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勿忘亡國的現實!

解龍

人氣 25
標籤: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7月14日訊】 知名學者李澤厚遭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批判,罪名是,他的”救亡壓倒啓蒙”的說法,有影射共產黨推行愚民政策之嫌疑。

然而,在我們看來,李的論證是那種”小罵大幫忙,,他肯定了 “共產黨領導救亡”的神話,至於”阻礙啓蒙”的罪責,主要應該歸於日本的侵略,而共產黨爲抵抗侵名而推行愚民政策,不僅無過,而且有功,是不得不然的。所以我們說,現在的領導簡直昏了頭,怎麽把李澤厚這麽一位熱愛党的善良知識份子拿來開刀,真是”老太婆吃柿子,專挑軟的捏”。

一,事實真相

事實真相如何?共產黨不僅在三十年代破壞啓蒙,而且在四十、五十年代破壞救亡,直到把中華民族推向前所末有的危機;最後,把全體中國大陸人民,淪爲真正的、史無前例的亡國奴!

賣國的”國示主義功勞簿子”上,中囯共產黨的成績,遠遠超過了簽訂”二十一條”的袁世凱,超過了勾引滿韃子入關的吳三桂,超過了萬世唾駡的秦儈,超過了兒皇帝石敬塘……總而言之,大大超過了中國歷史上的一切賣國賊!

爲什麽這樣說?

首先,我們知道,中國歷史上的賣國賊,其罪行都是出賣民族的 “政治主權,;在這一點上,中囯共產黨也是不遑多讓,比他們 “毫不遜色”。早在二十年代,共產黨就在江西包造了”中華蘇維埃”的”紅色割據”(有毛澤東的親口招供爲據),企圖把中國變成蘇聯的一個行省,犯下了分裂祖國的嚴重罪行。四十年代,共產黨配合蘇聯的對日綏靖攻策,消極抗日、積極內戰。五十年代,共產黨把中國正式淪爲蘇聯的衛星國,還取下個蘇聯衛星國的專有稱號”人民共和國”,更大規模地犯下了分裂祖國的罪行,使台海兩岸的中國人,至今處於分裂狀態。國家民族的浩劫,莫此爲甚。

另方面,共產黨還犯下了歷史上一切賣國賊都不敢犯下的罪行:

1,他們詆毀中國文明,祀拜馬恩列斯;

2,他們屠殺中國的脊某,引進蘇聯的顧問;

3,他們廢棄中國民族的自尊,用西方的邪說把中國人貶作三等國民。最後竟然厚著臉皮自稱是”第三世界”,好一個”來自延安的無賴作風!難怪李澤厚要叫澤厚!澤,澤東、澤民也,厚,厚皮也!中國人,被迫日復一日地厚皮歌頌”老大哥”的德政,否則扣上一頂”反蘇”的帽子,嚴刑拷打,坐牢殺頭,永無寧日。

4,從此,中國人不僅喪失了政治主權,還喪失了我們保持了數千年不墜、甚至在異族鐵蹄下都沒有失去過的”文化主權”—-喪權辱目,其此爲甚!

5,共產黨把這種亡國、亡天下、亡文化、亡自尊的喪權辱國,叫儀”無產階級專政”,他們爲鞏日這種賣國行徑,直接屠殺了數百萬中國人,並在精神迫害和肉體折磨中,”整”死數千萬中國人—-這樣的賣國賊,不僅中國歷史上沒有,世界歷史上也罕見!

6,共產黨把對中國民族精神有系統地摧殘,叫做”思想改造”,把對中國社會有系統地破壞,叫做”社會主義”;把對中國文明有系統地破壞,叫做 “文化大革命”—-其賣國的成就,堪稱”史無前例”。

這種”對文化主權的白白奉送”,比”對政治主權的廉價出賣”,更爲惡劣! 所以我們說,共產黨哪里是救亡,它,是比外國主子還要積極主動地、 “全方位地”滅亡了中國!!所以我們說,李厚皮先生”救亡壓倒啓蒙”論,是在精神的和肉體的雙重奴役狀態下,”爲權力諱”的産物,它受批判實在冤枉,應該受到共產黨的表彰。

