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虎降龍 道濟天下

元和
font print 人氣: 9024
【字號】    
   標籤: tags:

濟公活佛是中國家喻戶曉的神僧。這位南宋時期活躍於臨安一帶的高僧貌似癲狂,遊戲人間,不重清規戒律,卻留下了許多懲惡揚善,濟困扶危的神跡與傳說,是中國歷史上人氣最旺,影響最大的和尚。

濟公於南宋紹興十八年生於天台山永寧村,俗名李修元,也有作李修緣的。名如其人,即使出家為僧之後,比起青燈古佛,唸經打坐的生活,濟公更樂於走出寺院,與不同階層的人們廣結善緣。

破扇敝履,不修邊幅的濟公既是達官顯貴的座上賓,更是市井百姓的好朋友。與一般人觀念中的得道高僧大異其趣,濟公活佛一生都好動愛玩,他善於下圍棋,喜歡鬥蟋蟀(促織),還寫得一手好詩詞。現摘錄幾首如下:

醉傲

醉傲風顛卒未休,杖頭明月冠南州。
轉身移步誰能解,雪履蘆花十二樓。

下棋

無為堂上,敵手相逢。移來一座水晶盤,傾下兩行碧玉子。聚三掣五,奪角爭先。靜悄悄向竹塢松軒,冷靜靜對茅亭菊檻。排成形勢,黑叢叢萬里干戈;擺定機關,白皎皎一天星象。休言國手,謾說神仙。遍九州奪利於蠅頭,布三路圖名於蝸角。縱橫在我,敲磕由他。個中訣破著精神,要使英雄滿天下。咦!除非有個神仙路,衝破從來七九關

鷓鴣天 瘞促織

促織兒,王彥章,一根須短一根長。
只因全勝三十六,人總呼為王鐵槍。
休煩惱,莫悲傷,世間萬物有無常。
昨宵忽值嚴霜降,好似南柯夢一場。

雨傘

一竿翠竹,獨力支撐。幾幅油皮,四圍遮蓋。摩破時,條條有眼;聯絡處,節節皆穿。雖曰假合,不異生成。漫道打開有時,放下擔當雲雨。饒他甕瀉盆傾下,別造晴乾,藉此權為不漏天。

濟公的詩文,初看似為漫不經心的風趣之作,再看為才華橫溢的才子之作,等到細細品味,方覺原是將人生情趣與佛法至理融會貫通的天才之作。

中華正統文化一向講究來龍去脈。是凡歷史上卓爾不凡的人物,必有其不凡的來處,也必有其不凡的去處。大名鼎鼎的濟公當然也是如此。據說濟公出生之時,附近的天台山國清寺中的十八羅漢像居然倒下了一尊,因此民間普遍相信濟公活佛是羅漢轉世。

說起十八羅漢,當初印度只有十六羅漢之說,據慶友尊者《法住記》記載,釋迦牟尼佛涅槃時囑咐十六位羅漢常駐世間,護持佛法。然而傳到我們漢地,卻增加了兩位尊者,成了十八羅漢。據說是因為中國人尤其喜歡「九」這個數字,而十八是九的雙數。而後來所增加的這兩位尊者,卻成了十八羅漢中最赫赫有名的,那就是伏虎、降龍二尊者。

至於十八羅漢中的第十七位降龍尊者,以及第十八為伏虎尊者的真實身分,歷來有不同的說法。後來清朝乾隆皇帝欽定降龍羅漢為迦葉尊者,伏虎羅漢為彌勒尊者,並由藏傳佛教四大活佛中的章嘉活佛考定。如此一來,過去「十八子,主神器」的預言就應在第十八位的伏虎羅漢,也就是在釋迦牟尼之後成佛的彌勒身上了。

關於濟公活佛的來處,有說是伏虎羅漢轉世的,也有說是降龍羅漢轉世的,總之這位遊戲人間的玩主來頭很大。從濟公自己留下的詩詞中我們便可窺見一二。

在《贈馮太尉》一詩中,濟公寫道:
「削髮披緇已有年,唯同詩酒是因緣。
坐看彌勒空中戲,日向毗盧頂上眠。
撒手須能欺十聖,低頭端不讓三賢。
茫茫宇宙無人識,只道顛僧繞市廛。」

