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说:岚岚的选择

沁香飘飘
【字号】    
   标签: tags: ,

我不停的拨号,手机那头却一直没有反应。好久没和岚岚联系了,原本想找她帮忙办点事,无奈,我拨通了弟弟的电话,他俩常联系。“姐姐,你不知道吗?妹妹已经出国了,去美国了……。”啊?我回过神后笑着说:“她终于圆了自己的梦想。”

岚岚是我的堂妹,她活泼调皮、聪明乖巧。我的印象中她是个能吃、能说、爱笑又圆滑、倔强的女孩。记忆中,我每次见到她,她都是洋溢着红扑扑的笑脸,手里拿着苹果什么的在吃,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她因为能吃所以长得胖乎乎的,到高中时也依然很胖,多年不改变的一头短发,整天和男孩子们一伙儿称兄道弟,穿着打扮也很中性化,你在很远都听得到她爽朗的笑声。小时候我不太喜欢她,因为她特爱阿谀奉承,对谁都说些不实际的好听话,吹捧得老人们笑呵呵的。一次她和弟弟犯了点事,叔叔正要责备他们,岚岚赶紧笑着说:“爸爸真香啊,连你打的屁都是香的……”叔叔高兴的原谅了她,而弟弟却被狠狠打了一顿。我们这群亲戚娃娃都感觉她好虚伪,自私又狡猾——马屁精一个。

因为岚岚成绩好,高中毕业考上了国内一个名牌大学。她一直梦想将来到美国去,所以她很努力的学习,英语也很好,人缘依然不错,只是她的个性也越来越倔强,时常为别人打抱不平。在她身上似乎找不到“温柔”这个词。

大学毕业后她很顺利的进了国内某著名的电视台。那时我们俩都是远离他乡,虽然没在一个城市,但是偶尔也通通电话彼此问候。这几年国外的退党大潮袭击全球,人们都纷纷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退出邪党,三退保平安。我马上想到了岚岚,尽管她置身于那个被金钱、欲望、竞争包裹的城市,所谓“群英荟萃”的地方,又在那个充满谎言的工作环境中,从小就能见风使舵的她是否现在变得更加势利和奸猾?是否变得麻木和冷漠?

我犹豫再三后还是拨通了长途电话,寒暄几句后我问:“妹妹好,你在电视台入党了吗?……”谁知话未说完,那头传来她愤怒的回音:“入党?!我连团都想退了……”她告诉我她已经辞职不干了,是她炒了电视台的鱿鱼。那次,妹妹聊天谈到一亲戚的生日是5月13日,话没说完就被电视台的同事们“批判”一番,说你亲戚怎么和法轮功的创始人同一天生?你们都有反动的嫌疑哦,气得她吐火。电视台了不起吗?造假新闻就不提了,全世界这天过生日的人多着呢,怎么就反动了?我看你们说法轮功不好恰恰是假的恶的东西才害怕真的善的东西,所以才诬陷好人吧?!我姐姐就是炼法轮功的,她就是个优秀的好人。看来这地方还真不能呆啦,以后没准不知不觉跟着做了坏事诬陷好人呢,我今天就辞职不干了!岚岚诉完苦后很爽快的退了团队。挂电话前她笑着补充一句:“姐姐,你放心,我是你绝对的支持者。”我眼里噙着泪花,感慨多年不见的妹妹还是那么倔强可爱,真为她正确的选择而高兴。

妹妹后来又在不同的大公司工作,但是心里那个“出国梦”依然没变。或许是她的正义感动了老天爷,一个善缘带给她很好的机会……不久前她终于圆了自己的美国梦,到那个言论自由的国度去了。真心祝福她拥有更加美好的未来。善有善报,愿天下所有善良正义的人们都拥有美好的明天,实现自己的美丽梦想。因为选择了“真善忍”就是给自己选择了美丽的希望。

──转载自【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赵浩把手中最后的一件活干完,他伸了一下酸胀的腰,一边望向窗外,这天真是说黑就黑了。

    他慢慢的踱步到窗前。天上一轮圆月悬挂着,那皎洁的月光飘撒下来,把他冷峻的脸映得也温柔起来。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又是一个月圆之夜啊!

  • 朋友家出来,我要急着去赶长途汽车。这是一座小县城,对我来说是全然陌生的,那些街道我一点也不熟悉,长途汽车站在什么位置,要怎样乘坐公共汽车,到哪个站台去乘车,这些我一无所知。
  • 或许当初你瞧不上眼的某某,因为他有善良朴实、正直勇敢、无私宽容等优点逐渐被你欣赏。突然你会感慨“人可以因为可爱而美丽”。
  • (shown)为什么很多人在找到自己正确的方向后却坚持不下去?是因为他们怕苦、怕受伤、怕失去眼前的短暂幸福。请把眼光看得更远,让我们的心灵更明亮。请诚意支持善良!请勇敢面对邪恶!请坚持美好希望!前方就是辉煌!
  • “这山望着那山高”,上进心把握不好就是贪念了,放纵贪欲后有些事就会蜕变成灾难和痛苦…
  • 眼看一件好像棘手的事要办,你越是心慌无措、把它看得很困难,那么事情真的可能“随心而化”的变得更难解决,因为你从内心已经输给自己了。
  • (shown)当你埋怨着周围人已经变得越来越自私,越来越势利,越来越薄情的时候,你是否想过你自己呢?是否也是这世风日下、随波逐流的大潮中的一分子?
  • 女人嫁给男人等于把自己一生托付给了他,男人娶了女人就要对她一生负责,男人刚强的撑着养活全家,女人善良温柔而体贴的照顾丈夫、孝敬长辈。这是一种彼此的尊重,更是一种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