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鏡:搞政治與反迫害(之二)

古鏡

人氣 17

【大紀元2012年10月08日訊】在一個正常的社會裡,人們的觀念雖然形形色色、各有不同,但極端與荒謬的往往不多,只局限於小部分人群裡。但是在一個邪說盛行的國度裡,必定有大部分的人持許多荒謬的觀念,他們共同形成了一個荒謬的人群,最終支撐著這個國家的整體荒謬。當今的中國,正是這樣一個荒謬的國度,其荒謬的程度大概是史無前例的。因為控制中國的中共是一個以馬列邪說立國的反人類政權,所有的人從出生那一天開始,就被它們強制灌輸了無數反天理、反常識的歪理邪說,從而造就了一個民族的整體荒謬。

在中共建政的初期,整個國家就像一座紅色精神病院,大部分人都被植入了毛式精神病毒,由亢奮到瘋狂,跟著中共幹盡了荒謬絕頂之事。大躍進中的全民煉鋼、趕殺麻雀、農村辦大學、糧食高產衛星等等,今天看來哪裡還是正常人類之所為。而文化大革命又把中國變成了瘋人院,許多人就像狂犬一樣,互相嘶咬、批鬥,到頭來卻發現自己不過是被人操縱的木偶。這些荒謬的行為之所以能在朗朗乾坤下大面積的發生,被整個社會承認,就是因為大部分人被「黨叫幹啥就幹啥、毛主席是大救星」之類的說辭洗腦,從而把荒謬當成了正常,主動接受中共的奴役與驅使。

而到了現代,毛時代的荒唐慘劇並沒有讓多少中國人變的清醒。雖然許多人對文革、大躍進之時的荒謬感到不可思議,但他們並沒有比那時長進多少,有長進也僅僅是五十步與一百步的區別。他們的大腦中依然充斥著種種荒謬的觀念,比如:中國不適合民主、中共養活了全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毛澤東殺人是理想主義、沒有中共中國會亂的等等之類。這些在正常人看來可笑卻又不可理喻的論調卻在許多大陸人的腦海裡根深蒂固,很難使其改變。

在所有這些荒謬的觀念中,「搞政治」無疑是一個令許多大陸人如臨大敵的名詞,常常被許多頭腦簡單或別有用心之人用來指責那些批評、揭露中共暴政的人;一提搞政治,大概就會與反黨、反政府、反社會主義、奪權聯繫起來。他們對搞政治的敏感如果用中共的黨話來說,大概就是所謂的無產階級的「階級覺悟」吧。其實在中國真正能搞政治的只有中共,別人即使想搞也沒有這個條件,因為中國的政治事務是完全被中共壟斷的。雖然中共的法律也規定搞政治是每個公民的合法權利,但奇怪的是搞政治卻總是成了許多愚民們掛在嘴邊的一個常用罪名。

人是一種具有群體性、社會性的生命。自人類誕生以來,人與人之間、群體與群體之間、人與自然之間都會形成一定的利害關係,而協調好這些關係才能使人群更好的生活下去。隨著人群規模的擴大、社會分工的細化,協調這類關係就成了一種必須而長期的工作;於是人們就會推舉一些德高望重的人專門負責這類事務,並賦予其統領大家的權力,這就是政治的產生。隨著人類社會的演化,政治也演化出許多不同的模式;其功能主要體現在安民於內與禦敵於外上,也就是傳統文化中講的奉天敬神、保民安邦。

由此可以看出,正常社會的政治是一種公權,不管是中國傳統的帝王政治,還是當今世界的民主憲政,這一性質是從沒有改變過的。只不過不同的政治形態其公權的產生機制不同而已,傳統中國近一千多年來是科舉,現代西方憲政採用的是選舉。在傳統中國,搞政治是儒家實現社會理想的一個重要手段;而在當今社會裡,搞政治則完全是一種職業。但由於政治與權力掛鉤,所以搞政治又會染上許多的權欲色彩,有時會完全被權欲染黑,成了爭奪權力的代名詞。到了中共的手裡,政治幾乎完全墮落成為一種私權,成了中共一黨的犯罪工具,其運作都是在黑箱中完成的。

所以搞政治本身並沒有是非可言,更不是甚麼犯罪,而由甚麼人搞、怎麼搞才是最關鍵的。如果搞政治能使天下大治、民富國強、人心歸正,這豈不是民族之福、國家之大幸?如果搞政治搞的雞犬不寧、人禍遍地、道德敗壞,那才是一個民族的災難。所以政者,關乎國運;可興國、亦可滅國。中國歷史上的數次盛世王朝,都是由一批明君賢士搞政治搞出來的;一些王朝末世,也是被一些昏君奸臣搞政治搞垮的。而中共的搞政治,卻在短短的六十年內把中國搞成了一個人間煉獄。