詩中的彌勒,即自古相傳在末劫救世的彌勒佛。而毗盧,則為毗盧遮那佛,又名大日如來,為密宗所尊奉的最高神明。濟公這首詩,在佛教徒看來,口氣實在大得不可思議。然而佛法本來就是不可思議的。

當年在靈山會上,大梵天王向釋迦摩尼佛獻上一朵金色婆羅花,請佛說法。只見如來拈花示眾而不語,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唯有迦葉尊者破顏微笑。釋迦牟尼說:「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付囑摩訶迦葉。」

奉行「教外別傳,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禪宗即尊迦葉為初祖,是佛教中最具中國色彩的門派,而濟公則被列為禪宗第五十祖。

有道是:法輪常轉,佛法無邊。修佛不限於宗教這一種形式,故有教外別傳之法。佛法不限於經書文字,故有不立文字之法。人生處處是道場,故有直指人心之法。凡心盡去佛性顯,故有見性成佛之法。

釋迦拈花何嘗不是佛法?上師手印何嘗不是佛法?濟公下圍棋,鬥蟋蟀,遊戲人間的這一生又何嘗不是佛法?然而若換作是凡夫俗子,或佛門敗類,他們模仿釋迦拈花就不是佛法,模仿上師手印也不是佛法,學著濟公下圍棋,鬥蟋蟀更不是佛法。若他們自我標榜這是佛法,反而犯下了盜法欺世之罪,因為他們內心根本就沒達到覺者的境界。

很多人知道濟公活佛,卻不知他的法名是道濟。道濟者,「知周乎萬物而道濟天下」 者也,語出《周易》。佛法就是道濟天下的,不是說佛光普照嗎?然而修佛者若局限在深山裡,或寺院中,如何道濟天下?

聖人和光同塵而道濟天下,故有教外別傳,不立文字之法。佛法是善化人心的,但凡能善化人心,使人諸惡不作,諸善奉行,何必拘於佛教之名,又何必限於佛經之文?濟公活佛那傳奇的一生,就是告訴了我們這個道理,所以濟公的一生也是佛法的一種表現。

至於濟公的去處,既然有說他是伏虎羅漢轉世,又有說他是降龍羅漢轉世的,那麼就是與伏虎降龍有關了。其實濟公的去處,神韻的演出中都有,只是看出來的人不多而已。當今復興正統文化,善化世道人心的神韻藝術,又何嚐不是佛法的另一種表現?佛法是無邊的,完全可以用不同的形式來表現佛法的內涵,不一定局限在宗教形式之中。

神韻演的是從古到今天上人間的歷史,也是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神韻的節目看似彼此互不相關,其實是有一條主線貫穿在內的。而濟公,就是貫穿於中華歷史與文化中的一條若隱若浮的線。

2011神韻的節目中有濟公,也有武松打虎,很少有人想到傳說中濟公是伏虎羅漢轉世,想到伏虎這個主題。2012年神韻的節目中又有濟公,也有天兵天將戰紅龍,又有穆桂英掛帥,可是很少有人想到濟公也有說是降龍羅漢轉世的,想到降龍這個主題。

我們都知道穆桂英掛帥,大破天門陣,而破天門陣需要降龍木,又是關於降龍的。還有一種說法:當年楊五郎留下預言,破天門陣需要「降龍穆,伏虎楊」。人都以為需要一種降龍木去破天門陣了,其實需要的是降龍的穆桂英和伏虎的楊家將。

濟公辭世前留下偈語:

「六十年來狼藉,東壁打到西壁。於今收拾歸去,依舊水連天碧。」

濟公圓寂後,嵩長老見他腳上的鞋太破了,火化前給他換上了一雙新鞋。過了幾天,來了兩個行腳的僧人,對嵩長老說,我們在六合塔遇見濟公,他托我們捎來一封信,還有一雙鞋。嵩長老一見之下大驚,原來這雙鞋就是他特意給濟公換上的新鞋。

