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大部份海外校友就郭小軍一案再致當局公開信

上海交大部份海外校友

人氣 4
標籤:

【大紀元10月12日訊】鑒於二零一零年七月六日,原上海交大計算機系講師郭小軍被上海寶山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郭小軍提出上訴,詳述在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至十九日,被寶山公安分局國保「六一零」仇峰(現已調離)等在寶山區看守所二樓的特審室連續二十四個小時所謂提審,「熬鷹」逼供、誘供。郭小軍指出按刑法規定,刑訊逼供誘供得到的口供,不能作為證據採信,要求開庭審理。

鑒於郭小軍零四年年底出獄後因是法輪功學員,從新返回原職受到阻礙。後自己找了份兼職,因為表現出色破格升任部門經理,不料今年年初又被寶山區公安分局非法綁架和抄家。

鑒於上海市寶山區法院刑庭審判長徐敏芳,在二零一零年七月六日上午的非法庭審中,不顧郭小軍一再申明所謂「證據」是被寶山國保威逼利誘下產生的,不顧辯護律師就事實不清和證據不足一再提出的質疑,當庭枉判郭小軍四年。上海市寶山區檢察院公訴人陳偉東直接承辦了該案,寶山區檢察院的呂姓科長,寶山區看守所的顧亮、金虹,也對此冤案負有直接責任。

鑒於郭小軍在寶山區看守所被非法關押至今超過八個月,在此期間,他曾出現血壓升高、眼睛短期失明等症狀。上海第二中級法院迄今既不理會刑訊逼供受害人郭小軍訴求,並透露對此上訴不開庭審理的打算,聲稱刑訊逼供證據不足,同時表示不會去看守所提取證據——郭小軍被刑訊逼供過程的監控錄像。

鑒於北京市司法局出面脅迫第一位律師梁小軍律師退出為郭小軍提供法律服務,說:「如果你還想當律師的話,郭小軍的案子就不要再管了,你已經趟的太深了!」河南省焦作市博愛縣郵電局夥同上海寶山區國保,以失去工作脅迫郭小軍的兄弟家人不得參與營救郭小軍。

鑒於上海政法委、上海市國保、「610」執行當局的迫害政策,將非法抓捕無辜的主流社會民眾、法輪功學員當作要完成的政治任務,唆使委派寶山區公安分局國保非法抓捕郭小軍。上海市閔行國保、寶山區看守所、寶山區看守所駐所檢察院、寶山區檢察院、寶山區公安分局信訪、上海市檢察院信訪、上海市公安局信訪,在不同程度上對郭小軍一案負有責任。另外,上海提籃橋監獄二監區青年實驗中隊,曾在郭小軍第一次冤獄中對郭小軍進行迫害。

鑒於上海當局對郭小軍以上種種非法行為,作為曾經的交大學子,我們特別提出關注上海交通大學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情況。試舉幾例:

一九九九年七月後,上海交通大學作為迫害法輪功的首惡江澤民的母校,對校內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不論師生都進行打壓,在一個法華鎮校區設立了所謂「學習班」(即洗腦班),許多當時表示不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行關押至少一個月。

交大前保衛處的李興坤,是上海市六一零派駐上海交通大學特別人員,雖然表面已經退休,但這個身份一直保持。各大高校都有類似身份的特派人員,負責監督推動對所轄範圍內法輪功學員的整體迫害。一九九九年十月,中共「六一零」頭子李嵐清竄到上海交大「查看新校區宿舍」前後,李興坤放話說要給法輪功學員辦集中營。

一九九九年以來,李新坤勾結上海公安局文保分局進行迫害,致使時為電子信息學院教師郭小軍和動力機械學院四年級學生梅建琦各被非法判刑五年,博士生楊亦寧、博士生白建軍、碩士生莊瑋、博士生向東輝、博士生吳宇新和碩士生黎濤等都被非法勞教,退休教師陳景孟、青年教師王文華、學生孫靜、吳曉天、閻妍等受不同程度迫害。

李新坤還參與了對九九屆畢業後已經走上工作崗位的交大校友的迫害,包括蔣新霞(工業設計系)、瀋雁雁(工業設計系)、萬鋒(能源系)等,參與了對中歐國際學院的張強(交大管理學院畢業)洗腦迫害,對交大校屬公司的王旭東(交大化工學院碩士畢業,後被非法判刑四年半)的迫害,還是白根娣(上海首例被勞教,家住交大附近在交大煉功)勞教迫害的主要推動者。

從以上的時間縱向和參與單位及人員的範圍,以及十年來郭小軍一案,可以看出對法輪功的迫害是針對善良人群的全面和系統的邪惡迫害。江澤民動用國家機器實施對中國善良百姓的殘酷迫害已經持續長達十年多,這種當時的當權者江澤民發動的人鬥人的國家和民族悲劇還要上演多久呢?

