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
有恩必报恩,有怨必报怨。这是天理,谁也违背不得,逃脱不了。所以,人这一辈子,有人对你好,有人对你不好。都不是偶然的。
无论罪业多么深重,苦报总有受满的时候,则所欠的债务便有偿还的日子。
就像养鹰一样,断不能只怪它会吃粮食,关键还在于主人如何驾驭它。如果因为喜爱他的伶俐便捷,就把他作为耳目心腹加以重用,没有不遭到反戈一击的。
天道好还,无往不复。
你们活着的时候,家庭骨肉之间,要和睦相处,当处处留将来过世后,还有相见的余地。
“只要上天有眼,是不会淹死你这个人的!来来!我送你过河!”这位船家笃信孝道可以感天,比一般儒生的敬信神明与孝道,还要深挚啊!
孙继皋不愿扬他人之丑闻,只说是学生不受教导,始终不露出原因。
少年听后,跪倒在程的面前说:“原来先生就是我母亲的大恩人呀!我怎敢妄想先生的报酬!”然后流着眼泪,把母亲灯下哭泣叮咛的话说给程听。
只得以手在空中写下:“欲传种子术,恐惊天上神。”
胡维华之父用尽心机,瞒得过人却瞒不过天地。上苍惩其罪孽,安排这位张家女儿生的孩子,给他带来了灭族之祸。
在这紧急的当头,他家所饲养的两头牛突然怒吼著跳进屋里,奋起犄角与盗贼博斗。在刀斧交加的情形下,二牛愈斗愈勇。
所以因果报应尚可还,不会债留子孙;而天理报应是违背天理法则所产生的冤怨,是没得还,且会债留子孙报应在子孙身上。
怜悯一条猛虎的性命,而把它放到深山之中,那么不知有多少麇鹿、羊群将要命丧于它的利牙之下。
美国“睡着的预言家”爱德加.凯西(Edgar Cayce,1877-1945),具有透视累世因缘解读病因的特异功能。凯西一生中解读了14,306个案例,发现“病”与“因果业报”的关系,报应不爽。中国古人就说“神目如电”,人在做天在看,做好事有好报,作恶遭恶报。凯西看到有人在罗马时代造的孽,在二十世纪当时仍在还。
鸳鸯梦好各欢舒,记否罗敷自有夫?今日相逢须一笑:分明依样画葫芦!
这些鬼奇形怪状的报应都是他们在世间时做了某种坏事所自招、自找的。
他一生平平庸庸,老死于茅舍,并没有什么功德,独有那颗淳朴善良的心,却为神明所赞赏!所以降福于他,使他今生终身幸福。
‘不杀该杀者,也有罪!’我没办法,不敢枉法而活人之命,而使死者含冤于地下,只得按原判拟斩。
冥官回答说:“佛只是劝人为善,行善的人自然会感召福报。所以福报应该说是自己修来的,并不是佛赐福给他的。如果借着供养来求佛赐福,那么世间清廉的官吏尚且不受贿赂,难道佛会接受贿赂吗?”
