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营销系列:红色贵族谢幕和与狼共舞的成本

谢田

人气 1

中信泰富的荣智健离开香港中信大厦﹐这一幕被敏感的媒体人士留意观察﹐记下了荣氏驰离大楼的准确时间﹐并发出对一个时代逝去的慨叹﹐称之为“红色贵族”在“孤独中凄惨谢幕”﹑“ 红色贵族的幕布已经落下”。

称荣氏家族是上世纪以来﹐中国硕果仅存的真正贵族,并不为过。末代皇帝爱新觉罗家族被“改造”之后﹐真正的八旗子弟和前清遗老﹑贵胄也都不见了﹔“无产阶级革命”和“文化大革命”的结果﹐是中国人在传统﹑正统﹑法统﹑和人文社会的所有方面﹐都远离正常的国际社会。红朝的新八旗子弟虽然在财富和权位上秉承了父辈的遗产和谋取﹐但“流氓无产者”的后代﹐无论是从气质﹑理念﹑财富来源﹑继承合法性﹐还是社会的认可和尊重等方面﹐都还谈不上是“高贵”的一族。

中信高层变动﹐其内部权斗﹑尔虞我诈﹑和勾心斗角﹐都不足为奇。其中值得人们回味的﹐倒是荣家“红色贵族”的头衔。在21世纪的今天﹐贵族和贵族的生活仍然是普罗大众好奇﹑艳羡的对象。而“红色”的贵族﹐更由于其本身就充满悖论﹑离经叛道而引人注目。

贵族最初指的是因权力、财产高于其他阶级而形成的上层阶级﹐包括军事贵族、世俗贵族、和宗教贵族。今天﹐贵族制度经过演变在一些国家得以延续,形成了稳定的贵族阶层。相比于平民,贵族有时享有更多的特权,拥有更大的政治权利﹐有时则只剩下一个称号﹑一个荣誉的象征。

贵族当然与其他阶级不同﹐最明显的区别是他们拥有爵位。爵位可能是世袭的,也可能是非世袭的。西方各国贵族制度各有不同﹐欧洲古代王室从皇帝到男爵﹐有十一个等级﹐算是等级森严。英国贵族的五个等级﹐按照《礼记》中公﹑侯﹑伯﹑子﹑男中译﹐甚是精彩﹐可谓中西合璧的典范。

有人说﹐真正的贵族﹐要有高贵的血统﹐并至少要承传三代。因为富不过三代嘛﹐这道线就把许多暴发户给排除在外。当代中国﹐由于传统中断太久﹐贵族的概念和实践对国人来说﹐比火星上的生命还遥远。难怪那些迅速富裕起来的人﹐如煤老板或新地产大亨﹐不管他们花多少钱建豪宅﹑庄园和祠堂﹐不管其装潢如何豪华铺张﹐给人的感觉都是找不到北﹐内涵不够﹐不伦不类。也许﹐大亨们应该飞到海外看神韵﹐体验一下中国真正传统的底蕴。

当今世界最引人注目的贵族﹐非英国皇室莫属。英女皇夏天最喜欢居住的地方﹐据说是苏格兰的巴尔莫勒尔(Balmoral)城堡。这是女皇的私人住宅﹐只有女皇在此居住时﹐城堡的塔楼上才会昇起皇家专有的旗帜。一面旗子也怎么讲究﹐看来也只有皇家才有这样的心思和功夫。

美国人对贵族的态度也很有趣。前德克萨斯州参议员﹑财政部长劳依德‧本森(Lloyd Millard Bentsen, Jr.)在接待英国皇家代表团时﹐对方告诉他﹐他们经过考察发现﹐本森家族以前在英国是贵族﹑曾拥有城堡。一般人听到这样的恭维﹐一定高兴得不得了﹐会忙不迭的顺杆爬的。但本森回答说﹐“尊敬的殿下﹐我们家族当年没有城堡﹔如果有﹐他们就不会来美国了。”这种对权贵﹑名利既不崇拜﹐也不卑不亢的心态﹐也是挺不错的。

荣氏家族的“贵族”地位﹐可追溯到三代以上﹐其家族低调、神秘的气质﹐加上骑马、狩猎﹑打高尔夫球的习惯﹐都有无锡荣家世代相传的烙印。但荣家变“红”﹐则是半个世纪内的事。

一百多年前﹐在无锡荣巷的荣熙泰家,儿子荣宗敬和荣德生相继出生。荣家祖上曾做过大官,到荣熙泰这一代家道中落﹐荣熙泰小小年纪就进了铁匠铺当学徒。荣熙泰的这两个儿子后来成为中国著名的面粉大王和棉纱大王﹔荣德生的儿子荣毅仁,也就是荣智健的父亲﹐还担任了中共的国家副主席。

从荣毅仁开始﹐通过响应共产党的公私合营等剥夺资本家的办法﹐荣家开始打上“红色”的烙印。但荣毅仁对中共显然留了一手﹐在香港留下600万港元。等到1978年﹑36岁的荣智健奔赴香港,凭借家族在海外的人脉起家时﹐父亲的港元派了用场﹐很快就滚动到数千万美元。

以前中共不收回香港,任由港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就是要利用香港的门户价值。等到红朝发现香港是个风水宝地﹐可以直接将权力转换成金钱时﹐他们立即行动。在荣智健被派往香港成立中信泰富﹑并得到亲共港资的大力支持时﹐“红色贵族”就诞生了。中信泰富的经营方式﹐“公私分明、公私混合、共同投资、共同发展,”正合中共以经济操控香港的目的。荣春风得意﹑“收购香港”时﹐他以小博大,每次都获得中共的支持﹔荣每次债务被催逼的时候,他都飞往北京﹐来自中央的资金帮他渡过难关。

但是﹐“红色”和“贵族”﹐其实从来都是水火不相容的。红色跟血腥相联系﹔红色的党徒﹐从俄共中共到南美的毛主义者和泰国的红衣军﹐无一不是试图通过暴力掠夺他人的财富﹔而真正的“贵族”﹐是通过血统的承传﹐保持家族的财富和地位﹐并试图让世袭的财富和地位不受觊觎它们的暴民们掠夺。从骨子里﹐贵族注定是要反共的。“红色”和“贵族”结合时﹐一定是二者在互相依赖﹑互相利用﹑甚至同谋共举﹑朋比为奸。但二者本质上的区别﹐也注定这种利用是不会长久的。

中共高官在处理案件中说“决不姑息”﹐是因为中信事件影响“红筹公司在港的形象”。从荣智健的替代者﹑大股东代言人的身份来看﹐这个皇上派来的“巡检使”﹑随身携带诏书的“钦差大臣”﹐时刻握有生杀予夺的大权。所以﹐虽然荣智健苦心经营多年﹐最终还是失去了公司的控制权。

“红色贵族”的起落﹐也许会给今天中国成功的资本家们﹐那些一直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红色﹑浅红﹑粉红﹑泛红的“贵族”和“准贵族”们﹐一个小小的提醒﹕与狼共舞时﹐要非常小心。@*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市场营销系列:天堂后花园里神仙的呼唤
【新纪元】谢田:世界经济危机的终极根源何在
市场营销系列:美国抄底和还富于民的难为
市场营销系列:博士和他卖拉面的父亲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死亡隧道存3谜 江浙沪发196警报
【十字路口】郑州隧道变坟场 中共十罪危害世界
【财商天下】快速降负债 恒大走出危局?
【时事军事】中印边境续对峙 共军暴露军事劣势
【横河观点】习邓都避洪灾?美打击中共猎狐
【小宇宙传说】时空穿越 他从1952来到2006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