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民维权有奖征文参赛作品

【维权征文】用四分法寻找病毒发送主体

宋保卓

标签:

【大纪元3月18日讯】 2004年2月27日,云衡先生在讨论中说:“只有马克思类人才用病毒攻击人类。”这句话可以粗略地分成两部分:动作主体和动作内容。前者是“马克思类人”,后者是“用病毒攻击人类”。当时,KeTao先生曾经提出异议,说这种看法太绝对了。但后来没有看到更深入的讨论。不过,我想,既然是对人类进行攻击,就不是小问题,而是大问题。对于大问题,还是需要进一步认识为好。因此,特提出如下意见。

§§一、用二分法认识

“用病毒攻击人类”的主体到底是谁呢?用二分法来看,要么是“马克思类人”,要么是“非马克思类人”。二者必具其一。或者两者都有可能。因为用病毒攻击人类的现象是客观存在的,它的主体也一定存在。但是,主体在哪里?用这种方法就分析不下去了。因为马克思类人很复杂,非马克思类人也很复杂。双方都可能含有“用病毒攻击人类”的人。如果用二分法继续分析下去,就需要建立新的标准,并且双方都有可能,谁也排除不了。分到最后,总可以找到一些结果。但结果很凌乱,而且方法很烦琐。所以,也就没有人再继续费这个脑筋了。这可能就是没有人再继续讨论下去的原因。然而,用四分法去分析,情况就不一样了。

§§二、用四分法认识

用四分法时需注意两点:

(一) 涵盖全面,避免遗漏

二分法把主体分成了“马克思类人”和“非马克思类人”两类。这两类包括世界上的一切人。如果不能包括世界上的一切人,就很可能漏掉一部分。这漏掉的一部分又很可能是所要找的人。在用四分法的时候,应当吸取二分法的这个优点,要无一遗漏地把世界上的人全部包括在内,以免坏人漏网。

(二) 建立标准,符合逻辑

在用二分法寻找“用病毒攻击人类”之主体的时候,云衡先生自觉或不自觉地选用了马克思作为标准。于是,产生了“马克思类人”和“非马克思类人”;在用四分法进行此类工作的时候,我们不妨也用马克思作为标准。于是,产生了这样四类人:1真马克思类人、2假马克思类人、3反马克思类人、4与马克思无关类人。然后,仿照云衡先生的命题,我们可以提出如下四种假设:

【假设一】只有真马克思类人才用病毒攻击人类。
【假设二】只有假马克思类人才用病毒攻击人类。
【假设三】只有反马克思类人才用病毒攻击人类。
【假设四】只有与马克思无关类人才用病毒攻击人类。

下面需要具体分析哪个假设为真。这就需要结合实际了。因为如果不知道这四类人的所作所为,也就不可能对他们做出恰如其分的评价,因此,也就不可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三、关于“真马克思类人”

谁是真马克思类人?只有马克思、恩格斯以及他们的真正的学生才能称得上真马克思类人。这类人忠于人类、忠于人民、忠于民主、忠于科学、忠于真理。他们研究人类科学、社会科学、自然科学、语言科学以及其它一切科学,概括一切科学的精华为全人类服务,以便为人类造福,促进社会的发展,使人类看到过去,看到现在,看到美好的未来。他们为人类事业抛头颅、洒热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心胸开阔,宽容待人,宁可牺牲自己,决不连累别人。他们对于科学真理的执著追求是任何其他人所难以比拟的。这类人一心为公,毫不利己,再苦再难,心甘情愿,决不为个人争权夺利。他们的目标是全人类获得解放,而不是一个人、一个集团、一个阶层或一个阶级获得解放。这样的人,是全人类的代表,而不是一个人、一个集团、一个阶层或一个阶级的代表。这样的人,有什么理由“用病毒攻击人类”呢?可见,假设一不真。

§§四、关于“假马克思类人”

谁是假马克思类人?打着马克思的招牌、而背叛马克思的人都是假马克思类人。诸如:列斯赫戈、毛邓江胡等人。这类人说的是马克思主义,行的是修正主义或教条主义。说的是“为人民服务”、“利为民所谋”,行的是压迫人民、剥削人民、欺骗人民、愚弄人民。说得是代表先进文化、先进生产力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实际上是代表修正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他们是反动统治阶级的代表,而不是劳动人民和全人类的代表。说的是“人民当家做主”,实际上是对人民实行专政。说的是为人类,实际上是反人类。犯有反人类罪、反人民罪、群体灭绝罪、践踏人权罪的人,大都是这一类人。这一类人对人民和人类所造成的危害远比一个简单的纵火案、爆炸案、盗窃案、诈骗案、碎尸案等大的多。后者是赤裸裸的,而前者则带有很大的欺骗性。做了坏事,还要人们为他们歌功颂德。这类人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用病毒攻击人类是顺理成章的。

但是,在四个假设中都包含“只有”二字。也就是说,只有当其他三类人都排除在外时,该假设才为真。如果在其它三类人中,只要有一种人不能排除,那么,假设二仍然不真。

§§五、关于“反马克思类人”

