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梁珍:囤地開打?李澤楷與央企遭遇大不同

梁珍

人氣 39

【大紀元3月28日訊】編者按:中國房地產熱度膨脹,央企也趁熱炒賣土地,兩會期間溫家寶放話抑制土地價格飛漲的話音未落,北京一日之內就再現三個地王,由三家央企奪走。然而香港首富李嘉誠之子李澤楷卻因「閒置土地」被整,香港富豪和直接插手房地產業的央企,何以明顯受到不同對待?


房價高企成為兩會投訴的熱點話題。北京一日之內再現三個地王,由三家央企奪走,「單價地王」的樓面價格甚至超過每平方米三萬元,讓外界咋舌。(Getty Images)

「地王」、「天價成交」的字眼是目前大陸地產新聞最火爆的字眼。中國房地產的熱度膨脹,讓房地產開發商笑開了懷。兩會期間,溫家寶放話抑制土地價格飛漲的話音未落,北京一日之內就再現三個地王,由三家央企奪走,「單價地王」的樓面價格甚至超過每平方米三萬元,讓外界咋舌。

面對各界討伐高房價的呼聲,中共國務院國資委三月十八日宣佈除十六家以房地產為主業的央企外,七十八家主業不涉及房地產的央企,將加快重組,責令在完成手頭項目後要退出房地產業務。但整頓行動沒有列明具體時間表。

相比不到一個星期前,香港首富李嘉誠之子、人稱小小超的電訊盈科主席李澤楷,旗下盈科集團及子公司,因閒置土地,被北京市國土局即時宣佈處罰盈大地產,除了罰款五百萬元,更暫停盈大在北京所有土地交易的「關閘」行動,香港富豪和直接插手房地產業的央企,明顯受到不同對待。

北京一日內出現三個地王

自從四萬億的投入和天量信貸的增加後,最先受惠的是一批中字頭和國字頭央企。搞實業不容易,高投資、高回報的樓市顯然是最佳投資途徑。於是乎,在中化方興、保利、中海等一批央企的大手筆之下,地王開始氾濫。

兩會期間,北京市副市長陳剛曾經表示:「北京今年已經很難再產生地王了。房價也好,地價也好,不會再出現去年的瘋狂了」。但「兩會」剛一落幕,北京土地市場十五日又湧現出三個「地王」,全部為「央企製造」。

當天,北京一日成交六塊土地,總金額達一百四十三點五億,其中四地塊被央企拿下。上午,大望京地塊和亦莊地塊分別以27,529元/平方米的樓面價格、五十二點四億元的土地總價,刷新本市土地成交紀錄,成為新的「單價地王」和「總價地王」。但僅僅六個小時以後,「單價地王」就被下午競價的東昇鄉薊門橋地塊奪走,該地塊的實際樓面價格超過30,000元/平方米。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兵器裝備集團、中國煙草總公司這樣的非房地產主業央企也殺入地產領域。拍得單價「地王」薊門橋地塊的世博宏業,其大股東為中國兵器裝備集團,該公司首次在北京的公開土地市場拿地。在拍賣會現場,該公司人士稱「這個價格不算貴」。

由於地王的成交恰恰發生在兩會結束後的第一天,這讓大陸輿論也坐不住了。在本屆中共兩會上,高房價一直是很多代表委員的聲討對象。溫家寶曾放話說,抑制土地價格飛漲,而兩會上超過50%的提案,超過70%的代表委員都對高房價表達關注。其中,有代表提案要央企退出房地產市場。

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表示,央企不務正業炒房地產,光去年的土地出讓金就收到一點三萬個億,主要是因為炒賣土地的背後巨大利潤。他以去年多次爭奪地王的中石化為例:「他是中石化,他搶土地幹嘛?就證明包括鋼鐵行業也好,包括中石化,很大的虧損,虧損了有什麼辦法,中國現在唯一炒賣土地能夠掙錢。」

三月十七日的《華商報》和《瀟湘晨報》等各大媒體針對央企地王發表評論指出:這就是徹頭徹尾的與民爭利。文章提到,央企拿著納稅人的錢和國家政策,卻只想著為自己謀利,最終成為高房價的重要推手。賺了錢是自己的,虧了就要國家和納稅人買單,「無所顧忌、不負責任」,是最恰當的評語。

央企退出是麻醉劑?

儘管央企的婆婆國資委,多次為央企炒地辯護,十七日更重申四萬億貸款沒有一分錢進入房地產市場,但國資委的下屬企業中國建築工程總公司在香港的子公司、中國海外同日在香港發佈的業績大會上,老總孔慶平坦言:「二零零九年是比較特殊的一年,在全球金融危機的背景下,四萬億救市政策的推動下,中國房地產市場出現了超正常的反彈。」令國資委不自然的露了餡。

重壓之下,國資委終於坐不住了。三月十八日下午,國資委宣佈,轄下一百二十七家央企當中,有七十八家不以房地產為主業的央企將退出房地產市場,國資委發言人杜淵泉表示:「處於調整階段的中央企業集團下屬控股或參股的房地產公司,要加快調整步伐,在完成階段性任務後有序退出。」

很明顯,國資委試圖為央企地王事件降溫,但諷刺的是,國資委此舉被外界炮轟開空頭支票,無實質意義。三月十九日新民網上有一個專題,標題就叫《七十八家央企退出房地產業時間表在哪兒?》網友們在留言中紛紛提到:沒有時間表的退出,其實就是國資委開出的一張空頭支票。等到那些手裡有地的央企完成開發,說不定就是三四年之後的事情,到那個時候再來談退出,意義何在?

