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木工阿庆伯的故事 (12)

侯念祖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被阿庆抢白了这一番,老医师没有任何反应,脸上依旧看不出丝毫情绪,气定神闲的抽着他的烟斗。沉默了半晌,老医师放下手中的烟斗,缓缓的说道:

“就这样吧。我请阿和帮我在你们镇上找个师傅,原本就是希望在你们那个还有一点做木的传统的地方,能找到一个比较不一样的师傅,虽然你合不合我的意,现在还很难说,但是我还是要给阿和一个面子,所以我可以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先去找一本‘鲁班经’来读,一个月以后,我再来听你的感想,我可以给你保证,在这一个月内,我不会让其他的木工师傅来接这个工作。”

自己一大段的辩解像是扑在了棉花堆里,没有激起一点反应,阿庆真的感到不知所措。老医师说话为何如此拐弯抹角,要或不要、是或不是,阿庆想得到的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答案。老医师的态度却让他一点儿也参不透。

看着阿庆没有回应,老医师坐直了身子,双手扶在椅把上,一副准备起身的模样。

“要不然这样吧,我做人也从来不亏欠别人的。一个月后,不管我用不用你,这个月的工资我还是会照算给你。”

泄了气的阿庆无力的摇摇头,说:“这个不重要。”

老医师真的站起了身,分明就是要结束这场对话,他坚定的对阿庆说:

“这些我都不管,现在就是这么决定了,一个月后再来说。如果你不想做,这一个月内找到其他的工作,那也是你的事情,我管不着。我自己呢,就是给你这么一个月的时间。”

说完,老医师便径自往屋里边走进去,医师娘连忙从厨房中走出来,眼里充满不解的疑惑看着老医师的背影,然后便转向阿庆,轻声的对他说:

“失礼喔,他这个人的脾气就是这样…你饿不饿,要不要我弄点热饭菜给你先吃了后再走。”

阿庆一肚子委屈,一听到医师娘的温言关怀,几乎就要忍不住的流下泪来。他尽力的忍住,但眼睛还是一股湿热。他苦笑着摇了头,对医师娘说:

“谢谢,我还不饿,我先告辞了。”

医师娘稍稍迟疑了一下,便走到门口,帮阿庆拉开了门。这门有点儿难开,医师娘硬是拉了几下,费了些力气才拉开。

阿庆很自然的往门扇上的门櫺看了一眼,对医师娘说:“上面这块材的用料太粗重了,日子一久,中间缺乏支撑的部分就会往下弯曲,我可以帮你整理一下。”

话才出口,阿庆便觉得有些好笑,只好耸耸肩,还是一脸苦笑地:“不过最快也要一个月以后了。”

医师娘送阿庆到了院子大门,温婉的对阿庆笑着说:“那我就等你一个月以后来帮我修门。”

阿庆对这位医师娘又增了些许好感,感激的应了声:“多谢。”随声并点了点头。

医师娘好礼的向阿庆鞠了个躬,便转身关了门,往屋里走去。

阿庆在大路边站了一会儿,想整理一下思绪,但怎么也是一团混乱,他不知道回去要如何向阿和伯交代,也不知道要如何向充满期望送他出门和鼓励他的阿成师交代?

阿庆终于抬起脚迈了一步,脑中蹦出了“鲁班经”三个字。

“那就先从这里开始吧。”这是阿庆目前唯一的答案。

7‧
当天晚上,阿庆兼程赶回了小镇。夜里躺在床上,阿庆心中挂着鲁班经,无论如何也无法入睡。对于这本仅有耳闻、却从未一见的“古书”,连该到哪儿去找也毫无头绪,就算找到了,能不能看得懂也说不得准。

此时阿庆的心里倒忘了目的是要找个工作这回事,一股别扭劲又发作了起来,“管它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我非得找到这本书不可!”这份傻劲儿从胸口热了上来,硬是冲掉了好不容易蓄积起来的睡意。

