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就有桃花源(52)天天都是特别日

第六章之5
游干桂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塔依希.蕯依赫说:“生活属于你,怎么走,自己决定。”

对很多人而言,结果最重要,但对我来说,过程则优于一切,我决定享受经过的每一分钟;在我的潜意识里,一直有一幅田园景致,我扮著牧童,轻歌欢唱;我答应过自己,这个梦一定要圆。

财富似是而非,它好,也不很好。

它可以买到房子,却买不着心灵;它可以让人成为亿万富翁,富甲天下,却换不来健康,这便是它的局限,也是人的局限,凡事都没有绝对的好坏,端看人怎么思考。

我不喜欢有人把我看成异类看待,以为我做的事多么了不起,其实我只是选对的事来做,它最多不过是人烟稀少了一点而已。

四十岁的那个生日夜晚,我偷偷许了很多愿:
.过自己的生活。
.常给自己惊叹。
.少一点,但好一点。
.天天有好事。
.决定自己的未来路。
.拥有时间。
.常常度假。
.让快乐常驻心灵。

雨果在《海上劳工》一书中的形容:“春天把它的篮子里无穷无尽的大量金银,筛在树林里。”而王尔德的另一句话便更有深意了:“我们似乎更偏向观赏自然,绝少想与它生活在一起。”我很喜欢大自然,如果仍处于忙碌之中,未把脚步停顿下来,就无法体会这种感觉了。

以往,我根本不可能用脚走出况味,因为忙,所以急,所以快,车子就成了代步工具,但一但闲了下来,脚就复活了,我开始靠它遇见树中仙境,看见野花盛开,弯下腰,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的哲思就在眼前。

脚把我引入城市的秘密花园,鸟语花香,虫鸣蛙叫,流鱼悠游,水声淙淙,蝶影幢幢,蜻蜓飞舞,处处有生机的人间妙界,嗜食蚊虫的台湾原生种青鲭鱼位旧悠游,有些山野还有淙淙水声,山蟹悠游其间,野趣十足。脚的踩踏版图便扩大了许多,成就了延伸地图,骑在单车上,徐徐微风的吹拂,有时带点雨丝,得以消除一天的压力,周末、假日放空一切,一壸水、一条毛巾、一个便当,便可以长征了。

人们一直有舍近求远的恶习,以为远方最美,事实连自己居家附近的美景全给忘了,借由单车之旅,正好领着我居家附近的山光水色全览了一遍,风情尽收眼底。

用来我爬上了山,纵走于林间小径,清净的空气,芳香的芬多精的气流,自由与孤独交错的美感,在在使人流连忘返,大自然的天籁,虫鸣、鸟叫、竹籁、松涛,悄悄跌入身膜,妙不可言。

心理学家狄尼说,一年该有一次长休,三次中休,无数次小休,我开始觉得不够,理应天天找个时间来休一下,但盼有一天,撞见春的蓊郁,夏的曼丽,秋的瑟瑟,冬的雪白,纷纷掉进记忆里;花园里,绿的绿了,黄的黄了,红的红了,蓝的蓝著。

临流而弹,竹涧焚香,登峰远眺,坐看云起,松亭试泉,曲水流觞,烟波钓叟,蓬窗高卧,人生高妙,一一与我擦身而过;我可以趾高气扬的告诉人,曾经过一段品味高雅的日子,有过如下的生活。

在桧木林中深呼吸。
溪涧畔小憩一会。
海石平台上赏景。
云堆中用膳。
梅雨中访友。
野径里漫行。
寒夜泡汤。
萧瑟中赏枫。
冬风里听雨。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老是如此,凡事都以物与钱为尊,被物化了,人就不是人了,我不想事事都跑完一圈才了解又回到起初。我只做能力所及的事。请相信,我非超人,也没有十八只手,不可能以一抵三,无法轻轻松松月入数十万,我有的是量入为出的理性。
  • 儒、道两家的生活哲思其实有所不同,我们的教育以儒为主体,强调刚健有为,入世进取,巧取豪夺,登上高峰,我的人生上半场堪称是儒,相信书中自有黄金书,书中自有颜如玉,寒窗苦读必得功名,于是出世拚搏,巧利营私,内圣外王,奢想治国平天下,只是弱名路上走一回,闹一闹,才发现全盘皆错,人生不仅如此而已。
  • 一辈子根本花不了太多钱的,我的年平均所得只有一万三千多美金,合台币大约只有四十万元,也就是说,多数人的一个月不该花上四万元,以此计算,一生大约也只有一、二千万元的开销,或者更少;理论上,赚到这些钱便够用了,但是我们想要的,远远超过于此,这才是负担所在。
  • 俄国作家高尔在《抱怨》一书里提过:“一个人最真挚诚实进行感觉与思考的地方,就是心灵。” 可惜,人都太忙了,忙会使人闲不下,忽略用心灵感知擦身而过的美好世界,听不见虫鸣鸟唱,闻不到花香气流;忙,一直是挡在人们前面的大石头,搬不开,就少了风花雪月了。
  • 简单,至少该包括思考也很简单。在我看来,白天该做白天的事,黑夜干黑夜的活儿。体力充沛的时候工作,气力放尽时便休息。有也好,没也罢。做得来的做,做不来的放。如果统统这么想,不就简单了?
  • 罗曼.罗兰相信,在工作与休闲之间,存在一种和谐,把两者巧妙的结合在一起,它不该是悲剧,而是喜剧,人们最笨的一件事就是把喜剧演成了悲剧;我的生活,其实没有大有学问,只是把繁杂的事情变成简单而已,这样一来悲剧就成了喜剧了。
  • 我曾经不是这种雅趣之徒,即便种在山中的朋友盛情邀约都被我婉拒了,即使拜访,也坐不住来去匆匆,从未花过时间享受生活里的美好偶遇,我与多数现代人一样──忙、忙、忙,没空放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