僮族歌仙传奇:刘三妹(4)

新娘从未揭开盖头
胡椒粉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另一边,王员外那宽大无比的婚宴大厅里,客人们陆陆续续到达。来者都是些有头有面的人,带来的礼物似乎一个比一个多。肥头大耳的王员外喜笑颜开地和客人们东聊聊西谈谈,颈脖细长得有点不对比例的王夫人站在员外身旁,不断地鞠躬道谢。与他们形影不离的是一位又高又瘦、面无表情的人,没有人知道他姓什名谁,都是叫他账房佬。他既管王家的来往账目,也管王家的日常事务,他永远带着一副阴沉的脸,好像周围的人欠他十万八千元似的。

虽然屋外的空气很清爽,但屋内却显得有点闷热,不像是山区的初秋季节,大概是因为人多的缘故。人们一边打扇子一边相互寒暄。

小员外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他那一身打扮,就知道他是今天的主角——新郎。但是这位一身红装还佩戴了大红花的新郎,并不显示出应有的喜悦。

突然,屋外鼓乐喧天、鞭炮齐鸣,伴随着习习晚风,新娘的队伍来了。只见王媒婆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大葵扇和她那肥胖的身躯一道摇动,身后是众吹鼓手。其中数阿秋最引人注目,他摇头晃脑地吹奏芦笙,十分夸张地摆动身躯,比所有的人都认真,好像整队的曲乐都是他一个人奏出来似的。接着是四人抬着的新娘花轿,五彩缤纷。最后边是陪嫁品,红红绿绿,一担接一担。

队伍停在了大门口,屋里的人蜂拥出来迎接,在王夫人的再三劝慰下,小员外勉强出门迎新娘,只见他拖泥带水地手牵红绸,从花轿里牵出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徐徐步入大堂。在长老的示意下,两人拜了天地,拜了父母,也互相对拜。整个过程看不出新娘有什么不情愿的,倒是新郎有点被动。

“你不是说刘三姐不愿嫁吗?”阿秋向新娘那边努努嘴:“看,乐不思蜀啊!”

“嗨!看来没有人会拒绝富贵的。”阿立轻蔑地说。

“平日里这刘三姐已经是够漂亮的了,当了新娘肯定会更漂亮,真想看一眼。”阿秋目不转睛地望着那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从未揭开盖头的新娘说:“今天肯定像仙女一样,但是近在咫尺也不能见一面,真太遗憾了!”

“真的看到她的脸,也没有什么用。”阿立加重了“用”字。

“你怎么就想到用她呢?”阿秋也加重了“用”字。

“我的意思是说,”阿立拖长声调郑重地说:“看到她漂亮的脸蛋,却属于别人的,心里不是更难过?”

“你这人呢!吃不到天鹅,能见到天鹅也好嘛!”阿秋极不耐烦。

“哎呀!别说了!”阿立更不耐烦了:“在我眼里,攀附富贵的女人,再漂亮也变得不漂亮了!”

“你真奇怪!你觉得不漂亮,难道我也要觉得不漂亮吗?”阿秋愤愤不平:“何况,我吃不到天鹅,见不到天鹅,连说一说天鹅也不行吗?”

“我会有办法见到她的。”阿秋扔下一句后就吹起了芦笙,只见他边吹芦笙边跳舞来到人群中,他那大动作的表演逗得大家乐开了。阿秋逐渐靠近坐在一边的新娘和新郎,他随着乐曲跳起了矮步,想从下面瞅到新娘的脸。但他发现,盖头下还有一层红纱包着脸,什么都看不见。

阿立突然明白了阿秋的用意,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看一眼丑天鹅也无妨。”亦凑热闹加入了表演,阿立一边跳舞一边摇晃着手中的唢呐,企图“不小心”挑开盖头,但挑不动,盖头似乎与婚服的后肩是相连的。

突然,账房佬的声音打断了他俩的表演。

“各——位——贵——宾!”账房佬拖长声调宣布:“请大家择位就座,享用美味佳肴——!”

