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亦: 中共、毛相互之间关系剖析及胡的机会

王子亦

标签:

【大纪元9月18日讯】近来看到很多文章谈及毛,主要是谈及毛的罪孽,同时,也常常看到文章呼吁胡另有一番作为。当涉及此两者时,无不论及了中共。这里,就是想对中共,毛两者相互之间的关系和胡的机会做一个剖析!希望能对大家认清三者的真实历史位置有一点点帮助。

首先来看看中共。说到中共,以笔者的阅历,是无法对它的根本性面目做一个非常确切的概括和描绘。这里就直接引用《九评共产党》中第一篇《评共产党是什么》来点一点它的本质:

“五.反自然和反人性的邪灵

“天地万物都有其生成衰亡的生命过程。

“和共产党政权不同,所有的非共产党政权社会,无论其如何专制和极权,社会都有一部分自发组织和自主成分。中国古代社会,实际上是一个二元的结构,农村以宗族为中心自发组织,城镇以行会为中心自发组织;而自上而下的政府机构,只管理县级以上的政府事务。

“现代除共产党以外的最严酷的极权社会如纳粹德国,仍然保持了私有产权和私有财产。共产党政权中,所有这些自发组织和自主成分被彻底消除,取而代之的彻底的自上而下的集权结构。

“如果说前一种社会形态是一种由下至上的,自然发生成长的社会状态,那么共产党政权则是一种反自然的社会状态。

“在共产党那里,没有普遍的人性标准,善良和贪恶、法律和原则变成随意移动的标准。不能杀人,但党认定的敌人除外;孝敬父母,但阶级敌人父母除外;仁义礼智信,但党不想或不愿意的时候除外。普遍人性被彻底颠覆,所以共产党也是反人性的。

“所有的非共社会,大多承认人性善恶同在的现实,然后以固定的契约来达致社会平衡。共产社会不承认人性,既不承认人性中的善良,也不承认人性的贪恶。铲除这些善恶观念,按照马克思的话说,是彻底颠覆旧世界的上层建筑。

“共产党不信神,也不尊重自然万物,“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战天斗地,残民以逞。

“中国人讲天人合一,按照老子的说法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和自然是一个连续的宇宙状态。

“共产党也是一种生命,但其反自然、反天、反地、反人,是一种反宇宙的邪恶生灵。”

好,那么我们就按照《九评共产党》中的说法把共产党当成一种生命来认识,这样,可以认定共产党是一个“邪灵”,即“邪恶生灵”。而中共作为当今世界上共产党的主体,当然也就是共产邪灵的主体。

既然现在已经确认中共是共产邪灵的主体,为了简便起见,以后就直接指称中共为邪灵了!

再来看看毛。首先毛是一个人,在此是要确认这一点的!不管毛的罪孽如何大,他到底有个人身,存世83年,因此要把毛视为一个人。至于这个人怎么样,就是下面要分析的。

毛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既然毛的一生都跟中共邪灵有密切的关系,那么要认清毛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就要从毛与中共邪灵的关系上来分析。对于中共邪灵来讲,毛就是中共邪灵的“缔造者”!这一点,其实并不是笔者发现或提出来的,这一点,其实是中共邪灵自己首先承认和宣扬的!

毛是中共邪灵的缔造者,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在我们人类地球之上,本来没有中共邪灵这么一个东西,没有中共邪灵的存在,也没有中共邪灵的影子。是毛按照一定的方法,经过了一段时间,通过某一种过程,把中共邪灵在人类世界里象发明一种机器,制造某种工具一样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制造出来,建造出来。完成之后呢,中共邪灵就可以自己吸取能量,自己运动起来,活动起来。毛是这台机器的制造者,自然而然,他非常熟练怎样操控和利用这一机器,这一工具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做一些事情,开展一些活动。

在历史上,我们可以看到,确实是中共邪灵缺什么,有什么不足,毛就给中共邪灵增加什么,使中共邪灵的功能加强。当毛把中共邪灵制造出来之后,就很容易利用中共邪灵这一工具和机器来控制中国大陆。这是公元1949年的事情。

之后,中共邪灵继续由毛操控,做了很多事情!这些事情几乎完全是坏事,恶事!都是罪恶滔天的!这方面的情况在《九评共产党》中有详细的评论,这里就不啰嗦了!最后,毛作为一个人,非常严格的走完了他的人生道路!为什么说是“非常严格”呢?大家知道有个“8341”的神秘代号,知道毛是在公元 1976年的9月9日凌晨亡世的,这就说明毛的人生道路是事先被设计好了的,所以说是“非常严格”的走完他的路。

毛的路就是这样一条路,再来看看这条路到底走得怎么样?毛一生的罪孽是非常大的,罪孽滔天,这是不可否认的!但是,他的罪孽,在中共邪灵这一机器被制造完成之前,正是由于制造中共邪灵这一机器的历史需要才出现的;而在中共邪灵机器被制造完成之后,又是在中共邪灵的运动中,活动中实现的,是高度利用中共邪灵这一机器在干坏事的过程中不断折腾才造下的!也就是说,毛的罪孽再大,也是与中共邪灵绑在一起的!

