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一五)

扬帆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6日讯】我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下班时间已经过了。陈薇、曹宁、张剑和刘颖正围在一起说着什么。看见我回来,陈薇问我:“刚才是总裁找你是吗?”“对,”我说,“怎么啦?”

“我听说要成立一个开展新业务的部门,公司正在物色人选,”张剑说。

“你消息够灵通的,还听说什么了?”我问道。

“其它倒没听说什么,不过我们都觉得你可能要提职了,” 陈薇说。

“如果总裁没找我谈过话,倒是有可能提拔我,现在肯定是没戏了。”我说。

“你跟他说你要出国是吗?”刘颖说,“其实你可以先答应不走,等真拿到奖学金和签证的时候再说。”

“不完全是因为留学的事情,”我说,“我告诉赵总我现在有一种朝不保夕的感觉。为了公司发展,他们需要一个能一直为公司服务的人。”

“你现在遇到什么麻烦吗?是不是你家里又出什么事儿了?”陈薇问道。

“我家里还好。”我说,“前两天,我在给人大代表的一封请愿信上签了名,留了地址,希望他们能纠正政府在法轮功问题上的错误。外地的警察在按照名单抓人,据说北京签名的人很多,政府可能在等两会开完之后再行动。所以我不知道……这个这个……以后会怎么发展。”

“其实你签了名可能也没什么用,”张剑说,“中国如果真是那么民主和法治,镇压从一开始就不会发生了。”

“我何尝不知道,”我叹了口气说,“不过总不能就这么认了。这可是个牵扯上亿人,几千万个家庭的大事儿啊。社会啊,”我感慨地说,“人和人之间越来越不信任,越来越冷漠,许多邪恶得以横行是跟每个人的冷漠、缺乏社会责任感和明哲保身有关的。我改变不了别人,只能改变我自己,别人都不说话了,但是我仍然要大声疾呼。你们知道吗?前几天在潍坊又打死了一个人,一个快60岁的老太太,因为不放弃法轮功,就给打死了。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了!”

大家都沉默的看着我,眼神中有担忧、有同情,也有敬佩。

我继续说道:“在没有取缔法轮功以前,政府是说什么我就信什么,我从来没有想到一个政府会如此周密地撒一个弥天大谎来欺骗自己的老百姓。这件事,这个计划周详的欺骗过程对于那些思维正常的善良人来说,简直难以置信,根本就不可想像的。而我们的信仰,包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要求就决定了我们不可能采取什么暴力的手段。我们没有枪没有炮,也没有属于我们自己的媒体和宣传机构,唯一有的就是这张嘴,我们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把真实的情况和政府或者是亲戚朋友说明一下。这种言论自由就是宪法也要保护的,可是政府连这个自由也不给我们。”

“你们的勇气和毅力真是让人佩服,”张剑说。

“这些也都来自于‘真善忍’。”我说,“你们现在只到我们家看了师父两堂课的录像,还不能完整地认识这部法。”

“就是看了两讲之后,我不知道别人了,我自己觉得李先生确实没有说任何不好的话,或者让人做不好的事情,不过我也没有听出来特别特殊的东西。”曹宁说。

“对。因为你第一遍看的时候是站在你现在的思想基础上听的,所以你听师父讲的好像都是教人做好人。如果你要是能够听两遍,可能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那要是看三遍呢?”我说,“如果你仅仅看语言或者文字的表面,那你可能就错过了很重要的东西。我打个比方,可能不够恰当,我在上高中的时候听说中国专门有人研究《红楼梦》,象胡适、俞平伯、脂砚斋、张爱玲等等都是红学家。我就想,《红楼梦》有什么可研究的啊,不就是一本小说吗,怎么还有人没事儿干专门研究它。后来有机会看到《脂批红楼梦》,我才知道在字的背后还有很多奥妙。不要执迷于语言或者文字本身,否则就像佛教中说的,佛陀用手指指给你月亮,你却把佛陀的手指当作了月亮,真正起作用的是文字背后的内涵。”

(待续)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和你们一起去,” 老柯说,“我可以落地签证。” 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老柯拿起听筒用德语谈了一会儿,放下电话对我们说:“印度那边还有些问题需要解决,问我们能不能14号去。”我看了一眼老柯桌子上的日历,说:“可以呀。有从北京直飞加德满都的飞机吗?”
  • 2月4日,除夕。

    璐璐从燕莎望京采购回来,手里大包小包地拎着许多东西。

  •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钟,我就睁开了眼。虽然感觉很困,我还是坐了起来,往家里打了个电话,看父母是否回来了。
    “喂,”那边是妈妈接起了电话。
  • 大年初一早上,我和璐璐回我父母家的时候,看到楼下停着一辆贴着黑膜的桑塔纳,看不清里面是否坐着人,车牌号是“京O”。看来警察再次开始对附近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监视。
  • “我还以为你不炼了呢,” 曹宁说,“我对法轮功不太了解,也没法评论。不过我看电视里的宣传,我倒觉得十有八九可能是假的。要是真象电视上宣传的那样,就不会在社会上传得那么广了,而且用不着政府这么宣传,在刚刚开始出来的时候,老百姓就该举报了。除了你,我还有两个朋友也炼功,我看他们人都挺好的,工作认真,精神也很正常。”
  • 我发现人类文明每次出现划时代的进步都与两个方面的突破有重大关系:一个是对物质的认识,一个是对能量的掌握。离开这两者,发展出来的那都不能称其为科学,而仅仅是技术。”
  • “嗯,我可能没说清楚,”我说,“生命的构成是非常复杂的。比如说97年科学家搞出一头克隆羊,用的是一头母羊的体细胞。为什么一个细胞就可以克隆出一只羊呢?因为那个细胞中包含了其母体全部的遗传信息。你想,象绵羊这么复杂的哺乳动物,怎么会把全部遗传信息放入一个肉眼看不到的细胞中呢?这是人能够认识到的,其实比细胞更小的粒子成分中还包含着这只羊的全部信息呢!还不止是你的身体构成中包含了你的信息,你说一句话,写一个字,可能都包含了你全部的信息在里面。所以过去算命的先生才有测字这一说。你照镜子的时候觉得镜子里面的是曹宁,这是你用肉眼看到的,
  • “等会儿,”张剑接过话来说,“刚才你说的我都能理解,但是最后你说的‘真善忍’怎么好像是一种道德上的要求,不是我们想像的一个什么数学公式。
  • 飞机到达加德满都机场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加德满都机场没有供飞机停靠的廊桥,需要步行到他们的候机楼。外面的空气非常清新,气温稍微有些凉,站在机场就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喜马拉雅山群峰耸峙,山顶上都覆盖着终年不化的皑皑白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