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美术

善、恶分明——米开朗基罗《最后的审判》

作者:丘实
米开朗基罗《最后的审判》。(公有领域)

米开朗基罗《最后的审判》。(公有领域)

  人气: 12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最后的审判》壁画以端站在云际的耶稣为中心,他年轻健壮、神采超凡,大公无私,有力的右手往上一抬,主持正义发出判决,指引修善者升回天堂,好人会有福报,蓄势的左手掌向下推压,制止邪恶,指示罪人沉降地狱,作恶者会有恶报。他抬起的右手仿佛一挥下来,瞬间即作出世间一切的最后裁决,一切终成定局。在这气势磅礡的架构中,无限慈悲与威严同在,人们看到了神的庄严伟大,明了善恶必报的结果。

圣母在耶稣的身旁悲悯俯视人类,圣安娜和十二门徒与殉道圣人们环绕在耶稣的周边。耶稣右下方、十二门徒之一的巴托罗谬手里提着一张他殉道时被割下的人皮,这张人皮的样子画的是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自己的容貌。巴托罗谬承受苦难、即使被活剥一层皮也要坚持自己的信仰理念,终得返回天国。米开朗基罗在此以自己的容貌作为巴托罗谬殉道时被割下的人皮样貌画出来,亦显示出米开朗基罗追随使徒寻道的决心,他有着无尽、强大的期望和等待着被救赎的心。

因为人是神按照自己的样子造的,人的行为善、恶,在冥冥中都有神在鉴察,神将在最后的审判日按正义来裁决一切。人在人间吃苦受罪的是俗称“臭皮囊”的躯壳,堕落的人类,唯有解脱了罪业和净化心灵,才能返回到其创造者面前。在最后的审判中,心灵光明、正义的人必进入永生,领受到从主神而来的喜乐与丰满的荣耀;那些不认识神的,不善的、作恶的人,必将在痛苦中偿还罪恶,或受永远灭亡的刑罚。

画作中吹起长长号角的天使,召告所有的生命都要受审,米开朗基罗也表现了被审判的人面对审判时,在各自位置的情感反应和姿态。其中那被审判有罪、怀着恐惧与惊慌的灵魂,面对着要被载到地狱里去的时刻,充满了绝望与痛苦。

“最后的审判”是西方传统古典绘画中很普遍的题材,早期所有的教堂里几乎都有这个主题的壁画。米开朗基罗的作品《最后的审判》充满了力与美,但是其中呈现的裸体人物画常遭“道德沦丧”的批评。

米开朗基罗的朋友瓦沙利便记载着:米开朗基罗创作《最后的审判》时,教宗保禄三世和掌礼官塞西纳一同参观当时还未完成的作品,当教宗询问塞西纳意见时,塞西纳说其中的裸体画“登不了大雅之堂,不能放在教堂,只适合放在公共浴池或酒店里。”米开朗基罗听了,恼怒地将地狱中的审判官迈诺斯的脸画成塞西纳的面貌,身上缠着大蟒蛇。塞西纳苦苦哀求教宗和米开朗基罗都无法改变这件事。不久,米开朗基罗从搭的很高的作画脚架上摔下来,跌伤了一只脚。

在米开朗基罗去世之后不久,教宗便下令给所有的裸体人物画上衣饰或腰布,但是在1980~1992年间修护西斯汀礼拜堂的湿壁画时饰布被清除,所以这壁画是在梵蒂冈博物馆的监督下于1993年被恢复了。

《最后的审判》中罪人被恶鬼拉下地狱时恐惧的表情。(Sailko/Wikimedia commons

神传文化裁定善恶中不断告诫人们:人心向善或恶的选择,将决定人生命的最后去向。观赏美好的艺术作品能洗涤、启发人心,米开朗基罗《最后的审判》流传至今,各个时代观看的人都赞叹不已,不仅仅是因为其画技高超,而且是因为画中有令人深思的内涵。

中外历史上有很多预言也提到“最后的审判”之时,善、恶分明,天、地更新。西方世界等待着“弥赛亚”来,东方世界也记载着“未来佛弥勒(转轮圣王)”下世,可知:当神佛真的到来的时候,惩恶扬善,将是超越一切人类文化与宗教的大审判。人,岂能不好好把握自己,弃恶从善,铺设未来!@*#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米开兰基罗在完成大卫像之后不久,一位收藏家安乔罗·东尼表示希望能拥有一件米开兰基罗的作品来充实自己的收藏。于是米开兰基罗便着手绘制一幅圆形构图的蛋彩画《圣家族像》。
  • 五百年来《大卫像》的精巧匀称、优雅的相貌、从容的意态和蓄势待发的气势,在在都令人赞赏。正如米开兰基罗自己所言,他的雕刻就是“将禁锢在石头中的生命解放出来”。
  • 古人类都有对神对信仰,最早的艺术品也都出现在神的殿堂里,表现神圣美好的境界。文艺复兴时代的意大利也不例外,只是在人文主义的思潮下,艺术家以更人性化的角度来表现神和阐释教义。也由于艺术的发展,除了教会大量以艺术来赞颂神、彰显神的存在和伟大之外,许多有能力的商人或富裕家族也都希望拥有表现神的宗教艺术品;特别是表现圣洁、慈爱与天真的‘圣母子’更是历久不衰的热门题材。
  • 艺术与道德的关系,还可以从几个方面来看: • 创作者本人的人品如何; • 艺术的题材是否合宜; • 艺术的技法体现的美德; • 什么样艺术能使人升华、净化,道德回升。
  • 每个城市争相聘用最杰出的艺术家来美化它们的建筑物,来创造不朽的作品。自从布伦内利齐的时代以来,建筑师总得具备一些古代学者的知识。他必须知道古典柱式的规则,多利亚式、爱奥尼亚式、科林斯式柱子与柱顶线盘的正确比率与尺寸。
  • 位在威尼斯的圣马可教堂(Saint Mark’s Cathedral),它其实是现存“拜占庭建筑”的史迹中,最为精致的珍贵遗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