上海交大是中國一流大學,可是在十年來的迫害中,曾推行邪惡的迫害政策的交大各院系部門領導,請捫心自問,十年來做了甚麼樣的選擇?交大的一般師生,面對曾經在自己身邊的教師和學生,僅因修煉法輪功就遭到如此嚴重的身心迫害,你們保持沉默難道不也是在縱容邪惡嗎?不在使中國人的道德更深地滑向深淵?沒有正義和公理的社會,又何談學術自由、經濟發達、真正的國家昌盛呢?
涉嫌參與迫害郭小軍一案的,我們特別注意到以下上海公檢法官員和警察:

上海市公安局局長張學兵,副局長江憲法,副局長程九龍,秘書長瀋偉基;上海市寶山區公安分局,局長楊傑,警察仇峰、楊躍飛、陳克贇、丁莉、尹小強、卜霆鈞;上海市寶山區法院姚榮民、徐敏芳、鄭軼娜;上海市第二中級法院王信芳、郁亮;上海市寶山區檢察院張志平、陳偉東;上海市寶山區看守所瀋迎春、顧亮、蔡冬梅、徐志明、金虹;上海國安局長吳宗海等。

在黨文化變異了中國傳統文化、在顛覆中國人善惡標準一個甲子的時代背景中,深諳官場原則和社會黑暗現實的這些上海司法官員,須知掙錢餬口養家也得有良心,被少數邪惡當權者利用那會萬古留罵名的,看錯風向一朝後悔莫及!自古以來正邪不兩立。古語曰:頭上三尺有神靈。對法輪功的迫害,難道不會有開庭審判真正的罪犯的一天麼?!看看前例吧:

被當局樹為典型的河南登封市公安局長任長霞,零四年四月十三日乘坐的汽車在路上追尾撞上了前面的車,車裡其他人都安然無恙,坐在後排最安全位置上的她卻偏偏被撞死,死後三天都閉不上眼。該市很多警察都知道她迫害法輪功非常賣力。

原上海寶山區公安分局魏志耘因賣力迫害法輪功,被提為科長並因此獲獎勵年薪十多萬元。2007年初當認識她的法輪功學員想對她講真相勸善時,魏志耘口出狂言:不相信善惡報應,黨給我現在的一切,我就為它辦事,人總要死的,無所謂。二十多天後魏即死於非命,能說與其追隨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沒有關係嗎?後來魏志耘的「烈士」虛名和15萬錢財是她自己享用不到的了。

上海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兩任市委書記黃菊、陳良宇目前一人因絕症去世,一人因腐敗被收監;劉傳新,前北京市公安局局長,一九七七年文革結束後畏罪自殺;克格勃的幾任斯大林時期的頭子,最後均被逮捕槍決;東德士兵,曾遵令射殺翻越柏林牆民眾,因謀殺罪在受審;前紅色高棉監獄長杜赫,二零一零年七月,柬埔寨特別法庭判處其35年徒刑;陳至立,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九日在非洲坦桑尼亞被傳喚到庭應訴,陳至立被指控「在中國教育系統「對法輪功實施酷刑和虐殺」」。目前,江澤民、羅幹等迫害元兇因犯有群體滅絕罪和酷刑罪或反人類罪,已在多國法庭被起訴。參與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殘酷迫害的大小官員即便逃到海外,也是法網在等。

希望上海公檢法系統的官員不再在案卷上簽字判法輪功學員有罪,不再在牢獄裡動用犯人和濫用刑罰,不再把法輪功學員關押到洗腦班。不然的話,你們給百姓甚麼樣的痛苦,相當於是在給你們自己的人生預訂更大的悲劇際遇。

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江澤民對法輪功已持續長達十年多的迫害,是中國的國恥,其失敗早已是定局。很多中國人漸漸在看清真相,在抵制著邪惡。正義人士在關注著郭小軍案的最終審判結果。冤案再判,烏紗難保。我們在海外會一直堅持關注郭小軍案,希望他早日平安回到家中、自由修煉法輪功。

上海交大部份海外校友
於庚寅年秋

相關新聞
7.20之際呼籲中國政府停止迫害原交大青年教師郭小軍先生等法輪功學員
理悟:台上台下看群醜
為什麼中國人那麼拼,卻過的如此辛苦?
【網海拾貝】「我中共就是邪惡了,你又能把我怎麼樣?!」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鄭州大洪水89官被問責 疑點未解
【馬克時空】俄烏衝突vs台海危機 普京vs習近平
【財商天下】中共央行急放水 反遭市場冷遇
【軍事熱點】美國F-35戰機在西太最大規模集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