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史实大揭密—中华名将张灵甫(5)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2月22日讯】
淞沪大战—–望亭镇(2)
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王耀武的性格特点也很有意思:既像张灵甫一样愣、一样倔,以身作则,严格执行纪律;但却很会做人,这一点又是与张灵甫明显不同的。大概也是因为这样的一条生意经吧:笑迎顾客,和气生财,这位少将师长王耀武很有亲和力,没什么官架子,与小兵们拉拉家常也是常有的事,无论是谁,有事求他,他都尽力而为,要谋职的,跟你写介绍信;生活困难的,跟你送个红包,对上司、对同僚、对下级一样热情,所以,他在官场上的那些应酬、那些人际关系就显得真诚而不油滑。

而军座俞济时则更好说话了。两人都是江浙人,说起吴侬细语来,不晓得有几亲密,乡土观念多多少少还有些些的。更重要的一点是,由于七十四军在组建时,将过去几个不同派系的单位合编在一起,既有中央军、杂牌军、保安团;而且,各部之间,也有大量的“外来户”。可想而知,要把一个粑粑捏团圆,形成强有力的凝聚力,非得一碗水端平不可。作为蒋公的外甥、心腹,俞济时难能可贵地做到了不张扬跋扈、不偏不依、爱护部属,有效地维护了全军的稳定和团结。

张灵甫团胜利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军部,军长俞济时满心喜悦,要通王耀武的电话,商量如何奖励 305团的众弟兄。

以前,王耀武是在胡宗南的第一师当营长、团副,后来,国军为在江西剿灭土共,新组建了独立第14旅,王耀武就调离了胡宗南部,进入该旅升任团长。一九三二年,在宜黄战役中,王耀武因死守孤城,立下战功,受到蒋公的召见和赏识,一年后升任由三个新兵团组建的补充第1旅旅长。这时候,李天霞、邱维达、周志道等,已经汇集到王耀武的麾下,后来都成为七十四军的骨干。

让俞济时感到第一次与他合作就极为愉快的,是围堵土共第10军团的辉煌成功。那是在一九三四年,闽浙赣苏维埃政府主席方志敏打着抗日的伪旗号,率部北上,进犯浙江,时任浙江省保安处处长的俞济时向南昌行营求救。王耀武部便划归他指挥,不负众望,和保安团一起,拼全力参与围剿,几乎全歼了土共第10军团,土共头子
方志敏与总指挥刘畴西被俘,副总指挥寻淮洲战死。组建七十四军,是他们两人的第二次紧密合作。

本来在头天晚上,军部已经定下来,奖励305团两千元法币,但到第二天上午,王耀武又笑呵呵地打电话给俞济时,开口就说,我的军座啊,只怕这奖金还要加码喽。

俞济时并不知道张灵甫他们又打下一架飞机,还以为是弟兄们嫌钱太少、闹情绪,就有些不高兴地说:怎么?嫌我俞某人小气?现在国难当头,财政亏空,你我的俸禄都打了对折,有奖金发已经是很不错了的嘛。

王耀武知道军座误会了,索性打着哈哈说,是啊是啊,军座就是小气, 305团有六位弟兄,刚才打下日军的一架飞机, 您说要不要追加奖金?俞济时一听是这么一回事,当即心花怒放,连连点头:“是要加码、应该加码,我看,给那六位立了功的弟兄,一人奖励现大洋十个!”乖乖,现大洋一人十个,没想到军座这么爽快!现大洋就是银圆,本已退出市场了的,随着战争的爆发,又重出江湖,成为民间的硬通货。

1933年,民国“废两改元”,以中央、中国、交通三大银行发行的纸币为法定货币,取代了银圆,对缓和当时的金融危机、稳定经济起了一定作用,粮食类指数降幅一度创10年新低,经济建设随之进入十年黄金期的最好阶段。然而,几年后,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无情地打断了中国的现代化进程,造成民不聊生,物价飞涨,货币开始严重贬值。为尽量弥补财政赤字,国民政府想尽办法开源节流,甚至把在前线浴血奋战的国军军官的薪水都减扣了。当时,按上将一个月800元、中将500元、少将320元、上校240元、中校175元、少校135元、上尉80元、中尉60元、少尉40元、准尉32元的薪额,上将至上校减半,中校、少校打六折,尉官打七折。所以,承蒙军座开恩,一个人十个现大洋,按4比1的比值折合成法币,可就是一个尉官啊!