荡荡天门万古开,几人归去几人来?山河虽好非完璧,不信黄金是祸胎。
封翁听到了,大惊地曰:“他横逆而来,假使我稍与他争执,灾祸立至了。”大家都赞服封翁的雅量。
明朝时候,张氏的祖先秀才某公生了两个儿子,喜爱读书,品行俱佳。老秀才不得志,家境越来越窘迫。一天在花圃种菜锄地,忽然在地里刨出个地窖,里面白银塞得满满,不下百万。老秀才心下忖念:“我辈书生福薄,骤得横财,哪里有福承受?”于是仍旧埋好,准备留待以后做善事。
袁柳庄精通相术。偶访一位亲近的朋友,看见侍立旁边的童子,就劝朋友将童子遣走,说:“这个童子眼下有奇祸,将不利于主人。”朋友向来相信袁柳庄之术,于是遣走童子。童子哭着走了。
官员听到后,拍着手称赞,说道:“不是具有高尚品德的君子,哪能做出这样的举动啊?”于是命两个考生结为兄弟,从此情同骨肉。后来两人一同金榜题名,考生返回故里,高兴地将妻子迎接回家,于是夫妇和好如初。
钱塘王文庄公的父亲叫王云廷,阴德甚厚。曾经在除夕的时候,有卖货的索要仆人的欠账。因为仆人已经到别的主人家了,王云廷公告之原因。卖货的贩突然大肆咆哮,王云廷公于是代替偿还。又一日,家人买笤帚,卖笤帚者的人走了以后又回来了,说是丢了一把笤帚,王云廷公以钱赔偿。卖笤帚的人者斜着眼睛说:“如果你没有藏笤帚,怎么能给我钱呢?”当时的人都嘲笑他,王云廷公却很怡然也。王云廷公还有很多类似的事情。后来王云廷公登雍正丙午乡试,王文庄公中乾隆乙丑探花,官至礼部尚书。
书生问:“你们为什么不忏悔求解脱呢?”鬼说:“忏悔必须在还没死时,死后没有着力处了!”书生举著空瓶示意酒已喝光,众鬼都踉跄离去。中间一个鬼回头叮嘱说:“饿鬼能够喝到美酒,没有什么报答您的,谨以一句话奉赠:忏悔必须在活着的时候!”
绍兴的某人,因为部吏的官期已满,提升为京城尉。夏天,因为有事出城,在道旁树下休息,看见一个骑 马人自西而来,也在这里休息。问他从哪来,那个人说:“奉上帝之命,来抓人。”于是出示了捕牒给他看,京城尉的名字也在里面,他吃惊地说:“是来抓我的 吗?”那个人说:“没到呢,先是城东老人,第二个是山左(即山东)人,第三个是女子,你是第四个。”说完就不见了。
乡人姚孝廉,耿直方正,诚实厚道,从不欺人。某一科秋天考试,苦于没有资费,考试期限临近了,也无可奈何。忽然梦到父亲责备他为何不去参加考试,他说自己没有钱做路费,父亲说道:“上帝因为你做人从不得过且过、踏实本分,这一科应当让你考中。我三天内在东门外紫来桥下,赐你元宝一枚。你不要害怕劳苦,这几天养足精神,自己前去寻觅,不要让旁人拾了去。你一定牢牢记住不要忘记啊!”姚孝廉醒来后,开始以为是痴心妄想。等到晚上睡觉,又梦到父亲来到,责备他不孝违背祖训,言辞很是气愤,醒来感到非常奇怪。寻思著姑且试着去找找,就算一无所获,又有什么损害?
山西的陈封翁,是内阁大学士文贞公的祖父。家贫,以教书谋生。年龄到了四十,将这些年所积攒的教书钱,一共四五十两碎银子,熔铸成十余枚小锭,每天夜里灯下,一一把玩摩挲,聊以自娱自乐。老婆曾经开玩笑嘲弄他,可陈封翁也不以为然。
明朝冒起宗,从小就诚心诚意地诵读《太上感应篇》。戊午年进了考场参加乡试,感觉昏昏的就像做梦一样,觉得有神人帮助作文。得领乡荐名额,但会试没有考中。回家后,发愿为感应篇添注解。考虑到贪淫好色,很损阴德,所以在“见他色美”一条,列举了很多报应事例。当时协助抄写的是南昌罗宪岳。辛酉年,罗考入县学生。戊辰年正月,罗梦见三位神仙,当中是白发黄衣老翁,左右各站一位紫衣少年。老翁拿出一本册子对左边少年说:“你读一下。”左边少年朗诵了好一会儿。罗听出所读的是冒起宗“见他色美”的全部注解。读完了,老翁说:“该中。”随后叫右边少年咏一首诗,少年咏道:“贪将折桂广寒宫,须信三千色是空,看破世间迷眼相,榜花一到满城红。”罗醒后详细记下梦中事,寄给冒起宗的儿子,并对他说:“你父亲就要考中了,但‘榜花’二字不知指什么?”等到放榜时,冒果然考中。后来冒在陈宗九书房的藏书中,发现《类书》中有“榜花”二字的注解:“唐朝科举,礼部放榜时,姓氏生僻的称榜花。”冒姓就属于这种生僻之姓,故诗中暗示为“榜花”。(《寿康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