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共秘史(20)

第九章 访苏联受斯大林冷落缔条约推周恩来上场
螺山居士
font print 人气: 29
【字号】    
   标签: tags: , ,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上旬,毛泽东登上去苏联的专列。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走出国门。毛要实行“一边倒”的政策,投入苏联的怀抱乞求庇护。专列从北京开出。随行人员一大群,前呼后拥,够威风的了。专列快到天津时,司机急忙刹车。出事了!不知是那一位好汉在铁轨上放了一包炸药。司机及时发觉,停车清除。毛泽东大怒:“差点儿老子就成了第二个张作霖!”毛立即严令罗瑞卿和李克农:“在我回国之前镇压这个反革命。若我回国时仍未捕杀凶手,则惟罗瑞卿与李克农是问!”

管仲曾一箭射中齐公子小白。公子小白登位后并没有报管仲的一箭之仇,反而尊管为仲父。毛泽东没有齐桓公以德报怨的襟怀。魏徵曾劝李建成杀李世民。李世民坐上帝位之后,也没有加害魏徵,反而封魏徵为相。毛泽东没有唐太宗求贤爱才而不计前嫌的度量。孙凤鸣行刺汪精卫。汪侥幸不死,康复后,假惺惺地呈文国民政府,请求赦免凶手。毛泽东也不学汪精卫的矫揉造作。毛泽东要的是赤裸裸的复仇和血淋淋的杀戮。

专列继续前进。不过车速放慢了。专列从满洲里出境,穿越寒冷的西伯利亚。十二月十六日中午十二点,专列驶进克里姆林宫墙内的雅罗斯拉夫斯基车站。一直待到下午六点,那个满脸横肉的斯大林才带着一班文武官员来接见他。首次会谈开始不久,斯大林问毛泽东:“你这次来访想向苏联要点什么呢?”斯大林当然明白,毛最需要的就是想同他签订“中苏友好条约”,其次就是经济援助。但是他装糊涂,故意问毛。问得太突然了。毛泽东的表达能力一向不好,支吾着说:“我们需要的是好吃又好看的东西。”翻译把这句话译成俄语。斯大林及其手下官员觉得太庸俗了。其中的克格勃头子贝利亚忍不住放声大笑。斯大林认为这个要求不屑理会,宣布暂时休会。会议一休就是一个多月。斯大林找借口避开毛。他把毛安置在莫斯科西郊一座乡间别墅。只管吃管睡。没有任何苏联官员去见他。让毛半是宾客半是囚犯似的待在那里。

斯大林让毛泽东坐冷板凳是有原因的。

早在一九二四、一九二五年,苏联为了输出“革命”,赤化中国,曾经出钱办了两所学校。一所是广州黄埔军官学校,专门训练军事人材。另一所是莫斯科中山大学,专门培养政治人材。这里专讲那所“莫斯科中山大学”。该大学挂孙中山的名,却从来不介绍三民主义,而是专干损害孙中山的三大政策及三民主义的事情。苏联为了把中国人训练成自己的奴才是不惜血本的。莫斯科中山大学约一百五十名教职员的薪金,五百多名中国学生的衣、食、住、行及度假费用,对困难学生的额外补助以维持他们远在中国的家庭的生活,所有费用由苏联政府全部包揽。一九二七年秋,苏联当局对莫斯科中山大学全体学生进行严格的身体检查。包括量度身高、颈长、头颅大小,眼、耳、口、鼻的相对位置。甚至身体哪个部位有伤疤、赘疣、黑痣等生理外貌都作了记录。苏共要对他们作永久性的跟踪。几百名留苏学生大部分都不负斯大林所望,日后卖身苏联成了汉奸。其中最有名的是所谓“二十八个布尔什维克”:陈绍禹、张闻天、秦邦宪、王稼祥、何凯丰、陈昌浩、沈泽民、杨尚昆、孟庆树、张琴秋、杜作祥、陈原道、朱阿根、朱子纯、何子述、夏曦、肖特甫、李竹声、李元杰、盛忠亮、孙济民、宋泮民、王保礼、王盛荣、王云程、汪盛荻、殷鉴、袁家庸。他们是苏联最忠实的走狗。回国后在中共党内占据要位,推行忠于斯大林的政策。他们阻碍了毛泽东争权夺位的道路。毛泽东就挂起“反对教条主义”的旗号,标榜“马列主义必须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采取拉拢这个打击那个的办法,分化瓦解了这个极端亲苏的集团。到一九四二年延安“整风”时,毛泽东利用刘少奇、康生、李富春等人把“二十八个布尔什维克”搞得七零八落。仅剩下一个陈绍禹同毛泽东针锋相对地斗争。毛泽东就授意李富春去除掉陈绍禹。李买通金医生下药毒陈。可是被陈妻发觉,东窗事发。毛泽东为掩人耳目,就装模作样地将金医生判刑。斯大林当然识破毛泽东的所有阴谋。

一九四九年春,毛泽东住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斯大林把一封亲笔信让副手米高扬面交毛泽东。叫毛泽东“不要打过长江南岸。长江之南让国民党统治。国共两党以长江为界各自组建国家。”苏联赤化中国不是希望中国强大,而是企图分裂中国,削弱中国。中华民国政府把首都从南京迁到广州。美、英、法的大使馆仍留在南京不动,只有苏联大使馆跟着迁到广州,表示苏联支持国民党对长江南岸的管治。毛泽东眼看自己已在抗日战争期间坐大,羽翼已丰,便置斯大林的命令不顾,挥师杀过长江。