当王耀武一行骑着马、带着奖金来到前线时,已是弟兄们打退日军的第五次冲锋后。夕阳如血,秋风似泣,鏖战后的望亭一片废墟,余烬尚未,黑黑的浓烟无声无息地翻滚在太湖上空,让人兴奋的心情变得压抑起来。听说师座要来望亭,张灵甫、蔡仁杰、魏振钺和三个营的营长一起站在路口的柳树下“候驾”。这棵柳树,已经有半边被炮弹削去,蔡仁杰今天也负了伤,在与日军肉搏中,左肩被砍了一刀,厚厚的绷带上仍在渗出斑斑血迹。见到大家,王耀武赶紧下马,心情沉重,默默地一一握手,然后示意副官打开皮包,只说了一句:“这是军座的一点心意。”皮包里面,是一扎扎崭新的钞票、一筒筒用红纸包扎的银圆。

“谢军座!谢师座!”张灵甫再一次向师长挺身敬礼,用双手郑重地接过皮包,转身交给魏参谋长说:“现在就发下去,阵亡了的弟兄,按惯例,也请各连尽快寄回他们老家。”

“告诉弟兄们,卫国精神是不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蔡仁杰又嘱咐了魏振钺一句。是啊,这一扎扎钞票、一筒筒银圆,哪买得回弟兄们的战功和生命?淞沪战役打了整整三个月,惊天、动鬼神,在日军九个师团、两百辆坦克、两百架战机和两支特遣舰队面前,国军六十个师、六十余万人赴汤蹈火,无一人投降,终于以伤亡十六万余人的惨烈代价,打得日军先后五次增兵,伤亡六万多人,被迫将战略主攻方向从华北转移到东南,粉碎了日寇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疯狂叫嚣。

蹲在这棵柳树下,王耀武又和大家一起,草草地吃了一顿晚餐,一边吃并一边简要介绍了最近两天的全线战况。在说到国军又有一位师长因阵地被日军击破、愤然举枪自裁时,众人皆良久无语,只有头顶上那幸存的枝叶在萧瑟的秋风悉悉作响。
  
在魏参谋长的主持下,无论官兵,一人五元的奖金很快就发到位,在颁发萧云成等六名弟兄的奖金和银圆时,机枪排战士吴文晋听到要奖励五块钱、十个银圆时差点喜晕。要知道一个士兵的薪水才十二元,虽然上海的通货膨胀严重,但在当时的大后方,物价还算稳定,一斤猪肉只要二毛五分钱,还不谈银圆,光凭这五块钱,就可以让家里割二十斤肉咧!

午夜时分,吃完夜宵,营长卢醒来到了阵地上,向萧云成和吴文晋正式下达了潜入敌后、干掉敌观察气球的任务。两人抹了抹嘴巴,各自将炊事班特意多炒的马肉丝花饭倒进干粮袋里,再脱光外衣,全都用油布包好。接着,两人又用油布包好自己的步枪, 五十发子弹和四枚手榴弹。在他俩旁边,两个“土救生圈”也早已扎好:江南水乡竹林多,房前屋后随处都有,找来几根碗口粗、米把长的毛竹后,再用绑腿扎成三角架,浮一个人没问题。

扛着“土救生圈”出发时,卢醒发现了什么,忙喊住吴文晋:“等等,你裤裆里怎么鼓鼓攮攮的啦?“ 一问,原来是那十个银圆,吴文晋舍不得放在阵地上,怕弄丢了,就用一个小布包塞进了短裤头里。卢醒把手一伸,说:“拿出来吧,我跟你保管。”

日军的观察气球顶在天上,国军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张灵甫下决心非将其打掉不可。据魏参谋长使用炮兵测远机的测量,敌观察气球位于望亭正东十七公里处,但正东方向是一个师团的日军,要想从敌群中平安地插进去、再撤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送走师座后,望着余晖褪尽的太湖水,张灵甫心里一动:萧云成他们是湖北人,肯定会凫水,能不能从湖上游到敌人后方?果然,把他喊来一问,这个以湖北籍战士为主的机枪排,大都是浪里白条,萧云成说他在武昌读了三年书,就在长江里玩了三年水,弟兄们当中,水性最好的除了他,还有吴文晋,莫说游太湖,渡长江都没得问题!当时就乐得张灵甫把大腿一拍:行啊!只是担心他左臂上的伤口,怕遇水之后会化脓,这是他今天为放血冷却打红的机枪而割开的。萧云成连忙说没事没事,已经上了消炎粉。

两人出了望亭,到了太湖边,先剁着脚“呼哧呼哧”地把湖水往身上拍了几分钟,然后才下水,再将油包系在三角架上,将绳子挎在肩上,便游向了黑茫茫的太湖深处……

“拐子,冷吗?”
“不冷,你呢?”
“也不冷,心里热呼着呢。”

