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陆志仝:什么是自由

陆志仝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5月16日讯】(一)

什么是自由?我想,不同阶层的人、不同文化修养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答案。特别是现今的中国大陆,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在几十年党文化的毒害下,很多人如果把他们所追求的自由说出来,可能会让一些长期居住在海外的人士无法接受,甚至有可能会大吃一惊。这篇文章我会详细的说一下两个共产党的高官是怎么看待自由的,和怎样劝说或强迫别人接受他们所谓的自由。首先我们来看看古人是怎么诠释自由:

《咏意》白居易(唐):(节选)身心一无系,浩浩如虚舟。富贵亦有苦,苦在心危忧。贫贱亦有乐,乐在身自由

《风雪中作》白居易(唐):(节选)心为身君父,身为心臣子。不得身自由,皆为心所使。我心既知足,我身自安止。

《阮郎归》张抡(宋):寒来暑往几时休。光阴逐水流。浮云身世两悠悠。何劳身外求。天上月,水边楼。须将一醉酬。陶然无喜亦无忧。人生且自由。

《浣溪沙.方城仙》元好问(元):百折清泉绕舍鸣。隔年杨柳绿阴成。藕花多处一舟轻。行处自由皆乐事,得来无用是虚名。等闲荣辱不须惊。

古人对自由的诠释,给我的感觉是:不为世俗荣辱所扰,知足常乐;恬淡安谧,宁静致远。我非常赞赏古人处世的态度。

前两年,我曾专门去探访一个多年前认识的“朋友”陈社(化名)。十几年前我刚认识陈社的时候,他还是个股级干部,没想到短短的十年功夫,他一下子爬到了正厅级高干的位置。因为以前我曾经帮过他的忙,所以他很热情的接待我;当我谈了自己近几年的情况时,陈社渐渐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当我谈到自由这两个字时,陈社打断了我的话,说:

“你别给我讲你们那一套‘自由’的理论了,那一套理论相当可笑,有人说美国有自由,我认为真是天大的笑话,美国有什么自由?!美国总统连跟他的小秘偷情的自由都没有,你知道吗?!这是两厢情愿的事情,有什么关系?!结果被媒体搞得灰头土脸的,这个总统做得够窝囊的。古人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人生也就是短短的几十年,求什么?不就是吃喝玩乐嘛。古人还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情的滋味多过瘾啊。看来那个美国总统还得经常请他到中国来访问,让江主席好好教导教导他。

我还听说有一个英国的电影明星到美国去吃‘野味’(叫妓女),被美国的警察抓了。你还说美国有自由?!这种事情在我们这个城市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只要你有钱,有本事,你一个晚上找十个小姐都没有人管。哪个警察敢抓你,他就得下岗!派出所所长也要写检查。我们市的很大一部分财政收入是靠旅游业的,如果抓了客人,以后谁还敢来这里做生意、旅游?你如果有朋友尽管介绍到我们这里来,不管是做生意还是旅游,我们都欢迎,党和政府绝对保证你们有吃喝嫖赌的自由。”

我听了陈社的一番话,心里暗自叹息:人怎么变成这样了;这种人,我如果跟他争论什么是自由,是不会有结果的,徒劳无益;因为双方的思想境界差的太远了,对好坏、对人生目地的理解都不同。

(二)

我有一位好朋友叫如真(化名);他是法轮功学员,1999年因为到北京去为他们的师父及法轮功说几话公道话,被中共暴政判了刑,送进了监狱。如真的父亲曾是中共的高级干部,已离休。这个监狱的政委(副厅级)曾是如真父亲的老部下,当年全靠如真的父亲提拔起来的。如真进监狱的第三天,政委带着狱政科长、教育科长等好几个监狱机关的警察到如真被关押的大队来了。当时大队及中队里的警察还不知道如真与政委关系。当如真被带到大队办公室的时候,发现里面大约有十几个警察,中间坐着的那个很面熟,其余都站着,如真因为进门时没喊报告,中队长本来想过来抽他的,被政委咳嗽一声制止了。政委说:“如真,你认得我是谁吗?”如真点点头说:“认得,你是X叔叔。你怎么会在这里?”政委旁边的狱政科长忙道:这是我们监狱的X政委。

政委先是装模作样的讲了一番“大道理”“教育”如真。然后,突然对所有警察说:“你们都出去,我要跟如真单独谈谈”。政委又对大队长吩咐道:“打开监控,关掉声音”。办公室里只剩下政委和如真俩个人,政委让如真坐下来,指着如真的头,说了一番让如真感到吃惊的话,政委说:

