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7.20”—当暴政遇到了信仰

【大纪元7月21日讯】(希望之声报导) 联结收听

洪薇:7月20日是“7.20事件”九周年的日子。9年前的7月20日,以江泽民、罗干为首的中共集团开始对法轮功长达9年的迫害。中共动用国家至少1/4的财力和全部的国家机器,对上亿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用尽了人间最残忍的手段,以各类酷刑进行折磨包括活体摘除器官。

至今被证实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3,164人,更多的人被关进监狱、劳教所和精神病院进行迫害,其惨烈程度可谓史无前例。

而9年来,中国大陆和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的原则,以坚定的信念持续的用各种和平的方式反迫害,让越来越多的世人了解真相,加入了反迫害的行列。我们今天就来回顾一下这9年来法轮功学员反迫害的历程。

横河先生,有人说尽管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持续了9年,但如今法轮功的问题是让中共统治集团感到最头痛的问题,是这样吗?

横河:我觉得是的。我们举个例子,在7月11日也就是离北京奥运开始还差一个月不到的时候,北京政府发布一个公告在新华网上,题目是《奥运安保举报最高奖50万元》,在这个公告当中唯一列出名称的团体就是法轮功团体。

在这之前的几天,新华社刊登了《瞭望》杂志一篇叫做“专访奥运安保协调小组军队工作部田义祥”的报导,在这篇报导里面也是把法轮功列为奥运安保主要防御的团体。

这里我觉得有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当然是中共一贯对法轮功的栽赃;但是第二点,也表明了中共现在对法轮功是无可奈何;第三点就是今非昔比。9年前中共动用了全国的国家机器和宣传机构来迫害一个手无寸铁的和平修炼团体,而今天整个风向已经完全倒过来了,中共已经变得非常的虚弱,而法轮功现在非常的强大,这一点有很多人都已经看出来了。

洪薇:请您具体的谈一谈您刚才提到的那三点。

横河:首先奥运安保把法轮功作为唯一列出名字来的,而且举报奖金是1万元到50万元。奥运的安全保卫在今天已经列出了4个军区,甚至在奥运场所放了地对空导弹,在动员全国的所有力量以后,居然只列出一个最和平的团体。

这个团体在被中共迫害的9年时间之内,就刚才您提到的有名有姓的被证实了的3千1百多人遭迫害致死,这还只是冰山一角。在这种情况下,9年内没有发生过一起暴力反抗事件,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没看到法轮功学员有暴力行为的。

对于这么一个团体,它竟然在9年以后,还用9年前这一套方式来对法轮功进行栽赃,当年在开始镇压的时候,它就讲过什么生病不吃药,然后又是什么自杀或者他杀,到2001年的“天安门自焚”伪案这一连串的栽赃,9年以后竟然还是用如此拙劣的手法。

但是它所栽赃的不管是害人也好或者是自残也好,还是说什么投靠外国势力也好,到今天9年了,它所进行的所有指控,没有一条被证明是真的。

第二个就是“无可奈何”。这个无可奈何从什么地方可以看出来呢?在奥运安保的这个事情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中共的媒体已经不提法轮功了。那我们回过头来看一下,就在迫害法轮功的9年当中,中国喉舌媒体进行宣传的这几步,一步一步是怎么走过来的。

在刚刚开始迫害的前2个月是高调批判,那时候动用了所有的宣传机构,电视24小时不停的播放,包括报纸连篇累牍的攻击法轮功的文章,持续了2个月。

这2个月以《焦点访谈》为例,也就是1999年7月、8月到9月的时候,平均每天一篇《焦点访谈》,反法轮功的,这是第一步高调的批判。

紧跟着第二步,我把它叫做“不知所措”。为什么不知所措呢?在高调批判了2个月之后,突然之间调门降下来了。其原因我分析是因为中共就从来没有镇压、迫害一个团体需要持续一、两个月的,绝大部分在一星期、最多两星期之内它的对手就彻底垮掉了。

两个多月以后,法轮功居然没有垮掉。中共的整个宣传机构就失去了方向,不知道怎么办了。从10月份开始还是以《焦点访谈》为例,就突然之间降下来了,在这之后每个月平均不到两篇。