离岸边已经很远了,湖面上夜色深沉,波涛滚滚,四下里一片寂静。以月亮作方位参考,两人继续向前游,奋臂击浪的“哗哗”声单调而孤寂。

吴文晋是萧云成在武昌读书时最好的玩伴,尽管他们并不是同学,吴文晋也没有读过几年书,但两人一见如故,连“吴文晋”这个名字,还是萧云成带他来参军时给起的。论年龄,他要小萧云成一岁,所以萧云成是他的拐子、大哥。萧云成是在十四岁的时候,一个人走出湘鄂赣边界的幕埠山区,来到武昌二师求学的。这所创办于晚清末年的师范学校,是清政府实施“新政”的亮点之一,在全省很有名气。吴文晋虽然就住在小东门,离二师近得很,可家里穷得叮当响,父亲早逝,姊妹五个,都没钱读书,全靠在纱厂做工的母亲养家糊口。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作为老大的吴文晋,为帮母亲分担生活的艰难,从小就学会了挎着小竹筐,在货场里拣煤渣、长江里捉鱼虾。当然,有时候他也会顺手牵羊,在水果摊上摸几个水果、烧饼铺里钓几个烧饼。

萧云成就是在长江边认识吴文晋的。

夏季的江城,是酷热的蒸笼,伢们的天堂,一个个整天都在江水里嬉戏着,那时侯的长江,鱼也多,虾也多,小竹筐在水里来回荡两下,总可以捞几条小鱼小虾起来。

那是一个礼拜天的上午,萧云成放下课本,也想去江里玩水,刚走到蛇山下的江边,就看到山坡上一大群小伢在围堵一只松鼠,个个都兴奋得直叫唤: “快捉啊!快捉!”便不由得童趣大发,也冲了进去,跟着一起喊:“快捉啊!快捉!”那松鼠被撵得左冲右突,累得不行了,最后高高地蹦在树上,抱着一截树枝直喘气。这时候,一个晒得黑黝黝的、长着一个小翘鼻子的少年,也不看看是谁,就胡乱将手中的竹筐往萧云成手里一塞,说:“帮我拿下。”说着,朝自己手里, “呸呸”地吐了几口唾沫,又搓了搓,然后便抱着树干,像只猴似的三下两下扒上了树。已经走投无路的那只松鼠,只得纵身往下一跳,却不偏不倚地独独跳进了竹筐里,萧云成本能地弯下腰,将双手和整个上半身都捂住了竹筐。

“哈哈!这么办咧!这么办咧!”小伙伴们都围过来看热闹,那知萧云成却很大度地摇着头说:“我不要、我不要,我是帮他捉的。”

两人就此相识。回去的时候,又结伴而行,没想到还是街坊。也许是性格互补的缘故,一个好学、一个顽皮,却贴得很近。后来,萧云成去他家玩,看见那只松鼠被装进一个小笼里,被他四岁的小妹灿灿当宝贝成天抱在怀里,灿灿很是乖巧,甜甜的、粉粉的,喊“哥哥”的声音在她小嘴里变成了“多多”。他把在学校里学到的儿歌教给她唱、听到的故事讲给她听,让小灿灿唱了又想唱,听了又想听。知书达礼的萧云成让吴文晋的妈妈也十分喜欢,有什么好吃的,都要给他留一口,下雨了,起风了,又惦记着成成冷不冷。有一次,萧云成在班上正和刘娟说着什么,灿灿抱着小松鼠,找到学校来:“成成多多,妈妈说,你的脏衣服该洗了,要我来拿。”羞了萧云成一个大红脸。

后来为打击土共,萧云成辍学回家,和吴文晋的联系暂告中断。直到这一次来汉口报名参军,他才抽空过江去武昌找到他们。当一身新军装的他出现在吴家门口时,吴妈喜极而泣,灿灿站在她妈妈身边,也跟着哭,仰着小脸望着他的成成多多哭,两只手依然搂着那只心爱的小松鼠。这一次,吴文晋也下决心参军上前线,去打鬼子,也混碗饭吃,他的几个弟弟也大了,也学会操持家务了。吴妈抹着眼泪,连连点头:“妈不拦你,不拦你,你跟你成大哥走吧,有你们才有这个家、才有我和弟弟、妹妹。”

懂事的弟弟们不声不响,上蛇山扯了几斤野苋菜、下水里捞了几碗小鱼虾,又用平时卖破烂的一点钱打里几两酒,全家人坐在一起高高兴兴、又有些伤感地吃了一顿团圆饭。吃饭的时候,萧云成发现,那只小松鼠也有名字了,也叫“成成”,原来是他辍学回家后,灿灿给起的,全家人都这么叫,心里就更有了一阵说不出来的感动。

