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共秘史(35)

第十四章 大革文化命铲除异己封赐红卫兵制造权威(下)
螺山居士
font print 人气: 21
【字号】    
   标签: tags: , ,

刘少奇曾经做毛泽东的帮凶,一起去杀害“地主”、“富农”、“资本家”,一起去迫害“右派分子”。那时怎么不想起“宪法”呢?被毛共杀害的大多是中华民族的精英,全部是应该受宪法保护的中国公民啊!等到伤害了自己时才想起宪法,刘少奇未免太自私了。刘少奇出身富裕农民家庭,本应走正道信仰三民主义,可惜他走上邪道,信奉邪恶的马列主义,参加毛共,助纣为虐。为了夺取政权而杀害了八千万同胞。那本《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伪宪法。“共和国”是伪的。“宪法”也是伪的。“主席”当然也是伪的。伪共和国,伪宪法,伪主席,这些词儿就像是一群牧童在山坡上胡乱地叫喊着玩耍的,只是儿戏罢了。

刘少奇在一九六七年八月五日之后被关押,与妻儿隔离。他的右腿一直没有恢复。他每天要一瘸一拐地去食堂吃饭。食堂离住处不外是三十米远。刘少奇走这段路却至少要五十分钟。他跌跤倒地,没有人敢去扶他起来。他曾想绝食而死。可是又想到自己是受人陷害,公道自在人心,坚持下去,多活几年,或许有个什么英雄扭转乾坤,为自己平反昭雪,那时就可重见天日。如此一想,他又舍不得死了。后来,他已根本不能行走,只好由看守人员帮他取回饭菜。饭菜又经常被人掼下鼻涕吐落口痰。那些丧尽天良的人想以此来表示自己“紧跟毛主席,痛恨刘少奇”。刘少奇生病没有人为他医治。他的头发没有人帮他理,以致长了一尺多长。毛泽东和江青派人到关押场所整日地呼喊“打倒刘少奇”,“打倒中国的赫鲁晓夫”的口号。又在刘的卧室内贴上“打倒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之类的标语、大字报。刘受尽折磨,面容憔悴,全身成了一副骨头架子。

一九六八年十月五日,刘少奇突然两次失声痛哭。他悲愤交加,后悔不该参加毛共,后悔不该跟着毛泽东干了那么多旨在推翻中华民国政府的罪恶勾当,后悔在延安不该做毛泽东的帮凶扳翻了陈绍禹。刘少奇悲恸痛哭的事,看守头目很快就打电话报告钓鱼台的“文化革命小组”。江青当作奇闻喜讯,立即驱车到毛泽东的住所。毛正在卧室看电视。张玉凤和孟锦云两个美人坐在他身旁。毛叫江青坐下。江青发现毛泽东看的是去年八月五日批斗刘少奇王光美的电视录像,心里十分得意,口里却说:“都过去一年多了,陈年旧事还看它做什么?”毛说:“群众这么热烈支持我,那么强烈反对他。这样感人的情景怎能不多看几遍呢?唔,这么晚了,你还来我这里,又有什么事儿?”“有件天大的新闻。姓刘的今天连续两次嚎啕大哭。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现在自视为国家主席的人竟然流泪痛哭,一副脓包相。他根本不配当国家主席。”毛泽东一边听一边点燃香烟抽起来,安祥的神态掩饰着内心的喜悦。良久,毛才对江青说:“让他哭吧,哭死就算了。夜深了,你回去吧,叫康生、陈伯达过两天来见我。北大、清华两校的工作叫聂元梓、谢静宜去处理,你尽量少露面。”一九六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是刘少奇七十岁生日,汪东兴奉毛泽东之命,送给刘少奇一个收音机。目的是让刘能听到毛共八届十二中全会的公报:“把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刘少奇也确实收听了这个“公报”。他听完后,口中喃喃地说:“幸好历史是由人民来写的。”此后直至他死去,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到一九六九年十月,刘少奇已经极度衰弱。刘躺着吃躺着拉,一身恶臭,气息奄奄。看守人员向“文化革命小组”报告:“刘少奇随时都可能死亡。”江青把情况报告毛泽东。可是毛氏没有一点儿心软,冷冷地说:“让他见阎王爷吧。如果我先他而死,中国会有人捧他出来做神祇的,那么他就真的变成中国的赫鲁晓夫了。果然这样的话,你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十月十七日,刘少奇病危。护士用棉签蘸上紫药水在报纸上写:“中央决定把你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刘瞥了一眼,把脸转向别处。护士怕他没看清楚,又把那张报纸放到他的眼前。刘再次把脸扭开。刘的原卫士长王景清见状,只好俯身用口对着刘的耳朵,把护士写的那行字念一遍。刘立即紧闭双眼,一言不发。他根据干几十年共产党特工的经验,明白毛氏夫妇要将他运出京外下毒手了。十七日晚上九点,刘少奇被一架军用飞机载到河南开封。被人抬进一座与世隔绝的房子。一九六九年十一月十一日深夜,刘少奇张大口喘气,嘴呈紫黑色,瞳孔对光的反射消失,体温超过四十度。十二日清晨六点三刻,刘氏呜呼哀哉!他的亲属无一人在场。他孤独地痛苦地离开了人世。这就是一个不择手段地挖中华民国政府墙脚的毛共特工头子的下场。