第三个阶段叫做“卷土重来”,就是以2001年天安门广场的自焚伪案为标记。从自焚伪案出来以后,这个节目又开始增加,这一增加大概持续了一年多,以后就慢慢开始降温,降温以后就不再提了。

到了2004年、2005年的时候,基本上这个迫害是处于一种隐蔽的,就是不让中国民众知道的状态下,偷偷的抓、偷偷的关、偷偷的酷刑,但是在媒体上不再报导。

为什么不敢再提?是因为在中国没有人能够抗得住中共的迫害,而经过了4、5年,中共如果继续连篇累牍的在媒体上攻击法轮功的话,就会让人们看到一个希望,因为中共知道它自己和中国的民众是对立的。它知道在中国,民间有很多不满情绪、有很多受迫害的人,当他们看到有一个团体居然能抗拒中共5、6年的迫害而不倒的话,因为你只要继续再批,人们就知道这个团体还在,对这些被迫害的民众就会有很大的鼓舞。

中共统治它要树立一个它要打谁,就必定把谁打倒,它没有失败的可能性,它要树立这么一个假象。如果说它让大家看到了法轮功没有倒,继续还在活动的话,那么就会破除它这个假象,人们就会有更多的勇气来争取自己权利。

所以有一段时间大家可以看到,在报纸上根本就不提法轮功了。曾经有一段时间把所有重大网站的反法轮功的那些专栏都去掉了,后来当然又慢慢恢复了。

洪薇:那现在为什么又重提法轮功的问题呢?

横河:这就是今天我要谈的问题了,就是说9年以后它已经明明知道法轮功不可能被压下去了,它知道它自己搞的这一场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已经彻底失败了。

这时候为什么重提法轮功?我觉得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是,中共今年已经知道它的日子没有多少了,它的整个社会危机已经到了一种无可摆脱而且是人人都知道的这种程度了。

这时候再提法轮功就是为了转移方向,把方向转移到法轮功或者是其他的团体比如说像西藏、新疆这种团体上去,让大家忘记现在中共是处于一个摇摇欲坠的状态,维持它最后的统治,而这种统治已经到了末期了。这时候它已经不在乎民众是不是还被法轮功坚持不懈的斗争所鼓舞的问题了,因为民众现在已经起来了。

而且中共它已经认识到由于镇压法轮功所造成的它现在内外交困的危机。这时候我觉得说是一种回光返照也好,垂死挣扎也好,是处于这种类型的。到了这一步的时候重提法轮功,恰恰表明中共现在已经第一是对法轮功毫无办法了;第二是它自己也快要到它的“大限”了。

洪薇:那什么又叫做“今非昔比”呢?

横河:“今非昔比”就是从1999年开始,很长一段时间它因为控制了所有的宣传机器,控制了所有的媒体甚至是海外的媒体,在那个时候中共是貌似强大的。

特别是今年以来,大家看到中共为办一个奥运已经到了草木皆兵、四面楚歌的程度了。奥运的安保在北京、在周围城市,甚至在没有奥运的城市,为了保奥运简直是已经到了停下一切工作,恨不得让北京人基本生活也停下来的程度了。现在最困难的是北京。以前还说搞一次大的活动,由于全国力量支持北京,北京的居民可能还比较满意,而全国各地不满意,因为他们的钱都拿到北京去了。

但今年奥运却为了一个所谓的“安保”,不准外地货车进北京,不准蔬菜进北京,不准劳工在北京,连外国人现在都不能进北京,到了这种程度,所以北京的一切生活现在变得非常不方便,只能用中共危机来表示。

9年来,我们看到一个当年貌似强大的,占有国家宣传机器的共产党和它所掌握的政权,9年以后它已经虚弱到这种程度了。奥运现在不仅成为中共的负担,而且成为全国人民的负担。9年来,迫害者的一方和被迫害者的一方,力量的消长是人人都看得见的,所以今非昔比。

洪薇:那么我们来回顾一下,9年前的1999年“7.20”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横河:从现在回过头来看的话,当年的“7.20”实际上发生的是一场独裁统治者的阴谋,这个阴谋是建立在这么一个基础上面,就是说第一对法轮功的迫害是违宪违法,我们指的是中共自己制定的宪法和法律。