众人鱼贯而入进到宴席大厅。这里整齐地排列着数十张大桌,每张大桌围绕着十多张椅子。四周的墙上点着无数根大蜡烛,把大厅照得通亮。客人们相互问好、寒喧、礼让。阿秋和阿立却互不相让,争着坐到靠近白切鸡的位子。新郎身边的位子是空的,显然新娘没有入座。女人不入席,这在宜山柳州一带是常有的事。但阿秋和阿立还是东一句西一句地在议论此事,因为他们觉得遗憾——没能见到新娘的容貌,直到账房佬宣布主人讲话为止。

“今天,”王员外咳了两声说:“是我儿子成婚的美好日子,我很高兴,我的家人也很高兴,村里人也很高兴,大家都很高兴……。”

“这老家伙尽说废话,菜都凉了。”阿秋急不可奈地说:“我饿得快死了。我从今早到现在还没有吃过东西,就等这一餐了。”。

“我昨晚就没吃了!”阿立低声咆哮,说着就伸手偷吃,但立刻就被阿秋那白而肥厚的手掌打了回来。

“那一块是我的!”阿秋严厉地说。

“妈呀——!”阿立暴跳如雷,一直在嘴里打转的口水差一点喷了出来:“盘子里的也分你和我的?”

婚宴的菜肴非常丰富,桌上摆满了好吃的东西:油炸猪肠、爆炒猪肝、酸甜猪脚、蒜泥白肉、醋溜扣肉、红油鸡块、白切鸡、豆酱焖鸡、紫姜炒鸭、脆皮烧鸭……。阿秋和阿立根本就没有必要争靠近“白切鸡”的座位。不过,争抢已成了他俩的习惯。

“听着,我离开期间你不要夹菜,我认得出来的。”阿秋起身上茅房之前说。

“我不夹,别人不夹吗?”阿立一脸冤屈地说。

“好吧,你每夹一块,也帮我夹一块。”阿秋好像经过深思熟虑后作出了让步。

阿秋穿过宽大明亮的天井和蜿蜒曲折的长廊,向后院的茅房走去。突然,眼前的情景使他的心头猛烈地震撼:他发现已脱去盖头的新娘在淡淡的月光下,颠颠簸簸地跑下楼来,慌慌张张地跑出了后门。把躲在假山后的阿秋吓得浑身发抖,双腿不听使唤。惊魂稍定后,阿秋环顾四周,艰难地移步到达后门,伏着门外的石狮子向前探望,看到新娘向远处跑去,消失在夜幕之中。

阿秋艰难地移步回到宴会大厅,一屁股瘫坐在阿立身旁。

“我看到新娘逃跑了!”阿秋窃窃私语地说。

“你是喝多了说胡话!”阿立尖叫起来,顷刻间,大家的视线都投向了他们。

“他说他喝多了说胡话。”阿秋死死地捂住阿立的嘴,对大家解释。

“我说的是你说胡话!”阿立摆脱阿秋的手再次申明。

“好了好了,是我在说胡话,”阿秋又一次捂住阿立的嘴低声说:“我的嘴在说胡话,但是我的眼睛是明亮的。我真的看见新娘跑出去了!”

确信阿立不会再喊叫之后,阿秋才慢慢松开捂嘴的手。

对阿秋说的,阿立是半信半疑,于是,他随着阿秋来到后院。

“她就是从这里跑出去的。”阿秋指着仍然开着的后门。

阿立看了看阿秋,又望瞭望楼上说:“走,到楼上看看。”

两人躬著身子,悄声无息的来到楼上新房,阿立骑在阿秋的肩膀上,通过小窗往里窥看。这是阿立生平第一次骑在阿秋的肩上,以往都是被阿秋骑。

“是吧,我说的没错吧,新娘不见了吧。”阿秋一连说了几个“吧”。

“快!快让我下来!”阿立惊惶失措地说。

阿秋应声下蹲,两人失重倒地。

“怎么样,看到什么啦?”阿秋迅速爬过来急切地问。

“看到了——新娘。”阿立语无伦次地说。

“什么!”阿秋差点尖叫起来:“新娘还在里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新娘是在里面,不过,不过……”阿立做了一个让他小声一点的手式后说。

