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翔:警惕中共黑手在海外制造杀人车祸

致中、英文媒体的公开信

黄翔

人气 23
标签:

【大纪元3月13日讯】致中、英文媒体的公开信

中文和英文媒体的全体朋友们:

你们好!

我现在给你们写来此信,是因为出于对你们的信任,媒体应为社会良知和人类公义的体现,为此,我向你们发出紧急呼吁!

在去年八月下旬和今年三月初的半年时间内,我先后两次被人破坏汽车轮胎、预谋对我制造车祸进行谋害。去年,这样的罪行第一次发生后,我虽然怀疑有政治图谋,但难于确定作案者的背景,所以未公开向媒体披露,只是报了警。但因为这种事一时难以通过警方立案侦破、及时逮住罪犯,致使犯罪者胆子越来越大、行为越来越嚣张,欲致我于死地而后快,这也就导致了第二次发生这样的事件。第二次预谋制造车祸事件的发生,已足以暴露黑手背后的政治背景和图谋,迫使我不能再继续保持沉默,否则终有一天我将死于黑手预设的车祸!我不能等到人死了才爆光,那时候已为时晚矣!这种事一次又一次持续发生,让我联想起李志绥和张宏堡等人不明不白死亡的真实背景和原因!现在,我不仅向美国警方报了案,并且进一步将此事向FBI详细反映、备案!与此同时,我向所有持守良知和人类公义的中、英文媒体发出呼吁,请以公义之心关注这一事件!站在遭受恐吓和威胁者的一边!

我现在将我所写的《请制止在自由世界的国家恐怖主义犯罪活动》一文给你们传来,请你们伸出援手,将这篇文章分别以中、英文发表,向全世界公开暴露这种谋害人命的预谋和罪行!!!不能等到一个人已一命呜呼、其死亡成为既成事实,再来关注已经晚了!

随信同时发来第一次、第二次人为预谋制造车祸的照片等资料,这些图片等资料在你们发表我的文章时请附入文中。因为已两次发生预谋制造车祸的谋害人命事件,媒体曝光可以形成舆论压力,使犯罪者的罪行受到谴责和追究,阻止犯罪者继续对我犯下新的罪行。我以为,如果对这种犯罪的预谋保持沉默,就是对暴虐和罪恶的纵容,使预谋犯罪者更加肆无忌惮,其继续作案的可能性就越大!我唯有呼吁媒体关注并通过媒体发出我的声音,同时向FBI寻求公义和法律救助!这样的事发生在自由世界,应引起所有善良的人们和以关注人权为己任的国际人权组织的高度警觉!这种事也有必要提醒美国政府,在美国境内到底潜伏了多少受人派遣的黑手,这是一些以隐蔽的暴力攻击和伤害无辜的恐怖主义分子,绝不能容许他们藏身在自由世界中继续猖厥犯罪!

中国流亡诗人、美国匹兹堡作家避难城荣誉驻市作家 黄翔

2007年3月10日

请制止在自由世界的国家恐怖主义犯罪活动

黄 翔

我在美国生活已经十年,像我这样年龄的人,对故国家园的感情都是很深的,流亡与漂泊本是受一个专制政权的逼迫,实在是人生无奈、不由自主地重复着前人的命运。但无论在国内还是海外,作为一个独立的中国诗人和作家,我始终和首要坚守的,就是言论和写作自由;就是抨击专制暴虐和关注与维护人权!

继1994年之后,我今年再次获黑尔曼•哈默特“言论自由”作家奖。同时获此奖的在全球范围内有四十几个人,其中包括中国大陆的多位坚持言论自由而受到当局打压者,这是些活跃在网络上的年青朋友,他们当中有维权记者也有网络作家。为此,我就此事接受了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与此同时,收到了国际人权观察的通知信件,内容为今年获奖人名单、各自的简历和获奖理由。今年为“全球聚焦中国年”,中国大陆言论自由问题特别受到国际社会关注。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在言论自由作家奖的获奖名单中,中国人的名字在全球占很大比例,这一极为触目的现象,也许刺激了专制者敏感而虚弱的神经。本来,在中国大陆“言论自由”奖是不能公开颁发和自由接受的,甚至相关的中文媒体和网络也持低调态度,未见公开发布新闻,以尽可能避免官方的过度反应。而获奖人如果公开接受言论自由作家奖,会面对很大的政治压力,甚至有可能因此暗地遭受比以往更严重的迫害。但是一般人可能难以想像,在海外行使言论自由、包括接受国际人权观察“言论自由”作家奖,也同样会被人暗算和加害,其目的是为了对你进行恐吓、封住你的口。如果你坚持行使和维护言论自由,坚持对中国人权乃至中国自由文化现状的介入和关注,既不向暴虐妥胁、也不向专制者谄媚、同其沆瀣一气,那么,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是身处国内还是国外,你都逃不过专制暴虐的追杀,都会为此付出高昂的代价。这种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恐吓和迫害的情况,国内和海外都一样,只不过一种是公开进行,一种是以隐蔽的方式。为了打压中国公民的“自由言论”,消涂其对国内外社会所产生的影响,专制者对捍卫言论自由者,实施分化瓦解策略、一打一拉,两种手段兼施,这种情况举世皆知、有目共睹。他们对被他们划为实施“孤立”和“打击”的对象,其不择手段的程度几近疯狂和绝望!