“7.20”进行迫害法轮功时没有任何法律基础的,在这之前大家知道中共中央成立一个“610办公室”,就是在成立“610办公室”4天以后,中央发表了一个“两办”的谈话,就是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两个信访办,说外面谣传要迫害法轮功、要取缔法轮功全是谣言,没有这个话。

而事实上,这时候中央已经成立“610办公室”准备镇压了。也就是说一边紧锣密鼓准备镇压的时候,另一面又故意放出一些谣言来说不会有镇压。而这个谣言却是中央“两办”发出来的,所以这是中央一级的阴谋。这种阴谋作为于一个统治国家的政党来说,是非常卑鄙的行为,这种行为就和1957年老毛的那种“阳谋”是同样的卑鄙。

在7.20的时候所发布的文件,说7.20中共取缔法轮功,连这一条都是没有的。7.20发布的文件唯一的依据是民政部的一个通知,说是取缔法轮大法研究会。取缔的原因是因为法轮大法研究会没有注册,而没有注册的原因是民政部不给他注册。整个这一套是非常荒唐的,在法律上它是自我证明。我不给你注册所以你就没有注册,因为你没有注册所以我说你是违法的,这是同一个单位在做同样一件事情,在任何一个法律体系里面它都是不能做为合法的依据的。这是7.20迫害法轮功的唯一依据,也就是它只是把北京的法轮大法研究会宣布为“非法”。一直到现在,中共的官员包括警察在内都说(说政府取缔法轮功)。其实政府从来没有取缔过法轮功,即使按中共这种作法它也没有取缔。

造成这么大的、持续9年迫害的政治运动,造成了至少几千人死亡,10万人以上被判刑和劳教的这么一场残酷的迫害,居然没有任何法律根据,至今拿不出一条法律根据。

到(1999年)10月25日的时候,当时的中共党魁江泽民在接受法国《费加罗报》编辑书面采访的时候讲到法轮功是“邪教”,因为他讲了这句话,人大常委会急急忙忙的在5天之后做出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后来被认为是一个依据,但这决定里面没有一个字提到法轮功。

所以整个9年的迫害至今为止,都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也就是说只要这件事情翻过来,在中国用中国大陆的法律就能把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全部绳之以法,这就是1999年7.20发生的事情。

洪薇:看来这个过程就是满荒唐的。那么在这9年里头,中共统治集团对于民间的这样一个信仰团体它都做了些什么?法轮功学员又是如何面对的?

横河:藉这个机会我们来回顾一下,在国内分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大批判”开路,这是一个常规。造了很多谣,当时也放了几部录像片,登了很多很多文章。

在这个阶段,国内的反迫害主要是法轮功学员一层一层的去上访,到北京去讨说法。因为各地都说这是中央的政策我们管不了,所以很多法轮功学员就到北京去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还是希望中央能够纠正自己的错误,认为中央是误解了,因为法轮功团体是很特殊的,他不像民运。民运很早就认识到中共政权是一个独裁政权,他们想要用一个更加合理的民主自由政权来取代它,所以他们一开始对中共是有一个认识的。

而法轮功就是一个修炼群体,他们并没有对中共本身有任何看法,所以那个时候就到北京去,想通过中央这一级能够纠正它们的错误。当时大家到北京去就告诉中央领导人,说是法轮功是好的,是要做好人的,所以你们打错了,这个我把它叫做“上北京去讨说法”。

洪薇:对,这个时候的法轮功学员对中共政府还是有很大的信任在里面的,是吧?

横河:至少是抱有希望的,如果没有希望的话就不会到北京去。这个时期对于中共当局来说最头痛的是,天安门广场和“两办”不停的有人来上访。中共是一个很要面子的政权,因为它知道自己不合法,不合法的政权就需要在外表上让人们看到它是很受拥护的。

天安门广场作为中共统治的象征,长年有人到那个地方去打标语、叫口号、打坐,它当然受不了。所以这个阶段是中共封锁天安门广场,阻止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的一个过程。

在这个过程当中,各地方由于受到中共中央的压制,就说你这里要是有多少人到北京上访的话,第一把手要撤职。当时最典型的就是伊安‧约翰逊(Ian Johnson),一个《华尔街日报》的记者在山东潍坊写了一个系列,大概一共是10篇报导,这10篇报导加在一起,他得了一个“普利兹奖”,就是系列报导山东省迫害法轮功的情况,特别是潍坊地区陈子秀一家的遭遇。

因为山东省离北京市很近,其他地方铁路一封锁就过不去了,山东人可以步行、骑自行车过去,所以当时山东去(北京)的很多。中共就给当时的山东省委书记吴官正很大的压力,吴官正就一级一级压下去,到了下面以后就是你们先把她抓起来打,就不能到北京去。这段时间打死很多人,都是因为这种原因。当时就是去北京和不让去北京的这个矛盾,这是第一阶段。

洪薇:那之后呢?

