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数字(7)嘲讽挖苦的犬儒者

统计数字是事实?是谎言?

乔贝思特

人气 1
标签:

比起敬畏者与天真者,犬儒者的人数较少,但他们非常重要。犬儒者对所有的统计起疑心;他们深信数字可能是错误的,而且这些错误很可能是故意造成的。他们将统计视为操纵的手段,比“该死的谎言”还不如。他们不信任数字(“任何事都可以用统计数字来证明”)。

当犬儒者同时又是统计数字的发起人时,他们就变得更加重要。制造统计的人通常有个企图,就是增进他们的产业或团体的利益,或是宣扬他们的目标或意识型态,而他们视统计为达到目的的手段。为了得出他们想要的结果,犬儒者会精心设计研究:为了得到他们想要的回答,他们会修饰问题的措辞;为了让回答的分布符合他们的预期,他们会仔细选择适当的样本;为了让结果呈现出他们想要的样貌,他们会反复推敲数据;更极端的例子,是为了达成他们的目的,他们会谎报编造任何数字。犬儒者指望他们的阅听者大多是天真者;既然天真者会相信任何所听到的数字,那么,给他们一些数字,让他们按照犬儒者想要的方式去思考、去行动,何乐而不为?

犬儒者和天真者的差异,并不如乍看之下那么鲜明。很多宣传统计数字的人想要说服别人;他们想要宣传他们的利益和目标,他们视统计为达到目的的工具。这些特质似乎是他们之所以是犬儒者的原因。但同时,这些人往往不了解他们所宣传的数字有其限度——犬儒者也有可能是数盲。这意味着,就某方面来说,犬儒者也是天真者,他们相信自己的数字所代表的意义。

犬儒者同样也扮演着统计数字阅听者的角色。他们总是怀疑自己所听到的任何数字,他们认为里头必定有问题。他们对“任何事都可以用统计数字来证明”的怀疑心态,使得他们不相信所有的数字,尤其是与他们的信念背道而驰的数字。对于广泛的争议性社会议题,像是堕胎或枪支管制,他们这种嘲讽挖苦的态度特别明显。在某议题中支持一方的犬儒者,会立刻以怀疑的眼光看待对手所提出的任何数字。他们或许可以相当老练地指出对方数字的瑕疵,但是他们很少用同样严苛的标准检验自己的数据。当然,他们对对手及其统计数据的嘲讽挖苦,使得天真者更加如坠五里雾中。

有件事必须澄清一下:本书的目的,并不是要提升犬儒者的地位;我不想鼓励大家认为所有统计数字都是没有价值的。我们既不需要继续当个天真者,也不需要加入犬儒者的阵营,其实,我们有第三种更好的选择。@

摘自 《统计数字是事实?是谎言?》 商周出版社 提供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蒙工作场所讲法语人数稳定
陈总统:台湾与中美洲贸易进步空间很大
澳洲失业率下降 有喜亦有忧
美去年的全年经济成长创下2002年来最低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山西洪灾 无预警泄洪内幕
【思想领袖】用正义判断 不做有用的白痴
【未解之谜】神探李昌钰 前世竟是他
【拍案惊奇】拜登喊军事护台是口误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