十多年前,我在国内获言论自由作家奖,当时正值我第一次应邀访美回到中国。不久,我的作品被作家出版社接受,数十年来唯一的一次在大陆得以出版,但书刚印出马上就被新闻出版总署下令封杀。我以“民告官”的方式依法提出起诉、捍卫自己写作和出版的权利;但结果不仅权利被剥夺,而且我和当时身为记者的夫人一起双双被抓进监狱。当时官方强加我的主要罪名是、我回国“负有美国的人权使命”。十余年后我在美国第二次获此奖,没多久,竟发生了一件令我心身备受伤害也几乎不可置信的事,那就是有人非常专业地蓄意对我制造车祸,这样的事此前在去年八月下旬也曾发生过,当时国际范围的大背景是,身居海外的中功创始人张宏堡突然车祸离奇死亡,国内维权律师高智晟等人被先后逮捕入狱。现在这样的事是第二次发生。头一次发生有人企图对我制造人为车祸事件时,我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及这件事,不料马上竟有一位身份不明者在网上留下跟贴:“吹吧,吹吧,不吹会死吗?吹了生不如死!”语气带有潜在的威胁和警告,但其目的昭然若揭,显然是为了协助预谋者遮掩罪行、向世人蒙蔽事实真象。善良的人们根本无从想像,这类事不仅发生在中国,也竟然多次发生在西方自由世界的美国。可以说,犯罪者公然漠视国际视听、也藐视美国法律,在美国境内作案已到了猖厥和无所忌讳的程度!

这种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恐怖犯罪活动,很难设想这是受命于一个对自己执政有自信的最高执政当局,因为这种下流和卑劣的行为,无疑有损国家和民族尊严!也有损国家领导人个人的形象!我宁可相信,这是负有特殊使命隐藏在世界各地的“黑手”一类的人所为,是这一类奴性十足的小人自作主张,其目的是为了个人向上邀功请赏。我更愿意认为胡温政权不了解这类事,因为他们在倡导“和谐社会”、主张社会人文精神上的“和而不同”。然而,如果没有一个后台撑腰,这类霄小在自由世界敢如此胆大妄为地做专制暴虐的黑手吗?我只是一个独立的诗人和作家,在一个众声喧哗的世界上,发出的仅仅是与专制者不同的自己的声音,有什么必要非对我如此暗中加害,手段如此残忍、下作、卑鄙和无耻、如此让人不屑?!去年,我曾接到过一个恐吓电话,提醒我不要 像李志绥,被人从指甲壳里弹那么一点,某天在厕所里蠕动那么几下就倒下去了。在这里,我要正告这一类人,我所关注的是人类的文化,从事的是精神创造领域的活动。一个拥有强大的国家机器的统治者,如果竟因此对我长期、甚至几近终生不见容,是否心理上太虚弱、对自己太没有信心?!共产暴政已经遭到全世界的唾弃,任何垂死的挣扎都纯属徒劳!如果要告别以往,开创一个真正的和谐社会,那么,这个社会就应该允许人类思想和精神意识的多元兼容!

三月四日早晨,我同我夫人雨兰一起乘飞机去纽泽西看望子女,也顺便去纽约办事。我们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告诉了他们关于我们的行程安排。头天夜里,我在电话中同国内亲人谈及此事时,也曾告知国内我们将在次日五点起床、六点出发,自己开车去机场,由匹兹堡机场登机飞纽泽西纽瓦克机场。头天,我们特别将汽车加满油,严格检查了轮胎万无一失。夫人夜里11点15分将车开回家时,一切正常。风雪中家家关门闭户,巷道中几乎没有人行走和车辆经过。当夜和次日天气都有暴风雪。我们的车子和邻居的车子都停在家门口,左边靠墙壁,右边靠马路。结果,我们汽车右边的两个车轮在黑夜中都同时受到犯罪者的有意破坏。此前,去年八月下旬我们的车子右边的后轮,就曾被人夜里用刀捅破(见图白线标示内)。

