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閣教育(10):寬嚴並濟 敬人重己

婆婆與媽媽

(Getty Images)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從古到今負責管家理財的人都免不了要擔起監工之責。大到重新起造新房屋,小到屋瓦的修繕,要維持一個窗明几淨的家庭,還要具備符合家人習慣的使用功能,處處都得用心。因為有很多工作要委請他人完成,如何指揮工人便成了一門必修課。

在古代,一般家庭多少都有一畝三分地,有餘糧者可以販出換錢,無餘糧者則靠著幾分薄田養家活口。農忙時左鄰右舍多半互相幫忙,此時主婦就需要準備飲水與餐點,供應大夥吃食。這樣的情景婆婆與媽媽小時候還見過。主婦不只中午要準備中飯挑到田裡,下午還要備個點心,例如綠豆湯之類的給幫農的人消暑。整個農忙的季節裡總是全家上下動員,人人都有活兒作。

像這樣的互相協助是不談工資與工作內容的。大夥依著常年來的習慣,該幹甚麼就幹甚麼,忙了一天下來總是井然有序,收成後的稻穀在大埕上曬著,空氣裡飄散著好聞的稻穗香。女兒們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將來接手管家也都有模有樣。

後來台灣進入中小企業時代,有些家庭的客廳成了代工廠,有些甚至成立公司正式經商。婆婆與媽媽就是在紡織廠裡長大,從小接觸最多的就是工廠裡的女工與機械師傅。小時候印象最深的是父母的叮嚀:「要尊重工人們!是他們的努力工作供給了你們的學費。」或許是身為老闆的人從心底尊重並照顧著這些工人,婆婆與媽媽家裡的紡織廠向來工作氣氛融洽,是附近城鄉許多想要送子女去學藝的父母心目中的理想地點。

從工廠運作的點點滴滴,婆婆與媽媽在課餘必須幫忙做菜給工人吃,也見識了工廠從興建到營運的種種過程,因此廚藝與監工能力一點都不馬虎。這在當時看不出甚麼不同來,等到婆婆與媽媽自己成家之後就見真章了。一個現代的主婦既要工作又要兼顧家庭,若非從小的基礎訓練還真是分身乏術。婆婆與媽媽的廚藝遠勝從不進廚房的大姑小姑,也贏得只會幾道家庭小炒的婆婆滿意,婆媳問題便無從發生。

但中小企業掛帥的時代已經式微。如今的台灣正往服務業占大宗的先進國家道路邁進,女兒們多半成長於雙薪家庭。雖不至於五穀不分,但也差不離了。所幸這個時代流行DIY,像特立屋這樣的賣場不僅提供水電油漆等材料,還有到府施工或者教學施工的服務,因此女兒們雖非成長於便於學習的環境但也有機會學習監工或者自己動手做做看。

簽訂契約 現代女兒們的必修課

人與人之間靠著語言溝通,有時會造成誤解。要防範紛爭於未然,經常被採用的辦法就是訂契約。

現代人天天都訂了許多契約,只是自己沒有察覺罷了。因為有很多契約是定型化契約,已經由政府或公會審定過供給大眾使用,完全不需要契約雙方當事人簽名。例如搭乘捷運或公車,乘客們付了費,捷運公司與公車就要提供相應的服務,背後有定型化契約與相關法律約束著。而且很多契約並不一定要書面才有效,例如客人進去一家麵攤點了一碗牛肉麵,那也是一項契約。店家有提供牛肉麵的義務,客人有付費的義務。只有不動產交易才有法令規定必須以書面為之,口頭約定沒有拘束力。

對於那些已經有政府公權力介入的定型化契約,一般人不會費力費事去修改也沒有必要去修改。但除了這些定型化契約之外,大到買間新房屋,小到去百貨公司買件必須修改的衣服,都需要面對契約。

面對契約最佳的方法就是找律師。但律師費昂貴,非有必要還是不要打電話給律師。所以女兒們對待契約的第一要務就是判斷甚麼事必須找律師,甚麼事自己處理就行。如果真的難以判斷,可以請教有經驗的良師益友,答案自然就會出現。最怕是自己捂著蓋著,直到出了問題紙包不住火才掀開來,那時要付出的代價就遠遠不是律師費這麼簡單了。所以該開口請教時一定要開口。

如果遇到需要找律師的事情,通常都是找認識的人介紹相熟的律師。如果真的找不到,可以找父母工作單位的上司介紹常用的法律顧問,或者去找縣市政府的法律諮商單位,這都是穩妥的管道。如果沒有資力,還可以去找義務扶助的法扶,申請義務律師的幫助。像這樣的資訊平常要有概念,以免有急需時放著現成的協助不用,自己撞得遍體鱗傷。

對於那些不需要找律師的契約,女兒們得靠自己仔細閱讀、細心考慮。受大學教育的女兒們應該去選修幾堂法律通識課程,沒有受大學教育的女兒們則應找機會去大學旁聽法律通識課程。知識都開放在那裡,女兒們應該善用社會的資源與自己寶貴的時間。

當然,幾堂法律通識課程沒有辦法教會一個非法律專科生擬契約,但至少能抓住重點,知道甚麼是契約的要件,甚麼能簽甚麼不能簽。其實契約無非約定人、事、時、地、物──契約雙方是誰?約定甚麼事項?在甚麼期限內完成?在哪裡交付?交付甚麼?只要這幾項約定清楚了,剩下的就只有價格與監工的問題。