搞政治既然是一種職業,那麼人人都有權搞之,就像做生意做手藝一樣,都是天賦人權。可悲的是在中共的長期洗腦下,今天的許多大陸人卻把搞政治看成了一種了不得的罪名,誰要是被指責為搞政治,那就是大逆不道、陰謀奪權,或是破壞社會穩定、唯恐天下不亂。誰只要是批評一下中共或揭露中共的罪惡都被指責為搞政治,遭到無數愚民們的口誅筆伐。在他們的潛意識裡,中共就是真理的化身,是只能歌頌的。

更為荒謬的是當提到中共時,他們的標準又顛倒過來。中共邪黨在中國已經搞了六十三年的政治,而且搞死了八千萬的無辜生命,搞的腥風血雨、民不聊生,搞的天災人禍年年不絕、山禿野荒江河斷流。可是這些愚民們在承受中共的搞政治惡果時,從來不吭一聲,不敢指責半句;且認為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你要是問他們為何一些中共高官被查出貪污數億也無性命之憂時,他又會說這牽涉到政治,好像搞政治就是中共高官的護身符,即使是殺人放火也是無可厚非,因為它們是在搞政治。

有些人之所以如此顛倒,是因為他們總是不自覺的站在中共的立場思考問題,把自己與中共捆在一起。正是因此,在法輪大法遭到中共殘酷迫害的十三年裡,很多愚民們對中共的邪惡是視而不見,但對大法弟子的反迫害義舉卻是橫豎不順眼。當中共對大法的種種造謠誹謗相繼破產之時,依然有眾多的民眾把搞政治這頂帽子扣在大法弟子頭上,加以排斥。一些公知們在面對中共對大法的瘋狂迫害時,卻大言不慚的說自己不搞政治、保持中立,當天滅中共的腳步越來越近時,無數的人還在搞政治的荒謬邏輯裡打轉轉,對三退保平安不屑一顧。

大凡這些嚷嚷大法弟子是搞政治的人,其思維邏輯多是混亂的,很少有經過深思熟慮的,是沒有道德判斷標準的,同時也是經不住推敲的。他們說的搞政治,不外乎有三種意思:一是大法弟子反迫害、揭中共老底就是搞政治;二是修煉人不能搞政治;三是大法弟子勸人退出中共就是在搞政治,要奪中共的權。這三種想法正是中國人從精神上被中共毒害的最好證明,也是道德、良知、歷史記憶被中共閹割後的集中表現。

一個人或一個群體在受到種種迫害、誹謗、虐待、摧殘時,要申訴、辯白、呼籲本是一件天經地義之事,這是人的最基本權利。而在當今中國這種黑幫統治的社會裡,中共霸占了一切媒體、封鎖了一切信息管道、控制了所有的司法機關,十三年來它們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幾乎是每天都在殺人。大法弟子在如此殘酷的長期迫害下,沒有出現一起暴力事件,而是冒著隨時被誣告、綁架的危險,向世人揭露中共的邪惡,講述修煉大法的美好。這正體現了大法修煉者的大善、大忍及真誠的品格,而且這是他們在所有的申訴渠道都被中共堵死的情況下採取的非常行為。

把這種行為說成是搞政治並加以指責,究竟是良心被挖掉了還是思維被搞殘了?難道罪惡不應該被揭露嗎?真相不應該被告之嗎?邪惡迫害不應該被制止嗎?清白不應該被討還嗎?正法不應該被弘揚嗎?真、善、忍不應該被肯定嗎?而且這種事和搞政治真的是風馬牛不相及,只不過施害者是一個政黨而已。一個人殺人是犯罪,一個政黨殺人就不是犯罪嗎?照這種搞政治的邏輯就是,只准中共殺人,不准小民申訴。難道當中共肆意揮舞屠刀時,只有任其屠殺才是不搞政治?這種邏輯不僅荒謬,而且殘酷陰冷、毫無人性。六十多年來,許多中國人已經忘了做人的尊嚴,不僅以做奴才為榮,甚至還見不得別人不做奴才,對邪惡百般維護,對善良千般刁難。

拋開大法弟子並沒有搞政治不論,說修煉人不能搞政治不僅是天大的笑話,更是對中國歷史的無知。政治是一種職業,而修煉是一種心靈、人格的自我完善方法,這二者並不是甚麼水火不相容,難道從政的人就不能修煉嗎?就不能克服自己的執著、提升自己的心靈境界嗎?在中國歷史上,搞政治的修煉人從帝王到將相,簡直是車載斗量、太多了,所謂大隱隱於朝。只是愚昧的人總喜歡人云亦云、自欺欺人,好像自己很明白。

首先傳統儒家的內聖外王之道,講的就是一邊修煉一邊做王;其倡導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更是把搞政治看作是完善君子品格的一個重要階段。難道三教之一的儒家不是修煉嗎?歷代的那些大儒聖賢們不是名垂青史、大德齊天嗎?制作禮樂的周公、萬世師表的孔子、養浩然之氣的孟子、學通天人的董仲舒,這些人不都是搞政治的嗎?還有樹立千古帝範的李世民、康熙大帝,還有岳武穆、文天祥、曾國藩,這些搞政治的人哪個不是內心通明之人?

