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被掸

安然
【字号】    
   标签: tags:

半梦半醒的时候,我的嗅觉和记忆力总会特别活跃。经常能闻到一些记忆深处的味道,分辨不出它们的来处和真假;想起的事情会异常清晰,比清醒的时候更加触手可及。今天早晨,耳畔突然隐约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那是小时候,外婆叫我的声音 “安安,去把被掸拿来!”半睁着眼睛,我知道自己隐藏着的记忆又开始悄悄漫溢, 像早晨的EXPRESSO,芬芳浓郁......

我小时候,外婆家住在黄浦江畔。那个时候的上海还没有这么多高楼和宽阔的马路,黄浦江畔有很多这样的小平房区。妈妈上班的时候我总是待在外婆家,周围有很多和我差不多年纪的玩伴。我曾在那些光滑的小石子路上学骑车,右脚穿过男式自行车的三脚架,一路颠簸;也曾经趴在泥地上,和男孩子一起打玻璃珠子或者拍香烟牌。舅舅的房子边上有一大片空地,我总是在水泥地上用粉笔画大天王的跳格游戏;还在除夕的夜晚一个人跑到空地上大唱《新年好》,边唱边原地旋转。

那个年纪的我,最喜爱晴朗的天气。冬天,阳光充足的时候,家家户户会把被子拿出来,放在太阳底下晒。每到这个时候,舅舅房子边的空地,总是被外婆用来晒被子。外公外婆把四只花架搬到那里,架起两张棕梆,把被子摊在上面。花架是一米多高两米左右长大板凳样的架子,棕梆则可以用来作床架子,那些老东西,现在已经不常见了。阳光下的被子看起来很温暖,我喜欢和伙伴一起钻到棕梆下面嬉戏,好像棕梆下的游戏显得更加有趣。

被子经常是晒一下午的,阳光下的被子摸上去很暖手。我想大人们也是感觉安逸舒适的,坐在边上晒太阳,伙伴的外婆和奶奶们聚在一起织绒线,东家长西家短地聊天。太阳到了西边要落下去之前,大人们端起自家的椅子回去收被子。外婆会叫我,“安安,去把被掸拿来。”我就兴冲冲地跑进房间去拿来,好像终于自己有机会能够和这个晒被子的下午挂上点重要的关系。

外婆的被掸是藤条编的,最上头是两层藤编的中国结,四十釐米左右长和宽,下面是藤条绑着的把手,五十釐米左右长。被掸看起来很结实,因为时间的久远,藤条已经变成了深棕色,把手已经光滑发亮,拿在手里很沈。

我双手递去被掸,学着动画片里“大王,请用!”的样子。外婆拿过被掸,微笑着祥装要拍我屁股,我嬉笑着逃开。这个时候,晒被子的各家都响起“啪啪”的声响。被掸重重拍在被子上,细小的灰尘飞快地扬起。我和伙伴们在各家的棕梆下面穿梭,打闹。责骂声此起彼伏:“灰尘这么大,到旁边玩去!”这样的玩闹总是以我们被大人从棕梆下拎出来而结束。

拍被子是要让棉花胎松软开来。如果被子隔里脏了,便要拆下来,这又是另一道工序。外婆的被面子是绸缎的,隔里是白底竖条纹的纯棉布。被面子铺在棉花胎上面 ,干净的隔里铺在棉花胎下面,然后把隔里的边折到被面子上,和棉花胎缝在一起。 外婆戴着顶针箍,一针一针地缝。所有工序完成后,被子就被折得整整齐齐地放在外婆的红木龙风床上。

我十二岁的时候,外婆家拆迁了,搬到了南浦大桥边上的公房里。花架,棕梆, 红木龙凤床都被卖掉了。那张床很大,搬不出门口,只能被拆成一块一块地拿出去。 精细的雕花也粉碎了几处,看了让人很是心疼。这些记忆中的东西,外婆只带走了一样,就是被掸。虽然公房里晒衣服的地方很狭小,但是我想,拿它在手里拍拍阳台上晒着的被子时,外婆心里应该是安逸舒适的。

我的小时候是幸福的,所以记忆一直不肯往前走;时光又是如此匆匆,永远不肯为任何事情停留。我就在记忆和时光里徜徉,走一走,不时地回回头。微微醒的时候,阳光洒在我的床边,我好像又闻到了旧日被子上的香气,暖暖的,带我飞过重洋,回到那我日思夜想的故乡......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本周发生的大事不少,最受关注的无疑是著名的作家、记者刘宾雁先生逝世,享年八十岁,他在新泽西家中安然度过他最后的时光。刘宾雁先生在中国大陆以暴露中国弊端的报告文学着称,在民间中享有很高的声誉,他的逝世给很多民众带来很多的感慨和感触。
  • (大纪元记者安然报导) 11月23日晚6点﹐德国巴伐利亚州州长施托尔伯博士在慕尼黑大公邸会见并设宴招待来访的山东省长韩寓群一行。德国法轮功学员闻讯后在大公邸正门外请愿。为躲避法轮功,韩没有从正门而是走后门进入大公邸。会见结束后出来时,韩寓群遇到等在后门外面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向他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和“停止迫害法轮功”。
  • 江苏盐城国家级珍禽自然保护区是目前世界上丹顶鹤数量最多的越冬地,又被称为丹顶鹤家园。最近已经有数十万只鸟类生活在自然保护区内,工作人员正采取各种措施积极防治禽流感,确保丹顶鹤在内的各类候鸟安然过冬。
  • 前晚10点左右,为了给所代言的手机拍摄广告,李宇春秘密抵达上海虹桥机场。不料,现场仍有数百位消息灵通的“玉米”接机,场面甚为壮观。由于事先缺乏准备,李宇春和随行工作人员被围堵在人群中,有两个男子甚至动手拉扯李宇春的头发和衣服,还有人伸手去打她的头,以致她差点摔倒。天娱方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时场面确实比较混乱,所幸李宇春安然无恙,并表示今后将加强对艺人的保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