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志仝:苏轼《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赋卷》赏析

陆志仝 整理
  人气: 8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6月9日讯】苏轼才华横溢,诗词文赋而外,对书画也很擅长。他于书法遍览晋唐诸家,转益多师,自成一家,长于行书、楷书,笔法肉丰骨劲,跌宕自然,同蔡襄、黄庭坚、米芾并称“宋四家”。传世书迹有《黄州寒食诗帖》、《赤壁赋》、《答谢民师论文帖》、《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赋卷》等。他自称“吾虽不善书,晓书莫如我”(《次韵子由论书》)。


洞庭春色赋(局部) 吉林省博物馆藏

《洞庭春色赋》与《中山松醪赋》,均为苏轼撰并书。此两赋并后记,为白麻纸七纸接装,纸精墨佳,气色如新,纵28.3厘米,横306.3厘米,《洞庭春色赋》行书三十二行,二百八十七字;《中山松醪赋》行书三十五行,三百十二字;又有自题十行,八十五字,前后总计六百八十四字,为其传世墨迹中字数最多者。《洞庭春色赋》(文)作于公元1091年冬,《中山松醪赋》(文)作于公元1093年,均为苏轼晚年作品。绍圣元年(公元1094年)苏轼被贬往岭南,在途中遇大雨留阻襄邑(今河南睢县)书此二赋述怀。自题云:“绍圣元年闰四月廿一日将适岭表,遇大雨,留襄邑,书此”。


洞庭春色赋(局部) 吉林省博物馆藏

此时的苏轼笔墨更为硕健,结字极紧,意态闲雅,奇正得宜,豪宕中寓妍秀。集中反映了苏轼书法“结体短肥”的特点。乾隆皇帝曾评:“精气盘郁豪楮间,首尾丽富,信东坡书中所不多觏”。明代著名的文学家、史学家王世贞云:“此不惟以古雅胜,且姿态百出,而结构谨密,无一笔失操纵,当是眉山最上乘。观者毋以墨猪迹之可也。”。明末清初书画家、鉴赏家张孝思云:“此二赋经营下笔,结构严整,郁屈瑰丽之气,回翔顿挫之姿,真如狮蹲虎踞”。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韩滉(公元 723~787 年),字太冲,长安人。历经唐玄宗至唐德宗四朝;曾为江淮转运使,官至唐德宗宰相,封晋国公,赠太傅,谥忠肃。史书评他:“性持节俭,志在奉公,衣裘茵衽,十年一易,居处陋薄,才蔽风雨。”(《旧唐书.列传第七十九》)韩滉在政事之余,雅爱丹青,词高格逸,时称“在僧繇、子云之上”。韩滉自幼天资聪明,工隶书、章草,擅画人物、田家风光、牛羊,曲尽其妙;唐.朱景玄《唐朝名画录》说他:“能画田家风俗、人物、水牛,曲尽其妙”;其画功在唐代与画马名家韩干齐名,后人称为“牛马二韩”;据说韩滉曾画的图有《尧民击壤图》、《越王宫殿图》、《七才子图》、《醉客图》、《集社斗牛图》、《盘车图》、《渔猎图》、《田家风俗图》、《古岸鸣牛图》、《乳牛图》、《归牧图》等。但传至现在的仅《五牛图》而已,可谓稀世珍宝。目前此《五牛图》由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
  • 苏轼的《东坡志林》中有这么一个笑话。

  • 【大纪元4月22日讯】话说宋仁宗嘉佑元年(公元1056年),四川眉山大才子苏轼,凭着满腹文才、一支生
    花妙笔,初下科场,便如行云流水般,作出气象万千、天地为之动容的文章。京城(北宋都汴梁、称汴京,今天河南开封市)学子,争相传抄;偌大汴梁,为之纸贵。只惊得北宋一代文宗、大主考官欧阳修连连咋舌、背脊生汗:“奇才,奇才啊!此人文章,日后定当独步天下,超越千古!三十年后,天下定当只知有此人而不复知有我欧阳修!”
  • 赵郡苏轼,余之同年友也。自蜀以书至京师遗(音:位)余,称蜀之士,曰黎生安生者。既而黎生携其文数十万言,安生携其文亦数千言,辱以顾余。读其文,诚闳壮隽伟,善反复驰骋,穷尽事理;而其材力之放纵,若不可极者也。二生固可谓魁奇特起之士,而苏君固可谓善知人者也。
  • 汉用陈平计,间(音:见)楚君臣,项羽疑范增与汉有私,稍夺其权。增大怒曰:“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为之,愿赐骸骨,归卒伍。”未至彭城,疽(音:居)发背死。
  • 亭以雨名,志喜也。

    古者有喜,则以名物,示不忘也。周公得禾以名其书,汉武得鼎以名其年,叔孙胜狄以名其子。其喜之大小不齐,其示不忘一也。

  • 非才之难,所以自用者实难。惜乎贾生王者之佐,而不能自用其才。夫君子之所取者远,则必有所待;所就者大,则必有所忍。古之贤人,皆有可致之才,而卒不能行其万一者,未必皆其时君之罪,或者其自取也。
  • 方山子,光、黄间隐人也。少时慕朱家、郭解(音:谢)为人,闾里之侠皆宗之。稍壮,折节读书,欲以此驰骋当世,然终不遇。晚乃遁(音:遁)于光黄间,曰歧亭。庵居蔬食,不与世相闻;弃车马,毁冠服,徒步往来山中,人莫识也。见其所着帽,方耸而高,曰:“此岂古方山冠之遗像乎?”因谓之方山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