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旅人手札─海上生明月(下)

文、摄影 ◎ 禹海

【大纪元8月29日讯】淹没的时光里,仍有绻绻的余温,有些事纵使不完美,却仍会于脑海流连徘徊,如同是漆夜原野中的那抹幽光……

日出与月升

东清部落是台湾东部也是兰屿当地著名的日出村落,听说千禧年时,有许多人专程跑来这里迎接心目中的第一道曙光。

迨自己后来到这部落也方知悉,在东清这地方,除了看日出,还可以看月亮怎么上升。

走到门前挂了几尾鱼的夏曼‧巴路家屋,他见了我,脸上瞬即露出微笑。他的笑容相当好看,我想这也是吸引阿山妹妹的原因。

夏曼‧巴路的铁皮家屋离马路约高出一两尺,坐在门扉即可望见前方大海,那一片浩瀚无边的海洋。


日夜交错的兰屿瑰丽海景。

住山吃山,居海吃海,在台湾原住民族群中,属于海洋族群的兰屿达悟族人与海的情感,概可说是密切相关和与生俱来。做客朗岛村时,我曾亲睹几个光着小屁股孩子抱持玩具跑向海滨,大人却一丝都不担心,彷如那些孩子只是到隔壁家院玩耍。若要以“海中蛟龙”来形容兰屿达悟族人,可真也不为过,眼前的夏曼‧巴路就是其中蛟龙之一。

食过这蛟龙清煮送来的鱼,抬眼望向海面,近处路灯投射的地方反映着一层旖旎潋光,渐远则渐如墨,延而拓去墨色中似又杂含微薄深蓝,偶尔尚会见到亮着红灯的渔船行过。我嘴上虽按住月亮几时会上来的问号,心里头却一直奇怪,月亮怎么还未见端倪?坐越久,这问号就如涟漪般越是扩散。

就在这过程中,希刚菜提来一袋台啤,聊了些话,谈起在台湾工厂工作时认识的阿美族女子,淹没的时光里,仍有绻绻的余温,有些事纵使不完美,却仍会于脑海流连徘徊,如同是漆夜原野中的那抹幽光。

任凭时间流转,人间生命中的“情”字,许久以后还会悄悄泌出蜜香。浔阳江头的夜唱,可不也传颂了千百年?!江州司马的泪沾襟,可不也引发许多人的共鸣?!瞷眼红尘,多少有情男女即然明知前方有火,却做飞蛾扑去。

薄袅的微光

那彷似幽微却不停息的涛声,拍来泊去,我耳朵听了许久,感觉好像是唱针滑入同一沟槽中反复轮转。时间于夜色里溜来溜去,然而仍未见有月亮踪影。

夜色与涛声,让我遥念起台湾的师长亲友和国外曾有一段情的女子,海天纵隔,但愿这些想念的人都身体康安。

乡心一片五洲同,或许在很远的某处角落,也会有人在想我呢!

不知守了多久,看了多久,终于,终于远际的海面上有了微光,那稀微的光,立即攫住了我的眼睛,虽然那只是一点点,一点点薄袅的微光。

如同压抑的弹簧,我反弹似的赶紧低头看了一下时间,是夜晚九点。在台湾,这个时候的月亮应已高挂天空了。

那微光慢慢缓缓的扩出、散逸,海水和天际都因这样而逐渐逐渐地明亮了起来。

随着微光扩散,海面透出了一抹晕黄,那抹晕黄乍现之际,几如疾光晕眩了我久候的双眼和呼吸。迨而后来,连脑袋瓜几乎也像被晕空了。

薄如叶脉的晕黄,仿佛是从海底森林悄悄涌上的一把透棱弓弦。那弓虽只微露,却已折射出无比的力量。

一抹再一抹,又一抹,如斯后来抹成了半面,就这样远方的海平面上抹出了半个月亮。而于每一抹里,自自然然的都让人摒息、静气,我直楞楞的,看傻,看呆了。

情悦其淑美

那是很远的海面,可是看来却又不远,因为月亮是那么大,是那么圆,把距离整个都拉近拉平了。

我整个人似觉都净了,空了,只是直楞楞的看着,望着,守着。那颜色说有多好就有多好,那情致说有多美就有多美。

“余情悦其淑美兮,心振荡而不怡”。〈洛神赋〉的诗句无声息地叩入了心房。今月曾经照昔人,我即非神遇洛神的才子,却亦心怡而向往。

霍然,那半面月犹如拔空而起般腾出了海面。

一轮,一轮圆圆的月,一轮圆圆的月亮,端端正正,正正端端,说时迟那时快,不卑不躬,就亮罩眼前,伫停海面上。我的眼,我的呼吸,我的脑袋瓜俱因如此而顿感一片混沌、模糊,什么絮念都没有,都不存,净净然然,然然净净。整颗心也都因此模模棱棱,致以而泪水垂落。

我的心犹如月华下的波纹,似静又动,似动又静,旌旌摇摇,无能止息。整个人也像回到襁褓时的模样,在大海的摇篮轻摆里,似欲酣然入睡,似欲酣然入睡。

那一轮月,是天上的,是海上的,是地上的,是人间的,也是我心里头的。在我回去的清阒夜路里,她会与我相随,我也会与她相伴,我们将不离不弃行在一起,即使在梦中。

即然在梦中,我们亦将不弃不离,相伴相随。

海上维纳斯

不知何以的意态,我彷也入进了“托微波而通辞”的里境,蒹葭苍苍,所谓伊人,莫也在水一方,或是在那水中坻?我欲驰目寻觅,即或只是神游的片瞬半刻。

即或只是片瞬半刻,胜却无数。

花中有天堂,沙里有世界,人间不也有美丽?不也有清香?

“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赤壁赋〉中的百感,怅惘与奋起,何独东坡先生有之?我亦欲振衣千仞长风而去,纵说高处不胜寒。

纵说高处不胜寒,我亦驰往,为自己所系、所爱,所当行。即然路遥,即然艰厄。

芥子须弥,如小若大,沧浪之水可利舟行,不也可洗足濯缨,鼓盆踏歌放浪雩舞?!

海到尽处天作岸

蓦然间,忆思起幼时所识第一首与月有关的唐诗:“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教导这首李白〈静夜思〉的人,不是学校老师而是家里的父亲。年幼不悉事,瘦削的父亲于吟哦时,眼下心中所涌现的,或是自己海那头的家乡。

盈盈一水,天上人间,不知仙去的父亲,在他的国度里,是否依然悉心教导小孩子读诗念词写练书法,而后奖赏他们一块饼干或一颗糖果?


月印江海。

乡关万里,天涯若邻,今月曾照古人,古人曾看今月,悠载人间情,沛乎塞苍冥,那一轮明月,是我当日最大最好的美丽,她从海上升起,就像维纳斯。◇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35期【天上人间】栏目 (2009/08/20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137/6828.htm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新纪元】旅人手札─ 路灯下的老乐手
清境农场旅游记趣
【新纪元】旅人手札─夜晚的急救
发现海角一乐园─看见旗津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北京武力攻台?最危险时间点
【时事纵横】白宫3人垂帘听政?港爆疫苗退订潮
【微视频】恒大坑惨苏宁 “国际米兰”大甩卖
【新闻看点】美尝遭主宰滋味?欧3强国警告中共
【军事热点】中共举行长期军演 南海注定不平静
【财商天下】触及国际敏感议题 中海油被美摘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