想着往事,不知不觉,两人越游越远,看看表,已是凌晨四点,按每小时三四公里的速度,现在应该距望亭十几公里了。“差不多了,该上岸了。” 萧云成带着他向右前方游去。渐渐地,前方浮现出一条模模糊糊的黑影,哦,原来是一片连绵起伏的芦苇林,上岸后,他们惊奇地发现,芦苇林中藏了好几条船,难怪他们先在望亭也没有找到船,大概是怕鬼子抢,都给藏起来了。穿过芦苇林,夜色中,前面出现一棵棵树的影子,远处灯火点点。一阵秋风袭来,两人不由得打了个寒噤,赶紧拆开油包,穿上衣服,拿起武器,然后藏好他们的“土救生圈”,蹑手蹑脚继续往前摸,要找一个既能够隐蔽自己、又能够打得着目标的地方。

太湖是一个不规则的圆形,特别是在望亭方向,深深凹进陆地,再由东向南,形成一个大湖湾。所以,他们现在的位置,应该是在望亭的南面,而小鬼子的观测气球是在望亭的正东方向。

沿着崎岖不平的田埂,走在一片片稻田中,隐隐约约地看见稻田的尽头,好像有一排排倒斜的树干,黑乎乎的,怎么都朝一个方向倾斜。起先,他们还没在意,走着走着,萧云成猛然收住脚,同时把吴文晋一拦:炮!这是日军的大炮!两人连忙趴下身来,心里激动“砰砰”直跳,数了数,乖乖呵,一共二十四门,个头比缴获的那75毫米野炮还要大!

“怎么办,拐子?”吴文晋低声问。
“小偷不走空路。先跟我来!”
  
东方露出鱼肚白后,天渐渐亮了,能分清远远近近的景物了。吴文晋藏在镇公所的房梁上,揭开几片黑布瓦,日军的炮兵阵地尽收眼底,根据阵地上的日军是一个个小黑点来推断,距离应该在两千米远左右。村公所旁,是苏州经望亭至无锡的公路,路标上显示:李庄,距无锡34公里。距望亭11公里两人已作好分工。萧云成将自己的干粮、水壶、手表都留给他后,便离开李庄几公里远,在一片乱坟地里潜伏下来,负责干掉日军的观测气球,然后再火速回去,报告敌炮兵阵地的位置。吴文晋则潜伏在村里,利用电话线的信号,用莫尔电报的原理,引导我军修正指示着点。这个天才般的妙计,竟是吴文晋这个文盲想出来的。

黎明前,两人为如何向国军指示日军的火炮方位,绞尽了脑汁。打曳光弹吧,距离远不说,又是白天,根本看不见。点火烧房子吧,用烽烟表示信号,比如:一股黑烟表示弹着点偏左,两股黑烟表示弹着点偏右,等等,听上去很完美,可仔细一想也不行,假如继续偏左、继续偏右,怎么办?再说,周围到处都是日军,一烧房子,难道不引起他们的注意?想啊想,萧云成发现,镇公所门前有电线杆,打电话不就行了吗?然而,等他们进去、眼睛适应了房间的黑暗后,却大失所望,镇公所已遭洗劫,一片狼籍,两人蹲在地上摸索半天,只摸到一截电话线。吴文晋气得拎起电线甩了一个响鞭,“啪”地一声,却在他心里“滴答”了一下,忽然就灵感大发:“有办法了,拐子!你以前不是跟我们讲过发明电报的故事吗?”

“对呀!”萧云成恍然大悟。那个美国画家莫尔斯,不就是根据电流的中断和连接做信号发明了电报吗?嘿嘿,鬼点子还真多!前几年,他偷过人家的一个收音机,就是为了拆开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小人在唱歌,结果被他妈妈又打屁股、又罚跪搓板,后来为了赔偿人家,吴妈又四处借钱,萧云成还偷偷地赞助了几块钱呢。

现在,吴文晋已经将门外的电话线剪断、加长后,牵到了房梁上。两人商定:要是信号正常,就表示弹着点准确;如果信号短促中断,则表示弹着点偏左;持续中断,则表示弹着点偏右;如果是一短一长,就表示弹着点靠前,一长一短则表示弹着点靠后。

天一亮,在李庄侧后几公里远,日军的两个观测气球又升了起来。随着几声隐隐约约的枪声,用步枪发射的燃烧弹,顿时将两个气球变成了两个明亮的大火球,火焰急剧地在空中扩散,然后缓缓坠向地面。紧接着,四周便响起是一片急促的哨声、枪声和喊叫声,然后再逐渐远去,慢慢恢复了平静。

一股浓浓的倦意也袭上心头。吴文晋用绑腿将自己捆在房梁与屋檐处,一下子就睡着了。睡梦中,他看见有很多、很多青面獠牙的日军从兵舰里涌出来,上了岸,妈妈和弟弟妹妹们躲在蛇山的树林里,忽然,灿灿吓得大哭起来,拼命地喊着:“多多!多多!快开炮呀!开炮!”

