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大米里的沙子

任一仁
【字号】    
   标签: tags:

朋友一个人生活在北京,他常常抱怨大米的质量不好,几乎每顿饭都会吃到沙子。本来牙就不太好,有几回竟然硌掉了牙釉质,真是雪上加霜,好长时间都酸酸的。

后来,他试图在淘米的时候把沙子挑干净,好在黑沙子在白大米中还算显眼。但难免有些漏网的,加上常常忘记这道工序,于是他决心买高级大米,便可省去麻烦,保住牙齿。

高级大米果然不同反响:颗粒饱满、色泽洁白晶莹,价格也比一般大米贵出一倍,但他想到这副牙齿要为自己服务一辈子时,就先买了十斤回来。

白花花、香喷喷的大米饭上桌啦,他高兴地吃起来。“哈!高级大米就是不一样,味道好极了!真是一分钱,一分货呀!”他边吃边赞叹。就听“喀!”一声,牙一酸,他咬着了一颗沙子上。

这次,由于他以为高级大米?不会有沙子,吃饭就没有以前小心了,大口大口的嚼下去,他的牙被硌掉了一小块。“真倒楣!可恶的沙子!明明是白花花的一碗饭,怎么会有沙呢?!”当他取出这个“罪魁祸首”时,鼻子没气歪了──竟然是颗白沙子!就是建筑工地用来做水磨石的那一种!显然是有人为了增加大米重量,故意搀进去的,因为这种高级建筑石材不是随便哪个打谷场都有的,而且颗粒这么小和大米差不多!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感叹人心变坏,害人害己。他的牙被硌掉了一块,恐怕要酸痛好几天呢!那个买大米的人也休想再从他这儿得到生意了!

这十斤高级大米可把他折腾惨了,白大米?挑黑沙子还容易,挑白沙子可难了。挑米淘米时仔细,吃米时格外小心。十斤米吃完,挑出的小白沙子能种一盘水仙花。朋友非常生气,从此他也认为大米?没有沙子是不可能的了。

后来,他移民到了加拿大,惊喜地发现原来世界上还有没搀沙子的大米。他试过了美国大米、日本大米、泰国大米,都没沙子。他开始觉得,这是因为我们中国人的生产力水平低,道德水平不高造成的。

几年后,他抖胆尝试了一下中国产的大米:比别的国家的脏,要多淘两次才行,但竟然也没有沙子!这下他的鼻子真被气歪了!难道中国人只会欺负自己人吗?为了换取外汇就给外国人高质量的东西,而对自己的人民,就无所谓了?难道咱中国老百姓就不是人吗?

(香港大纪元)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那天,在罗东下火车,匆匆赶着到医院看望住院中的母亲,路程约十分钟可是发现自己汗流浃背、口干舌噪,想是因为心情紧张、步伐沉重所致吧!因而特别留意路上的摊位有无贩卖解渴的饮料。
  • 大带的弹簧小秤。为防止小商小贩们缺斤短两,上街买菜时,许概是二十几年前,大陆开始流行一种便于携多妇女、老人都随身携带着这种秤。别看一杆不起眼的小秤,却简单方便地分清了黑白是非,称出了天下公道。
  • (编者按:上海作家余秋雨《借我一生》即将问世,有关他在六十年代文化大革命中角色的争论也进入了高潮。近日,这位被卷入“文革角色”纠纷的中国著名散文家接受亚洲时报在线特约记者访问时,特别亲自回应了有关的指控,并解释了引发争议的“记忆文学”文体。现全文刊载访问内容,敬希读者垂注。)
  • 男人的美不在于外貌,亦不在于他拥有多少财富,而在于其特有的阳刚之气。
  • 曾在国家《散文》月刊发表《沐浴音乐的河流》、《此时,秋在夏里》等作品的国家优秀美术教师李春华,日前投书明慧网向齐齐哈尔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控告齐齐哈尔市公安局等单位过去5年来对她的迫害。李春华在起诉书中说,现在的她,在“我热爱的国土上过着流亡生活”。
  • 休斯顿著名的女作家陈瑞琳﹐最近与张哲瑞联合律师事务所的三位律师联手﹐于8月21日在德州第一银行举办新书发布会。陈瑞琳推出的新书是《蜜月巴黎》﹐是一本温馨的散文集﹐张哲瑞联合律师事务所则推出两部新著:《美国法律呼悠谈》(繁体字版)和《百年沧桑——移民美国史画》。
  • 文化篇─文学和史学

    文学

    * 诗歌和小说

    建安七子之后,在文学上有较大成就的是晋、宋之际的陶潜。陶潜,字渊明,浔阳柴桑(江西九江)人。他的代表作是散文《桃花源记》,讲述了一个幸福的世外桃源。 对后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 陈加再,今晨,我竟是这么早便起身的人呢!也许多时以前赖床的恶习,已然远去了。
  • 记者昨日获悉,民谣女歌手艾敬将于11日在京举办新书《艾在旅途》的发布会暨小型歌友会,这本书集艾敬的散文、诗歌、写真、绘画为一体,艾敬曾拜师四川著名油画家张晓刚,这本书将展示她最得意的画作。艾敬还将首次曝光大批资料图片,其中不少图片是她的新男友所拍。
  • 自由时报记者赵静瑜╱台北报导
     身为独生女的作家平路,即使赴港出任公职,内心悬念的永远是年迈双亲,新的散文集《读心之书》里,多篇叙述双亲与自己之间的关系,“昔日讳言身后事,如今都到眼前来”,即使文章已经透露未来将如何面对三人会有人先不在人世的残忍,平路说:“这些文章,还是不让父母亲看见比较好。”随即又惆怅补了一句;“父母亲已经不阅读了。”书中对于岁月让人稚弱的感伤,竟这样活生生浮现眼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