杀人不眨眼的叔叔,奥赛罗面对善攻心机的小人伊阿古,李尔王面对两个女儿转身不认亲情的冷酷无情……,而莎士比亚甚至在马克白一剧中,出现了女巫这代表恶之本质的邪恶势力。

尽管莎士比亚让每个悲剧最终都恶有恶报,但所有主角的性格弱点,都无法抵抗邪恶的,让悲剧生发了,四大悲剧最悲惨的,就是因好人的死,使正义荡然无存。

这样的剧情固然深刻,却是何其的悲凉。

导演彼得格林那威(PeterGreenaway)将莎翁名著“暴风雨”改编成电影“Prospero’sCell”。于是我们看到莎士比亚在他生命中最后一出戏“暴风雨”中,充分无遗的展现出莎士比亚企图自我安慰的梦幻。

“暴风雨”中的主角普罗士丕罗(Prospero),历经沧桑垂垂老矣。他一样碰到巨大的邪恶,就是被他的弟弟窜了王位,弟弟并加害于他,幸而有一忠臣暗中帮助,让他和女儿大难不死,住在一荒岛上。这多象遭难未死的哈姆雷特、奥赛罗、李尔王或班戈。

但莎士比亚让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出戏,出现了悲剧的大逆转,就是主角具有正义、怜恤的个性与大能无边的法术,简直象上帝一样。他用法术让弟弟与臣仆漂流岛上,用法术让他们遇到熬练,又给他们可以悔改的机会,还让爱上他女儿的王子经验熬练心志的修炼。

在他弟弟受到管教,回想过去罪恶而痛苦疯狂时,他说:“虽然他们给我这样的迫害,使我痛心切齿,但我宁愿压伏我的愤恨听从我更高尚的理性;道德的行动较之仇恨的行动,是可贵得多的。要是他们已经悔过,我唯一的目的也就达到终点,我不再有任何的愤恨。去把他们释放了吧!”普罗士丕罗与弟弟相遇以后,说:“我饶恕了你最卑劣的罪恶,一切全不计较了,单单我要向你讨还我的公国。”莎士比亚显然故意刻划主角成完人形象,好圆满自己悲剧创作后的悲观心境。当忠仆在经验岛上的熬练时祈愿:“这儿有一切的迫害、苦难、惊奇和骇恶;求‘神圣’(heavenlypower)把我们带出这国土。”时,普罗士丕罗出现了。于是这故事出现莎士比亚最渴望的圆满:恶人悔改、义人不死、公道还回;最重要的是,人性的软弱也得到补偿──普罗士丕罗成为性格没有软弱缺失的完人,“每个人在迷失本性的时候,也重新寻回了自己。”所有四大悲剧中的遗憾,在“暴风雨”中全都得到了补偿。

“暴风雨”是莎士比亚之梦,是中晚期深刻的悲剧创作后,一种对圆满的向往。

莎士比亚也知道这是一场梦,他透过普罗士丕罗说:“我们都是梦中的人物,我们的一生,是在酣睡之中!”莎士比亚之梦,到后世,演变成另一种人性论──这就是浪漫时代。浪漫时代充满对人性过度乐观的期待,而建构“完人”以完成莎士比亚四大悲剧所不能完满的“正义”,也成为浪漫时代文学作品的重要主题。
【明心网】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3-02-24 2: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