就在这时,“轰隆”一声,真的是炮弹爆炸了,将吴文晋唤醒。他急忙朝外一看,好啊,是我军在试射,可惜打偏了,偏左,便迅速将手中的电话线断开又联上。几秒钟后,第二发炮弹试射过来,还是偏左,再给一个短促的信号。第三发打过来,哎呀,又打过了,他将电话线断开一分钟后,再接上、又断开几秒,不一会儿,第四发炮弹就准准地落在了敌人的炮兵阵地上,好哇,大功告成!又过了几分钟,305团的和师主力的共14门75毫米野炮就一起开火了,急促的炮击响成一串,浓烟与火光持续不断,一闪一闪的,全都盛开在鬼子的阵地上。片刻之后,一个拥有24门150毫米榴弹炮的日军重炮联队已不复存在,日军至死都没明白过来,竟然是一个文盲的支那军士兵,将他们这样一支所向无敌的重炮群送上了西天。

吴文晋偷偷地乐了。看看表,还只是上午10点钟。恩,继续睡,到了天黑,再开溜!

  
干掉日军的两个观测气球、又端掉一个重炮联队后,日军居然一个上午没动静,锡澄线一带难得安静了半天,弟兄们仍在抓紧时间,继续抢修工事。经过近一个月血战,“多挖一筐土、少流一滴血”的道理,大家已是刻骨铭心。日军火力太猛烈了,那炮弹就跟下雨似的“劈哩叭啦”落下来,不先隐蔽好,甭谈打仗,连日军的面都没见着,自己早就玩完了。

临近中午时分,蔡仁杰过来了,肩膀上的纱布至今还在渗着血。这是他第三次来望亭。第一次是晚上来吃马肉,第二次是来见师座,都是匆匆地来,匆匆地去,这一次来望亭,呆的时间就长一点、看得也比较仔细。在运河边的阵地上,只见着了卢醒,便问团座呢?卢醒说,团座到镇子里去了。蔡仁杰以为是他们的马肉还没吃完,张灵甫又到处找他的茴香、八角、花椒去了,便说:怎么?还在找佐料啊?卢醒忙说,不是的啦,团座带了一帮弟兄,在镇子里修复第二道防线。蔡仁杰连连点头,赞许道:“哦,是这样,有备无患,好!”

心里刚想着这猛张飞粗中有细,蔡仁杰却忽然发现,运河石桥仍静静地卧倒在运河两岸,只是在桥两端的公路上,各挖了几道深沟。“怎么还不把桥炸掉?”蔡仁杰感到大惑不解。卢醒回答道:“团座没有说,只让我们炸了铁路桥。”

蔡仁杰就更弄不明白了,铁路桥都炸了,这个破石头桥为什么不炸?恩,也许是张灵甫的一时疏忽,他便耐心开导卢醒说:“团座忙,不可能把每个细节都考虑到。作为下级,我们不能当算盘珠子,扒一下就动一下,必须得从大局出发,主动为团座出谋献计,你说是不是?”

“是!”蔡副团长的这种协作精神和大局意识,让卢醒口服心服。他请示道:“那我现在就带几个弟兄把桥炸了吧?”

蔡仁杰满意地点点头:“行,先把炸药安装好,我再去找团座报告这件事。”说着,就朝镇子里去了。望亭镇里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前天晚上辛辛苦苦构筑起来的巷战壁垒也全毁了,幸亏老乡们早已疏散,要不然损失更大。在镇子里转了一圈,还是没见着张灵甫,正在埋头抢修工事的弟兄们又说,团座刚走,到营长那里去了。蔡仁杰只得转身再往回走。

那知道,等待蔡仁杰的却是一场极大的尴尬。镇外的桥头上,聚集着一群士兵,远远就听见张灵甫在发火:“快!跟老子把炸药卸了!谁叫你们炸桥的?”“是是……是我。”这是卢醒的声音,都有些结巴了。恩?怎么一回事?卢醒还主动揽下责任,不便说出是我蔡某的命令?蔡仁杰急忙赶上前去,冲着团座连声说:“是我、是我,是我让他们炸桥的,有什么不妥吗,团座?”“你的命令也不行。是副团长阶级高、还是团长阶级高?你也是老兵了,连这一点都不懂!”善解人意的卢醒连忙解释道:“蔡副团长本来是要向你报告的,可能在镇子里没有找到你。”张灵甫的语气这才缓解一些,说道:“其实,谁不想炸桥?把桥一炸多干脆。可是──”他拍着桥头的一块石碑,“你们看看,这桥是什么?是文物、是古董啊,炸了就不心痛吗?”大伙凑上去一看,石碑上刻有《玉带桥记》:

玉带桥,乾隆御笔所提。此桥原名望亭桥,始建于唐贞观年间,修缮于民国十一年,桥身以金山石筑成,全长三百十七米,共五十三个桥孔,为中国现存古代最长的多孔石拱桥之一。公元一七七五年,乾隆下江南,夜泊望亭,见冷月无声,流水含情,桥似玉带,连接起杨柳岸边,一时龙心大悦,御书“玉带似桥”。随行大学士纪晓岚略感不妥,乃跪请圣上将“似”字赐给他,乾隆顿悟,故留下这段佳话是也。

“乖乖啊,这桥果然了得。”“老祖宗留下的宝贝,炸了还真是可惜了。”弟兄们七嘴八舌地议论道。

天空中传来“嗡嗡”的轰鸣声,抬头一看,厚厚的云层里钻出十几架涂着红粑粑的敌机,众人当即散开、卧倒,阵地上一片紧急的叫喊声:“快隐蔽!快隐蔽!”

这是久留米师团指挥官牛岛贞雄中将厚着脸皮呼叫的空中支援。吸取昨天的教训,敌机不敢再俯冲下来,而是一架接一架盘旋在高空投弹,让那些想学习萧云成的弟兄们毫无办法。好不容易飞机走了,来不及松口气,高强度的炮击又接踵而来,日军恨不得把所有的炮弹都倾泻在望亭,没有目标地狂轰滥炸,弟兄们再次用双手死死地捂住头部,紧紧地卧到在工事里、田埂后和弹坑中,全身随大地发出一下一下的沉重震颤而不停地颠簸抖动,空气中到处充满令人窒息的粉尘和硝烟。

震耳欲聋的炮声中,蔡仁杰似乎还听见了一种“突突突”的声音,这种声音既不来自于天上,又不来自于地上。他皱着眉头,不由得松开了捂着耳朵的手,想努力分辨这是一种什么声音,又微微抬起头来,四处张望,但周围烟尘弥漫,什么都看不清楚。渐渐地,“突突突”的声音从远而近,清晰了一些,也是在长江边长大的蔡仁杰,心里一动:是船!这是船的声音,来自太湖!

卧倒在蔡仁杰旁边的张灵甫,也听到了这种声音,刚抬起头,就看见他不顾一切地纵身跃起,几个箭步就冲上河堤,便不由得也跟着站起来,往河堤上冲。两人趴在河堤上,再居高临下,往几百米远的太湖方向一看,顿时心里一沉:完了!这仗没法打了!

透过滚滚的硝烟,湖面上浩浩荡荡开过来一支飘着膏药旗的庞大船队,炮艇、汽艇、小火轮一艘接一艘,直插望亭镇的侧后方,那里哪有我军的一兵一卒?日军将轻易登陆,长驱直入,陷305团于腹背受敌之中。

当时的国军,是第一次与世界军事强国交手,不论是战略战术、士兵素质,还是武器装备、后勤保障都远远比不上日军。历经三个月的淞沪战役,将国军的这些种种缺陷暴露无疑。国军最大的失误就在于:一是由于对机械化、现代化的作战模式认识严重不足,二是由于火力极度薄弱,被迫打人海战术,以血肉之躯阻挡日军的炮火,从而消耗了大量的兵员,造成侧翼防守不力,让日军登陆杭州湾得手。

才吃了日军偷袭的亏,然而,不论是胆大心细的张灵甫、还是心细胆大的蔡仁杰,却根本都没有想到日军会有这么强大的机动能力,如此迅速地就组织了这一次太湖登陆,不说事先布置防御兵力,就连火炮的射击诸元都没有测定。此时此刻,两人恨不得一头撞死!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日军登陆吗?
  
张灵甫悲愤无比,挺身站起来,站在河堤上,站在枪林弹雨中,一把撕开上衣,露出他坚实的胸脯,右手一边高举驳壳枪,奋力呐喊:“弟兄们!决一死战的时刻到了!不怕死的!都跟我来啊!!!”

很多、很多年过去以后,七十四军幸存下来的老人们,至今还记得:在那样一个乌云笼罩的中午、一个炮火连天的中午、一个万分危急的中午,他们的张团长、张师长、张军长高高地站在河堤上,那顶天立地的壮举、那令人热血沸腾的召唤,还有那把驳壳枪下的红绸子,在烽烟中高高飘扬……

不怕死的,全都甩开膀子站了出来,顶着日军的炮火,跟着他们的团座奋勇扑向太湖边,一柱柱冲天而起的烟雾逐渐吞没了弟兄们矫健的身影……

有人中弹倒下。无人中途退却。从运河经望亭到湖边,不足两千米的距离,中间多少男儿血!

