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心:兩會是中共的鼓掌機

宇心

人氣 6
標籤: ,

【大紀元3月13日訊】一年鬧騰一次的兩會,已經成為百姓的笑柄、飯後的罵資,臭名昭著。兩會,說白了是中共的第二黨代會。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是假的,代表人民是假的,人代會當然也是假的,人民代表更是假的。在中共的治下,凡是有「人民」一詞出現的地方,絕對是中共侮辱民意、強暴民意的地方。

但,對中共來說兩會絕對不是可有可無的。因為它起著中共政治作秀、踐踏民主、歪曲民主、自吹永遠偉光正、給人民洗腦的作用,同時它擔負著將其壓搾、鎮壓人民的政策包裝成法律的重要使命。這也不難解釋為什麼中共每年熱衷於不惜巨資,興師動眾,前呼後擁,戒嚴封路搞兩會。今年更是平均每人會務費百萬元創記錄,還原來送紙質筆記本改為送電腦筆記本。中共花錢買的就是舉手機、鼓掌機、叫好機,而非有獨立思想的、為民請命的真正的人民代表。當年有代表和委員代表人民提及某些尖銳問題,結果都不再被選為代表和委員。

本屆兩會最招風的是李鴻忠了。面對記者針對鄧玉嬌事件的提問,李鴻忠勃然大怒,對女記者喝道,「你哪個媒體的?」「你真是《人民日報》的?你還問這問題?你還是黨的喉舌?你怎麼引導輿論?你叫什麼名字?我要找你們領導去。」其沒說出的潛台詞是什麼啊?——你是黨的喉舌,怎麼能替人民說話?難道不清楚這個人代會是假的嗎?黨性何在???你不知道黨的喉舌只能以引導輿論說我黨好才是使命,不能以報導事實真相為使命嗎?人代會也是黨代會,這個你懂嗎?——李鴻忠一語洩玄機。

而這次兩會的最為奪目的政治明星非兩位女性莫屬。一個是倪萍,一個曾經在熒屏上動不動為黨和政府落淚的煽情淚囊;一個是八十多歲的申紀蘭,唯一一位成為中共全部的十一屆人代會代表的跨世紀朽木。兩人共同特點,就非常聽黨的話,非常理解黨的苦衷,擁護中共無論是謬論還是罪惡的一切決定,並努力為黨塗脂抹粉,並在關鍵時刻幫助黨將一些壓搾百姓、鎮壓人民臨時決定包裝成法律,為這些惡法投上狗剩的一票(狗剩:網友語,與神聖相對)。

倪萍揚言:「我愛國,我不添亂,從不投反對或棄權票。」這種奴才邏輯竟然在中共治下登上大雅之堂。在被問及為什麼不投反對票時,倪萍用一個家庭來比喻國事。「一個家庭,孩子特別理解父母當家的難處,應該跟著父母一塊走,一塊克服困難,一塊去解決問題。」且不論父母之說之於公僕之說的顛倒,只看她「父母」的作為。網友在網上質問倪萍,你見過父母將糧食送他人而甘心餓死兒女的嗎(三年災害)?你見過父母開著坦克車殺孩子的嗎(六四)?你見過父母將子女的器官活摘賣錢的嗎(法輪功)?這個叫作中共的某些人的「父母」都幹過這種人類歷史上最無恥最下三濫的不可饒恕的罪惡!

年逾80歲的申紀蘭,是中國唯一連任十一屆的全國人大代表,1954年她首次參加第一屆全國人代會,直到今年出席第十一屆全國人代會。她自豪地對記者說:「55年了,我從未棄權過,也從未投過反對票。」也就是說,她從1954年起,一直在投贊成票。毛澤東搞人民公社大躍進她投贊成票,評選搞包產到戶的劉少奇為國家主席她投贊成票,發動文革、打倒劉少奇她投贊成票,林彪上台她投贊成票,林彪垮臺批林批孔她投贊成票,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她投贊成票,清算文革為鄧小平翻案她投贊成票,搞改革開放她投贊成票,反對西方資產階級自由化她投贊成票,鎮壓六四運動她投贊成票,鎮壓法輪功她投贊成票……無論台上的人物如何走馬燈,政策如何矛盾相向,如何荒謬絕倫,如何沒有人性,她都始終贊成,絕不反對。而這樣的人物,被中共喉舌讚賞有加,成為黨性強的表率,代表人民的傑出人物。

