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仁寿:企业应重赏严罚或聚德引善?

杨仁寿

【大纪元10月8日讯】《左传》〈子产论政宽猛〉有一段话:郑子产有疾。谓子大叔曰:“我死,子必为政。唯有德者能以宽服民,其次莫如猛。夫火烈,民望而畏之,故鲜死焉。水懦弱,民狎而玩之,则多死焉。故宽难。”

企业的治理究竟是宽或严较为恰当?严罚重赏而获致良好绩效,如新和化学曾经有7成不良率、两次重大工安意外,现在成为亚洲最大单一氯化石蜡生产厂。在公司整顿过程中,公司以工安做为绩效指标,一旦不符标准,便扣减员工薪资,再采取连坐,扣除整厂生产绩效。若是良率提升、产值进步,员工一年可领相当于一个月的生产奖金。但严重扣分的话,每人一个月会损失好几千元。严罚重赏让新和脱胎换骨。

容许员工犯错,引导员工追求至善,而做到世界级企业,如丰田。丰田强调“如果我们要让员工成长,让企业成长,就要把错误当作成功的材料”,“没有人喜欢自己只是螺丝钉,工作一成不变,只是听命行事,不知道为何而忙,丰田做的事很简单,就是真正给员工思考的空间,引导出他们的智慧。”例如,当地板上出现漏油,丰田主管会花半小时跟员工讨论,而不是花5分钟骂人,或把油擦掉就了事。在台湾,电子业的不良率在千分之五到千分之十,在丰田,这数字的境界是百万分之七,这种追求至善的精神,完全依赖员工的自主性而非严罚重赏。

公司治理该要宽?抑或猛?是信任员工,以自主改善代替严惩?或是强调法治,以严惩让员工战战兢兢不敢犯错?如子产所言,唯有德行的领导者,能风行草偃,以宽和引导员工向上提升,追求工作绩效。但若是领导者本身并未能以身作则,无法导引出员工内在的驱动力,那么就需要靠法治的力量,让员工心生畏惧而不致于向下沉沦。但宽难,所以许多企业以重赏严罚,用胡萝卜和棍子的手段提升绩效。不过进入知识经济时代,当企业是倚赖员工的知识和智慧成功,更好的激励引导是重要的,但不能忘记“唯有德者能以宽服民”,企业领导者应聚德引善,先要时时省思自己的德性,要求自己做事求真、待人与善,而后才能引导员工追求企业的至善。◇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许家铭:是接班人危机 还是张忠谋的奇局
李世珍:别当工资的小偷
赵芷菱:劳动派遣面面观
李世珍:从系统思考看“人力派遣”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美准驻华大使:中共有致命缺陷
【横河观点】回光返照?中共史上第3个历史决议
【财商天下】“大掌舵”经济 习近平的“中国梦”
【新闻大家谈】钢琴王子李云迪奏红歌 还是栽了
【未解之谜】托梦破奇案 震惊英国
【百年真相】刑场上的婚礼 是杜撰还是历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