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探索

命运天定吗?(186)唐女术士预知人未来生死

作者:泰源

心中一念神明尽知。(华苜/大纪元)

  人气: 237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女术士

唐朝时,婺州娄千宝、吕元芳两个女子,颇有名气,人们传说她俩身怀异术,能预知人的生死未来。于浙东道巡察使李褒听说后派遣人去请来这两个女术士

二位女术士来到后,被安排在从事厅休息。从事问她们:“我们长官已经位列朝中八大重臣之一,还能升任什么更高的官职吗?”

吕元芳回答说:“方才见到了李尚书,他还是任先前的浙东道观察使,恐怕没有别的官职授予他。”女术士娄千宝也是同样说法。这位从事就不再问了。

待到二位女术士再次见到李褒时,李褒问:“我以后的命运将会怎样?”

二位女术士婉转地回答说:“会稽山高耸叠翠,湖边绿柳垂荫。尚书您有画船上百艘,可供您游览观赏这大好的山光水色。古人说,人生一世仿佛尘土和小草,微不足道,谈什么荣华与衰败?荣败都有定数的,我们不敢当面说给你。”

西湖十景之一“花港观鱼”(Shizhao/维基百科)

于是,李褒又问他下属幕僚们的未来归宿。

吕元芳说:“副使崔刍言、正推官李范,这两个人的才能风度差不多。只能做到皇上的侍从官,最后停在郡守的职位上。团练判官李服古,从现在起也只能再醉几次酒罢了,还谈什么官职呢?观察判官任毂,止于小谏官是穿不上朱服的。支使评事杨损,虽然身骨清瘦,然而您这些在坐的幕宾们,论福禄、寿数,都赶不上他。”

接着,娄千宝说到:“判官卢𫄸,虽然现在看来神采奕奕,容光焕发,跟团练判官李服古比较,担任官职时间长一些,但是,他的寿数却没有李判官长。观察副使崔刍言,和杨损、李范三个人所任官职的品位、等级,是有差别的。”

二位女术士作了以上的预测,在坐的人都不相信。他们沉默不语,只有等待以后事实来验证。

明人《五王醉归图》局部,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这以后不过五天,团练判官李服古果然死了。真是大醉也不过几场啊!看到二位女术士的预测果然开始应验了,李褒和他的那些幕僚们就像敬重神灵一样地敬重她们。

这时,郎中罗绍权到明州赴任,少卿窦弘余到台州赴任,途经浙东。李褒在招待他们的宴席上,好奇地问二位女术士这两个人的未来如何?

娄千宝说:“窦大人一定会再来浙东,重新在望海亭上喝醉酒的。罗大人此行一去。恐怕要到四明山上求仙访道,不再漫游尘世了。”

后来,窦少卿辞去台州郡守的官职,在返回京城的途中,重到浙东李褒这儿作客,真的应了“重醉”一说。罗郎中则死在海岛上。当时娄千宝说他到四明山求道,不再漫游尘世了,原是知道他不会活着回来了!

李褒不长时间就回到义兴,以后再也没有被授任其它官职。

判官卢𫄸改任巡官校理,第二年就死在宛陵节度使的幕僚任上。他比团练判官李服古是多做了一年官,但是他死的时候还很年轻,果然没有李服古的寿数长。判官任毂刚刚升任为皇帝身边的补缺谏官,便辞官不做,回归故里,过着采菊东篱下的隐居生活,和朝廷朱服绝缘。

郎中崔刍言,在吴兴郡守的职位上离任;另一位郎中李范在九江郡守的职位上离任。二位都是进士出身,都任过名郡的郡守,两人为官的品位等级果然差不多。

只有尚书杨损,三十年来,两次任门下省的给事中,两次任京兆尹,防守华州,任青州节度使,年过六十了,还多次担任守国卫疆的重要官职。当年在浙江道同为幕僚的其他人,不论是福禄、还是寿数,果然都赶不上杨损!上述这些在浙东道巡察使李褒官府中的人,真的都应验了娄千宝、吕元芳二位女术士当年的预测。

资料来源:《云溪友议》

附篇:八字实例来分析--身过弱,不能投机取巧之命

              (大纪元编辑制图/大纪元)

此造出生日的日干为丁火,所以属丁火命,生于秋天八月酉金当旺之时。秋天时节为金旺、水相、火囚、木死。衰绝之火,一生来就先天上身弱

再见自坐丑土泄火气,时柱庚金、子水,年、月透辛金、癸水,就算不懂八字的人,也知道日主丁火弱极,气势濒临熄灭。假如不是年支巳火为丁火之旺根,干脆入从势格之特别格局,反而有另一番气象,当从格批算。