濟公托人捎回的書信中有這麼一首頌:

「看不著,認錯笊籬為木杓。昨夜三更月正西,麒麟撼斷黃金索。幼年曾到雁門關,老少分明醉眼看。憶昔面前當一箭,至今猶是骨皮寒。只因面目無人識,又往天台走一番。」

其中提到的雁門關就是當年宋遼激戰的重要戰場,也是北宋名將楊六郎(延昭)鎮守的戰略要隘。而天台山,則是濟公的出生地。

2012年是中國黃曆龍年,也是傳說中的大災末劫之年。在2012的節目中,神韻以博大精深的中華正統文化為表現形式,隱涵著降龍這一主題,其實是慈悲眾生,道濟天下的佛法的又一體現。@*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王彥超是北宋初年人,年輕時到寺院去出家,僧人說:「你是富貴之人,怎麼能屈居此地呢?」沒有能夠如願。
  • 「盜亦有道」的說法,古已有之。那麼,再深入一步的探討:什麼是「盜之道」呢?清代的大學問家紀曉嵐,在一篇文章中,記敘、回答了這個問題。
  • 宋朝時,河南的劉溫叟多次擔任要職,但是清貧自守,是當時人的道德楷模。
  • (大紀元記者李佳多倫多報導)2010年5月8日晚,美國神韻國際藝術團在加拿大多倫多佳能劇院(Canon Theatre)的第三場演出,在觀眾熱烈的掌聲中圓滿落幕。令人耳目一新的舞蹈及音樂、尖端動畫的天幕佈景,精美的製作傾倒了全場觀眾。演出結束後,許多觀眾徘徊在劇院,品味神韻餘音,流連忘返。華裔觀眾們對神韻演出娓娓道來的古今傳說與英雄事跡倍感親切。
  • 宋太祖開寶三年,供備庫使李守信到秦隴間買木頭,貪污了許多錢,後來被他部下告發,李守信害怕的自殺了。太祖命蘇曉來審理這件案子。
  • 張平是宋朝人,他在秦王府任職時,因為勤懇能幹而遭人嫉恨。幾個官史誣告他偷拿王府中的錢物,秦王報告到開封府尹。雖然經過審問沒有查到證據,但是秦王還是把他打發走了。張平也不喪氣,說:「雖然現在我命運不濟,但以後未必沒有福分。」
  • 清代後期,有個叫彭三的人,他因為幼年喪父,所以母親對他有些寵愛的過頭了,成了溺愛。結果,彭三便養成了好吃懶做,橫行霸道的性格,經常在外惹事生非,鄉鄰對他的印象都極壞。
  • 人們把用錢買官,叫做「銅臭」。東漢時的崔烈,曾名重一時;漢靈帝時,他花錢五百萬,買官當上了司徒,結果是很快名譽掃地。崔烈問兒子崔鈞說:「外面的人,對我議論紛紛,他們在講我什麼呢?」
  • 仁公心地善良,樂於施捨,視助人為其樂事,是位廣積陰德的志士。一生做了很多助人之事,同時是位遠近聞名的大善人。向仁公所居的山村出口處有一座涼亭,這裡是仁公常去的地方,很多有難回不了家的得到了盤纏,很多生病、無錢求醫的人得到了救助。
  • 長安有戶姓張的人家,一天,張氏在家獨居的時候,有只斑鳩突然從外飛入,落在床上。四周靜寂無聲,人鳥四目相望,似乎兩者冥冥之間有種說不出的聯繫。面對不速之客,張氏有點奇怪,又有點害怕,就打破沉默,請求斑鳩:「斑鳩斑鳩,你不會說話,那就用行動來告訴我。如果你飛來是為了給我帶來禍患,那就請飛上屋頂;如果你飛來是為了給我帶來福氣,那就請飛進我懷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