貨比三家不吃虧 監工第一講安全

女兒們遇到的事情通常和好友們相似。這是因為同年齡的人身旁發生的事情往往有相同的進程。所以有關價格的問題,除了遵循老祖先們的告誡「貨比三家不吃虧」之外,也可以詢問好友們的意見。

古話有云「直書生、強工人、順毛驢」,工匠一般對於自己如何做事情都有一種專家的執著,或者他只會那麼做,所以長久以來給人一種倔強的印象。對於一個倔強的工匠,女兒們要如何監工?有一個簡單的方法是拿樣品,在契約裡寫明品質與最終要求的結果,然後支付一定比例的訂金。訂金一般各有行規,有的需要一成的金額,有的需要三成的金額。如有疑問可以去電詢問該項工程之公會,答案很容易取得。

保留尾款可以在驗收的時候給予施工者迅速並正確補正的壓力。驗收時必須嚴格把關,如果達不到契約標準就拒絕立即給付尾款。但是如此一來就要面臨補正修改的問題,所以並不是最好的監工方法。

曾經做過衣服的人或者繡過花的人都知道,新做的比修改容易。施工也一樣,因為所有的工藝都有一定的施工法,等到完工後再來修改補正,很難做到應有的美觀與品質。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跟著工班看著師傅們如何施工,隨時在現場調整錯誤。畢竟再詳細的契約都有可能發生誤解,而且如今的工班品質也的確比不上過去老師傅們的認真仔細,因此看著工班施工是監工必不可省的過程。

《女兒經》裡對於如何對待家中奴婢有一段話,其實也適用在監工甚至職場上。「奴婢們,也是人。飲食類,一般平。不是處,且寬忍。十分刻,異心生。若太寬,便不遜。」這段話很直白,無非說在飲食供給上要對屬下/工人們平等對待,如有過錯要寬容忍耐,不要待人刻薄致使滋生異心。可是也不能畏畏縮縮沒有標準,因為如果標準太寬將會讓人心生不遜,做事怠忽。

一個懦弱無能的女兒是得不到尊敬的,但也不需要過分張揚與強硬。越嚴肅的話要用越溫和的態度與口氣來說明,對於正確的事要態度堅定口氣和緩。無論如何,監工的第一考量還是安全。不只施工者的安全要替他考量到,自身的安全也要考慮好。不要單獨一人監工,如果沒有辦法必須單獨監工,可以打開大門,請鄰居或大樓管理員幫忙注意。保護自己也是保護施工的工人。

搭乘計程車也是某種形式的僱工。女兒們上車後可先打通電話向家人報平安,發通簡訊報車號。這都是保護自己的好方法。

講完監工的重點,下一章來談談女兒們的婚姻。現代人的門當戶對內涵是甚麼?應該如何擇定一生的配偶,還是選擇當個單身貴族?婚嫁的禮節又是如何?遇到矛盾應不應該離婚?我們下一課見。

--轉載自《看雜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女兒們的幸福祕訣,如果出嫁時的錦囊裡只能放進去一個字的妙計,婆婆與媽媽一定建議「忍」這個字...
  • 有句老話說「養兒方知父母恩」,這句話非常正確,沒養過小孩的人很難有深刻的體會。另一句老話是「天下無不是的父母」,這就值得商榷,因為有很多父母對子女抱著或多或少的愧疚感,總想要孩子得到最好的,卻不知道該怎麼教養孩子才最恰當;還有很多父母出發點是好的,最後卻把親子關係越搞越糟...
  • 古時候說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現代雖不是這麼回事,但是飲食男女離不開經濟問題,這是古今一致的,也是得第一個拿出來談的。
  • 稱雞為「五德之禽」,所以大年初一便被定為雞日....
  • 一年的最後一天為什麼要除,除什麼?原來古人在這一年的最後用擊鼓的方法來驅逐......
  • 有了正確的金錢與理財觀念,又具備了錦囊祕笈──忍耐的工夫之後,首先應該談一談「食」這件事...
  • 年節中民間家家戶戶都有貼春聯的習俗,將過年氣氛點綴得更為喜氣洋洋,從春聯上大致可看出主人的...
  • 古代的閨閣女子從皇宮到百姓之家有一點是共通的,那就是一定要學裁縫繡花。台北故宮博物院裡有一個乾隆皇帝的孝賢皇后親自縫製送給他的荷包,在孝賢皇后死後乾隆特別讓人裡外三層做了一個精緻的木匣收藏著...
  • 除舊布新之際,最容易引發詩人對於生命意義的思考,感悟人生、歷史、宇宙的更多道理、意義和真諦。歷代新年詩可謂浩如煙海,燦若群星,有記錄各種傳統習俗的,有描寫喜慶氣象的,有抒懷言志的,有寄託祝願與祈禱的,可謂五彩紛呈...
  • 當我們流連於那皎潔的月下,不自覺得會吟出︰「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的句子;當我們望著一池碧水似乎想起那「欲把西湖比西子,濃妝淡抹總相宜」;當我們遇到很多煩惱的事情,也許會體會到「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中所蘊含的哲理;當失落的時候,如果想到:「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心中就會寬慰許多;當我們什麼事情都看開的時候,也許會有「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的豁達,和那種「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的灑脫。
評論