第二天一早,当我们的车子刚开上高速公路,沿途发出不正常的声音这才惊觉,不得已勉强开到汽车修理站,一检查,才发现车轮被人戳破。此事我们并未张扬,只是把车轮换了,向警方报个案,将坏轮胎取回家中以备查证。那一次被人为破坏的只是一个车轮。也许因为暗中盯着我们的罪犯,发现破坏一个车轮未出现翻车的预期效果,这次更得寸进尺,干脆连我们右边的两个车轮全都破坏(见第二次被破坏变瘪的右边两个车轮)。做这种事的人搞的是破坏专业、很内行。他们显然窃听了我们的电话,选择的是我们天未亮就要开车上路跑长途的时刻(我们凌晨五点起床、六点出发)。其次,他们未让我们一开车就在家门口马上发现问题,而是预谋让我们在途中出事,或车子往一边翻而摔死,或翻车冻死在暴风雪中。他预设我们死于暴风雪中,不想恰恰是暴风雪救了我们,感谢神的保佑!因为途中我夫人雨兰开车踩油门,很奇怪,车子就是开不快。她想到反正是暴风雪中开车,也就将车子换到慢车道慢慢开,差不多多用了一倍的时间,竟居然开近机场停车场。

这时,一辆车从我们车旁边擦过并按响了喇叭,一位美国女士指着我们的一边车轮说两个轮子全坏了。我们只得找个地方将车停下,这才见到车子右边两个车轮全瘪了,若在高速公路上开快车,车子肯定往一边倒,人不摔死也摔成重伤!当时我们忙于登机,只好把车子停在机场,登机前致电友人和拖车公司问怎么办?待办完事三月六日夜从纽泽西飞回来,才请来拖车公司见证并作记录(见拖车公司司机记录),同时也先后向机场和我们住地警察报案。

在两个被破坏的车轮中,机场警察在风雪交加中发现其中一个车轮上,竟有一个垂直嵌入的大铁钉,后来经汽车修理站仔细检查,这才发觉汽车右边两个轮胎上均各有一个大铁钉。作案的人显然是预先知道我们的行程、出发时间,趁我们入睡之后、起床出发之前冒着风雪也冒着危险作的案。因为那时候是风雪交加、万籁俱寂的午夜或凌晨,如果一个人不是出于专门目的,是不可能夜里起来在大风雪中摸黑干这种见不得人的罪恶勾当的,更不可能理解为是小孩子深更半夜爬起来在天寒地冻中搞恶作剧。其他的因素也可以排除,如我们同社区和周围邻居的关系都很好,同谁也没有结仇结怨,绝不会有谁蓄意对我们加害。

根据汽车修理站的检查,同一边的两个车轮都有大铁钉,这显然是趁我们出发前将两个大铁钉分别预设在两个轮子下的,让你神不知、鬼不觉,车一开动就自然压进内胎,修理站经验丰富的老板也认为是人为故意破坏。而被戳破的双轮是慢慢漏气的,作案者估计轮胎在途中就会瘪,车子就必定往一边翻倒,他的目的也就达到。而且以预设的大铁钉自然戳破轮胎、让两个车轮慢幔把气漏光,比上次直接用刀戳更隐蔽、更高明,可以给人造成“轮胎途中辗了钉子”导致事故的假象,而无法以此作为“立案”的依据而逃避法律追究!可见其用心之险恶、手段之毒辣、犯罪之“高明”和高度“专业”化。这是那类躲藏在美国公众乃至警察视野之外的犯罪的“黑手”,在美国境内公然从事的恐怖犯罪活动,除此,没有其他解释!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而是第二次这样做了。他可能不会想到,犯罪总会有不同方式“记录在案”。而且他也没有想到,为什么不是别人、而是我们的车子“一次又一次”专门成了“刀子”和“钉子”盯住破坏的对象,而不是同一住宅巷区的其他人一次又一次发生这样的遭遇?!为什么上次用刀戳破的是一个轮胎,因为谋害的目的未得逞,这次就干脆换了一种手段,并且为了确保翻车,达到预期的犯罪目的,就把我们靠马路一边的两个轮胎同时破坏?!这不是人为的有预谋、有目的的犯罪是什么?!