二,中國近代的亡國痛史

爲系統駁斥”教亡壓倒啓蒙”論,我們需要回顧一下中國近代的亡國痛史。

二十世紀伊始,中國就因爲”八國聯軍”的戰功,而差點淪爲政治殖民地。區區數萬的遠征軍,成爲扭轉中國乾坤的力量,1900年,清韃子的”大清” 就名存實亡了,只是爲了剷除這個名義,又花了革命黨人十一年的工夫。在一般人看來,那時,”中國面臨亡國滅種的危機”;而三十年後的日本侵華,又再度提高了這一危險。然而,不論八國聯軍還是日本軍閥,給中國帶來的亡國危機都只是軍事層面的,充其量只危及中國的政治主權。而一個民族,即使被武力征服,也還可以保留自己的文化主權。如德國、日本失敗于二戰,被佔領、解除武裝,但它們的民族文化依然受到尊重。古代中國,先後亡于蒙古、滿洲,但即使異族侵略者,也沒有象共產黨這樣剝奪我們民族的文化主權!

在共產黨的思想摧殘下,短視的人只看見物質主權,看不見精神主權;只看見政治主權,看不見文化主權。結果,對”亡國”的理解還停留在三百年前只炎武時代的”廣天下,的水平!其實,這己經大大落後于亭林先生。因爲,清人雖是異族,卻並未亡我文化主權;炎武看到民族危機,但並未感受文化危機。而生活於亡國、亡天下、亡文化、亡自尊的”四亡狀態”下的當代中國人,卻以僅僅保持政治主權而爲”獨立自主”,的全面證據,不亦陋乎!事實上,由於當代世界國際間的勢力均衡特點,再小的國家都沒有一個被剝奪了政治的主權—-這哪里是因爲共產黨的功勞?!

如果按照共產黨那種落伍于現實的、三百年前的邏輯看問題,把1950年以後的中國在軍事自衛能力方面較大的安全係數(壓迫中國長達五十年之久的軍事威脅終於告一段落),等於”獨立自主”—-那就大錯特錯了。判斷一個國家是否獨立自主,不僅要看它的軍事、政治,還要看它的經濟、文化,更要看它的意識、精神。這有點象一個人,如果他有武裝、有名望、有財富、有教養,但卻自願爲奴,姓別人的姓、遷就別人的歸屬感、跟著別人的思路走—-這樣的人,只是動物,怎能算是獨立的人!而所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這麽一個沒有靈魂的東西。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徹底的文化與精神的乞丐;而一個乞丐,即使再有錢,也還是一個乞丐,因爲他沒有做人的欲望。

1960年代的”中蘇大論戰”之後,中國仿佛”恢復了政治的獨立與主權”:但是,與政治獨立同樣重要的思想獨立、與“政治主權”同樣重要的”文化主權”,我們迄今沒有。五十多年了,我們依然是”一窮二自的文化敗家子、精神亡國奴”!

從中國思想史的角度看,我們把顧炎式的”亡天下”,發展到”喪失文化主權“,是一大創見。但這不僅僅是創見,這是對近代中國悲劇命運的體認。明代遺民們痛心疾首的,不僅是統治家族的更叠,更是統治民族的更替;我們痛心疾首的,不僅是政治主權的喪失,更是文化主權的背棄。有一位北京大學的著名教授說得好,”1949年以後,我們整整一代人,再也擺不脫一種遺民的心理。”要知道,他在政治上決不親國民黨。是的,明代遺民的屈辱苦難,和生話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裏的十三億被征服了的乞活者的命運相比之下,又算得了什麽!前者只不過留條豬尾罷了,後者卻得沒完沒了地閹割大腦!前者只不過在軍事、政治治上被征服,後者還在私人的生活方式上遭到欺淩。

請好好想一息,哪一種亡國方式更可怕?

當然,是號稱”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四個亡國”的方式,更可怕。

滿洲人並沒有系統破壞中國文化,他們只是以其卑鄙手段,生氣勃勃的精力,延續了它。共產黨卻系統毀滅中國文化,並把它作爲”糟粕”,必欲除之而後快。納蘭容若、曹雪芹,這兩位清韃子與漢韃子分別達到了詞與小說的高峰。而我們當代的共韃子們,有誰曾達到如此的境界?滿洲人與共產黨,相隔三百年,同樣以血腥的軍事手段征服中國,爲什麽“同族”的共產黨反而大大落後於”異族”的清洲人?