上述两件事刺激了斯大林,使斯大林觉得毛泽东是奸佞之徒,是不太听话的走狗。就故意冷落他。毛泽东在莫斯科的别墅里无所事事,他拍桌子发牢骚:“我一天就是三件事,吃饭,拉屎,睡觉。”西方的新闻记者注意到毛泽东在莫斯科无声无息了。随即流言四起。说斯大林把毛泽东软禁了。西方新闻界的流言帮了毛泽东,使斯大林十分尴尬。为了辟谣,他派塔斯社记者去采访毛。等到斯大林觉得已把毛泽东戏弄够了。他才派莫洛托夫通知毛泽东:“可以谈判缔约条款。”谈判签订条约的事毛泽东是一窍不通的。毛只好通电北京叫任“总理”兼“外交部长”的周恩来兼程赴苏。一九五零年二月十四日,周恩来和维辛斯基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合作条约》。条约有效期三十年,除一纸空文之外,毛泽东没有从苏联获得一点儿经济援助。一九五零年代末,毛共和苏共反目成仇。一九六零年代,毛共和苏共又因边界问题大打出手。毛共和苏共不成亲家成了冤家。

毛泽东因为访苏受辱耿耿于怀。他等待时机报复。一九五八年七月三十一日,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访问北京。这时毛泽东的脑子里浮起一个故事:一九二八年六月,冯玉祥的部将韩复榘赤着上身和美、英、法、日四国使节谈判,以羞辱外国使节。于是毛泽东就赤裸上身,下穿游泳短裤,站在中南海的游泳池旁边接见赫鲁晓夫。毛泽东把八年前访苏受辱的怒火发泄在赫鲁晓夫的身上。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国共产党的开山始祖是陈独秀。这个身高一米六三的矮子是安徽怀宁人,一八八零年生。早年留学日本。回国后任安徽都督柏文蔚的幕僚。一度出任安徽省教育司司长。一九一六年,陈受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的聘请,出任北京大学教授。他心高气傲,做梦也想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
  • 中共第二次代表大会于一九二二年七月十日在上海成都路一所房子里召开。党员人数是一百二十三人。正式代表是陈独秀、李达、张国焘、蔡和森、高尚德、包惠僧、施存统等。张太雷、向警予作为非正式代表列席。毛泽东没有参加会议。会议没有作出什么重大决定。是年八月初,中共在杭州西湖开了一个重要会议。
  • 中国历经战乱,又因为历代统治者不关心国计民生,不注重提高农民的素质,致使贫穷农民约占农民总数的百分之七十。贫穷农民看见富裕农民拥有较多的土地,而自己很少土地或没有土地,就产生仇富心理。素质低劣又产生了仇富心态的贫穷农民,极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煽动起来闹事。
  • 毛泽东在江西曾发动清除AB团的斗争。他疑神疑鬼,怀疑自己的队伍混进了不少国民党特务。他把自己臆测的“内奸”叫做AB团。他指挥亲信闯入辖下各个组织,拘捕大批军政干部,刑讯逼供加以迫害。一九三零年十二月初,毛泽东派李韶九带领毛共第十二军的一支部队去富田肃反,引起共党第二十军及江西省委的反抗。
  • 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共产党在南昌作乱失败。张国焘、李立三、朱德、彭湃、周士第等头目亡亡如丧家之犬,带着残兵往广东逃窜,打算从海上逃走,在梅县又受到国民革命军黄绍竑部的攻击。一群乌合之众逃向海陆丰,散落乡村为匪为盗去了。只有一支约一千多人的队伍被隔离在梅县的三河坝。
  • 一九三一年三月,何应钦率二十万国军对共匪进行第二次围剿,也不十分成功。原因是毛共采用“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的战术,迂回穿插,穿梭闪避。二十万大军去捕捉两三万流寇,就像用一张大孔眼的网去捕捉几条小鱼。鱼儿钻来钻去,老是逮不住。
  • 张闻天是上海浦东人,一九零零年八月三十日生。一九一七年秋入读南京河海工程专门学校。一九二五年六月加入中共,同年赴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是所谓的“二十八个布尔什维克”之一。一九三零年回国。一九三一年二月任中共宣传部部长,政治局委员、常委。一九三三年到江西瑞金。
  • 毛共从江西败逃二万五千里之后,在一九三五年十月到达陕北瓦窑堡。陕北历来是土匪大贼啸聚之地。明末流寇李自成就是陕北米脂人。偷鸡摸狗出身的张献忠则是延安柳树涧人。毛共的残兵败将和当地刘志丹的散兵游勇合起不足二万,四散在当地的民房休整。当时陕北驻扎着张学良的东北军。
  • “西安事变”使时局发生变化,达成所谓的第二次“国共合作”,一致抗日。从此之后,毛共就把“反帝”、“抗日”的口号喊得震天响,暗中却和日寇私通,游而不击,全力以赴深入敌后同国民党争地盘,煽动贫穷农民去屠杀富裕农民来搞“土地革命”,制造民族的分裂和仇恨,以此来驾驭那群贫穷农民去反对国民党,拚命去颠覆合法的中华民国政府,置国家与民族的利益于不顾。
  • 一九四二年九月,苏联驻延安记者弗拉基米洛夫和尤任花了十天时间到达贺龙的指挥部。贺龙安排他两人随一支队伍行动以体验游击战争。在山西兴县地区,一支约五十名士兵组成的日本警备队被五百名共匪跟踪盯着。日本兵把村庄里的老弱妇孺赶到一起。十多个戴着日本军帽的矮个子士兵用马刀和刺刀朝惊惶失措的人群猛劈猛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