大陸知名財經專欄作家、復旦大學歷史系博士葉檀在博客中質疑,央企何時完成戰略重組,何時完成自有土地開發和實施項目,都是未知數。如果七十八家央企一邊開發、一邊拿地,那就意味著這些央企永遠無法完成自有土地開發。

被國資委點名可以留任的包括十六家以房地產為主業的央企,包括中建、保利、中石化、中鐵、港中旅等,據國資委數據顯示,二零零九年,這十六家中央企業房地產板塊的資產總額為五千六百一十六億元,占全部中央企業房地產板塊資產總額的85%;銷售收入為一千八百九十九億元,占全部中央企業房地產業務銷售收入的 86%;淨利潤為一百八十八億元,占全部中央企業房地產業務淨利潤的94%。

同一天的《遼瀋晚報》發表評論文章指出:十六家得以保留開發資格的央企,無論從資產規模還是凈利潤來看,都佔據了央企地產業務的絕大部分。國資委此舉,看似陣勢不小,其實只是虛張聲勢。文章還提到:即便這七十八家央企迅速退出,剩下的十六家央企大鱷,同樣會源源不斷地製造地王,並且也會進一步加速自身的相對壟斷地位,對房價的助推力,只會強不會弱。

香港首富之子被北京封殺


香港首富李嘉誠之子、電訊盈科主席李澤楷,旗下盈大地產因閒置土地,被北京市國土局「開鍘」,除了罰款五百萬元,更暫停盈大在北京所有土地交易。(Getty Images)

相對財大氣粗的央企,香港首富李嘉誠之子、電訊盈科主席李澤楷就沒有這麼幸運。在國土局此波整頓房地產的熱潮中,盈科成為首家、也是暫時唯一一家被禁在北京作土地交易的發展商。

繼國土資源部三月八日推出「國十九條」,並下發掛牌督辦閒置土地的通知後,三月十二日,北京市國土資源局率先拿香港首富李嘉誠之子李澤楷開刀。盈科集團在二零零六年以五點一億元人民幣買下北京朝陽區工體北路的四號地,原定當年就要動工,但工程一直延到去年才啟動。國土資源部把盈大列為違規閒置土地的「樣板」,北京國土局更即時宣佈處罰盈大,除了罰款五百萬元外,更暫停盈大在北京所有土地交易。

但盈大地產發言人十二日回應,指涉及的地皮去年已出售給羅康瑞所在的裡安集團,而且轉售前項目零七年已動工,零八年初因奧運停工,十月已復工,沒有刻意囤地,目前盈大在內地已沒有土地儲備。

其他被指囤地的發展商包括華潤置地發展(北京)、北京奕環天和置業、北京遠河房地產及北京軍建育龍等,但前三者只被限於本月底前動工,僅盈科被禁土地交易。

李澤楷曾力促香港民主

有報導指出,李澤楷曾力促香港民主,中共此舉似是政治原因。幾年前,李澤楷因為售電盈股權一事,與中共的關係明顯惡化,除了在經濟問題上拒絕中資背景的公司入股電盈外,在政治問題上也公開表示支持加快香港民主步伐。據悉,中聯辦當時曾透過李澤楷的父親、香港富豪李嘉誠施壓,希望制止他,但未達到目的。

就在李澤楷被國土局「關閘」禁售土地外,一個月前,中共官方媒體曾對李澤楷所謂涉及電盈種票被調查一事高調報導,並多次批評這位被視為和父親「叛逆」的富豪。

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認為,地產商囤地在地產業相當普遍,為何唯獨李澤楷被整,他估計是權力鬥爭的犧牲品。「中共現在的權鬥不完全是政治上的鬥爭,他權鬥後面都有個經濟利益集團,李嘉誠他可能和中央一些派系什麼他不一定勾結的那麼緊密,我發現李嘉誠在東八塊的事情輸給了周正毅,就說明他鬥不過地頭蛇。」

他認為事件也給香港商人一個警告,就是到大陸投資要非常小心。「大陸根本上是沒有法律的,我作為上海律師來忠告,你首先不要對大陸市場研究,而是要對大陸的政治進行研究,你要對共產黨要研究,否則你對中共的一些權謀權鬥你搞不清楚的話,那麼我認為你的投資十有八九是失敗的。」◇

本文轉載自《新紀元週刊》第165期【焦點新聞】欄目 (2010/03/18刊)

本文連結: http://mag.epochtimes.com/b5/167/7736.ht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新紀元】季達:北京面臨的經濟難題
【新紀元】大陸瘟疫初起
【新紀元】摩根士丹利之星在中國隕落
【新紀元】美中關係四個不實觀點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以巴戰火 北京心驚 美擊七寸
【新聞看點】以色列精準擊殺哈馬斯高官 北京急?
【遠見快評】巴以衝突誰設局?新式戰爭警示台海
【拍案驚奇】台染疫驟增 以色列妙計重創哈馬斯
【秦鵬直播】疫情再起 官員甩鍋 李克強洩底?
【時事縱橫】亞洲多地疫情告急 陸爆千萬男光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