在毛亡世之后,中共邪灵搞了个把戏,就是“总结历史”,它把自己所有的罪孽分成了很多部分,把大部分的罪孽,包括毛的罪孽在内,第一,从中共邪灵自己身上推卸了下来,第二,把这些罪孽从毛的身上也推卸了下来。推卸下来之后,首先就是掩盖,不让人知道;实在掩盖不住的,就推卸给了林彪和江青,即所谓的“林彪反党集团”和“江青四人帮反革命集团”。这是丢车保帅的典型做法。首先保住了毛这个帅,其次是保证了中共邪灵红色这一边的棋在人类世界这一大棋局中不至于立刻失败。这就是为什么十年“文革”之后中共邪灵能继续唱自己“伟大光荣正确”的歌声,坚决不承认中共邪灵自己的罪孽,同时也刻意隐瞒毛的罪孽而只说毛“犯了历史性大错”的原因。

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呢?再来看看中共邪灵和毛更本质更真实的面目和关系。中共邪灵相当于一台机器,一种工具。毛是它的缔造者!为了更确切的分析中共邪灵和毛的面目和关系,我们现在拿计算机电脑和机器人来做个比方!计算机是一种机器,是一种工具,是一种非常高级的机器和工具。如果把中共邪灵看成一台计算机,那毛是什么呢?毛就是计算机上的CPU,也就是计算机中心处理器,电脑芯片!那这台计算机控制各种各样的机械模块,就组装成一个“机器人”。而被计算机控制的机械模块,什么机器手啊,机器腿啊,机器躯体啊,就是由中共邪灵控制的中国大陆人们!这些机械模块本来是钢啊,铜啊,塑料什么的,是被这台计算机逐渐的通过各种方式打造成机械手,打造成机械腿的样子而形成的!

这样,我们再来看看毛泽东是如何缔造中共邪灵和控制中共邪灵的!

首先,毛这个芯片被载入某种程序,经他处理之后,成为计算机能识别的指令,于是计算机的其他部分进行运转,产生各种内部信号,化成电脉冲,传达给机械手,机械腿和机械身躯。于是中共邪灵这台电脑控制的中共势力这一机器人就开始行动,首先就是打碎中共势力机器人之外的外部世界中的其他机器和工具,得到钢啊,铜啊,塑料这些东西,吞噬下去,在躯体中经过熔炼消化之后,钢液流,铜液流,塑料液流经过内部的养分输送系统不断输送到机器人身体的各个部分。钢来补充完善机械手,机械腿,机械身躯;铜啊,塑料啊,硅啊就送到计算机那,变成各种电子线路,电子元件不断完善计算机本身;其中硅就要送到中心处理器,就是芯片那里。这样,中共势力机器人就慢慢由小到大,由脆弱到坚固,由钢铁骨架到各种坚硬躯壳,到钢鳞护甲,最后到巨锋利齿,一步步的“完善”强大起来。同时呢,计算机本身的性能也不断的提高,开始硬盘1G,内存64M,系统为DOS,变到硬盘10G,20G,内存128M,256M,系统为 Window95, Window98,中心处理器的处理速度也大大提高了,从10MHz,到100MHz,到500MHz。最后,毛这一芯片速度达到1GHz,中共邪灵这一电脑配置达到硬盘40G,内存256M,系统更新到Window2000,中共势力机器人成为能举重和击毁100吨大石头的机器人巨无霸。由此摧毁了其他所有的机器人,成为中国大陆大地上唯一的完整机器人。这就是毛缔造中共邪灵的过程。

接下来,就是毛这一芯片控制中共邪灵这一计算机电脑再操纵中国大陆全体人民这一中共势力机器人在中国大陆大地上翻天倒地的折腾的过程!打碎其他机器而堆积起来的一切原料被中共势力机器人完全彻底通吃!这一机器人的身体大大膨胀起来,但是里面的芯片却似乎达到了速度极限,无法突破1GHz了,因而中共邪灵这一电脑无论增加了怎样的新功能,比如听音乐,看录像,打游戏,由于芯片本身的限制,也无法实现系统的大升级,WindowXP怎么也用不起来。更要命的是,整个系统还存在巨大的程序漏洞。这时,某种计算机病毒开始攻击了,毛芯片的错误处理现象发生了,错误指令发出后,系统崩溃,中共邪灵电脑死机了若干次。中共势力机器人于是表现得行为笨重而缓慢,动作不断犯错误,有一次碰掉了自己一只机械钢手,也就是历史上“大跃进”之后饿死3000万中国大陆民众的事件,还有一次碰到了自己头部,把中共邪灵计算机震得死机,毛芯片几乎被烧坏,这就是“文化大革命”的历史大事件。而在机器人失控时的行动行为过程中,中华大地被它挖出了无数大大小小的窟窿!万里河山一片破败!