道理很簡單,清洲人,認同于中國文化,故其起點也高;共產黨,背棄了中國文化,故其起點也低。

滿洲人,是我們種族上的異類、文化上的同類,

共產黨,是我們種族上的同類、文化上的異類;而唯有種族與文化兩方面的同類,才能成爲一個民族(如塞爾維亞人和克羅地亞人本爲同族,因信仰不同而變爲兩族;印度與巴基斯坦的許多民族也是如此)。

由此觀之,共產黨非我族類,此理至明!

“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我們的祖國,此理至明!

三,中華亡國的內部因素

前面,我們指出,李澤厚-厚皮先生關於共產黨是”以救亡壓倒了啓蒙”的說法,是他老人家在被閹割狀態下的”爲權力諱”即溜鬚拍馬的造作。而實際情況則是,共產黨”以賣國壓倒了救亡和啓蒙”。

下面,我們著重分析一下,一個民族走向衰亡的內部原因。

歷史研究者們可以發現,一個政權可以被暴力手段推翻 (如,英、法、德、奧、俄、中國歷史上幾乎所有的王朝,一個國家可以受到軍事佔領(如,戰後的德、日〕,甚至一個民族也可以被征服幾百年(如中國、印度、阿拉伯、羅馬等幾乎所有曾經組建過”世界帝國”的”後文化的費拉民族”);但是,一種文化模式、一個文明系統卻不會由於軍事上的戰敗而簡單解體。中國一千五百年以來不斷遭受異族侵略的歷史,就是最好的證明。所以中國人自信,總是能同化野蠻的異族軍事征服者。但是,中國人怎麽就同化不了共產黨這個野蠻的軍事集團呢?

民族、社會、文化模式、文明系統盛衰興亡的根本原因,在它的內部生態是否健康,足以抵抗外來的侵擾;而外來的武力侵擾能否被有效同化,只是對這健康狀態的一個測驗罷了。

1842年,清軍敗于英國遠征軍。從純軍事的角度看,這次戰爭的規模,不過相當於一次邊境衝突罷了。然而,對於改變中國的歷史來說,沒有哪次戰爭比這一次更爲關鍵的了:中國開始了”近代史”,也就是說,開始了改變文化模式的西化運動。顯然,lB42年的戰敗和1856、1885、1894、1931年的歷次戰敗一樣,”非戰之罪也”,而是社會、文化總崩潰的系列里程。最後一次戰爭,由於”列強”內部的分裂(從廣義文化史的角度看,這種分裂也是西方文明走向沒落的標誌),中國沒有認輸,抗戰得了”慘勝”。

如果把近代中國在軍事上不可思議的系列失敗,直至差一步就亡於小日本,簡單歸於”積弱”、”散漫”,那就無法解釋,爲什麽這個民族能從黃河流域的零星據點,擴展到如此龐大的規模。顯然,當年中國的強盛,今日中國的衰敗,都不是軍事原因造成;而是文化模式的強與弱,造成軍事上的勝與敗。從另一個面說,一個民族可能由於成功的武力征服而稱雄世界,但若無文化的創造力以爲後繼,則這種征服既不可能持久,更不可能鞏固。這就是蒙古帝國與阿拉伯帝國的區別所在;前者的迅速瓦解與後者的千年壽命,正是無文化與有文化所致。最近的事例表明,世界超強的蘇聯帝國短短兩年之內”兵不血刃”的瓦解,也完全不是因爲戰敗,而是”文化模式”的失敗所致。

中國的近代史,則提供了一個不及蘇聯帝國那樣典型但性質相似的例子。這與傳統中國”從五代十國到辛亥革命”之間整整一千年的經歷,恰巧相反:

(1)傳統中國在軍事上屢遭突厥、吐蕃、沙陀、遼、金、蒙古、滿清的征服,但終以文化優勢將它們一一同化;

(2)近代中國雖然屢遭亡國危機,但軍事上的”無條件投降”並沒有發生過;盡信如此”幸運”,卻遭到文化與社會之完全解體的厄運,從”文化中央的超級帝國”,淪爲”文化虛無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1949年以來,中國的處境更爲惡化,淪爲赤裸裸的”無産國家”。五十年來的歷史,就是中國人民一步步貧困野蠻的歷史;五十年來的進步,就是中國精神一步步走向刑場的歷史。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歷史,是一部滅亡中國的血淚史。

