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设计:芬兰品味热情与理性的结合(上)

涂翠珊

人气 4
标签:

设计师简介:

Pentagon Design的两位创立者,Arni Aromaa与Sauli Suomela,皆于1998年毕业于赫尔辛基设计与工艺大学的工业设计系,他们打从学生时代起,就互相合作并勇于创新,两人还在念书时,就本着创业家精神,在1996年共同成立Pentagon Design,并在毕业作品中,为芬兰公司Oras设计出“聪明浴室”的概念性作品,他们强调设计要结合热情与理性,才能提供客户最好的解决方案与服务。Arni Aromaa目前也同时是芬兰设计中心,推动芬兰现代设计国际行销计划的指导小组成员之一。


访谈:

1.你们如何平衡与客户之间理念的差距?

Arni:基本原则很简单,客户的期待是我们优先的考量,不过,客户是否真的了解他们需要什么,又是另一回事。如果我们在主观的直觉与客观的考量下,都发现客户的期待并不符合他们的需求时,就有责任提出。当然,如果他们无论如何都坚持要特定的东西,那我们还是会给,只是也一定会告诉他,这不是你应该要的。在我们的经验中,像Iittala这样的公司通常很清楚他们要的是什么,也许一些较小的公司,一开始时就不一定在对的方向上。
Sauli:我想最好不是用说的,而是作出一个实质的提议给客户看,客户需要自己去体会…
这也取决于你怎么看待你的作品,你是只作给自己,还是帮客户作设计。
Arni:我想设计领域大致上有这样的明显分隔:许多设计师其实是艺术家,他们用设计作为工具,就像画家用画笔作画一样。虽然我们的作品中也有艺术性,但是我们的工作很明白地是要带给客户利益,这是完全不同的出发点。当然最好的案子是设计中既有艺术美感,又能带给客户及他们的顾客好处,并有经济效益,但这是梦想中的设计案。

2.你们有没有作过这种梦想中的设计案?

Arni:它们还在实现的路上。我们自发的概念性设计(如聪明浴室、HotCoolRoom),既有艺术性又是好设计,可是完全没有客户,所以要说这是完美的设计案恐怕太天真…矛盾的是,我们去年一整年都很忙碌,却还没有新的东西生出来,因为它们都还在进行中,我们真的很想给你看目前正在进行的设计案,但是还需要再等一年多。

3.请说明你们的设计理念:何谓理性的热情(rational passion)?

Arni:首先,这说明了我们对客户的承诺,我们理性,因为不是为了设计而设计,而是为了增加客户的利润。我们也有特定的工作模式,特定的流程,不是只提个篮子和酒去野餐,看会发生些什么。
Sauli:虽然这么做会很有趣。
Arni:老实说,也这么发生过……另一方面,热情指的是,我们真的热爱我们的工作,不是只为了理性的想法而做它,我们总是试着把事情做到最好,用全部的心去投入,这也是我们希望作品中可以显现出来的品质。


4.2005的芬兰设计年,强调运用设计来增加产品与企业的竞争力,你们觉得是否有效?

Arni:我们希望是,当然这是个漫长的过程,还有很多改善空间,一份研究报告指出,目前只有50%的芬兰公司运用设计,不过这也牵涉到一个问题,什么是设计?在芬兰可以看到很多的努力,试着改变一般人对设计的既定想法,从非常以艺术家为中心的设计角度,朝向比较顾问性、对一般的公司而言较容易接受的角度来了解设计。我想未来越来越重要的趋势,是将设计整合到非设计导向的产业,让一般的公司行号也能因设计受益。设计在芬兰大致上处在两端:很多工业设计的公司,已经与非设计导向的产业合作二十几年,然而以设计为中心的另一端,则拒绝表示他们与纸浆产业的机器,拖拉机等,有任何关系。未来,服务设计(service design)将会是重要的议题,我们会越来越需要的,不是产品,而是服务,并加上视觉设计,让它们更容易被理解、使用、更有趣。

5.你们的设计是否就像是,处在大的工业设计公司,与以艺术导向的设计师中间?

Arni:正是如此!当我们开始发展“理性的热情”原则时,就是想走出中间这条路,试着从设计产业的那一端取热情,从比较无趣的那一端取得理性。
Sauli:对设计产业的客户来说,我们有非常好的设计流程,和经过深思熟虑的细节,可以更容易地帮助他们得到,不会在市场上出错的好作品;对于非设计产业的客户来说,我们则提供了更具艺术美感的选择。不同的客户我们给不同的东西,到目前为止这个模式进行得很顺利。我们必须理解自己在每个设计案中的角色,每个案子都不同。.
Arni:当然在设计领域里,有比我们更有名、更热门的明星设计师,也有更工程师导向、更强调系统式工作的设计师,不过在这两端的中间,我想,目前芬兰应该没有人跟我们一样好又被认可。其实通常我们是很谦虚的,但我的确觉得如此。

6.你觉得科技对芬兰现代设计是否有影响?比方来自Nokia的影响?科技是否也影响了你们设计时的思考方向?

Aani:是的。部分原因是,所有可以用传统方式设计的,都已经被作出来、也创造出来了,把科技整合到设计里,就让你能够作一些,以前没办法作的东西。芬兰整体的环境当然也很鼓励新科技,因此或许也导向某种极端,有时显然有点天真与傻气。运用新科技的理想,并不是要让科技支配其它的因素,而比较是让科技藏在产品的中心,像是个可以赋予更多可能性的元素,而不是强迫使用者面对复杂的科技。

Sauli:现在若想创造全新的东西,光是遵循形式随机能而生(form follows function)的原则是很困难的,因为这样的东西都已经被作出来了。如果你运用新科技,就可以创造全新的东西,一些带给人惊奇的东西,并更新设计的类型定义。我想这是很多设计师的设计动力。芬兰对于高科技一直很有信心,这样的思考也融入在日常生活中。@

摘自:《dA夯07 DESIGN 21: 21 product designers》 田园城市文化事业有限公司 提供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想要一夜好眠?睡前喝这杯花草茶
窗户上凝结的水珠会影响健康 如何避免?
无面粉减糖蛋糕 添抗老、补钙食材 享瘦又养生
如何在2秒内折好一件T恤?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马斯克提和平协议 数百万人投票
【秦鹏直播】OPEC+大减产 美国祭出大招
【新闻看点】普京签吞并法案 乌军扩大战果
【财商天下】北溪管道爆炸 北京受益最大
【思想领袖】美国法学院如何受觉醒主义影响?
【时事军事】普京的手指离核按钮还有多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