毛亡世,毛芯片报废,邓芯片替换,芯片的初始化程序重新载入;邓芯片处理期间,系统换上WindowXP,机器人逐渐实现内部的无线电波化通讯。机器人的各机械模块之间的固化连接逐渐松弛,而主要是通过无线电波联系,相互配合行动!最后,某种计算机病毒被直接载入邓芯片,系统再次崩溃,发生自噬现象!机器人陷于分崩离析之中!这就是公元1989年的“六四学潮”对中共势力机器人的大冲击!

邓芯片之后,换上了江芯片,这尤为糟糕,因为江芯片在其制造过程中就被直接硬件化入了各种计算机病毒程序。于是,江芯片还没等替换邓芯片,就把破坏力极强的计算机病毒通过无线电波传载给了邓芯片,最终引发了公元1989年的天安门“六四屠杀”。

此后,江芯片内置的计算机病毒程序一次又一次的发作,中共邪灵计算机几乎毫无半点抵抗能力,机器人体内到处生锈溃烂,中共邪灵计算机内部电子元件频繁的短路,烧毁,冒烟,WindowXP系统到处报错!

恰在这时,中华大地上迅速长出一棵极为笔直的树苗,树苗以极快的速度成长,几乎一夜之间长成了参天大树,在树荫之下的土地上,生长盛开着各式各样花香浓郁的花草花朵,异彩缤纷!

江芯片被载入一极其邪门的计算机病毒,唤醒了江芯片本身内置的所有计算机病毒,利用中共邪灵计算机存在的各种漏洞,引发了计算机病毒同时大发作,各种病毒程序竟然相互配合,完全控制了中共邪灵计算机系统,发出异常强大的无线电波指令,将内部腐败异常,早已不断分崩离析而摇摇欲坠自我跨塌的中共势力机器人各机械模块集结起来,冲向这一参天大树,不断用身躯撞击大树,欲伤害和毁掉这生命的新希望,同时,还异常邪恶的不断践踏残害树荫之下原本自然生长盛开的花草。

这就是公元1999年7月20日起江芯片利用中共邪灵电脑控制中国大陆政府和大陆社会民众发动对拥有近1亿信徒的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和血腥迫害!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停止,整整持续了6年!

现在,胡芯片替代了江芯片。应该说,胡芯片在制造过程中被内置化了非常纯正的程序源代码。但是,他却被毛芯片,邓芯片和江芯片上的计算机病毒严重感染!因此,在他的指令下,中共邪灵计算机控制的机器人在明知自己即将崩毁的情况下还在狠命的撞击大树,却不知这恰恰加速了自己的灭亡,因为每一次撞击,大树虽然会伤及树皮,但是树身屹然不动,而中共势力机器人却使自己的部件不断毁坏碎落!

所以,胡芯片现在的最好选择就是接收来自上天的纯正新程序,唤醒自身内置的纯正程序源代码,启动系统的完全格式化程序,停止撞击大树,停止践踏残害花草,允许中共势力机器人上的各种部件自我分离,解体中共邪灵计算机电脑,这样才有可能带领全部的机器人部件包括计算机电子元件重新由“机器”还原为人,还原为人世间的自然生命。否则,胡本身也一定会跟随整个系统一起走向彻底的崩溃!

以上是笔者对中共和毛之间的相互关系的剖析及胡的机会的判断!

最后强调一点的是,毛和中共的罪孽是非常非常大的!虽然毛不是被载入的病毒程序的初始原编写者,但是,病毒程序的载入和发作确实是因为毛本人自己本性方面的败坏所产生的漏洞而被攻击和引发的!这正是他的罪孽所在!因此,毛的罪孽又是被病毒程序的编写者控制产生,危害和严重后果被他自己缔造出来的机器和工具放大了千倍万倍而存在的!这才是毛作为一个人整个人生最可悲之处!

而中共邪灵计算机最邪恶的地方并不是它本身的硬件和系统软件,最邪恶的是它装载的各种应用软件!这些软件就是用来指挥“骗”的程序,用来指挥“行凶作恶”的程序,就是用来指挥“斗天斗地斗人”的程序!只有这样的程序,才能启动和带动机器人进行杀,烧,饿,斗,打,抢,骗的暴力破坏性行为!邪恶的应用程序才是中共邪灵的邪恶之真正所在!并且,这些应用程序中,还充满了各种后门和木马病毒,这是历史上从各电脑芯片上载入的各种原始病毒能大发作的前提条件!

中共邪灵一直在妄图病毒化胡。

胡应该把握机会彻底格式化中共邪灵!这是唯一的生路!(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邪恶势力垂死挣扎,人类当尽全力清剿
【网海拾贝】中共疫苗更像播毒
袁斌:中共推举报“历史虚无主义”专区意欲何为?
郑纯清:“黑名贵黄命贵”的来龙去脉
最热视频
【唐浩视界】七根芒刺在背 中共犯台恐自灭
【时事纵横】王岐山处境微妙 34科企恐遭共产?
【有冇搞错】旧军队新装备 中共战力大有疑问
【秦鹏直播】阿里再被罚 习求助默克尔失灵?
【珍言真语】冯玉兰:中共打压港人 擦亮世人眼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