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汉字
佳句引豪友,嵇康看着这些诗句,发现每一句的第一个字有:“竹”、“笆”、“篱”、“笛”、“笑”、“笔”、“箴”都是竹字头,也想到这几个文友也都是爱竹之人,应是知音,值得交往,于是添就了末句:“篁篁有节聚七贤”。从此,“竹林七贤”称号不胫而走,也流传至今。
随着蔡教授的说明,我从他的眼神中能看到这场中国民族的大考验,一场诋毁与维护良知的正邪大战正从中国影响着全世界。这在人类的历史上可能是唯一一场对全人类的道德考验,历史早有明确的答案,天地存亡唯道德耳。
前篇说到利用学习“了”这个字来训练孩子落实整齐、干净和利索的概念,这不仅是在生理方面注意孩子身手能力的发展,还要关注孩子在时间的感知深度与运用掌握能力的发展,这是帮助孩子一辈子在生活与工作上十分重要的能力。所以我们在前篇建议家长和孩子一起背诵明朝诗人文嘉所著的〈今日诗〉。
就在她人生已到绝望的时候,有个从北京到美国留学的才女,送了一本法轮功老师的著作“转法轮”给黄莉。这本书不但开启了黄莉的智慧,解答了她百思不得其解的许多问题,例如:人生病的真正原因,一般的气功来源和许多不正确的状态,人能真正健康的原因等等。渐渐地,经过修炼法轮功,黄莉恢复了健康,容光焕发的她展开了新的人生。
一首诗仅有二十字,便描绘出一幅冷寂开阔的画面。画中有山、有水、有人、有事,有远景、中景、近景,还有特写。群山苍茫,万物寂寥,画中人清高孤傲,意境高远疏阔。每句诗首字缀起,更令人回味:“千万孤独”。除了汉语,世上哪种语言能做到这些?中国人开创了灿烂的文化与辉煌的历史,而承载这一切的,是汉字。
北京一对姊弟黄莉和黄强在六四天安门事件发生前后的生死故事,一个中共模范党员家庭所教育出来的优秀青年,忠党爱国的成长岁月所建立起来牢不可破的思想,却因六四而动摇甚至是破灭了。黄强亲身经历中共如何利用他们这些年轻警察假扮学生模样,放火烧闹北京城。
上回说到让孩子在学习“了”这个字的同时,可以让他们了解做事情不只是做完了,还可以做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又利索。刚刚入小学的孩子在生理动作发展上,还需要注意是否能有临摹,或依其想像画出一些他生活中常见的人事物,而且可以画出一些细节。 父...
六四天安门事件发生的时候,笔者正在美国求学,六四过后不久在朋友的家中看到当时全美著名的电视访谈节目,正在访问一位到美的中共高级官员。节目现场播放了天安门前坦克车正在对学生压进的画面,当节目主持人问到如何解释中共所述没有一个人伤亡的新闻跟如此令人不寒而栗的镜头时,印象中那位中共官员表示这样的录影带是假造的,此举激怒了节目主持人,因为中共官员糟蹋了媒体“说真话”的天职。
孩子进入小学之后(中港台)会学到的汉字,排行第五个字是“了”,这也是个很有意思的字。我们可以引导孩子来添加些笔划,让孩子发现汉字的趣味性,例如:“了”加个“人”就成了“仔”;加个“一”就是“子”,看起来都跟小孩子有关。如此有趣又增多认识其它字的方式,对孩子初学汉字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我们就来看看如何运用“了”字,学习打下品德基础吧!
笔者认识一位很有名气的中医,他说自己从四五岁开始就会拿着缝衣服的针对着洋娃娃扎针,后来除了学习西方医学也跟随父亲学习中医,医治过许多病人的他,直到近六十岁还未得到父亲的真传,他说:九十多岁的父亲还在考验我的德行。他能看见车祸现场亡者在另外空间的身体,也能精准的感知病人的患处,他表示人身体的光会反应出健康状态......