這個所謂的”人民共和國”,既不管人民的死活,也不顧共和的體面;不僅蔓無文化,而且也不安全;不僅喪盡起碼的內部廉恥,連自吹自擂的國際榮譽也是虛假的:

(1)由於集中營制度(“八億人民八億兵”的實施,閉關鎮壓),導致夜郎自大;宣傳,本來用以愚弄敵人,現在用來愚弄人民,甚至用來愚弄自己; 最後,連造謠的共韃子自己都信了自己編造的鬼話,自我肉麻,暈暈乎乎。

(2)1942年,中國與英美簽約,廢除了列強在華不平等條約。半個世紀來,中國的安全·很大程度上,是靠”在美蘇兩個超級大國的夾縫中求生存”,事實上,這也是中國人八年抗戰的果實,並非共產黨的功勞。而且,這一世界均勢稍有動搖,中國極表面的”政治獨立”就會跟著動搖,君不見,蘇聯垮臺後,鄧小平、江澤民的對美外交,除了媚笑與鑽褲襠,已經走投無路。在異化爲”共産主義者”的共韃子們的手下,中國與發達國家的”剪刀差”日益擴大,國際壓力大到足以毀滅中國的地步,只是由於別人覺得,經濟與文化的侵略方式更爲合算,中國才有一點點喘息的機會。但共產黨並不珍惜這一機會,”關起門來打狗,堵住籠子抓雞“,拼命搞內鬥。

(3)經濟侵睹和文化侵略壓迫著中國,是我們,而不是”共韃子的上層社會” 在飽嘗它的苦果。我們在被迫吞咽的時候,還競相感歎著,“好!好!好!”,好一個亡國奴!要是洋大人什麽時候發了怒,你們的”好”早就飛到了九九霄雲外! “國際輿論”是不會同情已經注定的戰敗者的,浮淺的”民意”是永遠不能拯救中國的,更何況,誰會”平等相待粗野的窮棒子”呢!

(4)中國”生存狀態的低落”,造成中國地勢與世界水平的極大懸殊,任何危機都可能觸發一次”大決堤”;洪水將一舉蕩平中國低地!勉強構築了幾十年的河堤,豈能阻擋一個新的洪水時代的到來?

(5)唯一的解救之途,是提升中國的低地。而這一提升必先從精神下手,從意識形態下手—-怎麽套上的枷鎖,就要怎麽解下來。用暴力套在中國人頭上的”四項基本原則”,有如四個亡國條件,必須廢除!五十年來強迫灌輸的奴化思想,必須終結!

(6)欲改變生活,必先改變思想。中國如要富強,必須首先發動一場精神上的複國運動!

(7)只有當我們實現了民族自決的精神解放,世界才會重新尊重中國。

(8)可悲的是,面對日新月異的世界,近代中國人仿佛進入了冬眠,完全喪失了祖先的創造力;不僅拿不出成功的應付之道,連老祖宗的所有家底都輸得精光。面對這種莫名其妙的挫折, “數典忘祖”成了最時髦的風尚!多少人,恨只根爹媽沒跟紅毛番交配,使自己喪失了變成洋人雜種的機會,所以,只能”堤外損失堤內補”了,來個”與傳統實行最徹底的決裂”或什麽”解散中國”、”三百年殖民地”等等。尊奉異族的主子 (清韃子就毫不猶豫地在中國人面前自稱”主子”)爲政治領袖,這是”亡國”、甚至”亡天下”;那麽,尊奉異族的主義(共韃子就以死刑相威脅,要中國人屈從他們外國主子的”主義”)爲精神領袖,當然是比亡國亡天下更嚴重、更徹底的被征服者的厄運—-這是古埃及滅亡式的民族悲劇!

四,中華複國的歷史機遇

精神上的死亡,乃是根本的死亡。

中國人前所未有的、全方位的亡國悲劇,是發生在西元1949年10月l日。

在那聲不祥的、狼嚎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的吼叫中,中國五千年的文明,葬送了。

哭不出來的時候,是最難受的;從1949年10 月l日這亡國紀念日、這個黑暗時代的序幕被拉開的一刹那起,中國人至今己有五十年被剝奪了”哭的權利”!!又有哪一個國際人權組織曾經關心過,“中國人被剝奪了的哭的權利”!哭,就是 “反革命”;即,反對供奉外國的主義。

在那些爲中國民族的榮譽感而英勇犧牲的勇士們被處決的時候,他們的孤兒寡婦還得貢獻殺害親人的子彈費,甚至強顔歡笑,被迫歌頌共韃子們的外國主子與外國主義!

