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保华专论》绿营内忧甚于外患

林保华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11日讯】最近与一些朋友聚会或通信,他们关切的问我,台湾局势目前如此的糟糕,怎么办﹖来台湾定居有没有失望与后悔﹖会不会再回美国﹖等等。

我的回答是,我是在二○○五年年底“三合一”选举,民进党大输以后决定回来的,有迎战逆风的思想准备,我会在这里坚持,不留后路。但是我也承认,绿营内部的问题,比我想像的严重得多,一些政治人物太令人失望,国难当头还表现得如此自私,羞辱了台独的招牌。但是如果我不来台湾定
居,不会了解台湾民主运动这些复杂情况。目前,与其说我担心马英九出卖台湾给共产党,我更担心的是因为绿营内部的不团结,乃至争权夺利,而对马的卖国行为没有反击能力。

任何一件事情的成功与失败,都有主客观原因,有时主观原因多一些,有时客观原因多一些。但是有出息的主政者,不会一直把责任推给客观,因为客观方面不会因为你的推诿而做出让步,反而可能更加变本加厉。因此最主要是要找自己的主观原因,哪里做的不够,力求改进,为此必须进行深切的反省,包括如何来减弱对手的客观优势。例如国民党胜选,如果只是推给党产与贿选,那么下次选举,还是必败无疑。因为党产与贿选不是现在才有,为何执政八年仍然无计可施,自己犯了什么错,应该怎样克服﹖为什么执政八年,民进党的形象不是越来越好,而是越来越差,尤其是第二次执政以后。只有这样,才能转变力量对比。如果因为反省须涉及以往的错失而要大家闭嘴,绿营怎么可能进步﹖当然,也不许借反省搞派系斗争,破坏内部团结。

面对目前出现的局势,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一,民进党与本土社团要有分工,有合作,而且要有默契。台湾目前的游戏规则既然是靠政党选举来决定胜负,因此民进党要多花一些时间处理选举问题,争取中间选票﹔本土社团不妨多举办一些街头运动加强压力。但是在重大问题上,例如主权大事,大家一定要合作。对时局的表态有几个渠道﹕政党本身出面、政党所属立委出面、本土社团出面。涉及主权大事,政党主席一定要出来讲话,揭露中共的统战与马英九“里应外合”的卖国面目,而且反应一定要迅速、准确,幕僚与智库要协助﹔涉及政府的具体政策,立委多做一些事情。

二,正确处理敌我友的关系,不可做亲痛仇快的事情。民进党有一个重大任务就是处理历史遗留下来的派系恶斗。我们的朋友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对内部纠纷要放宽胸怀,平心静气讨论﹔要补局而不是拆局。分化敌手还来不及,怎能容许内部分裂﹖尤其不要把自己人推到对方阵营。为了意气而情愿玉石俱焚,是最愚蠢的做法。内战内行,外战外行,是中国人的民族劣根性,做真正台湾人,必须根除这些。

三,对台南县长候选人之争,我是这样看的﹕民进党在程序上没有问题,但是粗糙了一些,没有让民众明白。尤其在主席生病、秘书长空缺的情况下,党中央缺乏应变能力。本来不想歹戏拖棚,结果却更是如此。我与陈唐山在公私场合都见过,我尊敬他在过去台湾民主运动中的重大贡献,也佩服他“老骥伏枥”的精神。然而我想到,如果他在七十八岁的年纪还担任县太爷,每天要上下班与勤走基层,实在于心不忍。与李俊毅只在一次研讨会上见过,我不怀疑他的能力,但是缺乏亲和力。人选还未决定时,他的表现还可以,但是民进党决定他作为人选后,对前辈与选民不够谦卑。这往往也是
年轻人的通病,唐山大兄应该站在更高的角度,对年轻一辈进行督导,就借这次事件来教育他们,让他们可以更好接下民进党的香火。我希望这些由衷之言不会得罪人,尤其希望台南县民众理解。

民进党面对的是有权有势的国民党,还有更强大的后台共产党,因此不但需要改善自己形象争取台湾更多的民众,必须团结几代人共同努力,并且应付更大的危机。在大敌面前,多想想为台湾民主建国牺牲的先烈吧。

(林保华部落格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台湾时报 2009.4.10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04-11 9: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