横河:第二阶段我认为是以“天安门广场自焚”为一个分界线。2001年1月23日,在这之前一个多月的时间之内,北京市中央一级安全会议几乎每天召开,当时有谁需要这个天安门广场事件的发生?我认为当时最需要天安门广场事件发生的是中共,是这个迫害的一方。

为什么这么说呢?在2000年11月19日的时候成立了一个“中国反邪教协会”。这个协会当时出来以后,就在天安门事件前十几天的时候开始了一个所谓“百万 人签名运动”,就是希望能够征集到1百万人签名。然后在4月份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会议”的时候把这个签名拿去,表明民众对镇压法轮功的支持,而阻止国际社会对迫害法轮功的谴责。因为在这之前连续两年,中共的代表团在日内瓦都遭到很多国家的谴责。所以它们非常需要这个东西。

就在天安门自焚发生前9天,它们开始征集签名,9天以后自焚事件一发生,就使这场签名运动能够名正言顺的进行下去,所以这个时间的安排是非常巧妙的。可以看到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确实是发生在中共最最需要的时候。

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中国有一句古话说“机关算尽太聪明”,中共就是把这个算的太聪明,在天安门广场设计一个自焚案,自焚一发生以后,它就名正言顺地把天安门广场给封掉了。从此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能到天安门广场去,这就阻止了法轮功学员到天安门广场去呼吁。但是这一阻止以后,实际上是广大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彻底抛弃中共的开始。

洪薇:为什么这么说?

横河:因为这件事情是发生在中央的,法轮功学员是最清楚的,法轮功学员是不会去自焚的,因为法轮功教人的法理是禁止杀生也禁止自杀的,自杀也是作为杀生的一种。

既然是为了坚持自己的信念,才进行这么和平抗争的,那当然不会改变自己的信念去抗争,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中国普通民众可能不知道,以为这是法轮功学员在自焚,但法轮功学员知道这不是自己人。而且很快马上就可以知道,这是中共一手栽赃,不是底下的人(干的)。所以让很大一部分法轮功学员放弃了对中共不切实际的幻想。这是一个转折点。

这个转折点使法轮功学员不再上北京,因为上北京实际上是向中共中央呼吁,是要他们来平反,那种做法实际上是承认中共的统治,然后希望它改正错误。

这次以后,法轮功学员就走向了一个讲真相的过程,走到全国各地去对当地及其他地区的民众讲真相,就是说他们把方向改掉了,不再对统治者呼吁,而是对人民呼吁。这一招就使中共从表面上防御天安门广场,转变为全面的防不胜防,因为法轮功学员现在走向对民众呼吁,这一点是中共最害怕的,也是最终中共走向崩溃的开始。

所以我认为表面上看,自焚伪案是中共算计好来迫害法轮功的,也是一种非常残酷的迫害,但是由此所造成的一个转变,却正好是让中共最后走向灭亡的第一步。

洪薇:接下来呢?

横河:在这之后,法轮功在反迫害当中比较能被大家认可的一个行动,就是《大纪元时报》的《九评共产党》出来以后,在中国大陆所广泛开展的一个推动退党的活动。这个活动一直进行到现在,这就标明了中共全面走向崩溃。这是国内的几个阶段。

洪薇:在国际上,法轮功的力量也是非常壮大的,他们的和平反迫害的方式又都有哪些呢?