反马克思类人是对马克思极端反感的人。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对马克思竭力反对。不管对与不对,听见“马”字就头疼,看见“马”字就跺脚。他们不仅反对真马克思类人,而且反对假马克思类人,甚至一切与“马”字有关的人,他们都要反对,既反对赶“马”车的人,说他们粗鄙浅薄,也反对走在“马”路上的人,说他们离经叛道。反正总有话可说。他们自称“反对派”,要他们不反对是不可能的。至于他们支持什么、主张什么,有时候是说不清楚的。往往需要透过他们的字里行间、甚至需要透过纸背才能看清楚。

请宽恕我孤陋寡闻,不知道这类人的代表人物是谁。或许是自由主义者,或许不是。因为有些自由主义者,虽然口头上反对马克思,但在他们的语言中,有很多观点都是从马克思那里搬来的。当然,如果有人主动找上门来,毛遂自荐,甘当代表,我是欢迎的。不知道云衡先生是否愿意当这样的代表。如果愿意的话,那就好办多了。用云衡先生自己的亲身经历就可以马上做出判断:假设三是假还是真?我相信:云衡先生是不会承认假设三的。所以,假设三亦不真。

§§六、关于“与马克思无关类人”这类人非常复杂。各行各业、各个阶层、各个阶级,都有这种人。甚至一切从来没有听说过“马克思”这个名字的人都可以算作此类人。在这类人中,肯定有“用病毒攻击人类”的人。例如,有个大学生为了显示自己的才能而造出病毒投入网络,有个商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设计病毒攻击竞争对手,有个计算机维修者为了招揽生意,把病毒投给一切用户,破坏普通人的计算机,从而迫使用户把计算机送给他修理,大发其财。还有的人为了政治目的、报复社会而施放病毒。等等。但是,如果说“只有”此类人“才用病毒攻击人类”,显然亦不真。因为假马克思类人也会施放病毒的。

§§七、我经常遭到病毒袭击

在《2M近况》一文中,我曾经告诉大家,去年秋天,我所借用杨一勤的电脑因遭到病毒袭击而损坏。最近一个月,我借用的第二台电脑又陷入病毒的重重包围之中。每天都有大量带病毒的邮件钻入我的邮箱向我的电脑攻击。我该收的信收不到,该发的信发不出,设置重重障碍,制造种种错误,文章变乱码,附件被毁坏,谁知道什么时候我的电脑会再次瘫痪!?

他们为什么要攻击我这个穷光蛋呢?还不是因为我写了几篇文章!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会如此待我吗?一个与马克思无关的人会如此待我吗?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会如此待我吗?

§§八、结语

(一) 根据以上分析,四个假设应当修改、合并为如下一个命题:

“只有假马克思类人以及与马克思无关类人才有可能怀着各种目的用病毒攻击人类。”

(二)把这个命题与云衡先生的命题相比较,即可看出云衡先生的错误。

错误的原因在于云衡先生坚持“驱马倒毛”的立场。

或许可以说:“倒毛有功,驱马有罪。功罪相抵,降为庸人。”

(三)庸人并不可怕。人之初,性本庸。任何人都是从庸人阶段发育成长而转化为其他各类人——好人、中人和坏人——的。云衡先生还很年轻,只要把立场改变一下,就可以“马上”转化为好人。顺便指出,是否有人对这个“马上”的“马”字也感到反感呢?我相信,云衡先生是不会的。我在这里只是给云衡先生提出一点希望。但人各有志,不可强勉。不管云衡先生转与不转,都是我的朋友。而云衡先生有时思想糊涂,敌友不分,认友为敌,这大抵是不妥当的。

(四)真马克思类人,胸怀坦荡,决无私敌。尊重人权,捍卫人权,发展人权,并且为全世界劳动人民实现解放权而奋斗。
(2004年3月17日)
〔作者宋保卓是2M创始人。〕

———————————————————–
《中国公民维权有奖征文》投稿方式:

电子邮件请寄:

[email protected](海外)
[email protected](大陆)

或传真到下列号码:
1-206-666-4158

或用信函寄到:
Midwest Epochtimes,
P.O.Box 168011,
Chicago, IL 60616,
USA

赞助方式

有志对中国公民维权征文给与财政支持者,请寄支票到:
Epochtimes,
P.O.Box 168011,
Chicago, IL 60616,
USA

支票抬头:EpochTimes
(支票上请注明“公民维权”资助)

所有捐款用于中国“公民维权”征文,不足金额由大纪元补齐。财政报告不迟于征文揭晓前一次或多次公布于众。不愿公布真名捐款者请说明。

大纪元编辑部,博大出版社,保卫言论自由人权同盟联合举办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主持:不容遗忘的一场民间维权运动(知青返城)
曾宏﹕难忘的2003年春夏之交和对纪念“六四”15周年的建议
【维权征文】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唐山万民书风云:俞梅荪被监视 侯青林被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