一九四二年毛共在延安整风,贺龙的老婆薛明和林彪的老婆叶群曾经打架。贺龙也曾向毛泽东揭发林彪:“一九三七年我和朱德、刘伯承、林彪去洛阳参加蒋介石召开的军事会议。林叫我和朱、刘二人在蒋面前要说奉承的话,好听的话。开会期间,林彪开口一个‘蒋校长’,闭口一个‘蒋校长’。”谁知贺龙奉承毛泽东却热脸贴上冷屁股。贺不知毛的为人与林一模一样。记得一九四五年国共两党在重庆谈判。毛泽东就多次在公开场合振臂高呼:“蒋委员长万岁!国民党万岁!中华民国万岁!”毛泽东发誓喊口号就像和尚佬念经,随随便便,任何违心的话说出来从不脸红。毛泽东当面称赞“贺龙同志两把菜刀起家”,心里却认为贺龙的匪气比自己的还要浓,野性难驯,反复无常。毛共伪政权成立后,只让贺龙做了个“体委主任”的闲职。现在林彪通过吹捧毛泽东,地位上升,是报当年一箭之仇的时候了。林彪唆使他人写材料揭发贺龙夫妇,煽动“红卫兵”批斗贺龙夫妇。林彪还指控贺龙调兵入京,阴谋发动兵变。贺龙落马了。贺龙与薛明被监禁在一座山头的一所单独平房。先是断水断电,末后饭菜越来越少,越来越差。贺龙的糖尿病越来越重。一九六九年六月八日,林彪、江青派医生给贺龙打针输液。输入的药液是使糖尿病加剧的。贺龙可能意识到了,趁医生不在时对老婆说:“他们可能想害死我。唉,我悔恨当年不该枪杀熊贡卿!”