就这么捱到了天亮,阿庆匆匆的扒了碗稀饭,也顾不得和老母解释昨日去而复返的原因,就赶忙着出门去,打算向阿成师与阿和伯打听点鲁班经的讯息。

也是在意料之中,无论是技艺精湛的阿成师,或是阅历丰富的阿和伯,谁也没有真正的看过这本书,他们对于“鲁班公”的认识,不外乎是供在作坊里的那尊雕像,或是从老一辈师傅口中所传述的一些神异故事。

不过阿和伯倒是将这件事当成了自己的要紧事来办,在小镇里到处打听有谁曾经见过这本书。不出两天,得到了个消息,有位从外地回乡的木工师傅告知阿和伯,在他的印象中,似乎曾经在嘉义火车站前的一家小书店,瞥见过这本小书。

虽然只是个模糊的印象,也不知是不是就是那本鲁班经,阿庆得到了消息,就立刻兴奋的往嘉义出发,在车站前的那间书店里来回的寻觅,终于在书堆中翻出了那本“绘图鲁班经”。阿庆如获至宝,赶紧结了帐,将书拽进怀里,坐了车又回到小镇来。(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还是他对于我的手艺不放心呢?唉呀!早知道就应该先向阿成师借来我送给他的那组模型,好让医师放心啊!”阿庆心里有点懊恼。
  • 阿庆静静地等着阿和伯开口。屋后头传来阿和婶从缸中舀水洗米的声音。
  • 弯曲过几条小巷子,刚到阿和伯家门口前几步,阿庆才突然想到自己空着双手,他想,这回是要来央求阿和伯的帮忙的,没带些礼物来似乎于礼数有缺。阿庆正要转身去买些糕饼,从屋内却传出了阿和伯大嗓门的喊声:
  • 阿庆熟练的木工技艺却也在这个时候挽救了他。原来日本政府为了能够快速地生产军事装备,在南台湾的高雄设立了一座木工工厂,主要即是生产军机上所需使用到的座椅。因此拥有木工手艺的阿庆,便在朋友的介绍之下,进入了这座工厂而躲过了成为战场上炮灰的厄运。
  • 原来阿和伯早就得到风声,知道今天是阿庆出师的日子,由于先前就有一些头家请阿和伯帮他们介绍阿庆到他们作坊中工作,所以阿和伯一早就来到这儿,但没想到阿庆却已经答应原来的头家了。
  • 阿同师看到阿庆那副急切的表情,和先前拘谨的样子判若两人,不觉有趣了起来;但是转瞬间,他又担心这个徒弟贪多嚼不烂,于是便正一正脸色,十分严肃的对他说:
  • 中秋节过去了,作坊内开始更加地忙碌了,每年中秋节过后,就是做木这一行业的大月,因为从中秋到农历年前,是迁居与结婚的旺季,新居需要家具、结婚更要办理嫁妆,所以从中秋之后,店里订货的顾客从未有一日间断,每天也都有像是出不完的货;师傅们每天都要加夜班赶工,徒弟们当然也不能闲着。
  • 吃了几口面后,阿成师停下筷子,看着阿庆,开口说:“你知道我的父亲和伯父是从唐山过来的木工师傅吧。”阿庆不知道阿成师为什么突然说起这档子事儿,不过阿成师的父亲文林师和伯父启林师过去是这个小镇上非常有名气的木工师傅,他们的故事早已是镇民们所耳熟能详的了,因此阿庆便点了点头。
  • 几个月过去了,聪明的阿庆陆续学会了各式各样的刨刀和锯子的基本功夫,也学会了几项较小件的生活用品--像是肥皂篮、畚斗和小圆椅--的制作,师傅们都很喜欢阿庆做的这些小东西,这些小玩意儿虽然只是附送给订制整组家具做为嫁妆的顾客的赠品,但是赠品做的漂亮,总是也有些锦上添花的效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