德國記者明白其中的矛盾,問申紀蘭:「參加了11屆人民代表大會,中間經歷了很多歷史的起伏,比如『文革』時期的人大會議,你最大的感受是什麼?」申紀蘭平靜地答道:「每一個工作都有矛盾,我們都是在矛盾中生活,在矛盾中成長,有矛盾是正常現象,應該正確看待這個問題。」

你看,面對連中共都不承認完全正確的運動行為,這位申紀蘭以小丑的做法,無恥之徒見風使舵的行為,對前後明明矛盾的政策施以寬大的懷抱。她這麼輕描淡寫的辯解,將邪惡變成美德,將罪惡變成功績,將糞便變成脂粉,這不與中共品性如出一轍嗎?無恥的狡辯成了智慧,如此深喑主子意圖,中共不選她當代表選誰呀???

申紀蘭大言不慚地告訴記者,她是經過民主選舉當上代表的,誰能代表人民利益誰就能當代表。——謊言不眨眼,是中共和其黨性強的黨員的特點。就如那位說不是自己想當國家主席的人一樣,這位代表也說是人民選的。敢問申老太太,你敢在你村裡說這話嗎?你敢在你鄉里說這話嗎?我不同意有人說她們弱智,正相反,他們是最為聰明的一代,聰明得在哪個時代都是崇兒。當她所贊同過的人已經臭不可聞,或已經作古成齏粉,她依然政治生命鮮活。這也中共德性一樣。無論誰臭誰倒,都無礙中共掌權。功勞是黨的,罪過是個別人的。黨要的就是其成員對其無條件的擁護和支持。申紀蘭深諳中共的好惡,將政治獻身做到極致,這也是申紀蘭永遠不倒的原因。其實中共也是仰賴許許多多的申紀蘭才得以順風順水的,只不過其他人不如申紀蘭那樣典型和無恥罷了。

歷屆兩會,除了照本宣科的政治宣言、經濟成就自吹自擂,還有重大問題上的法律援助。如中共首屆人大開始的1957年時,就曾經就反右添柴加火;二屆人大的1959年,就對鎮壓西藏做出決議;1992年4七屆人大五次會議,通過了《關於興建長江三峽工程的決議》,十屆人大三次會議通過威脅台灣的所謂《反分裂國家法》,還有降格至全國人大常委會以求通過的《關於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武警法》和1999制定的所謂反邪教決定等,都是愚弄人民、鎮壓人民、逃避責任的法律手腕。而這些臨時性的決策,往往是中共面臨著某種危機時刻。而化解這種危機的,除了各級黨委、軍隊、警察,還有就是要靠倪萍、申紀蘭之類的忠心代表和委員為他們提供「代表人民」發出的所謂衷心擁護的被強姦過的「民意」,和關鍵時刻的惡法支持。

中共需要這種閉著眼睛、任由中共瞎折騰的愚忠代表和委員,能夠做出55年不投反對和棄權票的極致成績,永遠站在無論對錯都要支持的中共的一邊。只有這樣,中共的統治才能長久。其實這也是中共的兩會的政治實質:一個統治人民的加速器,一個將非法化妝成合法的美容院,一個愚弄人民的精神催眠室,一個架綁架全國人民為之服務為之負罪的政治馬車,一個為垂死的中共打強心針的鼓掌機。

但已經有許多委員不滿於充當政治花瓶和鼓掌機了。聲音雖然微弱,也代表了人民的一種聲音,中國的一種趨勢,人民的一種希望。中國需要這種敢於對中共說不的聲音,需要敢於對中共說不的勇氣,更需要全體人民對中共邪惡而不可改變的本質的清醒認識和義無反顧的退出——三退。中共無可改良,只能被中國人民唾棄。但中共只要在台上一天,就會身著民主政治的外衣,而行獨裁政治之實。鑒於此,兩會是不是可以表述成中國共產黨「全國人民被代表大會」,和中國共產黨「從不與全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呢???@

(大紀元版權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兩會民間猛烈要求黨官公布財產 直點死穴
高房價政府賺大錢 溫家寶令不出中南海
說兩會
說兩會 人氣 1
順口溜:說兩會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疫情嚴峻 WHO:死亡或超二百萬
【拍案驚奇】李克強上頭版夾縫 中芯國際被制裁
【老外看中國】美議員克魯茲:台灣是自由燈塔
腿粗小腹胖?老中醫示範3動作 告別下半身鬆垮
【新聞第一現場】拜登兒子通中俄 疑涉賣淫人口販賣圈
【重播】川普新聞會:郵寄選票問題重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