横河:国外的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斗争,我想有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在国际上广泛呼吁各国的政府、团体、民众来支持法轮功,来谴责中共的迫害。我记得草庵居士曾经写过一篇东西,就说在华人社会里社团的这一级,不是个人,因为中国人有很多个人在主流社会是很有名望的,是有地位的。但作为一个团体来说的话,以中国人为主的团体,真正进入主流社会的是法轮功团体。法轮功团体因为要争取权利、呼吁而走向了美国的主流社会,这是第一步。

第二步是向国内打电话、发传真、发电邮,在网络上聊天、贴帖子。

第三个重大事件是在海外办媒体,大家都知道在海外所有的民运团体和所谓“持不同政见”的中国人团体,从来没有办过公众媒体,他们有小的出版物,但都是偏向于专业的,从来没有这么大量的公共媒体。因为中文媒体都被共产党控制了,所以法轮功没有地方说话,于是很多法轮功学员就开始办媒体,结果就办成了《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希望之声》等等,这属于世界性的公共媒体。这个在法轮功讲真相的过程当中,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然后第四部分我觉得很重要的,就是当一个团体还在被迫害的高峰的时候,就开始系统的收集迫害者的资料。这里面有几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法网恢恢”,就是把法轮功学员送出来的…送到《明慧网》以后的所有迫害者的资料都把它整理起来,整理起来以后,建立一个庞大的数据库。这个数据库收集了几万个迫害法轮功的第一线的警察和基层官员的名字和每个案例被迫害者和迫害者的情况。这是一个庞大的资料库。

在这资料库之后,又成立了一个叫做“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因为这个资料库主要是迫害的基层,而“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它是从系统上包括从中共中央的文件到各省的情况,把上层的整个迫害的结构给查清楚了。这是两大证据和资料的情况。

有了强大的证据、有了受害者,下一步就是起诉。法轮功发动了自中共夺取政权以来,在世界各地发动的对中共官员侵犯法轮功人权的官员的最庞大的起诉,一共有五十多起起诉案。其中最高的就是起诉迫害原凶江泽民的案子就有二十多起,这些案子已经有至少4起缺席审判、被告有罪,还有一些进展的很顺利。

这个起诉也是很有意思的。法轮功学员因为他是个修炼群体,他不能够把这个目标对准一个政权,就是说要推翻一个政权建立一个更合理的社会,法轮功没有这一说。他只能对迫害他的个人进行起诉,这一来就第一次让中共的官员知道,他在一个迫害的团体里面、在组织的背后是躲不住的。你只要参加了迫害,你个人就要为这个组织所犯下的罪行负责。这就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再下一个阶段就是海外《大纪元时报》 登了《九评共产党》,和由此而引发的退党大潮,一直发展到今天,已经有4千万人退出中共及相关组织。在海外《大纪元时报》第二个系列社论是《解体党文化》,这就又超越了反迫害的意义,系统的分析了共产党从夺取政权以后在中国大陆所建立的这一套文化系统,对中华民族优秀的历史传统的迫害,把这个就揭露出来了。

在这之后我觉得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阶段就是,尽管这个迫害还在继续进行,法轮功群体已经开始了一个复兴中国传统文化的运动。它的表现形式就是把真正的传统文化、神传文化最优秀的部分,以文艺形式向全世界推广和介绍,这个就是现在以《神韵艺术团》的演出为代表的。所以你可以看到法轮功的反迫害,他从最基本的反迫害,一直到在文化层面复兴中华民族的文化。

洪薇:那么今年的“7.20”纪念活动中,法轮功学员打出了“解体中共、结束中共对法轮功9年迫害”这样的口号,这是否意谓着中共它已经无法逃脱被解体的命运了呢?

横河:我认为中共走到今天,这一步一步走过来,您可以看到中共是被动的、无可奈何的被带到了今天退党大潮这一步来的。中共在企图把法轮功消灭的过程当中,它是一步一步的把自己的绞索套上来。它不管走到哪一步,每一步都是加深自己的陷阱,使得自己越来越无法摆脱。我认为到今天这一步,中共已经回天乏力了。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时事经纬》节目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时事经纬】横河:两支火炬不同的遭遇
【时事经纬】横河:主权、领土和国际地位
【时事经纬】横河︰谈谈抵制家乐福
【时事经纬】横河:让世界见识党文化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制裁中共小心暗招 大陆囤粮能吃吗
【纪元播报】蓬佩奥:病毒大流行让全球看清中共
【十字路口】中共“制裁”美方 面临四大风暴
【重播】伊万卡与商业巨头讨论促职业发展
【纪元播报】内幕:中共防疫 严控国民回国
【纪元播报】闭关锁国?中共称经济内循环惹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