现在既然有了巳火之根,就得用之,仍当正常格局来处理。可能有人会问,不是巳酉丑三合金局,巳火已合化成金?据自己实践经验所得,三合金局不假,只是增强了金的力量,减少了火的力量,火的原质仍存在,仍当火根处理。

可见此造日干丁火被众多的金、水包围,火临灭绝,全赖年支巳火为根,又被酉丑三合,减少了火力。缺少最主要的用神(木)来生扶,身过弱,财过多,八字极度不中和,实在不是一个好的八字。平生实应谨慎顺行,安份守纪,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最好能找一分固定的职业,或学一技以防身,或可平安度一生。

唯树欲静而风不止,一个凡人,当周围被名利所包围着时,他能不动心吗?能不受到诱惑吗?一会儿听说某某炒股票发了财,某某同学合资做生意赚了多少万,也有上门来拉你搞传销的,说一晚就能赚多少钱,等等。

书云:财多而心志必欲贪之,官旺心志必欲求之。如此命造,正是这种状况。

火命人以我所克之五行为财,因财为我所享用之物。以克我者之五行为官,官为管治我之人。此命为丁火命,故见金为财,见水为官。

现看到日干丁火天干被两金(财)一水(官)包围,地支被一金局(巳酉丑三合金)和一子水包围着,即全被金水(名利)所包围,想洁身自好,名轻利薄实在难,除非能预先知道自己的命;或在当时生存的环境中,全都不提供一点能赚钱的机会,犹如大陆1978年改革开放之前,“做又三十六,晤做又三十六”。或可能免破财之祸。(注:中国大陆1978年的改革开放前,国营企业流行“大锅饭”制度,工人们不管干活与不干活,不管努力与否,薪资都是人民币36元一个月。)

但此命造显然不是,因而在戊土大运的庚申流年,土、金皆为忌神,大运、流年皆不利,泄弱日干丁火,投资失败,损失巨大。可见,身过弱的命,实在不宜从事投机取巧之事,皆因命中财多身弱皆是祸也。@*(本系列待续)#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参加科举考试十多次始终落榜的李敏求无家可归,几乎不想活下去了。这一天夜里他在简陋的旅店了忽然感到自己灵魂离体一般,去到了阴司,见到了当太山府君判官的故旧给他看到了命运簿……后来他的人生经历完全和阴司命运簿所载一模一样……。附篇:日本最大的制药公司,武田药品工业第六代经营者武田长兵卫的命造八字分析。
  • 李义府被联名推荐。唐太宗召见了他,并出了一道试题,让李义府作一首《咏乌》诗。李义府当场写出一首《咏乌》诗:“日里扬朝采,琴中伴夜啼。上林多少树,不借一枝栖。”唐太宗非常赏识他……批算八字,批一个人的富贵贫贱的应验较多,而批一个人的夭寿,应验就较少。为何?盖因人的一念之善,就可以延寿;一事之恶、足以夺算。
  • 神灵说:“石雄这一去,一定会有大官推荐重用,建立战功,所以能当上河阳和凤翔节度使,但他的更高愿望得不到满足,因此这件事必须保密,不能让别人听见。”李德裕遭贬官来到潮州,有人对他讲了石雄应验神灵的事。李德裕明白一个人的兴盛和衰败都是命中注定的,便稍稍抑制了自己忧郁的心情。
  • 论命的一切秘诀,就是在于看你对一个八字中的阴阳五行相生相克的配合的分析和辨证,你分析得好,辨证得对,你算出八字就准确;否则,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格局之中,以伤官格变化最多,尤以金水伤官为最不易看。今天研究命理的人多了,许多人都熟闻“金水伤官喜见官”之说,以为必以官星为用,行运喜南方,其实大误也。
  • 命运天定吗?人原多道气,吏本是仙才--净香童子转世清巡抚。附篇--八字实例分析:从旺格晚运不悖,得局失垣,长寿而不贵…
  • 命运探索,八字命理。唐人王廷凑有次醉倒在路边,济源骆山人路过看到他鼻息左如龙右如虎,二气相交为王相,预测他得运就在今秋,福气荫子孙延续百年…附篇--八字实例分析:春初木嫩金坚,宜以火攻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