試問,天下曾有如此的奇恥大辱嗎!

試問,這不是亡國奴又是什麽!

中國人,永遠不要忘記這亡國的痛史啊!

中國人,永遠不要忘記自己的祖國!

中國人,永遠不要做對不起父母、對不起自己的事情!永遠不要讓自己的子子孫孫痛駡自己!

中國人!我們應該重新學會,你們祖先的驕傲!

中國人!我們應該恢復民族的記億,再不要象白癡一樣任憑共產黨韃子們的擺佈!

人們常說,”失敗不可怕,可怕的是自甘於失敗、不再思振作。”

中國人,我們難道就這樣一直沈淪下去?

有時,我們真灰心。這時,我們不得不承認,中國人”作爲一個整體結構已經滅亡!

現在殘留的,只是一堆堆自稱”中國人”的肉體,一堆堆民族意義上的墳墓!

很多很賤的肉體,但卻沒有精神、沒有主心、沒有內在的位格。所以,”一盤故沙” 成了最高的詛咒。

然而,國魂是國力的根本。正如精神已死,人也就是行屍走肉了。移植的主義,豈能幫助我國的強大?最後不過毀了我國,去發達那主義。

中國的積弱,中國的無能,是因爲我們不爭氣!是因爲我們還沒有重新發現自己民族的文化精神,並以此開闢救亡之路、復興之途。

現在,問題很清楚了—-我們需要的,首先還不是”振興中華”,而是”中華複國運動”!因爲,我們可愛的中華,已經被國際共產黨勢力,以陰謀手段滅亡了整整五十年了!!

現在,我們需要內除國賊,外禦強權—-立即驅逐賣國集團中囯共產黨—-這共產國際趁亂強暴中國後所生下的怪胎—於中國的國門之外!願我們,以熱血來完成中華複國的神聖使命。而今天,我們中國人的首要任務,就是以革命而非改良的精神,重溫並刷新民族革命的遺訓:

“驅逐共虜,恢復中華!”

——解龍:【野蠻的中國】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文章
    

  • 採認中國學歷 無異亡國行為 (6/22/2001)    
  • 日子近了 (6/22/2001)    
  • 扒下畫皮,看看沈陽市長都是些啥德行? (6/21/2001)    
  • 流亡國外55年的保加利亞前國王贏得大選 (6/18/2001)    
  • 中國為何總是總而不結? (6/17/2001)    
  • 尷尬的“581” (5/23/2001)    
  • 郵車大盜返回英國吃「皇家飯」 (5/7/2001)    
  • 流亡國外30年 思鄉情切 火車大盜回英國自首 (5/6/2001)    
  • 時寒冰: 從長遠看,這种軟弱是要亡國的 (4/16/2001)    
  • 李鵬:腐敗不除將亡党亡國 權力不限必導致腐敗 (3/9/2001)    
  • 上官天乙:李鵬怕亡党亡國不怕亡家 (3/9/2001)    
  • 也談反腐敗与“亡党”“亡國” (3/2/2001)    
  • 解龍:2001新世紀文告 (2/27/2001)    
  • 高行健強調:文學不應服從政治 (1/30/2001)    
  • 【紀元特稿】南源:江澤民當道 亂象叢生 (12/31/2000)    
  • 我愿退党!以避其惡名! (12/18/2000)    
  • 制度性的吊詭:反腐敗的消极后果 (11/28/2000)    
  • 米洛塞維奇逃往博爾伺机反扑? (10/6/2000)
  • 相關新聞
    解龍:2001新世紀文告
    也談反腐敗与“亡党”“亡國”
    上官天乙:李鵬怕亡党亡國不怕亡家
    李鵬:腐敗不除將亡党亡國  權力不限必導致腐敗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大和神盾 日本最新雷達有多強?
    【秦鵬直播】日本停40年援助 中日關係惡化之謎
    【橫河觀點】歐洲將結束大流行 輝瑞開發疫苗?
    【方菲訪談】桑普:重手壓制香港 中共內部不穩
    【拍案驚奇】 薄熙來大祕被「雙開」
    【菁英論壇】美中防疫政策背道而馳 專家解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