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茶趣:欧阳修的茶诗茶文

晓晨
font print 人气: 130
【字号】    
   标签: tags: , ,

“吾年向老世味薄,所好未衰惟饮茶。”这是北宋文学家,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晚年时写下的诗句,在感叹宦海沉浮的同时,也表达了自己一生嗜茶的癖好。
  
宋代茶风盛行,达官贵人、文人雅士无不讲究品茶之道,欧阳修也不例外,精通茶道,并留下了很多咏茶的诗文,还为蔡襄的《茶录》作了后序。
  
景佑三年,欧阳修受范仲淹的牵连,被贬夷陵作县令(今湖北宜昌)。当时任知州的朱庆基是欧阳修的旧友,他在州府东边为欧阳修建了一所新房。欧阳修把寓居命名为“至喜堂”,取“至而后喜”之意,并作《夷陵县至喜堂记》一文,其中写道:“夷陵风俗朴野,少盗争,而令之日食有稻与鱼,又有桔柚茶笋四时之味,江山秀美,而邑居缮完,无不可爱。”足见他对茶的喜爱。
  
欧阳修与北宋诗人梅尧臣相交深厚,两人皆爱品茶,经常在一起品茗赋诗,互相对答,交流品茗感受。一次在品茶新茶之后,欧阳修赋诗《尝新茶呈圣喻》,寄予梅尧臣,诗中赞美建安龙凤团茶:“建安三千五百里,京师三月尝新茶。年穷腊尽春欲动,蛰雷未起驱龙蛇。夜间击鼓满山谷,千人助叫声喊呀。万木寒凝睡不醒,唯有此树先萌发。”诗中对烹茶、品茶的器具、人物也有讲究:“鞍泉甘器洁天色好,坐是拣择客亦嘉。”

可见欧阳修认为品茶需水甘、器洁、天气好以及共同品茶的客人也要投缘,再加上新茶,才可达到品茶的高境界。梅尧臣在回应欧阳修的诗中称赞他对茶品的鉴赏力:“欧阳翰林最识别,品第高下无欹斜。”
  
欧阳修很喜欢诗人黄庭坚家乡江西修水的双井茶,在他所着的《归田录》中,认为此茶是“草茶第一”。他晚年辞官隐居后,在诗文《双井茶》中,以茶品讽喻人品,讽刺那些世俗之人,认为君子之质犹如佳茗,即使被人谈忘,其幽香犹存,本质不变。
  
即陆羽《茶经》论水和张又新的《煎茶水记》,欧阳修也写下是论茶水的专文《大明水记》,其中对《煎茶水记》中将天下之水排名不足信,认为陆羽的论水之理比较正确:“羽之论水,恶淳浸而喜泉流,故井取及汲者,江虽云流,然众水杂聚,故次于山水,惟此说近物理云。”
  
欧阳修一生,仕途前后四十一年,起起伏伏,但其操守始终如一,就像好茶的品格一样,不会动摇。@*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相传武夷山第一株茶树就长在别有洞天的武夷茶洞之中,其所产之茶,甲于武夷。
  • 陆羽善于煮茶、品茶,耗一生之功完成《茶经》这本世上第一部茶叶专著,后世尊为“茶圣”。
  • 《茶解》对虎丘茶的评介是:“茶色白,味甘鲜,香气扑鼻,乃为精品。茶之精者,淡亦白,浓亦白,初泼白,久贮亦白,味甘色白,其香自溢,三者得,则具得也”。
  • 台湾南投县鹿谷乡有一座冻顶山,常年云雾缭绕,气候湿润,适于种茶,其出产的冻顶乌龙茶是台湾茶中之极品。
  • 中唐以后,随茶叶生产和贸易的空前发展,不但在茶叶文化或饮茶习俗上有不少发展,就是在原来所没有的茶政、茶法上,也获得了一系列的建设和发展。
  • 唐代创立的茶道,对华夏及人类文明都有大的贡献。宋、明代则因商贸繁荣,品茶成了风尚。茶饮由文人、家庭走向社会。宋、明茶道的特色在于宁静质朴,在茶艺的内涵上很下功夫,不像日本茶道注重繁琐的表面仪式。经过宋、明之后,中国茶道已普遍于民间,形成中国文化及民俗的一部分。
  • 贵族茶道生发于“茶之品”,旨在夸示富贵;雅士茶道生发于“茶之韵”,旨在艺术欣赏...
  •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在暮年之际,茶、酒、老琴依然是与他长相左右的莫逆知己。
  • 洞庭碧螺春原名叫“吓煞人香”,产于苏州洞庭东山碧螺峰下。康熙帝听后认为其名不雅,就以茶色碧绿,形曲如螺,又产于早春,便赐名为“碧螺春”。
  • “不知春”茶饮后满口生芳,其名称由来源自于一个嗜茶的书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