“你呀你!你让我跟你父亲如何交待?!你去偷、去抢、去杀人、去放火,只要不被法院判死刑立即执行;送到我这里来,我都可以名正言顺地照顾你;你们现在已经被国家定性了,属于政治问题;我要随便照顾你,我的乌纱帽也得丢!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你要有所表示,我才能照顾你;你要好好的写一份悔过材料,一是悔过,二是决裂,三是揭批。”

如真说:“我没有做错什么,不需要悔过,法轮功是好的,我更不可能写什么‘决裂’和‘揭批’;不过鉴于你们对法轮功不了解,我倒愿意写一份材料说明真相。但我有个条件。”政委忙问:“什么条件?”如真说:“请教育科的干部将7.20以后所有媒体对法轮功的报导都收集起来给我做参考。”政委忙说:“有有有,都是现成的,早就汇编成册了。”;政委心想,我还担心你不看,没想到你还向我要。政委马上把干部都叫进来,当着那些干部的面就开始许诺了,对如真说:“你慢慢写,我不限定你时间,只要你按我的要求写好了,我马上把你调到监狱医院去,给你一个单独的号房,派一个手脚勤快的犯人照顾你,反正你账面上有钱,我让他们给你买个单人的席梦思,买个电视。想吃什么,缺什么尽管跟干部说。监狱医院范围大,里面种花种草,空气好。争取一年半载就给你减刑,让你出去。”对监狱有了解的人都知道,政委说的这些还真是做的到。如果是一般的犯人,想在监狱里混到这种成度,必须花大钱,一级一级的警察都要得到好处才行。

如真用了五天的时间,写了整整三十页的纸。头几张是写了个人修炼身心受益情况,其它的材料把中共媒体对法轮功造谣诽谤的谎言进行揭露,并讲清法轮功的真相。每写好几篇文章,就故意给号长及其他犯人看,谦虚的请他们看看有无错别字。让同号房的犯人大部分都知道了真相。都写好后,首先交给当班的警察。因为如真知道,在监狱里犯人要传一份材料到政委或监狱长手里,会经过好多警察看过后才传上去。从中队的值班警察到指导员,传到大队长及教导员手里,然后再送到教育科及狱政科,最后才转给政委。很多犯人及警察看完后了解了真相。

政委看完后,发现如真并没有按他的要求写,很生气,只好下令把如真关进小号。小号里没有席梦思,只有冰冷的水泥板。很多警察及犯人对如真不理解,说如真很傻,监狱里的犯人谁都想过的舒服点,谁都想调到监狱医院去当劳动号,甚至当“大哥”,有人服侍,不用劳动,又有相当的自由。而如真却把到手的“自由”都不要了。

我希望上面所讲的真实故事,能让聪明的读者对自由这两个字的涵义重新考量。人类社会不会永远这样存在下去,善良的人也不会一直受着迫害,真相会有大白的一天。有人说:天堂的门已经打开了;也有人说:地狱的门也打开了。是啊!在这个特殊的年代,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人们不相信的事情都会在世间展现出来,可是等到那个时候,你再选择也已经晚了。而现在你的选择是至关重要的,你是选择退出共产邪党,得到永远的真正的自由;还是…….

有人说,共产党给了我吃喝嫖赌的自由,所以党叫干啥就干啥。可是共产邪党它又能维持多久呢?在文章的最后,我给大家介绍一首唐朝诗人李山甫的诗,我相信聪明的读者看了这首诗,重温了历史,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上元怀古(之一) 李山甫(唐)

南朝天子爱风流,尽守江山不到头。总是战争收拾得,
却因歌舞破除休。尧行道德终无敌,秦把金汤可自由?
试问繁华何处有,雨苔烟草古城秋。

(这首诗说的是,南朝的皇帝骄奢淫逸风流成性,他们的江山没维持多久就垮掉并送了命。总以为养着一帮军队就能够对付国内国外出现的危机,哪里知道他们沉迷于歌舞升平时,也是他们的江山灭亡之时。上古的贤明君主尧,是因为行仁德之政才无敌于天下;而秦始皇死后不久,其认为固若金汤的秦王朝不由自主就垮了。过去那些朝代的繁华现在哪里还存有,只能看到这烟雨凄迷的古城晚秋。) @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7-05-16 1: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