前文提到大儿子上小学一年级时,碰到用笔搓弄他的同学,干扰他上课也使他心烦,不知如何解决之下,令他不想去上学。当时的情况的确告诉我,这是一个我们母子成长的好机会,一个让潜能发挥出来的机会。
至此,我真切地明白了,他们想用最良知的味道,让下一代承传着数千年来不能改变的道德文化。因为,一方水土养育著一方人的口味与体质,真材实料的热干面,要养出脚踏实地的炎黄子孙。
许多中国旅客到台湾除了品尝美食以外,政论节目几乎是必不错过的,但是再精彩开放的政治现象都不及普罗百姓平实生活来的动人。韩寒说:“给我留下了比马英九先生更深印象的是王松鸿先生——他不是明星政客,也不是文人墨客。他是一个计程车司机。”
北宋邵雍的梅花诗之六说的是:“汉天一白汉江秋,憔悴黄花总带愁。吉曜半升箕斗隐,金乌起灭海山头。”公元1911年10月10日,时值秋天,当时的汉中武昌起义,为广大的中国人民带来了新的希望。只是中华民国建立,民主初现仍然需要一个成熟的过程,因此也让各种人心欲念翻起云涌,一出出考验人心的大戏就这样搬上了神州的舞台。
孩子进入小学一年级(中港台),不但开始学写“不”这个字,也更有机会跟来自不同家庭的孩子在一起学习。当然各家环境不同,价值观不一定一样,习惯与沟通方式也各有不同,所以孩子们会有一段磨合的时间,再加上小学的要求跟幼稚园有些不同,孩子适应起来总不太顺利,也让老师和家长多了很多成长的机会。
韩愈因建佛寺而上谏,却遭来贬放潮州之罚,他到了漫天风雪的蓝关,只身望着自己的孤影,冻饿绝望几乎无以为济,怎知远远的来了一人,竟是侄儿湘子。明代吴元泰的《东游记》就写下了这段神仙佳话,湘子曾在韩愈府中的宴会中,以道术变出比牡丹更鲜丽的花朵,其上还有两行金灿灿的字:“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孩子学汉字排行第三的就是“是”这个字。“是”在现代的生活中多有以站在自己立场认定的标准去行事的意思,说得更白话一些,就是认定能维护一己利益的道理就是“是”,我们可以从许多官司中看到,现代人争的无非就是自我赢家,已经没有是非之分。
康熙再繁忙也会严格考察皇子的学习,并时常以庭训教诲,能为雍正、乾隆太平盛世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他的“修心”教育起到了重要关键的作用。
《梅花诗》的第四首:“毕竟英雄起布衣,朱门不是旧黄畿。飞来燕子寻常事,开到李花春已非。”预测了明朝太祖的建国和永乐大帝的靖难之变。
今天我们要教孩子认识的第二个字是“一”。这个字对一个刚刚上小学的孩子来说实在简单,但孩子在一岁以后就经常能用到了。这个“一”字对现代人来说基本上仅用来计数,实在有些可惜。
每当回忆起自己的求学过程,总有一份感叹:如果当年的老师不只要求学生们将字写好,不只是要学生们反复的练习,还能让我们真正懂的字里更深的内涵,那么整个国民的文化水平与品德修养肯定能更上一层楼。笔者曾与多位教师与家长交流过这样的想法,得到不少共鸣,在他们殷殷关切的期盼中,笔者从本期开始将陆续为读者献上一系列“汉字乾坤”的文章,希望师长们可以借此更帮助孩子们落实其为人处世的基础。
刘秉忠精通《易经》以及邵雍的《皇极经世书》,于天文、地理、律历、遁甲之类,无所不精,通天下事如了指掌。忽必烈采纳刘秉忠以《易经》中:“大哉乾元”的建议以“大元”为国号。
上回说了北宋邵雍《梅花诗》的首篇,开头的“荡荡天门万古开”就已经点明了世人与天国之间是连续不断的,只是肉眼看不透这迷雾玄机,总会误在尘世的名利情仇中而茫茫终日。所以,邵雍感叹“几人归去几人来”。然世人感叹的颇多,而能留下惊世文采的少,因此《...
上篇说到北宋邵雍的高德奇才,程颢赞许邵雍不但是:“内圣外王之学也。”还能“其心虚明”。人的心静到极高层次时,身体的感知能力则超乎想像,甚至会出现修炼界称谓的宿命通功能。邵雍就是其中之高人,他将其所预知的未来写进了《梅花诗》。
邵雍何许人也?先不说他的学富五车和交游广阔,单是他对自己的要求就已经值得现代父母列为家训,学校列为校训了;“平生不作皱眉事,天下应无切齿人。断送落花安用雨,装添旧物岂须春?幸逢尧舜为真主,且放巢由作外臣。六十病夫宜揣分,监司何(无)用苦开陈?”这是他不愿为官时所写的七言诗句。
前篇说到元朝汉儒翁森先生在文风圮坏的情况下仍然在家乡办学的坚持。他的《四时读书乐》七言诗不但用以明志也指引了学子们一个超凡的读书之道。
翁森在家乡台州仙居(今浙江省仙居县)创办安洲书院。他字秀卿,号一瓢,学问渊博,修养仁德,对请教者倾囊相授,人称“翁书橱”以为敬重。
华夏璀璨文明留下的神言、神迹所演绎出的博大精深,意在铺陈提点人与宇宙之间的微妙关系。文字为这些神传文化的载体,当不是为了图求世间功名利禄而来。
石头凿井要得水,可比凡人欲上天的难。兄弟三人俱得仙经,结伴在深山豁谷中修道,乃人间美事,古往今来多少兄弟忙忙碌碌的为着肉身的安稳或功名而奋斗,有的为权为钱而反目成仇,有的友爱终老却也难保来世相伴。
《三字经》里面说:“融四岁,能让梨。弟于长,宜先知。”孔融以四岁之资,无须父母叮咛就懂恭敬兄长,这种先他后我的品行,流传千古而光耀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