这类人显然负有特殊使命、以合法的名义进入美国,他就藏身在匹兹堡、躲藏在我们身边伺机进行恐怖犯罪。他一直以为其所作所为天衣无缝、不会引人怀疑。即使怀疑也抓不到证据,他的罪行也就永远无从暴露、永远不会受到媒体的爆光,进而引起公众舆论的谴责和受到法律的追究。他以为,一个多次受害者在一个法治和民主的国家永远不会向比他更高明的机构和技术手段求助,使其本来面目、罪恶和丑行最终真相大白于光天化日之下!出现这种事,会与同我们友好相处的社区的美国人有任何关系吗?!这纯属一般的偶然的“事故”、而不是处心积虑的政治“恐吓”或政治“谋害”吗?!我们的朋友、美国画家比尔和他的八十多岁的父亲闻讯后十分吃惊,父子两人夜里顾不上睡觉,立即开车专程赶至机场接我们和帮助我们,当他们目睹两个车轮都被人破坏的惨状时,两人都睁大了眼睛,很自然地意识到这是人为的犯罪。听说我们先后两次车轮遭人破坏,这种有背景的犯罪行为竟然发生在美国、在我们居住的社区,使这两个美国朋友简直不可思议也感到义愤!联想到我们人生活在美国、仅仅是行使言论自由,也居然存在着恐吓、威胁和生命安全问题,其犯罪者的特殊身份不言自明,不仅应向警察报案,更应该作为有可疑背景的专案,直接请FBI侦破、查出真相!因为我们是被迫流亡异国他乡者,在中国大陆和在自由世界,我们都同样行使自己的言论自由、同样关注和维护中国的人权,专制者因此对我们耿耿于怀、一直有人注视我们的行踪,总想伺机对我们下手,视我们为欲除之而后快的对象!

我是一个作家和诗人,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就开始坚持地下文学创作。在中国大陆,我的书至今禁止出版;在海外,我的作品的译者也多次在看不见的压力下退却、而放弃初衷。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无论是中文出版还是英语翻译,很奇怪,都有人始终注意和关心,千方百计地或公开或暗地阻挠和干扰。去年我应邀去美国布朗大学,居然收到一个不知名者的电话,建议我取消布朗一行,称“人民的布朗不欢迎你”。之后我应邀赴新西兰梅西大学演讲和朗诵,主办者竟收到一封电子信,以早已被人唾弃的极其荒唐可笑的语言说:“当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插遍全球之日,让你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发抖吧!”不仅在国内,甚至在国外,也竟然有人如此害怕人们正常地行使言论自由!几近疯狂和绝望地害怕相异于“谎言”的“真实”!我的一部真实记录上个世纪时代和人生经历的百万字的长篇,原名《自由之血——天空下的一个人和一个人的天空》,在汉学家的建议下,压缩成一半并易名为《刀尖上的天空——灵肉自在与自焚者说》,曾先后有两位译者同我有共鸣和共识,并着手翻译,最后都因为害怕“影响”同中国的关系而中途放弃。包括我的已经出版的一本大型诗集《走出共产中国》,之前也有人特别关注,曾数度对译者和大学出版者施压,后因译者爱默生坚守良知将此书译出并交由英语出版社才得以公开出版。此书英文版出版后,爱默生又继续翻译我的其他作品,不想正当盛年、身强力壮的他,这时候突然撒手人寰,我的作品翻译因此而中断!

在这个全球一体化的时代,为什么一个人仅仅因为行使言论自由,在中国大陆要受到监禁、绑架、失去自由,遭受折磨、甚至虐杀,为什么在西方世界生命安全也会受到威胁?!为此,我向中英文媒体发出呼吁,向国际人权观察、国际笔会、北美作家避难城联盟和中国人权等组织发出呼吁,请关注每一个行使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者的权利!关注每一个维护言论、信仰自由和写作自由者的人身安全!

我同时也向以美国为首的各国政府和全世界发出呼吁,请关注当下中国言论自由和人权状况,关注中国大陆的维权者和流亡海外的异议者的人权现状和人身安危,使每一个中国人的自由表达的权利和生命的安全得以正常的保障,而不受到专制暴虐的国家恐怖主义以任何方式和任何手段、在任何时间和任何地点的扼杀、恐吓、侵犯和危害!!!


黄翔的汽车轮胎第二次被破坏。(图片由黄翔提供)


黄翔的汽车轮胎第一次被破坏。(图片由黄翔提供)


修车记录。(图片由黄翔提供)


第二次拖车公司记录。(图片由黄翔提供)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黄翔:“和谐社会”与“党主独裁”
黄翔和徐文立在布朗大学演讲
徐文立﹑黄翔布朗中国人权研讨会主讲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即将召开
最热视频
【新闻第一现场】与闫丽梦会谈 专家:中共瞒疫无疑
【珍言真语】钟剑华:港官染文革作风 打压初选
【珍言真语】典型蓝变黄 周小龙取消移民而参选
【思想领袖】司徒文:对华关系3错 美低估台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