蔡仁杰连跑带爬地滚进地堡,摇起电话,首先找到魏参谋长,在以最简短的语气通报日军登陆望亭侧后的消息后,命令他紧急抽调一个营增援望亭,并立即测量射击诸元,动用一切火炮压制敌军登陆。随后,他又要通师部的电话,向师座报告了这一重大敌情。电话那头,停顿了好几秒钟,师座才问:“日军兵力多少?”“大约四、五个大队、三千来号人”。这是蔡仁杰根据日军的四十多艘船只、平均每艘搭载七十人所作出的估算。“全战线的形势你是知道的,大部队仍在继续后撤。坚守望亭三天的命令,一分钟都不能动摇,这一点不用我多说。本人即刻向军座请示,动用预备队306团增援你部。”王耀武的口气冷峻而有力。
  
尽管这一消息也像晴空霹雳一样震惊了他,但在下级面前却不能有丝毫恐慌的情绪。然而,全军的预备队只有一个团,也就是李天霞带着先行撤退的 306团,能否顶得住鬼子的登陆,他心里都没有底。军座俞济时除同意动用306团以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情急之下,身穿士兵军装的他,从图囊里取出两块少将领章别上领口,和李天霞一起率师部宪兵走上公路,以第三战区督战队的名义拦截、收容那些从前线退下来的溃兵,交李天霞统一指挥,去顶缺口。

金灿灿的少将领章,果然有震慑力,短短半个小时,一百多名不同建制的散兵游勇就被整编成三个排,每人发了一布兜手榴弹。
  
当306团团长朱贵龙率部赶到望亭时,305团已伤亡过半,火炮损失殆尽。日军仍未前进半步,在数次抢滩失败后,开始狗急跳墙地施放毒气弹,一团团蓝色的瓦斯在黑黑的硝烟中冒出来,不停地翻滚在太湖岸边,随后不时时地有人钻出烟雾,个个都捂着鼻子,不停地咳嗽。

这就是305团的弟兄们吗?嘶哑的声音,满身的尘土,互相搀扶的战友,被鲜血染红的绷带。

朱贵龙的眼睛湿润了。曾一度稀里糊涂撤退过的他,惭愧万分,主动向张灵甫、蔡仁杰表示,愿意接防第一线阵地,请305团撤回望亭,防守第二道工事。弟兄们互道珍重,一双双大手紧握,眼睛里全都是祝福和信任。这时,已是下午四点钟,距坚守三天的时间表还有整整一天。

毒气散尽后,在炮火的掩护下,日军兵分两路,再一次向望亭发起强攻。陆地上,一个大队的日军朝着运河石桥猛打猛冲;水面上,一艘艘汽艇、小火轮像发疯似地向着湖滩上闯。为了尽快拿下望亭,日军已不惜一切代价。他们以为守军已经疲惫不堪了,这一次肯定志在必得,却没想到阵地上换了一批新锐,新锐依然是七十四军,是七十四军就是能打。

弟兄们将前两天窝窝囊囊撤退的怨气全都撒出来。迫击炮几乎是以最大的角度、最近的距离对着敌船开炮。数不清的手榴弹,在日军中间遍地开花。

从下午打到傍晚,从傍晚打到深夜,从深夜打到凌晨,又从凌晨打到中午,无数次冲锋,无数次受阻,望亭就在眼前,而不能前进一步,日军已经气疯了。飞机来了又来,大炮响了又响,进攻一次比一次猖狂。

日军越打越多,我军越打越少。尽管师座先后收容、划拨了约三个多连的兵力增援,尽管蔡仁杰还带了一个连顶上来,但306团已有两个营长、五个连长、六百多名弟兄阵亡。

太湖岸边的阵地,终于被最先突破。

望着如潮水般涌上来的日军,望着身边已全部战死的弟兄们,团长朱贵龙悲愤欲绝,泪如泉涌,转身仰靠在弹坑里对天长啸:“校长啊!学生不才、没有用!对不起您了!”说罢,举枪自尽,将自己的热血献给了国家,而将自己的名字留给了亲人。

蔡仁杰带着幸存下来的弟兄们退回望亭,与张灵甫会合,日军乘势而上,将望亭重重包围,发起总攻。日军已经打红了眼睛,要生吞活剥了这群支那军。

打街垒战,曾是黄埔军校洋教授的特长,现在,张灵甫将他学到的这门知识发挥得淋漓尽致:废墟里到处都是枪口,没有一处死角,先将日军放进来,然后四面八方一起开火,叫日军上天无术、入地无门。日军有来无回,残缺不全的尸体摞了一层又一层。