而修真致仙的道家與中國歷代的政治更是有許多割不斷的聯繫,幾乎每一個王朝的開國都有道家人士的相助。中華民族的始祖黃帝就是一個大道修煉者,但他也是上古時期的五帝之一,標準的搞政治的。助周伐殷的姜子牙是道家人物,純粹的修煉人;助劉邦成就大業的張良、助劉備入主西川的諸葛亮、助大唐開國的李靖,這些不都是道家人物嗎?他們的生命境界是一般凡夫能達到的嗎?就連老子的《道德經》不也是大談治國之道嗎?

所以說甚麼修煉人不能搞政治,不過是一些人的自說自話而已。如果搞政治能救民於水火,能拯救天下蒼生,那為何不能搞?只是可惜古人並沒有這種荒謬的觀念,要不然當年叔齊伯夷就不會埋怨周武王以暴易暴了,他們肯定會義正詞嚴的指責姜子牙:修道就修道,搞政治幹甚麼?三國時期的司馬懿也不會和諸葛亮苦苦相持了,只要大聲斥責一下諸葛亮的搞政治罪行,即使退不了蜀兵,也會羞煞諸葛亮了。只有在中共的洗腦下,才會有這種荒謬的搞政治邏輯。

還會有人說,大法弟子既然不搞政治,為甚麼要勸人退黨?說這些話的人一是沒有明白退黨的真正意義,二是以自己的權利之心來揣測他人。中國人常說善惡有報,中共作惡太多、罪惡滔天,遭受大惡報將是一件毫無懸念之事,人不治天也會治。貴州平塘縣的亡共石難道不就是上天的提前警示嗎?大法弟子不懼生死勸人退黨,希望國人能免於即將到來的滅頂之災,正是出於修煉人的慈悲,這與搞政治有甚麼關係,取一個化名就可以退黨,千古以來有這樣搞政治的嗎?難道見死不救才是不搞政治?

一個人被中共套上了拉入地獄的鎖鏈,大法弟子告訴他真相以及解脫的辦法,這個人不但不認真思考一下其中的道理,反而誣人是搞政治,世上還有比這更荒唐的歪理嗎?這些糊塗之人,早已被中共的洗腦搞的好壞不分、善惡不辨;面對這樣一個生死的抉擇,衡量的標準不是甚麼道義,而是利益。在他們的眼裡,好像全天下的人都是喜歡權力的,總是在別人的善意裡挖出甚麼企圖。就算是別人搞政治,你就不要命了嗎?與一個活摘器官、販賣屍體的魔鬼政黨為伍都不覺為恥的人,除了為中共陪葬,還能有甚麼未來!

總結一下我們可以看出,搞政治是一種職業或生活方式,並非洪水猛獸;搞政治也可以修煉,但修煉不是搞政治。大法弟子並沒有搞政治,他們從頭到尾都是在反迫害、講真相,並揭露中共對中華民族犯下的滔天大罪,希望世人都有一個好的未來。而中共卻正是利用搞政治這種形式來瘋狂的迫害大法弟子,誹謗救度世人的大法。中共愚民的搞政治邏輯恰恰是黑白顛倒,把大法弟子的反迫害、濟世救人說成為搞政治,卻無視於中共的搞政治禍害眾生。

從根本上說,世上任何人都可以搞政治,唯有中共不能搞政治,因為它是一個反人類的魔教。中共的搞政治其實是一種惡搞、爛搞,它是在亂政,用搞政治這種手段來大規模的變異人類、屠殺人類、顛覆人類。眼下中共的滅亡已是近在眼前,大陸同胞們如果繼續抱著荒謬的「搞政治」邏輯來看待大法弟子的講真相與三退,那結局就是被中共的搞政治拖下萬劫不復的無間地獄。正是:

孰雲政治不能搞,只歎愚民被洗腦。
自我閹割無極限,淪為黨奴多顛倒。
邪黨作惡不敢言,常對善者唱高調。
不思中共惡盈宇,卻怪他人來抗暴。
救命真言聽不進,歪理邪說當成寶。
身戴獸印不知危,鎖鏈已在脖上套。
與共為伍枉作人,自將性命獻魔教。
今朝三退尚有期,機緣一錯再難找。

相關新聞
古鏡:中共黨員,一個恥辱的稱號
古鏡:被自殺的中國
【古鏡】:崛起與覺醒
古鏡:反華與反共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習親信赴美遭起底 疫情逼近中南海?
【秦鵬直播】拜登警告中共 粉紅出征惹怒日本
【新聞看點】老鄭州揭隧道祕密 南京疫情大擴散
【微視頻】中共向美漫天要價 拖時間再騙美國?
【十字路口】史上最大共諜案 中共諜戰五詭計
【橫河觀點】南京疫情蔓延 挑戰中共式抗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