“不过什么?来,让我上去看看。”阿秋急不可奈地将阿立拖到自己身下,摇摇晃晃地站上了他的肩膀。阿秋尽力攀住墙壁以减轻阿立的负担,这样几经周折,阿立终于站立起来。

阿秋不看则已,一看差点翻了下来。原来新娘刘三姐被粗绳绑缚在椅子上,嘴被塞着,动弹不得。

“怎么走了一个新娘,又来一个新娘?”阿秋自言自语。

“刘三姐真可怜!”阿立好不容易才让阿秋下来后说:“快走!可能要出事。”

“我应该去救刘三姐,我是有情意的人。”阿秋一副舍己救人的样子。

“情个屁!”阿立不顾一切地拖着阿秋就跑:“我觉得随时会有人在后边捅我一刀。”

“我才不怕呢——捅你一刀。”阿秋一边跑一边不以为然地说:“只是那个鸡腿我还没吃呢。”

“什么鸡腿鸭腿的,待会别人就吃你的腿。”阿立气喘吁吁地说。

阿秋不解地问:“我的腿有什么好吃的?”

这刘三姐刚才不是老老实实地拜过堂了吗?何以现在却被严严实实地绑在这里?那位逃跑的新娘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刘三姐会分身?这一切实在来得太快了。阿立顾不上去想这些,他只想尽快离开这里。只见阿立拉着阿秋,轻手轻脚地穿过长廊、过道,到达了大厅,再艰难地穿过醉醺醺的客人们,绕过收拾残羹剩饭的下人和正在告辞的人们。钻出王府后飞一般地离去。@*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两个男孩,由始到终见证了刘三妹的命运,他们是阿秋和阿立。
  • 很多民族都有神用土创造人类的神话传说,例如汉族有女娲造人的说法,傣族也不例外,一样流传着神造人的传说。今天就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
  • “真有此事?”二哥瞪大眼,惊恐万分地望了一眼母亲。三妹唱歌唱到不思茶饭,常常通宵不眠,刘二哥当然晓得。也知道三妹唱歌引来许多男子的追求,其中时有听闻她和白鹤有来往,但没想到她真和白家的人好上了。
  • 唱歌是刘三妹终生改不了的习惯,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唱歌。歌声从起床开始,接着就是一整天不间断地唱。行路唱、干活唱、洗衣唱、洗澡唱、吃饭唱、入厕唱每时每刻都在唱。每逢歌墟,更是唱到疯疯癫癫,如痴如醉。
  • 在许久之前,那石龟的嘴里是会自动吐出米来的。而且神奇的是:如果这寺中只有僧徒俩人时,则这龟所吐之米仅够这两人吃,以及换香烛时供奉佛像所需的数量而已,绝不会超过这些数目。若增加一人,就多出一人的米;若增加的人多了,则依增加的人数多出几份米来,非常准确,总是够吃而不浪费。因为有这个特殊的缘故,所以寺里开始香火鼎盛,来往香客日渐增多。
  • 一天,秀才的母亲得了重病,请来许多名医也不见好转,秀才十分着急。一个晚上,他的母亲做了一个梦,梦中显示正北偏西方向有一座大山,山上有一个人能治她的病。
  • 传说远古时天塌地陷,百姓遭难。天神骊山老母带着两个女儿下界来炼石补天。
  • (大纪元记者孙帼英台南报导)汽车美容业负责人林郁珍21日看完美国神韵国际艺术团表演后很兴奋的表示,神韵把中华文化传播到全世界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她很喜欢在舞蹈中融入中华传统文化,和一些古代传下来的民间故事,尤其是她坐在前面,舞蹈演员的小动作很精致,看得很清楚,觉得很棒!很好!
  • 如果还不起,下辈子转生成一头牛,我也一定还你。”卖油王为油掌柜卖油多年,油掌柜深知卖油王为人厚道,欣然应允。
  • 据说,从前广西人是靠摘野果子和打猎过日子,那时人们都还不懂得什么是耕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