贺龙是湖南桑植县人,一八九六年生。他十六岁出外贩私盐,曾拿起两把菜刀杀死十几个人,就像《水浒传》的武松血洗鸳鸯楼一样。贺龙杀人后逃入深山,啸聚土匪二万。国民政府招安他,封他为澧州镇守使。一九二七年贺龙任国民革命军军长。正在穷途末路的共产党去策反他。贺龙便宣布“起义”,投入毛共怀抱。后来,蒋中正派遣贺的挚友熊贡卿去劝贺龙投诚。熊贡卿找到贺龙的住所。当时贺龙结婚不久。门额上“新婚”二字墨迹尚鲜。门联上句是:巾帼英雄两块盾牌守汉口;下句是:沙场骁将一支曲尺破潼关。熊贡卿问:“贺将军,对联是谁作的?”贺龙得意地说:“是毛泽东想出来的,也是他亲手写的。”熊用鼻子“嗤”了一声。贺龙问:“你‘嗤’什么?”熊说:“夫妻交媾的事也向别人公开吗?姓毛的戏弄你了。我未见有谁用这样猥亵的文字恭贺别人结婚的。”贺龙是喜欢听好话不想听坏话的人。他顿时对熊贡卿产生了恶感。贺问:“你来我这里干啥?”熊答:“我想劝将军弃暗投明,重归国民政府怀抱。”贺龙大怒:“送客!”几个卫兵一拥而上,把熊押到门外一个山坡处决了。贺龙不但不听熊贡卿的忠告,反而枪杀了熊,以此来向朱毛表示忠诚。几十年后的今日,贺龙回忆往事,痛心疾首,故有“我不该枪杀熊贡卿”的慨叹。一九六九年六月九日下午三时,贺龙一命归阴。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毛共充分利用了国民党政治组织松散,军队派系林立的弱点,从内部去瓦解国民党。毛泽东有一次在延安党校演说:“袁世凯对他的部属说过:‘诸君知拔木之有术乎?即拔,不起;必须左右摇撼,使其根基松动,然后拔之,起矣。’老袁就是用‘左右摇撼’之术打败国民党的。我们现在不妨也用此法去推翻国民党。”
  •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上旬,毛泽东登上去苏联的专列。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走出国门。毛要实行“一边倒”的政策,投入苏联的怀抱乞求庇护。专列从北京开出。随行人员一大群,前呼后拥,够威风的了。专列快到天津时,司机急忙刹车。出事了!不知是那一位好汉在铁轨上放了一包炸药。
  • 美国是美利坚合众国的简称,一七七六年七月四日宣布脱离英国独立。美国独立后实行民主制度。历届政府都励精图治,使得国运日隆,疆宇日辟。十九世纪后期成为世界第一强国。无论是文化科技、经济成就还是军事力量,都称雄全球。美国历届政府对中国都执行友好政策。
  • 一九五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第二次战役刚结束,毛共军队已经弹尽粮绝。但是毛共被开战两个月的“胜利”冲昏了头脑,严令军队攻过三十八度线。毛共军队通过金日成政权向北韩农民借粮三万吨。毛共与北韩组成三十多万联军,以毛共六个军从西线发起主攻,以北韩三个军在东线作辅攻。
  • 一九五一年八月十八日,联合国军以七个师在东线发起进攻。经过一个月的激战,北韩军队从八十公里的防线败退约八公里。九月二十九日至十月二十二日,联合国军在长二百五十公里的战线上发动“秋季攻势”,把战线前推了几公里。
  • 毛泽东一向仇视知识分子。形成仇视心理的原因可追溯到毛泽东郁郁不得志的青年时期。一九一八年,毛泽东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工作。有一次胡适演讲。他去旁听。毛等胡讲完后提出一个问题。
  • 一九五六年,一群匈牙利知识分子组织了“裴多菲”俱乐部,取得全国军民的支持。是年十月二十三日,匈牙利人民发动起义,占领首都布达佩斯,推翻苏联扶植的共产党傀儡政府,成立了“纳吉为首的民主政府”。苏联随后出兵镇压,诬“纳吉为首的民主政府”是“反革命政权”。苏联扶植的共产党傀儡政府在十一月复辟。
  • 大纪元记者徐竹思康州报导) 美驻华大使雷德(Clark Randt)11月16日继续逗留母校耶鲁并讲演“中国的耶鲁人看美中关系”。会后他聆听一些与会者对中国问题的意见 ,在接到一盘《九评共产党》的DVD后他两次表示“我一定会看”。
  • (大纪元记者王穹圣地亚哥报道)十一月十七日,加州圣地亚哥声援2800万中国民众退党集会在巴博雅公园举行。今年是《九评共产党》奇书发表三周年﹐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高大维博士就此发表了题为《传九评、促三退,做流芳千古的中华英雄》的演讲,向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的民众表示祝贺,向传《九评》促三退的中华儿女表示敬意,并表达了对支持这一举动的政府和正义人士的感谢。
  • 一九六零年一月三日,马寅初被革去北京大学校长职务。随后又被革去全国人大常委的职务。全家被迫迁出北京大学燕南园,搬到城内东总布胡同三十二号。马寅初被剥夺了政治权利和人身自由,遭受软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