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子:死生契阔

音子
font print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30日讯】那是一个落雨的傍晚,百无聊赖之际,顺手翻开一本很久以前的《诗集》,当初有感而发的“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赫然在目。

在诗经的注解里,契为合,阔为离,死生契阔就是生死离合的意思。“生死离合,与她已山盟海誓。握住她的手,与她偕老到白头。”你能在这些简单的文字朴素的文字里听到思想如民歌般的游呤吗?至少生死与爱情的深广,已经包含在这如歌般的游呤里,我们此生要经历的很多故事,也与这命运的两大主题相息相关。

祖先们曾经的执著和浪漫,让不知过了多少世代后的我们仍然为这种海枯石烂的承诺感动,虽然这种愿望在我们的时代里变得越来越奢侈,变得越来越像一个理想。

如果相爱的人能随时随地的一起进、一起退,能够同甘苦、共患难,能够心相通、情相悦,那“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便不是一种负担。

但“死生契阔,与子成说”却让人禁不住地想像生死之间的距离。

生离死合本是自然规律,忙碌的现代人却很少仔细的去审视。生死本应是让人肃然起敬的话题,因为在讨论生死的时候,我们才最接近灵魂的本质。

每次有人提起某个曾经非常熟悉的人突然去了,总会在心里因此有所领悟,人总在别人身上看到自己。

我们清楚的知道,也许有天我们也会这样逝去。于是恐惧,于是担心,觉得心里放不下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我们还有亲人儿女要照顾,我们还有事业工作要进取,我们还有很多的爱情要品味,我们还有很多的遗憾等待下一次 的完美。可死亡,把这一切希望划上了句号。结束得那么彻底,甚至连想要痛苦的机会都不再有了。

有一段时间,心情曾经很差,觉得全世界最不顺心的人就是自己。一个老友在电话中告诉我,“治愈你痛苦的最好方法就是去参加一场葬礼。”她说她刚刚参加完一场葬礼,那是她的老板、一位才华横溢、风华正茂的“钻石王老五”。

她说自己整个人觉得非常的振动。觉得相对于死亡,什么都没什么,所谓一切放不下的东西其实都是可以放下的。人如果没有了生存的机会,如果不再能够好好活着,还何谈去做什么自己想做和喜欢做的事呢?所以一瞬间好像领悟了很多东西,她说要从眼前起改变很多东西。

其实我们总在这种时候大彻大悟和反省得很清楚。但也许过了一段时间后,又重蹈覆辙,又开始度日如年,又开始不珍惜和不在乎自己。但无论如何,生命里有领悟的时候,总比永远不清醒要好。醍醐灌顶,当头棒喝的机会也许极其微小,但哪怕有一点的顿悟,也好过一点都没有。

在懒惰和麻木的惯性驱使下,人很少去思考,整日忙忙碌碌,日子像流水一样从手中划过,却没有意思的惋惜。只有在镜子前看到有多了一些白发的时候,才感慨时间过得太快。

若是没有这种锥心刺骨的痛,有谁都不会去问自己生命为何?其实仔细想想,有谁不怕死呢?但又有谁仔细的思考过“生与死”?

在这个落雨的晚上,我体验着“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带给我的冲击。

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注定是我们不能够控制的,大自然一定会有它的定式和规律。但我们能控制自己,能主宰自己,关键是用什么方式才能对得起自己。

如果我把快乐和美好写在脸上,给身边的人带去阳光和欢笑;如果因为我的存在而使其他的生命不再浑浑噩噩;如果我的努力能扫去失意人心中的阴霾,那麽我的生命会因此而丰富多彩。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有时生死离合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但不论生死离合,我都会忠于自己内心的想法和承诺,不离不弃。就如同我没有什么山盟海誓,但希望你知道,那不是代表我不爱,恰恰相反,那也许只是因为太爱太在乎。

我盼望我们能实践“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能分享生命中的每一刻。

曾经有一位作家说过: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死,而是站在你面前,不能说我爱你。所以不论死生契阔,我都希望自己能好好地活着,至少站在你的面前的时候,还能有说我爱你的权利。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今年五十七岁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地利女作家艾芙烈.叶利尼克(Elfriede Jelinek),近年来在德语世界饱受争议,剧作上演也屡屡在媒体造成丑闻,就和她一向充满爆炸力的作品一样,今天得奖的消息传来,震撼了德语系国家的文学批评界。曾在保守封闭的修道院当过学生,在维也纳学院就学时才开始献身文学的叶利尼克才华洋溢,作品包含了诗歌、散文、剧作与广播剧本等各种文类。她擅长批判婚姻与社会中“男性无所不在的主宰制与权力关系”,对政治虚伪无情的攻击,批评界咸认是德语系作家中,最让人感到不舒服的女作家之一。
  • 台湾旅英华文作家林奇梅女士以“厝鸟仔远飞”散文集,赢得侨联文教基金会九十三年华文著述奖散文类第一名。她得奖的消息,昨晚在旅英全侨庆祝双十国庆餐会中宣布,在场的人都分享了她的喜悦,为她鼓掌喝采。她除了获得一枚奖章和一面奖状外,并得到五万元新台币的奖金,由中华民国驻英代表田弘茂代表主办单位颁发。
  • 袁红冰的著作,与作者一同来到澳洲。先闻人的事,便急于一睹其书为快,无奈只在网上发现一些零散文章。由于本人水平有限,对文章中的一些哲理,实在理解不透。但就我所理解的却颇有疑义,愿与袁先生讨论。
  • 编者按 :反映中国农民人权惨状的报告文学《中国农民调查》获欧洲著名报导文学奖。推荐者中国旅英诗人杨炼评述该书获奖的意义,并尖锐抨击造成中国农民悲惨处境的中共黑手党制度,以及社会的冷漠自私和西方双重的人权标准。这是一篇充满政论激情的散文。
  • 自从毛泽东发表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之后的近三四十年间,“革命战争故事”曾“火爆”中国的大江南北,在毛泽东“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谎言掩盖下,整个大陆的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电影、电视落入了一元化、规范化的模式里,在一片血雨腥风的暴力砍杀声中,中共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从国民党手里夺权的不光彩的就历史帖上了金粉,从1949年以来的半个世纪里,这些“革命战争年代的故事”、
    “革命英雄故事”占领了中国的书店、报纸、电视、广播等主流媒体。艺术家们的艺术创造力都局限在“毛泽东思想”的“文艺路线”中。
  • 张爱玲的成长过程中,成天耳闻目睹的就是大家族里的亲人反目,显赫的家世背后,子弟的败落,现实生活中的窘迫。
  • 高智晟
    上篇我们讲到,高智晟贫穷的家庭在母亲的坚持下,7个兄弟姐妹中,有5个孩子读完了初中,这是一个奇迹,而奇迹的创造者就是高智晟坚韧、善良的母亲。
  • 在一片绿油油的水田旁,赫然出现一座灰沉色的古井,水泥的外缘有干涸的苔藓,这景致让我冲动地将它拍摄了下来,想必是一口深情的冷井吧!
  • 2017年8月,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再次失踪,至今已经三年多。五天前,2020年9月21日,高智晟的女儿耿格,获得邀请用视频的形式,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用英文发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