终于坚持到了天黑。坚守三天的任务终于完成。

日军也终于打累了,鸣金收兵。枪声停了,雷雨又接踵而至。黑夜如墨,大雨如注。

当弟兄们拿起枪、乘着雨夜开始突围时,阵亡将士的遗体来不及掩埋,躺在地上的重伤员无法带走,任凭在风雨中受尽折磨,那一声声痛苦的哀号,如万箭穿心,让蔡仁杰步履维艰,他们都是我朝昔相处、生死与共的好弟兄啊,难道我们就这样走了?他转过身来,扑通一下跪倒在泥水里,禁不住失声痛哭:“弟兄们……我们会回来的……会回来接你们的……”

一道闪电掠过,照亮了他悲怆的面容。在他的身旁,是同样满脸雨水、满脸泪水的张灵甫和卢醒。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二十世纪的华夏诞生了一大批卫国及驱逐土共的英雄﹐他们象耀眼的群星闪耀在旷
    宇中﹐在土共邪党用间谍作弊方式窃取华夏﹐祸乱中华50余年后﹐
    在中华民族驱逐土共﹐天灭中共的重要时刻﹐重新提起他们﹐有重要的意义。
    我们将利用各种机会﹐将这些名将的事迹整理汇集成册﹐以激励华夏民众在五千年
    中华文化的复兴及超越中“元亨利贞”﹗这这里首先介绍的是张灵甫将军。
  • 在二十世纪的华夏诞生了一大批卫国及驱逐土共的英雄﹐他们象耀眼的群星闪耀在旷
    宇中﹐在土共邪党用间谍作弊方式窃取华夏﹐祸乱中华50余年后﹐
    在中华民族驱逐土共﹐天灭中共的重要时刻﹐重新提起他们﹐有重要的意义。
    我们将利用各种机会﹐将这些名将的事迹整理汇集成册﹐以激励华夏民众在五千年
    中华文化的复兴及超越中“元亨利贞”﹗这这里首先介绍的是张灵甫将军。
  • 在二十世纪的华夏诞生了一大批卫国及驱逐土共的英雄﹐他们象耀眼的群星闪耀在旷
    宇中﹐在土共邪党用间谍作弊方式窃取华夏﹐祸乱中华50余年后﹐
    在中华民族驱逐土共﹐天灭中共的重要时刻﹐重新提起他们﹐有重要的意义。
    我们将利用各种机会﹐将这些名将的事迹整理汇集成册﹐以激励华夏民众在五千年
    中华文化的复兴及超越中“元亨利贞”﹗这这里首先介绍的是张灵甫将军。
  • 在二十世纪的华夏诞生了一大批卫国及驱逐共产鬼子的英雄﹐他们象耀眼的群星闪耀在旷
    宇中﹐在共产邪党用间谍作弊方式窃取华夏﹐祸乱中华50余年后﹐
    在中华民族驱逐共产鬼子﹐天灭中共的重要时刻﹐重新提起他们﹐有重要的意义。
    我们将利用各种机会﹐将这些名将的事迹整理汇集成册﹐以激励华夏民众在五千年
    中华文化的复兴及超越中“元亨利贞”﹗这这里首先介绍的是张灵甫将军。
  • 【大纪元12月18日报导】(中央社南非乔治市十七日法新电)高球名将古森与艾尔斯今天在总奖金一百万美元的南非航空公司高球公开赛第三回合,双双击出低于标准杆四杆的六十九杆,进入最后一天赛程。
  • 【大纪元12月18日报导】(中央社东京十七日法新电)年仅十五岁的日本女子滑冰新秀浅田真央今天在东京举行的花式滑冰大奖赛决赛,击败曾两度夺得世界杯冠军的俄罗斯女子滑冰名将史露兹卡雅,首次出赛就摘下女子单人组后冠。
  • 【大纪元12月16日报导】(中央社南非乔治十六日法新电)总奖金一百万欧元的南非航空高球公开赛首轮,南非的克拉克与英国大炮球员费雪以低标五杆的六十八杆,暂时并列领先;伤后复出的南非名将艾尔斯首日表现并不理想,打出高标三杆的七十六杆。
  • 〔自由时报记者赵新天/台北报导〕花了近两个月挑战美国PGA巡回赛资格测试的名将林文堂,带着三个阶段参赛经验返国,他表示,有了这次初体验,他有信心继续向职业高尔夫最高殿堂进军,并希望更多台湾的年轻好手也能勇于挑战。
  • 〔自由时报记者徐正扬/综合外电报导〕前男子一百公尺世界纪录保持人美国短跑名将蒙哥马利遭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判处禁赛两年后,昨天正式宣布退休,但他还有得烦,因为国际田径总会要向他追讨约百万美元的奖金。
  • 〔自由时报记者徐正扬/综合外电报导〕前男子一百公尺世界纪录保持人、美国短跑名将蒙哥马利(TimMontgomery)今天将前往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聆听判决,如果他使用禁药的罪名成立,最重将被处以终身禁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