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社会的分化要由民主来纠正

郑永年

人气 1
标签:

【大纪元10月12日讯】在中国,一些被视为具有政治意义的新闻消息并不具有真正的重要性,而一些很不起眼,轻易被人遗忘的消息可能具有持久的现实意义。国务院扶贫开发小组前些时候发布的一则消息就是属于后类。

该消息称,在2003年,未解决温饱的贫困人口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80万人。

可能不会有很多人会认真看待这则消息,但如果把这条消息放在近年来中国社会发展的大背景下考量,则可发现它所包含着的深刻政治含义是不容忽视的。

自中共十六大新领导层形成以来,国家政策尽量向社会底层倾斜。政府已经在这方面花费了不少的精力和投入。那么为什么政策向穷人倾斜的同时穷人不减反而增加呢?一句话,中国正在快速演变成为一个高度分化的社会 (divided society)。

中国的发展是从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的政策指导下开始的。分化社会不是邓小平的目标,因为在邓那里,最终是“共同富裕”的小康社会。这个目标的提出在当时为大多数人所接受。政府认为,只有这样才能造就推动经济发展的动力机制。自由派也对此充满信心,相信这个政策最终可以导致中国中产阶级的形成,社会利益的多元化,从而驱使中国政治向基于多元社会利益之上的民主转型。

社会利益的多元性已经成了一个事实。以“先富”为导向的经济发展必然造成利益的多元性。实际上,只要有市场经济的存在,没有一个社会的利益不是多元的。世界上现存所有民主政治的发生和发展也是和多元利益的社会格局分不开的。有利益多元,才有利益代表的需要。

但分化社会则不同了。分化社会的标志不仅仅是利益的多元性,更为重要的是它表现为一方面是一些社会阶层对日益增长的经济利益的垄断,另一方面表现为政府分配功能和社会利益协调功能的衰落。

这两个方面构成了各个社会阶级或者阶层的高度对立,互相的不信任和敌视。利益的多元性及其基于这种多元性之上的政治制度构成了社会均衡稳定的经济政治基础,而社会的分化及其随之而来的政府调节无效,则是社会失去均衡而最终导致社会失序的经济政治根源。

各主要社会阶层都很封闭

各种迹象表明,中国社会正在迅速变成一个高度分化的社会。首先,各个主要社会阶层具有很大的封闭性。封闭性意味着这些阶层间的社会流动性不是在扩大而是在缩小。

一些研究表明,政府官僚、资本家及其底层的劳工和农民等阶层,在90年代中期以来越来越具有固定性。官僚阶层和掌管国有企业的官员很多年来一直是最容易致富的阶层。而身处社会底层的社会阶层主要是劳工和农民要改变自己经济状况的机会越来越少,也越来越困难。

可以说明这个问题的是中国中产阶级人数增长极其缓慢。尽管有20多年的高速经济增长,但中产阶级还只占中国社会的绝少部分,社会的绝大多数还是贫穷的劳工阶层和农民。这说明,每年新创造的社会财富流向社会的少数。

更为糟糕的是财富和权力具有了继承性,就是财富和权力毫无阻碍地从上辈承继到下辈。这不仅表现在从权力到权力,从财富到财富的继承,而且也表现为财富和权力之间的互相交换。

社会阶层之间的封闭性及其财富和权力的继承性使得中国社会呈现出高度的等级性。在很大程度上,类似于欧洲中世纪的封建社会特性。中国大陆学者用社会“断裂”的概念来描述社会阶层之间的关系,是相当贴切的。

为什么会导致社会的高度分化?至少有两个主要的因素。第一是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变。毛泽东时代,通过行政手段牺牲农民的利益来追求国家的工业化。改革开放初期也是通过国家计划把庞大的资源导入一部分地区。

随着经济改革的深化,市场所起的作用越来越大,而市场强调的是效率,而非公平。同时国家计划功能迅速衰落,不能像从前那样用行政手段来有效地干预经济,协调各阶层的利益,达到平衡发展。

先富起来者拥有很多

第二也是更为重要的就是既得利益集团的形成。先富者和先富地区、掌权者和资产者巩固了自己的城堡,主导着国家政策的制定。任何倾向于社会底层的国家政策没有这些人的认可,很难能够得到有效的执行。

同时,穷人和贫穷地区正缺乏有效的机制来影响国家政策。先富者不仅拥有财富和权力,而且也表现为高度的组织性;而后者不仅表现为贫穷,而且更表现为无组织和分散。

西方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也曾产生过社会的高度分化现象,也不乏因此而爆发社会革命的案例。而从分化社会到多元社会的转型是通过经济政治的双重变革来完成的,即经济上的福利资本主义和政治上的社会民主。也就是经典意义上的欧洲社会主义道路。

这两方面是相辅相成的。没有社会民主即工人阶级的组织化及其政治参与,就不会有福利经济的出现。也正是福利经济的出现,才拯救了资本主义的自我毁灭。

中国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类似于早期资本主义。没有社会底层的组织化,没有来自社会的强大压力,资本主义本身发展的惯性弊端就无法得到纠正。

与此同时,同资产者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国家政权,即使认识到这种资本主义的恶果,也很难实行真正有效的纠正政策。但很显然,如果一个高度分化的社会得不到纠正,资本主义必然最终摧毁自己。而这个结局是多数社会阶层所不想看到的。

--转载自《新世纪》网站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郑永年:中国民主和执政党能力建设
韦拓:从下滑到坍塌 国足告别世界杯之路
林一山:被历史选中的上一代香港人
林一山:港人何以为信念从没退后?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乌军决心多大 艾布拉姆斯的作为就多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